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尊严/安勇
·小明之烦恼/李长福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苏小旗
·往事如风/申平
·土豆花开/红雪
·冷主任“索贿”/边庆祝
·黄龙玉/曲子清
·农家乐/芦芙荭
 
海燕诗会
 
·风吹/邹红红
·稻草人/宋晓杰
·重走玄奘之路/常华
·在举重若轻中渗入生命的真诚/宫白云
·在大海边上/梁潇霏
·叶延滨世纪新作选/叶延滨
·物事(节选)/卜寸丹
·我一直怀抱青石/吴少东
 
都市美文
 
·子母扣/刘鹏艳
·植物志(七篇)/王妃
·一个城区和一座美术馆/王本道
·行云大白山/王伟刚
·食材三记/隋英军
·柳条林记事/管丽香
·蓝色蒙古/萨若兰
·文学高峰行者的自信与优雅/陈巨昌
 
庙堂与江湖的降压药/吴艺
  海燕  2017-05-19 13:32 转播到腾讯微博
吴艺 

    早晨谣

    我知道窗外的黎明已驱散梦境的迷离

    冬去春来,鸟的叫声似乎有点陌生

    迁徙的家园不能长久留有气息

    陌生一如黑夜中奔跑的热血

    一杯牛奶宽恕蔗糖的入侵

    一片面包成为色拉的底色

    适度的假象唤醒惺忪的温情

    女儿的脚步声远远超过了我的脉搏

    上课的铃声如同燃气的火苗

    催人奋进;各种纷扰如同牙膏的泡沫

    来得密集,走得了无痕迹

    每一个早晨都是一个开端一种结束

    与初升的太阳,被遮住光芒的晨星比

    我在渺小谦卑的低语中路过今生

    病房里的大丽菊

    邻床95岁的老人,因心脏旧疾住进医院。

    他85岁的妻子,相伴左右,

    闲时哼几句越剧,并和他唠叨过去。

    他一生视花草如同女人。

    之后几天,一株大丽菊插入矿泉水瓶中。

    在病房的窗台上,这朵黄色的菊科草本,

    病历不忍写下诊断,

    医嘱:残缺是为了唤醒记忆;

