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养子/刘洪林
·幸福的微笑/董子龙
·赎罪/柴亚娟
·守望/高振霞
·女儿河/郭金龙
·逆子/李园
·马月秋和马秋月/马碧静
·金枝玉叶/王玉珏
 
海燕诗会
 
·张宝忠诗词选/张宝忠
·印象/庞白
·心如止水/侯马
·向往花开/孙英辉
·我被美的刀锋伏击/徐春芳
·诗煮三国/彭志强
·亲人/王老莽
·七古三十首/史爱民
 
都市美文
 
·留给故乡的脚印(四章)/郭宗忠
·来自异乡的虫子/曲丽娜
·渐远渐淡的乡愁符号/厉彦林
·和女儿谈四个关键词/曾和好
·沈园(外一篇)/张力
·擎天捧日/王同富
·拉树房,我们永远的乡恋/鲍文锋
·酒人老吕(外一篇)/李秀英
 
迷钓/于厚霖
  海燕  2017-05-19 14:21 转播到腾讯微博
于厚霖 

    中鱼

    拴钩,举竿,抡圆,甩投……“啾!——”渔竿像长鞕一样抽打着空气,“嘶……”渔线飞速脱离线轮儿,顺着导环射向空中,划一道抛物线,线坠如同箭头在前端引领,“串儿钩”像箭身一样紧随其后,爬升,穿越,下降,宛若一条长龙摆动腰身,力尽后一头扎向海面,“库!——”撞飞几朵浪花,溅起一片洁白的泡沫,绽开一圈圈渐大的涟漪。

    身穿迷彩服的小蔡,潇洒利落地完成了路亚钓鲐鲅鱼的一整套程式化抛线动作。

    线坠入海之后,需立即启动收线程序,或疾或缓地转动线轮摇柄,从导环射出的长线便一圈圈绕回线轮,松懈弯曲的渔线迅速抻直,隐藏于水下的“串儿钩”此时正如一柄利刃,倾斜着犁割海体。突然!——真的是非常非常突然!本来是松紧适度的渔线,突然一紧,突然沉重,竿梢弯了,握竿的手和摇线轮的手同时一激灵,浑身所有的神经都像通了电。

    中鱼了!小蔡情不自禁地在心里喊道。

    有时候渔线突然一松,也是中鱼,是鱼推着渔线前进。中鱼,总是非常突然。

    摇线轮的手不能停,收线速度又不宜太快,需用力扯住,不给鱼儿挣脱的机会,只提供更多鱼儿攻击钩饵的可能。于是,在保持线轮匀速转动的同时,撅动渔竿,柔软的竿梢弯了直,直了再弯,假饵在水中呈奔逃状,更多的鱼儿才会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渔线像一根绷紧了的琴弦,中鱼之后一直处于被弹拨状态,先是一两根手指轻弹,继而是三四根手指重弹,再后是无数手指向所有方向弹,像重槌擂击鼓面,咚咚叮叮,沉重的撞击夹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从海的深处顺着渔线传至握竿的手心;海面波澜不惊,水下却惊心动魄,一场追逐厮杀抗争搏斗正激烈上演;鱼儿的无序冲撞和奋力扯拽,往往令钓者招架不住,线轮也显得力不从心,转动时发艮,渔线在绷紧在转劲儿,水星四溅,竿梢弯成可怕的弧度,像锄钩。

    鱼儿越来越近了!

    鲐鲅鱼纺锤形,通体滚圆,线条优雅,与水色相近的墨绿色脊背印着美丽的近似VTGYEW形迷你组合花纹,有人称其为“花鲅”;腹部银白雪亮,亮得晃眼,亮得玲珑,为其形象加分不少。鱼苗级的鲐鲅处于食物链下游,被蔑称为“鱼食”,类似转转青、油滚子、面条鱼等,供中上游鱼类果腹。八九月时,鲐鲅个体平均由不足一两增至一两以上,大的有三四两,已然成鱼,其味极鲜美。有资料介绍:“鲐鲅鱼营养价值、经济价值颇高,每百克可食部分含蛋白质21.4克,脂肪7.4克,钙20毫克,磷226毫克,铁2毫克……”对人体保健作用有“防止血管扩张,抑制血小板凝聚,降低血压、血液中的中性脂肪、密度脂蛋白中的胆固醇、血液粘稠度,防止心肌梗塞、脑梗塞”等。

    鲐鲅鱼好吃,药用价值高。而钓者更多钓的是乐趣。

    开竿即中鱼,令人欣喜;钓者小蔡抛出的这第一线就砸中鱼群,拽上一串银亮的鲐鲅鱼,可以想见,他有多么激动和开心!

