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尊严/安勇
·小明之烦恼/李长福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苏小旗
·往事如风/申平
·土豆花开/红雪
·冷主任“索贿”/边庆祝
·黄龙玉/曲子清
·农家乐/芦芙荭
 
海燕诗会
 
·在干净的孤独中试探灵魂/潘红莉
·向亲人致敬/冯金彦
·我信这世界终将敞开/大解
·我喜欢温暖的词/王芳宇
·谁也不能掩盖老墙缝里的往事/陆兴志
·疏远的时光/潘永翔
·平静与沉实 优雅与朴素/李犁
·捧“草本的心”仰天俯地/冯雷
 
都市美文
 
·拉树房,我们永远的乡恋/鲍文锋
·酒人老吕(外一篇)/李秀英
·轨迹/小景
·不负春光不负卿/刘洁
·癔症/蜀虎
·日常生活与小人物的精神困境/韩传喜
·鲁院的秋色/蜀虎
·疾病的隐喻/韩模永
 
擎天捧日/王同富
  海燕  2017-05-19 13:46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同富 

    齐鲁大地,“一山一圣一水”抒发了多少故事?带着一颗崇敬的心,国庆假日我和妻携女儿奔向山东大地。为了错过泰山游人的高峰期,也有崇拜至圣孔子的缘由,登临泰山前我们去了曲阜。孔庙、孔林、孔府的见闻及感怀,我暂且把其引航抛锚在心底的港湾。心却急切飞驰泰山。我知道,我要登顶去擎天捧日。

    一

    从曲阜返回的傍晚,当云霞开始燃烧的时候,我们赶回泰安。一座巍峨的山脉忽然出现在我的视野,一股亲情涌上了心头。随同旅行大巴,那山渐渐撞击我的心窝,一种久远渴望崇敬的心绪和苍茫的感怀在齐鲁大地迸发。

    泰山,也许是我40多年的向往,从有记忆起便把泰山收入我的心中。当夕阳最后一丝晚霞燃尽,一台《泰山千古情》在泰山脚下大剧院亮相出彩,浓郁的地域情怀深深勾起我对山东大地的膜拜之情。这个夜晚,我开始校正第二天的登山计划。

    当夜,我梦见我扯着泰山老奶奶的衣角进入登泰山的红门口……

    早起,天刚蒙蒙亮,云开始翻滚,天公不那么友好,撒下了那些不安分的云朵,临近大地便成了滴滴的泪。

    登山,除了两条腿,关键需要一个好天气?不知,当年19岁的毛泽东拜三孔、登泰山赶的是啥天?

    两千多年前,至圣孔子登山是没有索道的,也许连现如今的石梯栈道都没有,圣人和伟人们靠的是双脚吧?

    我征得妻子和女儿意见,决定全程靠双脚攀登。

    从红门至中天门可以坐车前往,中天门至南天门可乘缆车。大多数人选择自红门坐车至中天门,然后靠双脚到南天门及玉皇顶体验登攀的滋味。

    全程登攀,只是登山爱好者的选择。全程需5个小时,要攀700O多级台阶。

    此刻,天下起了雨,属于那种偶尔滴答。天阴丧着脸,却没影响我们的心情。披着雨衣,随着登山人群涌向红门。

    我们一家3张身份证上的脸向读卡机报了道。

    我暗暗下定决心:玉皇顶,我来啦!

    二

    泰山又称岱岳,乃天下至尊,山中之王之意。主峰玉皇顶海拨1545米,它虽不是五岳中海拔最高的,却以其“拔地通天”之势,雄峙东天,自秦始皇开始到清代,先后有13代帝王多次亲登泰山封禅或祭祀,另外有24代帝王派官员前往祭祀72次。泰山独负“五岳独尊”盛誉,千年不衰。