    在药水如同硝烟一样纷飞的早上,

    阳光花瓣为逗留书写花语———

    哪怕就是一瞬,也要在内心泛起涟漪。

    她在花坛内掐下这朵大丽菊后,

    不停地向他求证:好看哇……

    如同当初两人的相遇——

    喜欢一株年轻的大丽菊,

    因为有一天,它会老去。

    菊

    城市的君子隐于花鸟市场内

    与尘世,与凡心,与稻粱

    决裂。让迟到的大雪羞愧

    王孙,那只是一段脆弱的尘缘

    在哪里相遇?蓬草之间的流落

    喝过桂花酒后,就该轮到饮菊花酒了

    结籽的,那株叫南山的茱萸

    一路陪侍的身份高贵起来

    南山不是御史台,不落血雨不刮腥风

    南山也不是国子监,没有牢骚、不遇

    南山更不是中国好声音

    《南山南》只唱出了喧嚣

    南山是庙堂与江湖的降压药

    更是老家10年前——

    每年十月都要举办的菊花展;在赭山公园

    孤身一人寻找菊花丛中的姑娘

    柿子熟了

    竹林、狼尾草、灌木有些虚弱

    深秋干燥的山坳,《黄帝内经》诊断为

    “消渴症”。这与思乡毫无关系的富贵病

    就如思乡的夜晚需要常年服药,但不能治愈

    缺少水分的中国故事,红颜当是主角

    柿子树,是深秋回家的火把

    亲人则是异乡孤寂时想念的果实

    让思乡果腹,却依旧空如乡野

    成熟意味着晾晒病痛

    满颜欢笑,内心如同决堤的河流

    一年一次,寻一帖悬挂枝头的药方

    炊烟作为药引,乡音文火慢煎

    却让一次次的相聚中毒,离别上瘾

    衣裳街

    在喧闹的石板路上,已听不到

    木质轮毂碾压的吆喝声

    就像一枚多年前扔进河里的石子

    河埠头捣衣的妇女,最早走进生活

    她们的脸庞、发髻、身段,她们的愁容

    在记忆中若隐若现,直至虚无

    白墙黑瓦是一段走失的方言

    乡音变成无主的遗产,你的白发和

    这段历史无关。新筑的老宅

    燕子与红木座钟不知化为哪粒尘埃

    老人在钟表铺里静默中为前朝打磨掉锈迹

    木质花窗背后,那扇虚掩的空寂

    一如官场的乌纱袍服,穿上它就是旅人

    把满腔的家仇国恨,男欢女爱

    埋葬在落叶翻飞的路过之地

    如今临河变异的宫灯,照不亮前朝的那些事

    落在水底……

    早知繁华易碎,心颤的歌弦

    枕着霅溪的一生,流走这座小城的脓血

    新生的柳枝,夜行的人

    是否能看见自己的影子

    大海

    我仿佛进入故乡。

    蔚蓝色的少年在狂奔,

    飞翔的麦浪是琴键上的良辰美景;

    眼神绘就海鸥盘旋的路径。

    任性的海轮,为翡冷翠般的记忆招魂。

    我想起父亲的肩膀,

    在高过头顶的地方看到更远的家园。

    那是我的岛屿,草木葳蕤就像肌肤更迭的毛发。

    这也是我的迷途。叶子飘落水中后,

    它的岸边可能是不能到达的辽阔。

    我的陌生如同在母腹中呱呱坠地,

    海平面构成灯塔的白昼与夜晚。

    我会畏惧星空的假象。尘埃之下,

    那是佛坐坛讲经,浪花像莲花一样开着……

    对于很多人,这是沉睡不醒的夜晚,

    涛声拍岸,在雄狮的嘶吼中孤寂贯穿始终。

    望梅

    山谷中。三月的雪线从不到山顶处

    下降到山脚。这些只有寒冷中

    凝结的弧度,让我们在温暖中相拥

    它的体香,是阳光酿造的米酒

    喝上一口就会终生上瘾

    那些腰肢纤细的野蜜蜂

    扇动翅膀,飞行的姿势踉踉跄跄

    每双干净的眼睛都有前世

    因为我们至纯的修行,重逢此处

    在我们被雪淹没之前

    心中早就开满了千树万树的梅花

    玻璃器皿

    它有形。内心却透明无比

    液体的胸怀,柔软是一种态度

    如果每天都能老去一点

    它看着,只是静默中什么都明了

    所留之痕,就像书页漫不经心的指印

    生活本应该有态度,哪怕粉身碎骨

    也会锋利且透明无比

    虚妄的历史,那些人,那些事

    难再装进它的胸怀

    立冬

    风卷起成片飘落的梧桐叶

    与地面摩擦发出窸窣的哭声

    此时的吉山中路如一部黑白电影

    除了侵略的雾霾,零星走过的路人

    像与自己的灵魂走散

    几天寒雨。抬眼穿过稀疏的枝柯

    那些枯黄的树叶是被淋湿的流浪猫

    已无心声嘶力竭亦无心获取怜悯

    灰暗的天空装满冰块

    随时等着北风再次剪开

    临街烤番薯的生意好了起来

    那些单薄的年轻男女

    拿着刚出炉的番薯先把手捂热

    好像温暖比寒冷更容易获得

    寒山寺

    我听着外面的雨声,这些来自天宇的

    钟声,是所有虔诚者迷路时的莲花

    那座姑苏的小城,她的橹声已皱纹满天

    我们不谈家国,只讲儿女私情时

    那么久远,那一声声的钟声

    敲碎的是功名,或是流徙途中死去的理由

    那么强大的对手,难敌姑苏妩媚一笑

    不可一世的英雄还能怎样

    一次偶然,是千年的缘

    连枫叶都染霜了。天宇坠落孤冷

    因为一次茫然夜泊

    让多少人心碎,那钟声隐约暗示

    各安天命。在坠落的途中

    你心里开满相依为命的莲花

 

上一篇:风吹/邹红红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