    旋转的鱼群

    鲐鲅是群游鱼类,出行往往浩浩荡荡,个别离散的也会随时找到路经的队伍,加入新的群。鱼群主宰着海面以下,不同鱼类占据不同空间层面。鲐鲅鱼群悬浮于中上层,距水面一米左右,钓者无缘见识;鲐鲅鱼只有因追食尖嘴鱼而趋近水面时,才令人一饱眼福。

    鲐鲅鱼群显形于平静的海面,称“鲐鲅起排”——群鱼撞击水面,顶着水花前进,发出“啁啾”“唰啦”之声,如同鸟语婉转。这看上去赏心悦目的场景,却是鲐鲅鱼追逐、尖嘴鱼奔逃时留存海面的印迹,充满搏杀的惊恐。尖嘴鱼细长,不如鲐鲅壮硕有力,也不善于隐藏,经常成群出没在光照充足的水面,排成磁力线状阵容,显得从容镇定,有人从高处打量、对其评头品足也毫不介意,被渔线刮蹭也不惊惧,尾巴一弯,调皮地躲过;只有遭遇鲐鲅鱼群追食时才会惊慌失措,甚至纵身跃出海面,在空中滑行一段再扎入水中,以提升逃速。鲐鲅鱼长久潜行于透明度不高的水层,惧光,只在追逐尖嘴鱼时才不计后果,追至近岸,贴近水面,暴露在阳光下,不适感会油然而生;当突然发现码头上众多钓者手持渔竿居高临下对其俯视时,瞬间慌张而神速,像无数流星划过天幕,悠然群潜,踪迹全无。鲐鲅鱼见光躲,见人逃,慌里慌张,愣头愣脑,无法想象其攻击钩饵时的莽撞和唐突。

    鲐鲅起排,那些绽放的水花,那些美丽的波纹,是尖嘴鱼在惊恐万状中制造的,却无意中透露了鲐鲅鱼群的踪迹。没有鲐鲅起排时,随便向海面抛线,也可能击中潜行于水下的鲐鲅鱼群;鲐鲅起排了,像在海面画出靶心,钓者只要瞄准鱼群抛线,就可能“满贯”——线上有几把钩,就中几条鱼!

    鲐鲅鱼群在海面旋转着移动,呈密集雨点击打状,飘忽不定。鱼群在旋转时无数小群聚成大群,像一个巨大的磁场;大群在磨合中又分裂重组成无数小群,形成若干片涟漪。鱼群分合聚散,花样百出,像是配合默契的群舞,大涟漪小涟漪又像无数张规格不一的唱片或光盘,在旋转中互相撞击,切割,重叠,延展,消逝,再生,向左,向右,向近,向远……织出一副印花的海面,直把人看得眼睛发呆。

    鱼群终于在人们的耐心等待中旋转至钓竿抛程之内。仿佛一声令下,群线飞舞,如同离弦的响箭;“咬了咬了!……”欢呼声此起彼伏,整个码头被兴奋笼罩,几乎人人都有收获,差别在于有人拽上十条以上,有人只钓获三条两条,看运气和钓技。战机稍纵即逝,鱼群在大量减员之后,重新整合,继续浩浩荡荡,向别处旋转而去。大中型鱼群有鱼成千上万条,钓走几百条,如同从井里提了一桶水,井水在晃动出几圈波澜之后,不见任何变化。

    鱼群结束了钓程之内的旅行,消逝在茫茫大海。像小蔡这样动作迅捷的钓手,能在鱼群尚未远离时果断抛出第二竿、第三竿;初学乍练者,很可能因为手忙脚乱、抛线偏离而一无所获。

