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守望/高振霞
·女儿河/郭金龙
·逆子/李园
·马月秋和马秋月/马碧静
·金枝玉叶/王玉珏
·郭屯纪事/文轩
·尊严/安勇
·小明之烦恼/李长福
 
海燕诗会
 
·在干净的孤独中试探灵魂/潘红莉
·向亲人致敬/冯金彦
·我信这世界终将敞开/大解
·我喜欢温暖的词/王芳宇
·谁也不能掩盖老墙缝里的往事/陆兴志
·疏远的时光/潘永翔
·平静与沉实 优雅与朴素/李犁
·捧“草本的心”仰天俯地/冯雷
 
都市美文
 
·沈园(外一篇)/张力
·擎天捧日/王同富
·拉树房,我们永远的乡恋/鲍文锋
·酒人老吕(外一篇)/李秀英
·轨迹/小景
·不负春光不负卿/刘洁
·癔症/蜀虎
·日常生活与小人物的精神困境/韩传喜
 
赎罪/柴亚娟
  海燕  2017-05-19 13:55 转播到腾讯微博
柴亚娟 

    近几年,我每次乘6232次火车回五常探亲,总能碰见那个女人。

    五月节前夕,我去牛家火车站,又在门口瞧见了她,她依旧戴着一顶带沿的白帽子,脸上架着一副墨镜,身着一身黑衣裳,左肩挎着一个黑色包,还时不时地看着手机屏幕。

    我取好票,走到她身旁,想跟她搭话。她似乎很敏感,便轻轻地推了推脸颊上的墨镜,随后挪动了脚步。

    我杵在原地,愣了些许。

    上车后,找到了座位。这时,对面座位的大爷和我聊了起来。他一脸的和气,精神爽朗。他说他回家,也到拉林镇。正聊着尽兴,不知不觉中,有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来,把我的眼睛蒙住了,我猜一定是蔡老师来了。

    蔡老师原来是我同事,现在调走了,我俩经常在这次车上相遇,也经常和那个女人在这次车上相遇。大爷看我俩挺亲热,就通情达理地跟蔡老师调换了座位。

    蔡老师落座后,笑着对我说:“又回老家呀?”我甜甜地一笑:“嗯,看父母去!”

    蔡老师放下背包,递给我一瓶橙汁,说:“怎么样,今天看见那个女人没有?”

    我说:“她刚刚还在这节车厢走过呢。”

    “最近,我听说不少她的传闻呢!”蔡老师兴致盎然。

    “是吗?”

    “她每天都乘这趟车,去百合极乐寺拜佛,然后再坐这趟车返回,我通勤天天遇见她。”

    “为什么要天天拜呀?”

    “是呀,不太懂。”

    “我也不太懂。”

    “她老公原来是拉林镇的一个副镇长呢。”

    “哦!”

    “可他老公不守谱,外面女人可多了,后来栽到女人手里了。有一次,他陪他的情人上司喝酒,喝得酒酣时,突然得了脑血栓,成了植物人!”

    蔡老师望一眼车窗外,又回过头和我说:“听别人说,他老公没得脑血栓前,逼她离婚。他是吃官饭的人,还得让她承认有了外遇,是过错方,只要女人违心答应,就给女人二百万。女人不为钱动心,他老公就动用暴力,把她捆起来打,打得遍体鳞伤,女人也宁死不屈。”

    “这女人也真够可怜的。”

    蔡老师又说:“他老公成了植物人后,那些女人全躲开了。她没躲,仍守着老公,细微照顾,把老公护理得白白胖胖。他老公不能进食,每天需要输一瓶价钱很贵的进口营养液。有几次钱不凑手,她竟然去卖血!”

    我感觉不可思议。

    “现在,那个百合极乐寺,香火可兴旺了。”

    说完,蔡老师看了看表,站了起来,我知道蔡老师要下车了。

    我的思绪,仍在那个女人身上,想着她的婚姻,还有不被人知道的故事。

    不久,我被调到五常镇政府。年末,去市里开会,会间,拉林镇的现任镇长告诉我一个秘密:那个百合极乐寺是那个女人患脑血栓的丈夫,用贪污的公款承建的,这几年的收入有一百多万,都被那个女人交给了镇政府。

    责任编辑?孙俊志

 

上一篇:守望/高振霞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