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尊严/安勇
·小明之烦恼/李长福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苏小旗
·往事如风/申平
·土豆花开/红雪
·冷主任“索贿”/边庆祝
·黄龙玉/曲子清
·农家乐/芦芙荭
 
海燕诗会
 
·重走玄奘之路/常华
·在举重若轻中渗入生命的真诚/宫白云
·在大海边上/梁潇霏
·叶延滨世纪新作选/叶延滨
·物事(节选)/卜寸丹
·我一直怀抱青石/吴少东
·太阳穴(外四首)/高寒
·树下(外三首)/玲贝贝
 
都市美文
 
·子母扣/刘鹏艳
·植物志(七篇)/王妃
·一个城区和一座美术馆/王本道
·行云大白山/王伟刚
·食材三记/隋英军
·柳条林记事/管丽香
·蓝色蒙古/萨若兰
·文学高峰行者的自信与优雅/陈巨昌
 
稻草人/宋晓杰
  海燕  2017-05-19 13:31 转播到腾讯微博
宋晓杰 

    1

    试着,排兵布阵;试着,记住那些金黄的细部、黄金的闪烁之处。

    ——诗人说:“生命并不短暂,短暂的是人。”

    2

    遮阳帽。小花褂。倾斜着身体,急于长大。

    手握小彩旗,呼啦啦,呼啦啦,麻雀、老家贼,全都被你吓跑了。

    ——如果愿意,你就顺着自己的意思活;如果愿意,你就变着花样儿笑。你就是童年和童话的粮仓。

    编织与创意,历来是春天的缔造:清亮的露水挂在唇边,你睁开瞌睡的眼,清风扑面,蜜蜂旋舞,花枝乱颤……在干草收割之前,你不停地歌唱九月、明亮和停顿的时间。

    3

    古老的机杼没断,打草机停在檐下,会把你打扮成什么样子?那些线、横梁、踏板,太熟悉不过了。是谁令光阴漫漶,一把把星辰推到天边?

    当我翻过山冈、涉过梦的泥淖,苦难中止,天使在晾晒翅膀,蕨类在编瞎话,而我在慢慢变轻……

    身影消逝,单调的声息、奶奶的咳嗽、模糊的面容……都在原地旋转。

    风箱得了哮喘,但是,一家人的夜晚因为你而烟火旺盛,晨昏升起明净而温良的火焰。

    4

    我们都是稻草人!我们都是稻草人!

    地震了!砖瓦因而可疑、危险。唯稻草暂可栖身,唯稻草性格绵软。

    乡下的奶奶家不是避难所,而是童话乐园:黑夜里无须点灯,无须烛照,手电恰好是神秘的灯塔——稻草人的卫兵,就睡在我们的身边;我们睡在奶奶家的菜园。

    “地震了!”奶奶是发号施令的指挥官,我们每天的功课就是等待命令——也许正在吃饭,也许正在玩耍——人命关天,奶奶爱我们,训练决不手软。

    那一次,我刚刚跑出稻草窝棚的“洞口”,却恍然记起我的伙伴——因为笨重的棉衣,因为惊慌失措,七岁的我跌倒在“逃生”的前线!两个姑姑连拉带拽,我艰难地爬出洞口,怀里紧紧抱着你——我的稻草人……哦,寒冷有牙齿啊,它一小口一小口地咬我的鼻子、脸蛋,但我有你的温暖,足以抵御清贫和严寒。

    5

    我要给你一个心脏,一颗透明的水晶。没有血,没有疼,永远明亮而喜悦。

    我要给你绿野、仙踪、夙愿;给你晴朗的笑容、美丽的旅途、至爱的旅伴。

    我还要给你:绵延不绝的田野、宽舒的怀抱、无尽的蔚蓝和夏天……

    6

    海子说:丰收后荒凉的大地,黑夜从你内部上升。

    田野空了出来,让位给即将君临的雪和清霜。你说没关系,轮回就是再见。

    我失神地坐在坝埝上,绿浪翻滚,我却在独自疗伤。直至黄昏温柔,远处的村舍传来匀称的犬吠,一个孩子甜甜地呼喊妈妈……奶声奶气的声息在稻海之上,荡着秋千。

    7

    草民!——当心空澄澈,土地踏实,即使我们共用一个名字,也是好的。

    多年前,我买了一把韭菜,用稻草捆扎着。于是,我写了一首诗:《稻草》,没有“人”。但你试着找找看,你、我、他,都在其中。

    ……显然,这一次无非是额外的器重

    你被重新派上用场,延缓时日

    籽实是紧的,需要文火层层打开——

    就像打开花朵,打开香气和养分

    而灶膛里,跳跃的火焰

    无穷地涌动,模拟你喜乐的心

    ……清晨,当我在明净的厨房,矮下身子

    解开你的发辫,蓦然惊诧——

    我不想作七步诗,不想说出那个许多人熟知的隐喻

    我们面面相觑,仿佛两个

    尘烟满面的姐妹,涉过千山万水

    星夜兼程,彼此默认

    8

    只有你,听到雪落的声音;只有你,独自迎向灵光消逝的世界。

    “在你这生命的草铺,正卧着我一身身朽骨……”死亡庞大,如深不可测的深潭、隧道、黑洞。

    而温暖在你之后缓缓升腾:最小的雪粒,知道;最弱的花朵,知道;病榻上不停打着冷颤的娇儿,也知道……

    你用身躯,敷设浮桥——度众生,也度自己。

    9

    这一回,我要平静地讲述,平静地,往回走——

    爷爷手编的柳条篮子,奶奶打开装满紫樱桃的饭盒,墙壁上的军用挎包和咝咝啦啦的收音机,树上的水蜜桃,老井,古窑,奔跑的呼唤,村东头的界河,窗外大槐树绿影婆娑,檐下的燕子又筑了新巢……

    每一处都有光阴细微的划痕,每一件都是我的救命稻草——即使用减法,也无法删掉的生命密码,一丝丝,一缕缕,幸福的缨络,精神的沉疴。

    我高烧,谵语,全然不知病入膏肓。

    10

    头插一根稻草,沿街游走——我要把自己沽掉,像酒,慢慢地品,慢慢地酌……生命的酒杯,如轮转的大地,空空如也……

    长河落日,是谁涨红了脸,急于分辩。

    而大象的足音持重,浩荡的长风,不疾不缓地,吹向地球的另一端。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