    错过鱼群也不必遗憾,盲目抛线、误打误撞也能中鱼,多数时候鱼群并不起排,就隐藏在钓者眼皮底下的水域;何况起排的鱼群不知何时还会旋转回来。

    诱钓

    与鱼儿拔河是钓鱼的最高境界,其感觉妙不可言。你用力我更用力,看谁拔得过谁!肯定是中了一串鱼。“串儿钩”最多十把,很多钓者自己动手接出加长版,小蔡就将两套“串儿钩”接起来,总共十六把,渔竿虽长,举竿抛线也十分困难,只为撞上鱼群时收获更多。线上拖着十多条活蹦乱跳的鱼,鱼儿们在悔恨交加中挣扎扯拽,可以想见收线时是何等吃力;握竿的手和摇线轮的手运足了劲儿,竿撅得极度弯曲,线轮绷得隐约有呻吟之声,内心的喜悦却急剧膨胀。你看不见那一群鱼,但是能感觉到中鱼的过程循序渐进,由少到多。如果只中一两条鱼时就快速收线,“串儿钩”会漂起,贴着水面滑,跟进的鱼群就会因为见光或看出破绽而溜之大吉;如果收线过慢,已然上钩的鱼有可能挣脱或把渔线搅乱。

    需要“诱钓”。

    “钓”本身就有引诱之义,“诱钓”则是增加了技巧元素。

    鲐鲅习性独特,正常觅食深度在水下一米左右,要使“串儿钩”在水中呈三十度角倾斜且穿越一米深水层,除选择重量和形状恰当的线坠,更需要用心经营,把意念和灵感输入渔竿和线轮,恰当把握“串儿钩”运行的状态和与水面的夹角及距离。“诱钓”即引诱更多鱼儿上钩,其要点是一旦中鱼就狠狠地“勒线”。“串儿钩”上绑扎着五彩亮片或丝线,在水中游动时排成斜队,活像一群优哉游哉的浮游生物。中鱼后狠狠地勒线,让钩的倒须扎透已经吃钩的鱼唇,扎结实扎牢靠;勒线也使“浮游生物”游速加快,表现出同伴被攻击后受到惊吓而慌张奔逃状。勒线之后再稍微打缓,“浮游生物”整体降速变身下沉,亮光折射,还没吃钩的鱼儿便会快速发起攻击。渔线打缓时或许会有已经中钩的鱼儿挣脱,但也不必担心,空位注定有他鱼争相补充。

    钓者通常是左手握竿,竿柄抵在腰部,用胳膊肘紧紧别住,竿稍向前向下,整个渔竿呈扫帚状;右手随时准备摇动线轮。勒线时线轮不动,左手向左用力挥,如同挥舞扫帚,以腰部为圆心、钓竿为半径划短弧,一晃,又一晃,渔竿弯曲成弓,越到竿稍曲率越大,像套马杆套住了奔腾的骏马;在“一晃,又一晃”之间,速摇线轮,防止打缓的渔线堆积,使“串儿钩”即使在短暂停顿时也保持绷直状态。

    小蔡“诱钓”技巧娴熟。他的“满贯”纪录是一线钓上十六条!收线的过程中几次“诱”鱼,渔线便越来越沉,另一端像是拴了一头犟驴,拉动非常吃力;一串银亮的鱼拖至码头边缘时浮出水面,搅起一团波澜;渔竿向上提起时更是竿稍弯弯,几欲折断状。十六条鱼,白晃晃一长串,龙摆尾一样扶摇而起,直上码头,场面何其壮观!不仅小蔡惊喜异常,所有钓者和观者都发出诧异的喝彩声。

    有人钓获之后把竿和线平放在码头上,腾出双手摘取那些活蹦乱跳的鱼。鲐鲅力气大,落地后频率极高地翻滚扯拽,呱叽呱叽,拍得码头像开音乐会一样热闹,也把钩和线绞缠得一塌糊涂,再梳理出头绪可要大费周折。小蔡钓上一串鱼,就把渔竿竖起,竿梢弯成熟透了的葵花杆状,鱼串子吊起在空中像悬垂一串震颤的银条,鱼、线、竿筛糠一样抖成一团;待线绷紧,再有条不紊自上而下一条一条摘鱼,似在展示战果,炫耀钓技。

