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女儿河/郭金龙
·逆子/李园
·马月秋和马秋月/马碧静
·金枝玉叶/王玉珏
·郭屯纪事/文轩
·尊严/安勇
·小明之烦恼/李长福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苏小旗
 
海燕诗会
 
·在干净的孤独中试探灵魂/潘红莉
·向亲人致敬/冯金彦
·我信这世界终将敞开/大解
·我喜欢温暖的词/王芳宇
·谁也不能掩盖老墙缝里的往事/陆兴志
·疏远的时光/潘永翔
·平静与沉实 优雅与朴素/李犁
·捧“草本的心”仰天俯地/冯雷
 
都市美文
 
·沈园(外一篇)/张力
·擎天捧日/王同富
·拉树房,我们永远的乡恋/鲍文锋
·酒人老吕(外一篇)/李秀英
·轨迹/小景
·不负春光不负卿/刘洁
·癔症/蜀虎
·日常生活与小人物的精神困境/韩传喜
 
守望/高振霞
  海燕  2017-05-19 13:54 转播到腾讯微博
高振霞 

    因为台里开设一档节目,叫“爱的天空”,我和栏目组采访到了大山深处的小明。

    见到小明时,他与我想象的有差异。同样是留守静立的大山,留守无际的田野,留守简陋的屋舍,留守羸弱的爷爷,留守对父母日日夜夜的思念……但小明多了一张灿烂的笑脸。

    我问他:“日子这么苦,你为什么总是笑?”

    九岁的小明笑着说:“心里苦,脸上也要笑出来,哄爷爷开心,爷爷身体不好。”

    我又问他:“多久没见到妈妈了?想她吗?”

    小明听到问话,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他茫然无措地埋下头,小声说:“三年没有见到妈妈了,想妈妈。”说罢,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扑簌簌落下来。

    一旁的爷爷见状,和蔼地告诉我们,贫困的生活,迫使小明父母背井离乡,常年在外奔波劳碌。工作不稳定,把年幼的小明托付给年迈多病的爷爷照看,为了多挣点钱养家,春节加班不回来,小明好几年没和妈妈爸爸见面了。

    爷爷还告诉我们,小明是个苦孩子,懂事早。知道我一个孤老头子,身子骨不硬实,放学回来,煮饭,炒菜,喂猪,啥活都会干。冬天天冷,手冻坏了,流脓淌水的,从不吭一声。我看着揪心,问他疼不,他就冲我一笑说:不疼。我心疼碎了,没法子,他奶奶走得早,他爸妈不在家,我病病歪歪的,有时候还要靠孙子伺候。

    我下意识地拉过小明的手,爱惜地抚摸着,这双小手,粗糙,黝黑,伤痕累累。也许,十几里的崎岖山路,他不怕;繁重的农活,他也不怕;最怕的是不能见到爸爸妈妈。

    小明突然抬起头,从我的怀里抽回小手,胡乱擦了一把泪花,冲我微微一笑,说:“记者阿姨,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好呀。”

    “其实吧,小时候,妈妈很疼我的。那时候天总是亮得很早,妈妈拉着我,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做工。我们要经过一条长长的,我永远记不清的山路。妈妈拉着我的手往前走,而我总是抬着头,看着高处的天空。黎明的空气很潮湿,远处的叶子,山丘,还有我和妈妈呼出的空气,都隐藏在白色的雾里,像妈妈的笑容一样,若隐若现的。妈妈见我的脚步沉了,就弯下腰,背我走。趴在妈妈热乎乎的脊背上,幸福极了。”

    说到这里,小明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他接着说:“可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就变了。妈妈要跟爸爸一起去更遥远的地方打工去了,我一个人被留下来,跟爷爷生活。爷爷常和我说:杀年猪的时候,爸爸妈妈就该回家来了。于是,我和爷爷盼着杀年猪的日子快点儿来到,杀年猪了,就能见到爸爸妈妈了。三年了,每到进入腊月杀年猪的那些日子,我躺在床上,不敢闭眼睛,生怕睡着了,妈妈回来听不见。等到天亮了,妈妈还是没回来。记者阿姨,今年又到了杀年猪的时候,你说,我妈妈会回来吗?”

    “会的。小明,我们会见到妈妈回来的。”我不知道是安慰小明,还是安慰自己,随口答道。

    其实,小明的爷爷早已偷偷告诉我们,小明的爸爸妈妈,三年前打工的煤窑违规操作,引起瓦斯爆炸,双双离世,窑主至今潜逃,下落不明。

    小明成了名副其实的留守儿童。

    责任编辑?孙俊志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