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下辈子咱再也不姓马了/苏小旗
·往事如风/申平
·土豆花开/红雪
·冷主任“索贿”/边庆祝
·黄龙玉/曲子清
·农家乐/芦芙荭
·立夏/陈毓
·霍林河畔/翟妍
 
海燕诗会
 
·重走玄奘之路/常华
·在举重若轻中渗入生命的真诚/宫白云
·在大海边上/梁潇霏
·叶延滨世纪新作选/叶延滨
·物事(节选)/卜寸丹
·我一直怀抱青石/吴少东
·太阳穴(外四首)/高寒
·树下(外三首)/玲贝贝
 
都市美文
 
·子母扣/刘鹏艳
·植物志(七篇)/王妃
·一个城区和一座美术馆/王本道
·行云大白山/王伟刚
·食材三记/隋英军
·柳条林记事/管丽香
·蓝色蒙古/萨若兰
·文学高峰行者的自信与优雅/陈巨昌
 
小明之烦恼/李长福
  海燕  2017-05-19 13:17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李长福 

    窗外阳光明媚,秋日的午后太阳格外热辣。小明坐在阳台上,俯瞰车水马龙的街道,汽车像缩小的玩具车,五颜六色,穿行在楼宇之间。往日小明会如数家珍,点击着驶过的汽车:桑塔纳、宝来、奥迪、本田、凯越、奔驰、宝马、劳斯莱斯,还有动力强劲的悍马……总之小明经常在同学们眼前炫耀各种轿车。

    今天,小明一点没有心情欣赏这些眼花缭乱的汽车,郁闷笼罩小明的心。如果是为了一道题,或一个不解的自然现象,小明一定会求助参考书,或《十万个为什么》寻找答案,再不然也会去找做教师的妈妈求助。

    小明一点提不起精气神,也不想找任何人。坐在二十七层阳台,似乎离天很近,小明想如果有一朵白云飘过多好,他就可以坐上白云去找妈妈,把自己的烦恼一股脑倒出来,可惜,秋日的午后天格外高、格外蓝,一丝云彩没有,小明的心却压着厚厚的一层阴云,无法散去。

    暑假开学前,小明听到妈妈跟爸爸发生了一次争吵,在小明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们这样激烈的吵架。在小明眼里妈妈是最有修养、最漂亮的妈妈,总是那么和蔼可亲,作为一个小学教师,她对学生比对自己还好,从来都是那么耐心宽容。那天因为妈妈决定去偏远山区小学支教,就听爸爸说:“你这是瞎积极,自私,不顾家!回去找校长说家里老人身体不好,需要照顾。”妈妈严辞反驳:“这怎么叫瞎积极?总要有人去支教,我们年富力强多做一些有什么不好?父母身体都还好,凭什么要撒谎?做人要讲诚信,要有爱心。”爸爸摔门走了。过了几天妈妈支教去了。

    一晃快两个月过去了,由于支教的小学很偏僻,无法接听手机电话,小明也不想打扰妈妈的工作。妈妈走后,小明突然像长大了很多,让聪明懂事的他变得更加自立和关心他人,在同学中也很有人缘。小明在班级是学习委员,还是副班长,而暑假开学进入四年级后换了班主任,新班主任说要改选班干部,小明发现有同学悄悄往老师家跑,周末还去补习功课,小明回家跟爸爸汇报后,周日爸爸要带小明去老师家送礼,小明死活不去,小明说:“妈妈说了,不能给老师送礼,那是不正当的行为,妈妈从来不收学生的礼物。”为此爸爸两天没理小明,结果让小明郁闷的是真的落选了,不再是班级干部了。

    爸爸是一个大公司部门经理,标准的白领,出门总是穿戴整整齐齐,有时候早晨为了系好领带能打五六遍。见人总是满面笑容,在小明眼里爸爸很有教养,聪明智慧,富有正义。在爸爸微信上,看到的都是慷慨激扬的原创正能量言论和传递着国学励志的文字,让他特别佩服,在同学面前也很自豪。

    可是这一个多月,让小明突然感到一些别扭,一份陌生。妈妈走后,小明经常一个人在家,爸爸应酬多,有时半夜回来,喝得酒气熏熏,面目狼狈,有时身上还会散发一股说不出的怪异幽香。更让小明不解的是,爸爸在微信冠冕堂皇:百善孝为先,为人不孝,不如狗彘。可是好几个周末小明要爸爸一起去看奶奶,他都说有事。平常都是妈妈带小明去,小明想爸爸一定是忙于工作,也没在意,现在妈妈不在家,总不至于忙得一点时间没有吧?奶奶身体不是太好,都是姑姑照顾,这些日子姑姑还会来看小明,而爸爸却依然我行我素。

    小明脑海又回到今天中午的一幕。中午爸爸带小明参加一个聚会,七八个人,小明只认识两个人,一个是经常帮爸爸修理车的王大大,一个特别嘴甜的爸爸公司的田阿姨。小明很喜欢王大大,有事就会给他打电话,前两天爸爸晚上又不回来了,小明打电话,王大大给小明送来好吃的,王大大总是那么憨厚慈祥,有求必应。而席间,爸爸却对一个尖嘴猴腮,短眉吊眼的人大献殷勤,一会儿夹菜,一会儿敬酒,黄总长黄总短,还特意把小明叫到身边,让小明喊:黄总叔叔。小明一百个不情愿。

    这个黄总左手戴着一块金色的手表,右手戴着两串闪着幽幽油光的木球,桌子上摆着一个拴着个金佛像的车钥匙。爸爸拿过车钥匙问小明你知道这是什么车吗?这时黄总对小明说:“让你猜五遍,猜对,叔叔把这串沉香木佛珠给你,这可值十多万。”小明本来对汽车有很强烈的好奇心,每天路上见到的车总会想办法记住名字,这大概是男孩的一种天性吧,但小明并不稀罕这佛珠,更不喜欢这个人。

    可是对车的好奇还是让他有些心动,于是小明把钥匙拿到手上反正看了看:凯迪拉克、雷克萨斯……黄总摇着头一脸狡猾讪笑,一桌人陪着笑脸,而爸爸还附和着黄总,一脸献媚。小明满脸憋得通红,眼看着猜不出来,可怜巴巴望着面无表情的王大大。

    这时王大大瓮声瓮气地说:“黄总你也忒不像话了,拿个逼卡宴车难为孩子,就你土豪呗。”

    小明看到黄总小脸一下黄了,拎包就要走,整个桌子都无语了。爸爸陪着笑脸:“黄总别在意,老王不会说话,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一顿劝,这才消停。话不投机饭吃得也不愉快,恰恰这时,一股臭气从爸爸和黄总之间传出来,小明忍不住说:谁放屁了?爸爸照着小明就是一巴掌:“胡说八道,哪有放屁的。”指着饭桌:“这不是刚上的榴莲酥的味吗?闻着臭,吃着香。”

    小明一下无语了,过去拉着王大大就先回家了。

    望着窗外城市的街道,林立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嘈杂,这个周日小明的烦恼像一道解不开的方程式困扰着他年少的心……

    责任编辑 王都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