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养子/刘洪林
·幸福的微笑/董子龙
·赎罪/柴亚娟
·守望/高振霞
·女儿河/郭金龙
·逆子/李园
·马月秋和马秋月/马碧静
·金枝玉叶/王玉珏
 
海燕诗会
 
·张宝忠诗词选/张宝忠
·印象/庞白
·心如止水/侯马
·向往花开/孙英辉
·我被美的刀锋伏击/徐春芳
·诗煮三国/彭志强
·亲人/王老莽
·七古三十首/史爱民
 
都市美文
 
·沈园(外一篇)/张力
·擎天捧日/王同富
·拉树房,我们永远的乡恋/鲍文锋
·酒人老吕(外一篇)/李秀英
·轨迹/小景
·不负春光不负卿/刘洁
·癔症/蜀虎
·日常生活与小人物的精神困境/韩传喜
 
从一颗心开始/张洪波
  海燕  2017-05-19 14:13 转播到腾讯微博
张洪波 

    在汾河东岸

    站在大河岸边

    左手右手 两座名山已远

    人类尘埃太多

    搅拌成水泥大厦

    以及桥梁和道路

    村庄化为昔日

    历史只剩下名声

    盛装现代 如向阳塔吊

    没有一丝倒影

    女儿漂泊在陌生城市

    12月 冷风扑面而来

    吹打一扇扇高处门窗

    孩子们临水而居

    思想已经成熟

    因此 冬季过去

    福分就会降临

    那时候 才会真正知道

    这条河 名气显赫

    它叫汾河

    坚果

    在森林里打开一枚秋天坚果

    果仁如处子

    嫩白 若无其事

    那些碎壳被遗弃

    松鼠蹿来蹿去

    不知如何下口

    看一个人扛一袋米

    一个人扛着一袋米

    看上去

    这个人肯定不是农民

    没种过地

    他和那袋米如同仇敌

    忿恨还要扛着

    一些愚蠢动作掺杂一些骂声

    证明他没有抚养过粮食

    他趔趔歪歪扛一袋米

    生活似乎沉重

    除了一袋米

    他一定还有更多沉重

    他扛着一袋米

    他得扛着

    病菌

    光线尚未照射到所有叶子

    树木已经把诗行献上

    蝇虫虽然丑陋

    也无耻地唱出谀词

    猛兽甚至不顾已有名声

    献媚于巨大光影下

    吐出满嘴麻疹、天花

    也许今天就是一个时代

    所有苟且都显得那么自然有序

    所有树木一下子变成了耻辱柱

    最小鸟喙也能啄出栖虫一二

    我们要预防一些什么

    妖冶蘑菇一个个从林间走来

    那些美丽病菌

    关东雪夜

    夜,闷闷不乐

    雪花一片纠缠着另一片

    却感觉悄然无声

    一只雀鸟突然飞起

    不知要投向谁家取暖

    石头里安顿着什么

    谁能知道

    石头里安顿着什么

    是不是有花要开

    石头也可能有四季

    那它的春天

    当然也有月光和艳阳

    黑暗中的舞蹈

    很难想象,那些舞者

    肢体在黑暗中表达思想

    黑暗,加上黑,再加上暗

    命运这舞台空旷无助

    他们被号令入场

    肌肉并不是很健壮

    动作勉强,形象乌涂

    把沉重板车拉向更深处

    一路蒙羞,汗水和泪水不知去向

    尊严演变成卑贱舞步

    这个节目使人生遇难

    所有角色都在黑暗中渴望光亮

    却不能点燃自身星光

    在黑暗中舞蹈

    所有手臂都伸向远方

    如干柴一拥

    如明天火群

    一个时代的造型

    有一个早期画外音

    从1945年传来——

    “到远方

    卸下我们快要爆炸的生命”

    还有一个声音是1972年的——

    “真盼望黑云飞来

    爆响一声霹雳”!

    注:结尾诗句引自牛汉先生诗《给我们轨道》(1945年作)和《夜路上》(1972年作)。

    从一颗心开始

    朋友在微信群里让大家写首同题诗

    叫做《黑暗中的舞蹈》

    这让我一下子想起已故诗人海子

    想起名篇《亚洲铜》

    海子写到了心脏在黑暗中跳舞

    那颗心脏不停地跳

    跳成了一片又一片鼓声

    直至今天,还在跳

    这就是人生的舞蹈吗

    原来一切都在胸腔里

    原来是自己在黑暗中震撼着自己

    60年来,不知道自己怀揣着一个舞者

    不知道那些节奏和韵律在支撑着自己

    真惭愧,我忘了自己有一个心脏

    从一颗心跳起

    也只有从一颗心开始

    去对付以后时光

    雪村

    鸡鸣犬吠搅醒深山

    大雪裹紧村落

    一挂牛车隐入后山

    多少年没有看到这样景色了

    山前低处

    村庄温和如新鲜打糕

    一个民族的牵扯

    黏住了心情

    民间炊火歌谣般升起

    布满这个山坳

    一串红辣椒

    三碗豆酱汤

    边疆早晨

    色彩和味道,浓淡相宜

    阿里郎,阿里郎,啊拉里喲

    高铁

    高铁,一条现代工业蚯蚓

    一个白色精灵

    在88个隧道里进出

    神行者。气度非凡

    长春至珲春

    三个小时奔驰

    一次风光穿行

    时间开始真正高贵起来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