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葬礼/顾长虹
·移民/董桂萍
·糖盒子舌头/钱墨痕
·论王石头的重要性和非重要性/非鱼
·记忆像雷一样沉默/钱二小楼
·帮着表嫂打官司/郑德库
·养子/刘洪林
·幸福的微笑/董子龙
 
海燕诗会
 
·张宝忠诗词选/张宝忠
·印象/庞白
·心如止水/侯马
·向往花开/孙英辉
·我被美的刀锋伏击/徐春芳
·诗煮三国/彭志强
·亲人/王老莽
·七古三十首/史爱民
 
都市美文
 
·自然之光/王慧俊
·我们的表情/女真
·迷钓/于厚霖
·留给故乡的脚印(四章)/郭宗忠
·来自异乡的虫子/曲丽娜
·渐远渐淡的乡愁符号/厉彦林
·和女儿谈四个关键词/曾和好
·沈园(外一篇)/张力
 
《杯水》百里长川诗歌专辑
  海燕  2017-05-19 14:32 转播到腾讯微博
哑者无言等 

    一杯水的旅行

    □哑者无言

    一滴水在薛家湾,像一粒种子

    拱破荒原,栉风沐雨

    长成枝繁叶茂的一棵树

    ——成为

    波光潋滟的一杯水

    一杯水,渡江过河,翻山越岭

    化作清泉一泓。为知己沁心,为高朋润肺

    为精神王国的使者洗去尘埃

    一杯水去了远方,又回来

    杯中就有了陌生人掌心的余温

    从薛家湾到白大路,

    是一棵树又抽出了新枝长出了新叶

    是伸展的叶子离蓝天和白云又近了一些

    是茶壶向茶杯的一次颔首

    是诗意向远方的又一次延伸

    诗神眷顾心有执念的人

    大地上的修行者,穷尽毕生之力

    把忘我的足迹伸向远方

    他每踏出一步,焦渴的土地

    就在他身后长成绿洲

    让爱永远在爱里

    □惠永臣

    是草木,总会留住露珠的晶莹

    让一座草原有了温暖的晃动

    是鹊巢,总会留住鸟鸣的悦耳

    让一棵大树有了迷人的婆娑

    是圣殿,总会留住诗人追寻的脚步

    让百里长川诗意荡漾

    我们是一群向命运索取爱的人

    在荆棘满布的道路上

    诗歌从未拒绝过我们

    让爱永远在爱里

    “让我们一次次被幸福照亮”

    我们愿意,摘下春天的第一束微笑

    献给百里长川,献给需要赞美的事物

    献给春光里,漫行的人

    长滩

    □杨秀玲

    冲天的火光熄灭,虏掠的马蹄远去

    废墟之上,长滩紧捂滴血的伤口

    凭尚存的一丝气息,倔强地站起

    脚步,从古走到今

    越走,它的精神越矍铄

    它用手中鲜艳的颜料,描绘出

    十里旷世的明媚。它眼睛飘出的小火苗

    让晨光中一粒粒动人的芽孢

    发出惊喜的尖叫

    它与那棵老榆树是至交。夜深人静时

    它们相视一笑,于不声不响中提笔

    将那些悲欢和希冀,将那些花开和花落

    一同写进300圈深深浅浅的年轮里

    用一颗沉静的心,遐想

    (外一首)

    □柳苏

    走过多少人,

    留下多少脚印

    才让无路的长川

    有了路径。最终

    踩出一条白大路

    头顶,雁过留声

    赶路的人不带纸墨

    随手栽下一棵树

    长成,柳树湾的风景

    海子塔宽绰

    只当打尖之所

    更多逃荒的人向远方跋涉

    有冷漠,就有热情。停下的

    恋上川里的几缕阳光

    凭着善良、吃苦的秉性

    像老家父母一样

    种桑梓,养牛羊

    用伤痕累累的心把日子点亮

    从此,延川新冒烟的村庄

    住满山西口音

    老时光,可否记得

    艰辛茫茫,一步步走过来的

    百年历程

    我们被一个词包容

    ——不忘初心

    最早踏上西口路的先人

    想的就是过上好光景

    好光景没有止境

    需要以热忱和庄重

    付诸创造。只管享受

    坐吃山空,是不肖子孙

    我们不能担这个罪名

    长川:有人议论诗歌

    长川。某农家小饭店

    一伙年轻人正在议论诗歌

    有的说,诗人多情。他们的诗

    就是写给长川的一首首情歌

    还有的说,诗人的眼光五颜六色

    一株草,一朵花,在他们笔下

    就有了蓬勃和芬芳

    最后,围绕一首诗说到价钱

    “听说刊物发表,10行左右

    也就100块的样子”

    “100块,最多也就称5斤猪肉”