    早闻其山间多松柏,多云雾,多溪泉,多石刻……

    千百年来,多少文人墨客为泰山留下诗词经典,崖壁、飞石作证,林海、松涛唱晚,“五岳独尊”成为我心目中最想征服的雄伟之山。

    随着人群一路向上,我过滤着千古留给泰山的佳句经典,杜甫的《望岳》:“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每次读起诗的尾联,都令我勾起攀登泰山的愿望。

    我们选择攀登的路线,是传说中的登泰山经典路线,也正是历代皇帝来此封禅行走的路线。

    裹着雨衣,视野所在,个体如自织的蛹,相拥相聚相融如老家辽东山区百姓放养山间的蚕茧。天下人奔涌泰山,向往峰顶是为找寻那份向上的通达和力量。

    进山的路还算平坦,可渐渐步入山林之间,石阶栈道挂起路面,过了“峰回路转”,脚从松弛开始绷起神经,疲惫收获的汗水淹没了最初的欣喜。一路向往,“五岳独尊” 的心境开始与双腿较量,心在为腿敲起战鼓,而腿吃着力安慰带着脚。脚开始发起牢骚:“哼!心比天高,50开外的人啦,擎天捧日,不知量力?”

    我知道,泰山贵攀登,攀登在体验滋味,山涧的松涛、石刻、溪水、云雾,都是一路的风景和伙伴。

    攀登,景色只是陪伴,关键要有目标。此时,按照我事先下载在手机上山路线图,仅走了全程的七分之一。歇息片刻,从路边垃圾筒处接过下山一先生即将丢失的拐杖,我在想,我们的登山才刚刚起步!终点玉皇顶,必须分阶段定个短期目标,我们把即将到达的“斗母宫”作为眼前的目标。目标阶段明确,阶段突破达成高远。我忽然感到登山好比人生,需要树立理想和规划。

    “继续!”“前进!”不是号令,而是践行。

    我举着那根下山人要丢失的拐杖,每上一层台阶,拐杖便点在上两层台面上。我忽然发现,拐杖每一次点击,心头便受到一次激荡,双腿便获得了力量。拐杖是外在,双腿是本原,“攀登靠自我,外在起援助”,这也许是泰山之攀登格外坚信的所得。

    我攀登过华山,体验艰险外,北、东、南、西四峰,各个突破,需要长途承受寂寞和坚持。而前往张家界,一部高空电梯带入风景,登上便是天上看人间山与雾的景。而此行,只能凭双脚与毅力较量了。

    玉皇顶的景,在等着我们。壶天阁在脚下,而前方便是中天门。

    三

    中天门,人群挪动。有坐车刚进入的,有乘缆车上山的,有坐在路边休息的,有继续攀登者。我们选择后者,一家人没有歇息,而是融入继续攀登的人流艰难地向上挪动。我知道,虽然走过两小时,而真正的艰险还在前方!中天门,是泰山的中转站,从红门至此,感觉一片光明,只是阶段告捷,但没到终点,路还要攀,山还要登。半途而废,何谈独尊,何以擎山捧日?

    “天晴啦!”攀登人群一位古稀的老者举起了拐杖高喊起来。顺着拐杖望去,我发现云起了团,天露出了蓝。回首,熙攘的人流如我脚下挂了人帆。不知何时,登山的人群脱去雨衣,早晨裹着的一层雨布如自织蚕丝的蛹,这会儿纷纷褪了那层丝……

    我在高处的台阶向下俯瞰,攀登者都露出脑袋像点点黑色的逗号和隔点。转过身向上望,视野里是一条条腿的森林,脚的驿站。无论逗号、隔点,还是森林、驿站,人们登顶是想看一眼峰顶世界,还是要沾沾“五岳独尊”的霸气?