    “诱钓”不当也会弄巧成拙。钓者希望撅上来的一串鱼像串起的糖葫芦、烧烤串一样秩序井然,或者像一根茎上排列有序的树叶,互不相干。但“诱钓”时线缓过度,相邻的几条鱼就有机会在挣扎过程中穿梭交织,缠成一球,撅上来时像一大串香蕉,鱼头聚拢,鱼身相互拍击,渔钩渔线拧成麻花。这时如果理索钩线,会耽误工夫,错失钓机。最佳解决办法是暂时放弃乱作一团的钩线,换上备用钩线快速复钓。

    鱼的智与愚

    鲐鲅鱼总体上比较呆傻,也有个别聪明者,不肯轻易中钩。鱼群排山倒海,钩饵层层叠叠,总有漏钩之鱼,可见并非所有鱼见饵就咬,有些是吃一堑长一智,险些被钩挂住或挂住了侥幸逃脱而心有余悸,变得疑神疑鬼。多次被钓且最终没能逃脱的鱼儿最为可怜可悲——有的鱼被钓上来时眼睛没了,疤痕陈旧——惨痛的教训竟然没有汲取!

    鱼中的精英群体也有聪明反被聪明误者。在钓上来的大量鱼中,有相当一部分不是钩尖挂嘴,而是挂在头部、腹部、背部,直接穿透,扎得结实无比,想逃已万无可能。相对于那些因吃钩而被擒的鱼,挂住其他部位的鱼更可悲。它们担心钩饵有诈,不敢轻易吞食,而是闭紧了嘴巴,用尾、背或头部去试探性触碰,结果……

    鲐鲅鱼被拦腰挂住后,在水中横着拖动,阻力巨大,钓者以为中钩很大一串,又觉不像,因为渔线虽然沉重却弹力不足,没有咚咚咚擂鼓一样的感觉,收上来时发现果然只有一条,弯成弧形,像一轮弦月!

    更有贪吃的鱼,居然被两把渔钩挂住嘴唇——吃第一把钩时一定疼痛,还有心思捕食旁边的钩饵?因贪而丧命,不知有多么后悔。

    “诱钓”普及,成串上鱼的情景随处复制。也有时候,无论如何“诱”,最终只钓上一条,甚至因为“诱”,那条中钩的鱼也幸运脱逃。一竿只钓上一条鱼,这条鱼很可能因为贪玩而离群落单,并无鱼群相伴。茫茫大海,掉队迷路的情况太有可能发生了。一条鱼,突然面对一群游动的“活物”,顿时狂喜,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需要争抢,可以从容淡定地独享。中钩后委屈吧?岂不知,费了很大劲才钓上一条鱼,钓者也会失望甚至沮丧。更令钓者沮丧和不甘的是,只钓了一条鱼,还在渔竿撅至半空时脱落,鱼入水中倏忽不见。

    鲐鲅鱼群在追食猎物时会窜近水面。它们对于毫无风险的猎物不需试探,直接攻击;对于风险系数不确定的物体,狐疑地绕上一圈便警惕地离开,顶多留恋地扭头回望,却不肯触碰。而在水下,面对飞速移动、折射发亮的“串儿钩”,如同面对一群仓皇逃窜的明虾或其他食物链末端的弱小物种,鲐鲅鱼群往往无所顾忌地扑食,其中的智者——天生聪明或汲取血的教训而变得聪明——在同类争相咬钩时表现得比较冷静,小心翼翼地退缩至鱼群的边缘。

    群鱼扑岸——从远处的海面追着中钩的一串鱼扑向岸边。在“扑”的过程中,它们中一定有鱼发现了端倪——那些被渔线扯着的同类已获救无望。它们之所以集体跟进,是摆出一副搭救的架式?是表示同情或哀悼?是事不关己的围观?是对同类遭遇不幸的幸灾乐祸?