    一阵哄笑,散去

    几张刊载诗歌的报纸

    被遗落在饭桌上

    村里的袁主任说

    有人议论诗歌很不错了

    这要在以前,没有人提及

    他的意思是说,人们的文化观念

    发生着变化,是可喜现象

    对于我们这些倡导诗歌

    走入农家的诗人们

    鼓舞中还免不了夹杂几分不满足

    可又一想,不管怎么说

    我们把诗歌请到百里长川来

    或大或小,有了反响

    春天很快到来

    星星点点的绿,于我们

    也是欣喜

    路途(外一首)

    □宋清芳

    从一棵草到一棵树

    从向往到热爱百里长川算起

    我们跋涉的尘世

    究竟要经历什么样的磨砺

    才能抵达这样宽阔的胸膛

    我们的路途,要遇到什么样的露水

    才能温润

    就像薛家湾用文字的高度

    诠释生活丰满的真谛

    曲折,平坦

    不过是时间的赌注,这条路

    注定要用时间来追寻

    而你安宁,你穿过风

    穿过路途上的疲惫和纪念

    用高过尘埃的灯火

    照亮自己

    一条路,一个村

    一个人遇到一个村,是幸福的

    蜿蜒的流水被石头分割,汇集

    阳光像金子洒在白大路的身体上

    那些耀眼的,闪烁的思绪,就粼粼地荡开

    蓝天让百里长川更美了

    绿色的树木和黄色的花

    在村庄的环抱里

    也沧桑,也青春

    长川和文学的渊源更深了

    谁大笔一挥,造出诗歌和基地

    我和长川一相逢,就融入彼此的血脉

    激情在文字里迂回

    晴朗的日子里,一切明媚,安详

    白大路的盛景,等你用细腻的手法

    浓墨重彩

    保佑(外一首)

    □温秀丽

    还要多久我就能抵达长川?

    落在长川草木上、炊烟里的风开始安静

    而我只能在雨后的纸上书写安与静

    我的安静经不起推敲

    只适合焚香后给它们沐浴

    还是要说到长川,心念归于长川

    长川有寺,曰正觉,曰古佛,曰妙善

    它们是打坐在西口路上的一盏盏灯

    用酥油的香捂住了西口人的伤

    给他们牛羊和草滩

    给他们马匹和翱翔在天空

    的雄鹰

    更给了他们一个安身立命的家

    我一直相信

    走西口人心里有佛,有莲花万朵

    把摇晃在日子里的风霜当成一个个坎儿

    像走过的山峁沟坎见过的黄土一样

    说过去就过去了,轻描淡写

    就像沟掌村的那棵仙树

    经过了多少年的雷电与霜雪

    有过撕心裂肺的痛,也有和风细雨的爱

    日子久了,学会了宽恕,学会了诵经

    为路过的万物念一声南无,种一份福田

    十里长滩

    你是谁的驿站或堤岸

    不是我说了算,更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

    要说爬几座山蹚几条河

    却是我和我的祖先必须经历的

    西口路上遗失的半盏灯光

    亮在一棵棵草里

    猎猎的风吹不灭它

    厚厚的霜雪覆盖不了它

    当我将一只鹰的飞翔

    看作是我自己的飞翔时

    十里长滩像极了涅槃的凤凰

    逢迎着这尘世

    逢迎着这尘世里的雨雪和悲欢

    和遍地的格桑花、野蒺藜一样

    长着一副铮铮铁骨

    百里长川创作基地(外一首)

    □鲁橹

    我收拢的光,我就握紧

    采集的前生,今生有一次追赶

    那些万丈光芒,我无法一一收藏

    我挥手说再见,它们始终不会散

    ——是为聚拢才来的呀

    我们都是露珠

    内心有着蕴藉的宝藏

    如果把光打散,光是一粒粒露珠吗

    它们在你的眼里 ,在你的手上

    在你的笔尖,在你的心中

    每一粒都要握紧

    我们都是芬芳的露珠

    挤拢来的身影,明媚的笑

    像你牵着了我的手

    温暖,甜蜜,小手指的调皮

    轻轻触摸到你

    我触摸到你

    像诗那么美好,像远方

    不舍得松开

    西口之路

    鄂尔多斯盖下来

    天空就是一张温暖的毛毯

    走西口时绽放的薰衣草和向日葵

    还吐出过去年代的忧伤

    伤口上敷盐的马帮,早就卸下铃铛

    脚下的土地已经不需要指认

    每一寸都曾是异乡人背负的沉重

    把方言换成土语,把夕阳熬干

    把迁徙的蒙古包扎根成土窑

    新生活多像绵羊的眼睛哦

    温暖中那么明亮

    如今的西口,油菜花铺就一条金黄之路

    花海中矗立的白大路

    目光投向遥远,那是多情的长川

    送出一场盛大的春天

    带上藏了半辈子的好酒,去看你(外一首)