    望人松向我们招手,前方就是被称为“泰山大BOSS”的十八盘。十八盘是攀登泰山的咽喉所在,是历代皇帝来此封禅行走之路的眉眼,是民间百姓千百年来攀登的神话之地。其如悬挂在天庭前方的一片风帆, 层层叠叠,层次分明,直接高度约400米,全长800米,1600多级石阶,盘路立陡,望而生畏,而远瞧游人如挂在帆上的水手。不过,水手如织行如窝牛。千古会当凌绝顶,此刻就在我脚下,两条腿沉如千斤,手脚并用……

    “天晴啦!”我像那位老者也大喊了起来。

    望天空,天空的云朵仿佛被我的喊声所惊动或感动,纷纷向东西急速闪开,天空变了蓝。我突过“十八盘”,看到了南天门。

    磕磕绊绊,汗水打湿衣装,峰回路转,走过“升仙坊”,我们向“南天门”挪动挺进。

    登上南天门,心中大喜。

    心还在喜悦之中,似乎忘了泰山极顶是玉皇顶。此刻,我们已经走了五六千米的山路。为了登顶,我们开始挑战极限。

    南天门内,气象独特,仿佛置身人间天上,疲惫和攀爬十八盘的恐惧缓解了许多。突然,一览众山小了!我望着女儿与脚下的群山如一幅画,我立刻给女儿和妻子拍照。而我的双腿没有感觉,近5个小时的路程腿脚开始麻木。

    从南天门向右转,“天街”出现了,蓝天无云,而俯视却是白云缠绵,刚才南天门向下俯瞰,白云起朵,露出蓝色的空间。泰山之北为齐而之南属鲁。

    峰顶玉皇顶挂在天上,不到千米却在招呼着我们,路还在延续……

    四

    攀登!在临近玉皇顶时,我发现了一位4岁的小男孩子和他的母亲。一路,小男孩的母亲都是鼓励着儿子。

    “儿子真棒……”的话语时不时脱口而出。儿子在前面一步一阶,歪曲向上,两只脚如两个感叹号,叭叭轮换踏在台阶上,一路向上。我忽然感到,那两只小脚如雄鸡的脑袋,一仰一俯,如衔走路上的稻谷,从不落空,而“儿子真棒”的赞美随着那一仰一俯有力地发着音。

    偶尔,母亲也让儿子停下脚步,与其一起小坐歇息……当临近登泰置高点玉皇顶前,那位母亲却把儿子抱到台阶一侧坡崖处,鼓励儿子爬上。小男孩,手脚并用,咬着下嘴唇,额头滚着豆粒大的汗珠,大眼睛瞪着,没有停歇,在众人的掌声伴随中登上玉皇顶……

    “儿子真棒”的加油声变成众人鼓掌的呐喊……

    我想,此刻,也许会留在小男孩的心中,会影响他一生一世。也许,泰山会铭记这一刻。泰山以其海纳百川的胸怀,会对每一位尊重其、靠双脚踏实攀登亲近其的人祝福的。

    哦,攀登泰山,留下一同登顶那位小男孩的记忆,而感慨那位年轻的母亲,是其鼓励、坚强和一同携手榜样的力量。

    此刻,我的双腿开始抽筋……

    我和妻、女儿向泰山之顶“五岳独尊”的巨石挺进!

    孟母择宅,岳母刺字……我想到我80多岁的母亲,也许,是受她老人家的影响,我痛下决心,与妻子携女儿选择了全程靠双脚登顶!

    天庭出现啦!头顶蓝天无云,环顾四周,云海茫茫,空旷大气,我终于登顶!

    “五岳尊”的大石雕屹立在眼前,人们争先同石雕合影。我和妻、女儿赶紧拍照。我忽然发现“擎天捧日”的石崖紧贴着“五岳独尊”,而其东方、北方、南方便是天庭王国。脚踏玉皇顶,眼观四方,我忽然明白了为何中华民族历代多有皇帝来此登顶封禅?而至圣孔子和伟人毛泽东无非是中华民族优秀分子的杰出代表。聚集和团结并昭示天下,祝福中华民族国泰民安。

    我在“擎天捧日”石旁,忽然要向那古稀老者和那小男及所有攀登泰山的人发出邀请并呐喊:

    同胞们,攀登吧,人心齐,泰山移,擎天捧日可待,中国梦必实现!

    责任编辑?董晓奎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