    鱼群到了岸边会迅速解体。有中钩的幸运者在最后时刻挣脱,飞身而去;空位竟有不幸者及时补充,搭进了性命!鱼的悲喜剧发人深省。

    七月下旬开始路亚钓鲐鲅鱼,两个月之后,近岸鲐鲅鱼数量已锐减。历经多次劫难仍然健在的,已经由呆头呆脑、愣头愣脑升级为鬼头鬼脑。但它们要生存,要进食,就要经受诱惑的考验,还要躲避食物链上游生物随时可能发起的攻击。钓鲐鲅鱼时偶尔钓到鲅鱼——学名马鲛,俗称“燕鲅”,尾巴呈剪刀状,像燕尾,体形匀称,线条流畅,非常漂亮。钓到燕鲅,钓者会狂喜。八月初刚钓鲐鲅时就经常钓到燕鲅,那时的燕鲅身形弱小,尺寸与鲐鲅相差无几,体魄和力气却不如鲐鲅;现在,燕鲅多已长达三十厘米,半斤左右,除了攻击尖嘴鱼,也追踪扑食鲐鲅。只是“串儿钩”太小,燕鲅中钩也容易挣脱。而生长缓慢的鲐鲅,有很多不幸成为鲅鱼的腹中物。

    钓季后期,鲐鲅中所剩不多的精华群体因同类减少饵料充足,气吹似的日见胖大滚圆;它们多次目睹同伴因贪恋诱饵一去不返,鱼也有死里逃生的经历,都变得谨小慎微,加上休渔期结束后大量渔船回港卸鱼,残鱼剩虾倒入海中,大量鲐鲅涌入港湾,游弋码头两侧的鲐鲅鱼群减少,无滋无味的“串儿钩”中鱼率降低。有人改用真饵钓,钩上挂小鱼小虾蚬肉甚至鲐鲅鱼肉,只要是“肉”,都好用。鲐鲅鱼群追腥而来,在可见的水层横冲直撞,遇小虾、蚬肉、海蛆等饵,你拱一下,它撞一下,轻易就把饵摧毁。离开渔钩的饵在水中漂移,会被群鱼争相掠食;依旧挂在钩上的饵会被鱼儿们过分地审视和戏弄,有时候看上去鱼已中钩,但撅竿提线时,鱼已逃之夭夭。鲐鲅历练得越加精明了,路过饵时绕道而行,一条绕过去,随行的都绕过去,像躲地雷。但凡事都有例外。平时粗茶淡饭,突然面对山珍海味,拒诱能力再强也难免犹豫徘徊,常因一念之差而功亏一篑。即使扭头就走、绕道而行的聪明鱼儿,其智商和思维逻辑也不敢恭维,在成功避开劫难的喜悦过去之后,对美味的迷恋与不舍再度占据上风。它们闭紧嘴巴,以身试饵,却不料钓手的秒杀技术炉火纯青,锋利的渔钩瞬间扎穿鱼体的某个部位。

    钓者何其多

    小蔡是钓者中的标杆式人物,他的迷彩服、长渔竿和很专业的保温渔箱都与众不同。别人一次钓十斤八斤,他能钓二十多斤。如果他偶尔哪天缺席,人们会相互打探,小蔡怎么没来?

    像小蔡这样的铁杆钓迷不计其数,每天清晨,静谧的县城仍在酣睡,钓者早已云集码头,占据佳位。路上,仍能看到匆忙奔走的身影,从四面八方涌向码头。钓者当中不断添加生面孔,队伍日益壮大。

    生面孔,说话也南腔北调,有外地人在此务工的,也有前来旅游的,发现有这么好玩的项目,迫不及待地打听着到哪里买渔竿,然后加入垂钓大军的行列。一对来自哈尔滨的小两口,因为观钓而着迷,现买两把渔竿,天天钓,乐此不疲;本打算在大长山岛待一周,却十多天过去了,还能看到他们抛竿甩线的身影。

    那些天,渔具店的生意格外好。

    钓友中有八旬翁,也有七岁童。女同志积极性更高,抛竿甩线有板有眼,丝毫不让须眉;小女孩钓鱼更可乐——中鱼了,撅不动渔竿,急得哇哇跺脚。初级钓手往往跟风,看见谁钓上一串鱼,就跟过去,往人家线坠落点处抛线,往往制造麻烦。钓者过于密集时,抛竿甩线变得困难,钩线很容易在空中纠缠,更有可能落海之后“打架”——线和线一旦交叉,钩挂线绞,麻烦就大了。钓者并非都训练有素,抛竿有准头的人不多,你可能是比量着往正前方抛,线出去时却跑偏了。有识趣者不敢远抛,就把渔线垂到码头边反复“抽”,学油田里的磕头机。

