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养子/刘洪林
·幸福的微笑/董子龙
·赎罪/柴亚娟
·守望/高振霞
·女儿河/郭金龙
·逆子/李园
·马月秋和马秋月/马碧静
·金枝玉叶/王玉珏
 
海燕诗会
 
·亲人/王老莽
·七古三十首/史爱民
·你的花香如一个年代/邓晓燕
·黎阳的成都修辞/赵卡
·祭父帖:路灯(外一首)/冯亚娟
·恍惚/李桂海
·春天在日生夜长/马端刚
·把一匹马从身体里赶出来/黎阳
 
都市美文
 
·沈园(外一篇)/张力
·擎天捧日/王同富
·拉树房,我们永远的乡恋/鲍文锋
·酒人老吕(外一篇)/李秀英
·轨迹/小景
·不负春光不负卿/刘洁
·癔症/蜀虎
·日常生活与小人物的精神困境/韩传喜
 
诗煮三国/彭志强
  海燕  2017-05-19 14:07 转播到腾讯微博
彭志强 

    1、在刘备墓:桑叶的奏折年年都是蜀锦

    想进去盗宝的人,一定有头脑发热

    偷盗别人汗水的贼迷。

    陈寿在《三国志》里埋过黄金万两伏笔

    骨气和运气就嵌在墓碑之上,我的双手

    必须同时按住

    罗贯中在《三国演义》里的巨大抒情

    和阿斗溃散的小粒斗志。

    时间不允许刘备隆重登基之后

    还在墓里敲锣打鼓。

    出土的汉砖如今替诸葛亮低吟主公:

