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尊严/安勇
·小明之烦恼/李长福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苏小旗
·往事如风/申平
·土豆花开/红雪
·冷主任“索贿”/边庆祝
·黄龙玉/曲子清
·农家乐/芦芙荭
 
海燕诗会
 
·在干净的孤独中试探灵魂/潘红莉
·向亲人致敬/冯金彦
·我信这世界终将敞开/大解
·我喜欢温暖的词/王芳宇
·谁也不能掩盖老墙缝里的往事/陆兴志
·疏远的时光/潘永翔
·平静与沉实 优雅与朴素/李犁
·捧“草本的心”仰天俯地/冯雷
 
都市美文
 
·轨迹/小景
·不负春光不负卿/刘洁
·癔症/蜀虎
·日常生活与小人物的精神困境/韩传喜
·鲁院的秋色/蜀虎
·疾病的隐喻/韩模永
·子母扣/刘鹏艳
·植物志(七篇)/王妃
 
酒人老吕(外一篇)/李秀英
  海燕  2017-05-19 13:45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李秀英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每当下雪的时候,我总会想起白居易这首《问刘十九》。仰望那漫天飞舞的雪花,酒的香浓与炽热便在心底里弥散开来。

    寒冬腊月,飘雪的周日,听说家乡的酒人老吕年前最后一轮烧制发酵的大曲要出酒了,很想趁回乡之际亲眼见证一下他的古法酿造。于是,我在心里一边吟诵着这首小诗,一边坐上朋友的车,驶向二十里堡后半拉村老吕酒坊。

    白雪覆盖下的小山村,仿佛披上了银色的披肩,乡村的屋脊变得浑圆,草垛变成了巨大的刺猬。炊烟袅袅,旧宅深巷,简净宁和。对于一个在乡村长大的人来说,一驶进这熟悉的小巷,呼吸到干草垛的气息,浓浓的乡愁便袭上心头。雪色晶莹,空气清冽,小巷里偶尔传来几声犬吠。远远的,就闻到了一股馥郁的酒香。早就听说老吕酿造的酒远近闻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走在这深深的小巷里,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酒香不怕巷子深。

    酒人老吕,本名吕少龙,年逾五十,现经营着自己的酒坊——金州人和酒业。他年轻的时候曾做过金州酒厂的品酒员,因为禀赋聪慧,加上勤奋钻研,又考取了专职品酒师、调酒师。许多年前享誉国内外的“金州王牌”酒出品时,老吕就是品酒员之一,只不过,老吕当时还是小吕。在他师傅林长秀的带领下,当年的“金州曲酒”还夺得了国优。如今,老吕隐居在这方圆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小山村,潜心研究佳酿。因为他人品淳厚,酒质醇正,所以生意兴隆,顾客盈门。

    走进老吕酒坊,映入眼帘的是一缸一缸酿好的酒,上面用红布包裹封存,将店堂装扮得喜气洋洋。经光阴沉淀,满屋酒香四溢,闻之即醉。令人惊奇的是,老吕的酒,不是那种工业化时代的流水线产品,而是采用古法酿造专属的“私人定制”。老吕从不同的坛子里取出若干白酒,一提子出来,便携带出酒香。他教我们如何品酒,大家一边听着他讲解,一边热烈地看酒,闻酒,聊酒,顿时就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了。

    酒坊西侧是酿酒间,一口蒸锅里,正冒着热气。锅顶成倒立的漏斗状,透明的液体正顺着蒸馏罐下的一根导酒管细水长流般地淌了出来,年前最后一锅酒马上就要出酒了。地上放着一台粉碎机,粉碎好的高粱和筛选的康麸在旁边分类堆放。窗台上竖直立着形似砖块的大曲。好曲才能酿好酒,老吕酿酒的原料都是选用上乘的粮食和大曲。老吕说,传统酿酒,贵在诚信经营,不能因为市场需求而滥竽充数。因此,他一直如匠人那般精工细作,每道工序都不允许有半点瑕疵。酿酒间外侧的地窖里蓄满了正在发酵的高粱,蒲草封盖,草绳打结。经常看到秋天田野里高高挂在枝上一嘟噜一嘟噜的红高粱,若鸡冠花,更像炭火,想来,高粱经过蒸煮、发酵、压榨、冷却之后出的酒,一定是一腔凛然,一味阳亢,最有爷们风骨。