    □郭志凌

    没去过薛家湾,不算什么

    只要知道百里长川,就够了

    记住一个人,一生不忘记

    记住一个小镇,一生不忘记

    往往很难。记住一棵开满桃花的树

    不一定记得,这棵桃树,花开几朵

    因为柳苏,就不免去看他笔下的薛家湾

    去看百里长川创作基地。去认识你这个

    普通的乡镇书记。不高的个头

    不仅支撑着一个乡镇发展的脉络

    还支撑着无数人锲而不舍的文学美梦

    就因为这个,你在我的眼里

    变得不再普通

    真想抽出时间,和春天结伴

    去一趟百里长川。真想把藏了半辈子的好酒

    带上,去一趟薛家湾

    那儿有两位朋友,等着我来

    就像诗歌每天对我,不离不弃

    最好像桃花一样大醉一场

    最好让春风恣意地,扯下我们的衣裳

    最好让春天尽兴地,把我们的豪情和风骚

    一次看够

    这样惦记着就好

    你在内蒙柔软的地毯上,把时光梳成了碧绿

    我在新疆糙硬的席子上,把岁月篦出了青黛

    我疲惫的左肩和你酸胀的右臂

    搭在甘肃窄窄的支架上

    在过去的日子里逗留,在未来的遐想中跋涉

    你爱诗,胜过爱自己

    你对故乡的爱,笔端都淌着血

    如此我理解了,为什么花那么多时间

    废那么大力气,建起一个基地

    百里长川,是梦起飞的地方

    更是延续理想的殿堂

    设想过多个场景相逢

    你和我,穿过漫天飞舞的大雪

    相互试着,把落了一头的白发,能不能弹开

    这样惦记着就好

    你的杯中水,依然温暖

    我的伊犁酒,依旧醇香

    地图前,我不止一次地,用手替代步履

    这么短的距离,怎么就让我的挂念

    变得那么长

    一川诗意,扑鼻而来(外一首)

    □孙俊良

    创作基地,千亩薰衣草

    农耕博物馆,五烈士纪念塔

    这是诗歌种植和飞腾

    的一场硬仗

    汗水打湿多少疲劳的身影

    图纸一夜之间变成现实

    时光流下感动的泪水

    诗歌的种子悄然发芽

    喜鹊衔着惊喜滑过初春的天空

    百里长川,策马扬鞭

    惊醒了一朵又一朵幸福

    惊醒了一片又一片美丽

    注定,这是诗歌的长川

    百里是概念的起始

    这一川诗歌即将成熟

    千里就在前方

    万里就在前方

    诗人们的如椽大笔

    齐刷刷地落下

    一川诗意,扑鼻而来

    我们就是百里长川的一首短诗

    荒凉隐去,旧时光隐去

    郁闷隐去,冬天的寒隐去

    迎来春意,迎来春雨

    坐着时间的马车

    坐着美酒的马车

    坐着阳光的马车

    我们去百里长川种植绿草青青

    种一枚幸福

    种一枚春光

    种一粒奋斗

    种一粒信仰

    用什么来打开那朵困难

    用什么来打开那株少言寡语的岁月

    往事与一些尘埃约会

    我们与百里长川约会

    诗歌沉思片刻,岁月沉思片刻

    之后即滔滔不绝

    述说西风古道

    述说泪水飘洒千般苦

    遥远的就让它更加遥远吧

    我们乘着诗歌的马车

    打马走过百里长川东端的涛声

    打马走过百里长川西端草原的绿

    我们不是别人

    我们就是百里长川的一首短诗

    巴润哈岱

    □阿吉

    说是岩石 其实远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坚硬

    塔状的岩层 风化 雨冲刷 侵蚀剥离

    火焰般的雄姿 把大地浸染

    色如渥丹锦衣 灿若斑斓明霞

    我用文字和对家乡的虔诚

    与精准扶贫 细致地对接

    内心纯洁 个性依旧低敛

    你的容貌和一生带不走的伤痛

    是走西口的民谣 野性的漫瀚唱腔

    积淀在塞北高原 一抹油绿 在记忆中安居

    恰似尘埃里开出忧伤的花

    那个人

    □李晨霞

    有那么一个人

    他一边奔走在新时代

    为农民谋划好光景

    一边往返于日渐消瘦的

    农耕文化,为我们寻根

    当历史出现断层

    我们用什么来传承

    学学那个人,攥紧勤劳这个本

    也许,不忘记过去

    就不会滋生背叛之心

    一个人,相对于一条百里长川

    多么渺小。可一株草木一旦把根扎到

    大地深处,就会滋长成绿洲

    本栏特约编辑 柳苏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