    梦想高12米,周长180米……

    我在连环画上

    一刀剪下,他的蜀国五虎上将

    一阵风就把他们所向披靡的豪情壮志

    全部吹散

    放眼望去。只有柏树还在上朝

    坚持捍卫丞相遗志,为王把风

    我不知道墓里还有没有空城计

    我只知道我

    不做梦,天很空

    不读破万卷书,掌纹上的道路空

    这么多年我一直坚信的蜀汉城墙

    千万只蝉替我寻找过

    千万栋高楼大厦仍然找不到

    蛛丝马迹。

    桑叶的奏折年年都是

    蜀锦。我用蚕的声音编织的蜀锦

    破茧而出的飞蛾

    依旧飞不回三国

    2、观攻心联:谁来都是万箭穿心

    悬挂在诸葛亮殿堂前

    这副对联,是1902年在成都武侯祠

    落脚的雨。

    因为急切,满城银杏树坐立不安,风

    无处安放诸葛亮

    绣在蜀锦上的治蜀智慧。

    天空不断流血,民心仍然干旱

    枪声迅速包围了这个城市,

    四川总督府夜夜难眠。

    茶马古道,卖茶的商贩只卖汗水

    和战马。枯死的茶叶盖不住

    遍地蚂蚁的尸体。

    野草爬上城墙,摁不住流云

    万里悲伤。

    四川总督岑春煊的奏折血迹斑斑,

    难辨温火急火。慈禧忙着找外国人

    画肖像,没人在意大清无药可救。

    满朝文武在刀尖上

    上朝,气数已尽。

    丞相祠前,道士打开大门的战战兢兢

    迎客。一杯茶:堵人、攻心、审势,

    最后倒掉四川盐茶道赵藩的郁闷。

    那根摇摆千年的长辫子

    断了,一根国家的弦

    剪断它的不是剪刀,而是赵藩

    写给岑春煊的《攻心联》。

    ——我眼中的墓志铭。如今

    被四季风反复诵读: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这30个字,装进诸葛亮的连射弩

    谁来都是,万箭穿心。

    3、在唐三绝碑:秤称不出虚无的重量

    这是胜利者写的自传,我的舌尖

    品出的酒,掺了点水的酒。

    这是失败者在自家屋檐,漏掉的几滴

    悲壮。

    这块石碑,之所以千年不死,不是石材好

    而是诸葛亮比石头刚毅的智谋。

    建碑的人,留在碑上的名字

    也因此长生不老。

    在唐三绝碑前,我先是看到剑南西川节度使

    武元衡在公元809年的一个鞠躬,然后才是

    千万块石头俯首争宠。

    有人说只有这块石头留下了,武侯

    鞠躬尽瘁的姿势。

    其实不是

    每个人一转身,泥土里就能冒出一个丞相

    武元衡的幕僚裴度给诸葛亮写碑文,也是

    给自己转身镀金。

    于是成都武侯祠有了两个丞相

    让后人拜祭。

    柳公权用吃奶之力干了一辈子吏部尚书,

    世世代代的人喜欢临摹的不是荣华

    而是那一手有体温的柳体书法。

    他的哥哥柳公绰,在这里

    挥下另一个柳体

    同样苍劲有力,却只能背负

    历史的偏心。

    不必寻找刻工鲁建和他的刀,刀下的字

    比人清醒:精细的刀功

    如今只传给了厨房。

    遥想诸葛亮扶起刘备暗度陈仓

    入蜀称王。阿斗却扶不起父辈的城墙

    就是四川美食惹的祸

    这片天空因此越来越热,武侯祠的历史

    越来越胖。我们心中那杆秤却称不出

    虚无的重量。

    4、在三义庙:素描刘关张三国时期的表情

    这座康熙年间的庙,按照一部古书素描

    刘备、关羽、张飞

    三兄弟,在三国时期的表情。

    东墙是《桃园三结义》,

    西墙是《三英战吕布》,

    我看见了刘备用一双草鞋借东墙补西墙,

    出生入死。

    纸上张飞,马失前蹄,

    画里关羽,错失荆州。

    马背上的哥们还真是,马不停蹄,

    义气不歇。

    尽管蜀汉江山多次从内心挪移,

    大哥在上,把情感钉上墙,

    兄弟在下,

    便安心了。

    我想起始建“三义庙”,那个四川提督

    郑蛟麟一身反骨高凸。

    成都的提督街,说变就变的风云,

    他的手指拿捏不定。

    一只脚为平西王吴三桂俯身卖命,

    另一只脚又给康熙大帝躬身提鞋。

    两只脚伺二主,他左右不是东西。

    三百年来,泥塑的刘备、关羽、张飞

    在地震带以内,

    一直摇摇晃晃。

    他们在乾隆年间被香火烧毁,

    又在道光年间修身葺像复活,

    直到腾挪至武侯祠,三兄弟才彻底

    安顿,诸葛亮没有公布于众的算计。

    5、在喜神方:移走头发上堆积如山的雪

    正月初一,我用锦官城第一缕阳光

    移走头发上堆积如山的雪

    武侯祠大门

    就从战栗的指缝间打开了

    喜神方。那块石碑上的“喜”字

    一触即发

    落在手掌上的号令,春光四溢

    内心的点将台

    迅速集结千军万马

    灯笼在人群中穿梭,仿佛寂寞

    和喧嚣对决。桃花和腊梅花

    在季节交替枝头交头接耳

    我会误以为是羽扇纶巾的诸葛亮复活