    接过老吕递过来的一盅酒,轻轻嗅闻,一股浓浓的酒香缓缓飘进鼻中。小嘬一口,当用舌尖细细品味时,瞬间仿佛吞了一团火焰,炽热的感觉一直蔓延到胃中,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只留香气溢满口中。这萦绕在齿间的酒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去供销社为父亲打酒时闻到的香味。那时的酒也不是什么好酒,都是散装的烧酒,但是甘醇浓厚。有时,母亲于灶前炒几道下酒菜,父亲烫上一壶酒,从日暮时分饮到夜色深沉,方肯停歇。酒桌上,无数次听父亲讲述古今故事,世间阴晴圆缺,皆入杯盏中。冬日里歇下一切农事,家禽在圈子里静养,院子里堆满了柴火。一家人围着炉火守着一窗纷飞的大雪,那种简静的幸福,多年后也不曾有过。

    又是一个新春佳节,又是亲情浓聚举杯团圆的时刻,那么,就带上一瓶“父爱如山”或“姓氏家宴”吧,相信那浓浓的酒香,一如流淌在血管里的乡愁,日日夜夜挥散不去。

    如梦蚂蚁岛

    凡是来过蚂蚁岛的人,都会觉得,蚂蚁岛,是一个让你一见倾心的小岛。它诗意宁静,如梦似幻,让你来了之后就不愿走,离开之后又不断回想。这里的每一片风景,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动你的柔肠,驱使你褪去城市的锦衣华服,卸下心灵的沉重枷锁,在蚂蚁岛宁静的风物里,做一个悠长的梦,安享一份远离车马喧嚣的休闲时光。

    盛夏时节,我跟随采风队伍登上了开往蚂蚁岛的游船,透过船窗望去, 大海像一块波动着的绿色绸缎,船行过处,就像是绸缎被剪开了一个大口子,船尾看过去像是被一道铁犁深翻过的白花花的沟壑,长长的行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字,劈波斩浪,让人有一种无穷无尽的力量在升腾。银白色的海鸥追逐着游船在海面上自由地翱翔,海水溅在脸上,发上,有点腥,有点咸。凭海临风,有一种心旷神怡、宠辱皆忘的淡泊之感。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海上行使,离蚂蚁岛越来越近了。远远看去,风光秀美的蚂蚁岛,像是镶嵌在渤海湾的一颗明珠,清幽而温婉;又像一位娴静的女子,淡妆素雅,安静地端坐在一望无垠的碧海之中。濛濛细雨中,整个小岛盈着朦胧的雾气,迷幻的雾,让人恍若游弋在仙境。

    都说夏天的蚂蚁岛美得跟梦似的,只有当你走近,穿过清凉的薄雾,才知道,这里的梦原来都披上了自然的彩衣。岛上的植被郁郁葱葱,如天然织就的一块厚重的绿毯披在小岛上。最引人瞩目的是婀娜多姿的彩叶林,鹅黄的叶,嫩绿的枝,就像一群天真浪漫的美少女,在海岛小憩,她们或笔直地伫立着,或舒展腰姿,相互斜靠着,仿佛在细说着沧海桑田,她们是海岛上一道靓丽的风景,一处耀眼的标识。白色的波斯菊、红色的凌霄花、粉色的合欢花或随风摇曳,或相互簇拥,或相互攀援,分不清是叶裹着花,还是花绕着叶,它们用一抹抹新绿和姹紫嫣红的娇艳,将小岛装扮得妖娆多姿。

    走在古朴的村落间,细细打量那些灰瓦白墙的民宅以及房前屋后的老槐树,那么安静平和,那么与世无争。三百年的小岛,谁也记不清有多少人在这里歇息过脚步。这些装扮一致的老宅,大都三间院落,木质房梁,老式门窗,虽经历春秋数载,却保存得完整无缺,这是蚂蚁岛原始而真实的影像。长天之下,它们像是被岁月遗落的一处古迹,吸引无数人想去敲开庭院的门,寻一段蚂蚁岛的经年往事。因为岛上缺少淡水,每个院内都有一眼接雨的天井,这些天井,散发着岁月的宁静和沉香,守着小岛一寸无涯的时光,静静地讲述着蚂蚁岛的前世今生。

