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养子/刘洪林
·幸福的微笑/董子龙
·赎罪/柴亚娟
·守望/高振霞
·女儿河/郭金龙
·逆子/李园
·马月秋和马秋月/马碧静
·金枝玉叶/王玉珏
 
海燕诗会
 
·张宝忠诗词选/张宝忠
·印象/庞白
·心如止水/侯马
·向往花开/孙英辉
·我被美的刀锋伏击/徐春芳
·诗煮三国/彭志强
·亲人/王老莽
·七古三十首/史爱民
 
都市美文
 
·沈园(外一篇)/张力
·擎天捧日/王同富
·拉树房,我们永远的乡恋/鲍文锋
·酒人老吕(外一篇)/李秀英
·轨迹/小景
·不负春光不负卿/刘洁
·癔症/蜀虎
·日常生活与小人物的精神困境/韩传喜
 
沙子的声音/老皮
  海燕  2017-05-19 14:14 转播到腾讯微博
老皮 

    我是十多年前在一次诗会上从曲有源的口中得知张洪波的。那些天,我常与吉林诗人曲有源、宁夏诗人马乐群、陕西诗评家孙文等人彻夜长谈,其间,曲有源多次跟我提及张洪波。曲有源年长我21岁,却一直很谦虚地将我当作忘年至交。他曾多次说过:张洪波和老皮是我最好的两个兄弟。好朋友就是手足情,他把张洪波和老皮比喻为他的左手和右手。他说:你们两人都是很豪爽的性情中人,一定会很谈得来的。

    尽管在之后的十多年间,在一些诗会上我又多次与曲有源不期而遇,但他的“左手”和“右手”却一直没有机会握在一起。

    2006年6月,鼓浪屿诗歌节在天风海涛中举行,来自菲律宾、新加坡、美国、澳大利亚等九个国家和地区的近百名诗人共赴盛会。在鼓浪屿管委会为诗人们举办了欢迎宴会上,我再一次见到了曲有源,握手拥抱之后,曲有源忽然情绪激动,目光闪烁着在人群中寻觅,不一会儿就把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汉子拉到我面前。这中年汉子就是张洪波,于是,“左手”和“右手”终于紧紧地握在一起了。

    洪波兄年长我8岁,是一个真诚而又勤奋写作的诗人、儿童文学作家。在很多年以前,我就陆陆续续在众多报刊上读过他的许多作品,迄今他已出版了《沉剑》《生命状态》等十多部诗集以及散文随笔集、童话集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法、朝等多国文字,现供职于时代文艺出版社。鼓浪屿诗歌节结束后,张洪波回到了长春,很快,我就收到了他寄赠的新书《诗歌练习册上的手记》,在那些阅读与写作中的心灵闪烁的手记里,我得于细细地品味了洪波兄生活和生命中所感受到的一切。

    今年一月,我又收到了洪波兄寄赠的新诗集《沙子的声音》(北方文艺出版社2006年10月版)。这部诗集的四十余首诗选自作者已发表的四千多首作品,由《作家》杂志主编宗仁发选编,集中遴选出张洪波最具特色的优秀诗歌,呈现了张洪波30年写作生涯的诗歌特质及其美学探求的路径。

    著名诗人牛汉先生曾经提出过一种独特的诗歌主张:“在平凡素净的形象中透出人生隐秘的真情,让诗显出人的由血液形成的原色”。而张洪波诗歌中所倾情关注的生命状态,恰恰形成了对牛汉这种诗歌主张的最真切的贯彻。“经了寂寞/经了烈火/还怕什么样的折磨?/ 今天出窑/堂堂正正地立着/任你有风吹雨打/老子将是一面不倒的墙”(《出窑的砖》)“那滴泪似乎走了很远的路程/它停住了/它停住的一瞬间/你才会去想/这就是哭啊!”(《一滴泪》)“如果说最坚硬的是石头/石头却流着伤感的泪水/如果说最柔弱的是泪水/泪水却聚为刚毅的石头”(《哭泣的钟乳石》)“闪电就那么喀嚓地一下/跃升为光、时间和力量/它不是往下坠落/而是去击中远方!”(《闪电飞翔》)“那么长远的路/竟然没有确定的站台/总是风尘仆仆/赶路赶路/不停地赶路”(《回忆动荡的生活》)。当我读到这些最本真的诗句时,我的心绪久久不能平静。在这里,我更愿意把张洪波的诗歌,看作是一种生命的对抗。

    众所周知,如今所有敏感的诗人几乎都面对一个共同的生存状态,即生命中的现实被以往各种文化、价值模式赋予的意义在他们心中失落后,统治他们生活环境的强大意义体系,并不因为这种失落而有所改变。在这样的精神背景中,诗人所要倾泻的是一种风暴般的激情,然而,张洪波适时地把这种激情内敛了,直指心灵。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张洪波《沙子的声音》:“我听见沙子的声音/听见了微小的石英的歌声/来自远方的沙丘/来自干燥的地带/ 他们在我的胸膛里滚动/和我的鲜血磨练在一起/它们细小而又尖锐的音符/撞击我的心脏/沙子的声音/不停地敲打着/我身体最脆弱的地方/我知道这种感触/该有多么生动、可靠/ 沙子的声音/使我的生命坚固起来/它们响着、动着/同时也一点点地凝固着/不是一掠而过的”在这里,我们聆听到的不只是微小的沙子的声音,而是充溢着血腥的生命搏击的强音,是诗人骨子里的本质精神凌越一切的无限崇高的声势,张洪波在诗歌中体现的是大自然的语言与生命的高度融合,那沉稳坚执的“沙子的声音”,便是诗人内心最深处的生命体验的节奏。张洪波正是这样通过敏锐的观察、独到的角度、深入的思考和细腻的文笔,为诗歌写作提供了优秀的文本。

    在《沙子的声音》这本诗集中,张洪波为我们展示的几乎都是生活中的事实,由鲜活的诗歌意象组织起来的诗句,不仅是诗人的生活经验,还有诗人厚积的学养和丰富的内心经验,以及漫无边际的想象力。在随心所欲的叙述中,作品的边缘不断扩展开来,并最终被突破。

    我相信,一个真诚生活的诗人,在他游离了时代主流文化的制约并发生于心灵深处的真实感受,往往就是诗歌最动人的因素。我同时还相信,一个真诚的诗人是应该真诚地表达自己的,但这种表达的前提是诗人自己应该具备某种真正的内涵。张洪波无疑就是具备这种真正内涵的诗人,他诗歌中那些清新朴素的语言毫无矫饰,但又是那么深深地触动了我们,那种情感,像海水洗刷着被白雪覆盖的岸,明丽,却又隐忍节制,一下一下,娓娓道来,充满真情而又显示出精神力量的伟大。

    人生如日月交替,诗人的自我超越是极其艰难的。张洪波的《沙子的声音》,并非着眼于大自然及生活片断本身的直观描述,而是从微小的事物作为突破口,透过事物的外象,在情感的千丝万缕中,展示出自身对人类生存状态的领悟和把握。因此,张洪波诗歌的价值便包含了更丰富深刻的人文内涵和令人惊奇的艺术魅力。

    张洪波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位坦然澄澈的诗人。他喜欢酒,生命中总是散发着酒一般的热情。他使我感到,他已经在多年的生活体验中获得了本心的顿悟及与大自然的契合,这种大彻大悟的境界,已经超越于世俗的急功近利,而获得了存在的终极领悟。

    至此,我为有张洪波这样的朋友而骄傲!

    责任编辑 刘佩劼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