    一般情况下,小蔡不急于抛竿,他的“串儿钩”都是十几把,一旦被别人的线挂了,半天理不清,徒添烦恼。他等左右两边抛竿之后,辩明钩坠落点,再决定抛线方向和距离——只要抛得足够远,覆盖了别人的落点,就都安全了。

    码头上作钓区域有限,还经常有货轮停泊,吊车装卸,致使钓位大减,插队的情况时有发生。为防意外,钓友们自动组成两个梯队,前队抛竿之后,往回收线了,后队再趋前抛竿,就像古代兵士射箭,前队射毕,退后,后队跟进发射。互相避让的结果是,秩序井然。

    钓鱼有三怕:一怕钩坠挂底——枯潮时分收线过慢,或在码头边“抽”鱼,钩和坠都可能挂到海底杂物,用力扯拽,一串钩加坠没了,多数钓者一个钓季会损失十几套“串儿钩”加线坠;二怕“串儿钩”绞缠——这种情况多发生在“诱钓”不当时,线缓过度,鱼儿们在挣扎中织网一样穿梭,钩线缠绕成一团乱麻;三怕渔线“打架”——尤其和初学乍练者做邻居,需格外小心提防。

    很多钓者喜欢真饵钓和夜钓。两者都是在线端拴两把裸钩,挂鱼肉、贝肉或虾肉,沉入水中即可中鱼,区别在于夜钓需在线上绑定荧光棒,以吸引鱼。夜钓的场面非常壮观,码头两侧布满钓者,无数黄绿色荧光棒在空中飞舞着落向海面,酷似一群萤火虫;有荧光棒被拖拽上岸,在空中剧烈颤抖,就是中鱼了。夜深人静时,鱼儿们在桶中的蹦跳冲撞,如同万鼓齐鸣。码头上的荧光和县城的灯火相映,景色美不胜收。

    热衷于夜钓的一般是上班族,多时钓者达四五十人,当地居民散着步前往观钓的更多,夜钓几十条上百条很轻松;喜欢白天真饵钓的往往对抛竿甩线缺少把控能力,尤其是老人和妇女,通常有几十人坐在码头边,悠闲地举竿垂钓,收获也很可观,但无法和甩“串儿钩”相比。

    “串儿钩”路亚钓鲐鲅,是所有钓法中最有乐趣、收效最大的方式。

    钓鱼的收获至少有三:锻炼身体、获得乐趣、收获鱼品。锻炼身体显而易见——心情急切健步如飞,从居住区到码头,暴走和骑自行车都是全身运动;无数次抛竿、收线、摘鱼,到达钓位后就无一刻停歇,多晒太阳还有助于钙的吸收。钓鱼的乐趣不言而喻——多少人发了疯似的一试身手,足以说明乐在其中;以钓会友也是乐趣,固定钓友十几位,小蔡、老邵、杨老大……都很熟,见了面点头致意或打个招呼,交流钓鱼心得,心情豁然开朗。渔获物就更不用说——你有钱,能买到活蹦乱跳的新鲜鱼吗?何况鲐鲅鱼有那么高的营养价值和那么多保健作用!

    鱼钓得太多了!一般钓手每天钓两三个小时,就是几十条上百条,扣除恶劣天气和因事缺席,一个钓季钓获三四千条也轻而易举。钓鱼高手小蔡,两个多月钓获一万余条,重达千余斤。对于一个家庭而言,这么多鱼如何消化?小蔡的回答是,食用一部分,多数送人,钓的是享受。

    随着季节转冷,残余鲐鲅鱼群陆续离开沿岸,向深水区转移,一个钓季在意犹未尽中结束。钓者小蔡收好钓竿,封存“串儿钩”,经常出现在码头上的“迷彩服”,随着鱼群的远离而隐去;钓友们也很少有机会见面了。告别一个钓季,遥望下一个钓季,竟是隔着好多个月圆月缺……

    责任编辑?孙俊志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