    那些或站立或静坐的蜀汉将相

    其实,是川剧变脸演员

    用夸张的脸谱

    给成都人变换的另一个喝茶

    摆龙门阵的姿势

    手到之处,茶杯里的三国

    还冒着余热。我喜欢在此刻起身

    伸出历史的懒腰

    用晨钟舒筋活血,用茶水阅读人间

    冷暖。然后把血管里暗藏的枪炮声

    熄灭。

    6、在黄忠路:搜索到忿忿不平的黄忠

    尽管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换着花样

    给蜀汉名将黄忠延年益寿。我在成都二十年

    还是找不到黄忠的老当益壮

    和他的一丁点遗产。

    传说一旦被人撕毁或砸烂

    所谓的黄刚侯讳汉升之墓,也是

    吊胃口的川剧。只能凭空

    虚唱一曲清冷

    那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黄忠

    那个在三国奋勇击斩夏侯渊的黄忠

    那个在祠庙之间坐看风云突变的黄忠

    尽忠于刘备,溃败给时间。

    如今只剩下纪念:黄忠

    二字。比如面前的黄忠路

    甚至成都很多的街道、小区、乡村也

    姓黄名忠。

    在黄忠路,寻找通往黄忠的墓、像和匾联

    所有的路

    只能在暮色中凭吊

    天空,死寂的沉默

    最后在武侯祠里,我才搜索到了黄忠

    忿忿不平的塑像

    7、在饮马河:马超的路被说书人吃尽掏空

    车过新都,传说又一次过早衰老而死

    如同我斜斜的后脚

    永远跟不上直直的前脚

    手机定位蜀汉骠骑将军马超

    病死他乡那条路。从马超东路

    到马超西路,林立的高楼吞食了

    大片大片流亡的乌云

    依旧吐不出马超小区

    藏匿的马超墓。

    我在《三国志》

    与《三国演义》纵横交错的文字里

    来回奔波。正史和野史都不管用

    他的英雄气概和落寞,在饮马河

    马超的路已被千万个说书人吃尽

    掏空。纸上白马

    一路向北失踪

    立马横枪,双目放电

    穿狮盔兽带,披白袍银甲

    那个被野草草草埋葬的马超,只能

    从我的梦里走来

    四川新都的马超墓,陕西勉县的马超墓

    都是我们借三国那场东风

    虚构的情怀。

    8、在太平山:马岱每个交合处都会生育一段传说

    以《三国志》为线,索崇州太平山

    遮掩的马岱墓。我才知道此山

    一直不太平

    斩杀魏延,只是留给马岱一个虚名

    屯兵于此,才是他借用诸葛亮一口巧舌

    御羌成名之地

    历史低于地平线太久。我生得太晚

    来得太晚

    他的英勇身躯和说不尽的故事

    都已被一个砖厂夷为平地

    青草掩隐的几块汉砖,过于寂寞

    像一个暮春寡妇过早倒尽最后的欲望

    无力和新村的青砖素瓦平分春色

    金戈铁马,从纸上奔腾而来

    我大口饮酒

    过西河,冒充英雄

    路见杂草一喝而退

    大半辈子看护泉水村的老人说

    他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

    看守过马岱残留的墓碑

    每当汩汩的泉水从地下一涌而上

    梦里的马蹄声,就会提醒这八里水草

    要镇守住刘备三分天下的太平风水

    可是太平山至今还不太平

    那些风吹雨打不散的鸟鸣

    还在不断挖掘,口口相传的蜀国墓群

    其实不必较真。马岱到底葬在崇州

    还是新都、广汉,抑或他的故乡兴平

    就像一条大河有多个妻子

    马岱,每个交合处,都会生育一段传说

    9、在赤壁:面壁思过,和周瑜饮尽落寞

    一个人一生

    必须来一次赤壁,面壁思过

    比如带上父亲,而不是女朋友

    把所有的时间集结

    在大船上面

    追悔一场亲情与爱情大战

    最后赤红的输家:永远

    都是我。

    在赤壁,悔过以后

    我也能呼风唤雨

    和情圣战神周瑜

    对酒当歌

    饮尽落寞

    遥想苏轼

    当年一路向南的落魄。再回首

    一手好字亮堂

    胜过唐诗里的故乡明月无数

    再随风绝尘而去

    我也是铮铮男儿

    10、在小乔墓:八百里洞庭湖尽入眼底

    时间追着我

    来到岳阳楼

    洞庭湖,早已美女林立

    我却无心看风景

    也无心看她们擦的胭涂的粉

    因为心里定居

    一个小乔一样的女子

    我径直来到靠湖的小乔墓

    献了鲜花。低头三分

    再转身离开这个恼人的花花世界

    我用了一个绝妙的方法:

    想象。让自己伟岸、俊美、精通音律

    穿上铠甲,骑马射箭

    射死那个小乔一样的女子

    胯下所有的情敌。

    八百里洞庭湖

    于是尽入眼底

 

上一篇:亲人/王老莽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