    沿着逶迤跌宕的海岸线,进入小岛未被开发的地带,原始的自然景观尽收眼底。海水拍打着沙滩和礁石,撞击出哗哗的声响,绽开了一朵朵美丽、澎湃的浪花。走在银白色的沙滩上,细细的、软软的沙子一下子便没过了我的脚,就像是丝绸铺在了脚上一样,颇有一种身处云雾缥缈的太虚幻境的感觉。一路走一路看,沙滩上有各种各样、数不胜数的贝壳。有扇形的、有圆形的、有螺旋形的、还有锥形的,真是千姿百态、美不胜收。大大小小的砣礁,如鬼斧神工一般,怪石嶙峋奇礁罗列,形成了多个形态逼真的主题景点,如,狮王朝圣、一线滩、卧驼望月、神龟出海等等,走进这些景点,犹如走进了一座天然的奇石公园。

    印象最深的月亮湾,状如一轮弯月,温婉的弧度,环山抱海,形势天然,极富诗情画意。月亮湾里大多数情况下是风平浪静的,连海浪都是轻声呢喃。清澈的海水,沧桑的古岩,密密麻麻爬满礁石的螺蟹也是月亮湾不可缺失的一道风景。斑海豹、海参、赤甲红等多种海洋生物,在海底辛勤筑巢。它们遵循自然规律,奔忙于南北迁徙,却不忘在蚂蚁岛安家落户,世代繁衍。

    不得不承认,这座曾荣获“中国十大美丽海岛”提名的小岛,的确是一个非常适合度假的地方,太多的景致令人流连。我相信,每一位造访者,都会沉醉在这一片澄澈的深邃里,真切地感受自然的风韵、人生的大美。

    掬一捧清凉的海水,洗去心间最后一抹浮华,心灵在夏季翠绿的风光里生动,生命在清新的自然间宁静。这一面洁净的海水,真的可以筑梦,无论你是过客,还是贵人,都可以酝酿一段属于自己的梦,再将梦寄存于这风光旖旎的小岛上。

    当夕阳慵懒地沉入渤海湾,富有蚂蚁岛特色风情的夜晚就拉开了序幕。花灯初上,蚂蚁岛则是另一番别样的美丽。五颜六色的灯光,将蚂蚁岛装扮成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灯光下的海水,褪去了幽深的碧波,闪烁着璀璨的金光,流淌着多情的暖意。蚂蚁岛的夜很静,静得只能看到岛上的房屋落在海中的影子。在凉风习习的木廊中,我们尽情品尝着蚂蚁岛上的特产海鲜。最具蚂蚁岛特色的原生态海参和金刚赤甲红,肉质细嫩,味道鲜美,独特得自成一味,让人吃过之后而欲罢不能。在临海的室外茶厅中,还可以点上一壶茶,静静地吹着海风,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心在氤氲的水雾中淡定平和。

    夜宿蚂蚁岛,可以身心放松随心所欲地做梦,不必担心会被任何现实的物象惊醒。只静心感受窗前的海风,吹拂着心底淡淡的清凉。

    翌日清晨,一阵震耳的鞭炮声打破了海面的宁静,循着声音望去,原来恰逢海神娘娘庙会,赶忙跑去观看隆重的祭海仪式。站在叩拜的队伍中,我仰望那三座威严而神圣的海神像,仿佛有一种直冲云霄的高旷力量,用沉默的方式丈量着蚂蚁岛的悠久与厚重。再看殿堂外矗立的那座石碑,镌刻了蚂蚁岛一段隽永绵长、深远博大的历史。

    仿佛染过了蚂蚁岛的白云清风,再也不能抹去这段与海岛相逢的缘分。那么,在起风之前离去,携一段余温犹存的记忆装进行囊,写下一段梦幻般的海岛时光,那淡彩的海水,写意的村落,有一个片影,是自己。

    责任编辑 王都

 

上一篇:轨迹/小景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