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土豆花开/红雪
·冷主任“索贿”/边庆祝
·黄龙玉/曲子清
·农家乐/芦芙荭
·立夏/陈毓
·霍林河畔/翟妍
·除夕夜话/武汛
·蹭车/孙广森
 
海燕诗会
 
·重走玄奘之路/常华
·在举重若轻中渗入生命的真诚/宫白云
·在大海边上/梁潇霏
·叶延滨世纪新作选/叶延滨
·物事(节选)/卜寸丹
·我一直怀抱青石/吴少东
·太阳穴(外四首)/高寒
·树下(外三首)/玲贝贝
 
都市美文
 
·子母扣/刘鹏艳
·植物志(七篇)/王妃
·一个城区和一座美术馆/王本道
·行云大白山/王伟刚
·食材三记/隋英军
·柳条林记事/管丽香
·蓝色蒙古/萨若兰
·文学高峰行者的自信与优雅/陈巨昌
 
往事如风/申平
  海燕  2017-05-19 13:15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申平 

    一

    一口大黑锅,咣当那么一扣,李玉山就成了将军的救命恩人。

    等搜查的兵走了,李玉山把他放出来,将军千恩万谢。他掏出一个小本本,记下了李玉山的姓名地址,又撕下一页纸,刷刷地写下自己的姓名和部队番号,然后交给李玉山。他说:等到全国解放了,我会来找你,感谢你。假如我牺牲了,你就拿着这张条子去找政府。

    将军说完就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消息。

    李玉山等了一天又一天,盼了一年又一年,幻想着有一天将军开着小汽车来看他。他拉住将军的手说:我救你不图什么,只要你记得我,能来看看我,我就知足了。

    但是李玉山这一点可怜的心愿却一直没有实现。

    开始,每当在广播里、报纸上听到看到将军的名字,他都会两眼发亮,好像将军就是他的家人。到了后来,他的眼睛里就有了失望和怨恨。再后来,他就口出怨言了。有天喝醉了酒,他竟然点着将军的名字,当众破口大骂。这事一下子闹大了,有人前来追查,幸亏大队支书赵四虎千方百计替他遮掩过去了,从此李玉山变得沉默不语。

    也曾经有人给李玉山出主意,让他给将军写封信或者直接去北京找他,但是李玉山不识字,也没那个胆子,再有赵四虎也不支持,事情就一年年地拖下来了。

    李玉山后来得了重病,他临死的时候,把那张条子交给了他的恩人赵四虎,托他有机会去替他要个说法。他还说:我到那边如果能遇见这个没良心的,我要问他为啥说话不算话!

    二

    其实,将军一直都在寻找李玉山。

    第一次,是1950年。将军特意来到了李玉山所在的县。县领导对他远接近迎。当将军提出要去李玉山所在的村子时,他们一起劝他不要去了。说那里山高路险,汽车开不进去。又说我们通知他来见你,不就行了吗!

    摇把子电话打到乡,又派通讯员赶到李玉山所在的村。村干部一听很激动,说马上就去通知李玉山,让他马上进县城。将军在招待所里等了一天,听说他的恩人来了,他亲自出迎。

    一看眼前这人,他不由愣住了。这哪里是李玉山呀!

    事情刚过去几年,将军分明记得李玉山是个矮个子,但是眼前这人却高大威猛。他就问:你是李玉山?我写给你的字条呢?来人也是一愣:啊,啊,首长,我落家里啦!将军就说:你们村有几个李玉山?你肯定不是我要找的那个李玉山。

    一番交谈之后,将军让那人走了。他也因为有紧急公务回北京了。

    后来,将军又让秘书写信、打电话继续寻找恩人,但是信件石沉大海,电话也打不通。

    将军不甘心,又写信给县政府,要求他们一定替他找到李玉山。县里也派人去了,但是回复的结果却是:查无此人。

    将军年龄越大,往事就越是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他一直想要亲自去趟山里寻找恩人。但是官身不得自由,每次要去都被一些事情拖住。后来,将军就老了,出不了北京城了。

    将军在弥留之际,把此事作为未了心愿对儿女们做了交代,希望他们能想办法去找到他的恩人,告慰于他的灵前。但是他的儿女们都很忙,转头就把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

    三

    老支书赵四虎本来还挺硬朗,可是他摔了一跤,突然就不行了。他把儿子叫到身边,流着眼泪说:儿啊,你爹这辈子就做了一件亏心事,真的没脸对人说啊!

    原来,当年到县里去冒充李玉山的,就是赵四虎。那时他是民兵队长,接到通知时脑瓜一热,就连夜赶到县城去见将军。他当时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想认识将军,跟将军去当兵。

    后来,赵四虎一直当支书,他开始用一个个谎言和行动,阻挡将军找到真正的李玉山。

    赵四虎的心中,也充满矛盾和自责,这也促使他努力给群众办好事,特别是对李玉山一家,他更是关爱有加。当李玉山感激他、称他是恩人的时候,他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现在,他拿出了两封当年他扣押的北京来信和李玉山的那张条子,他对儿子说:儿啊,你把这些交给组织吧,替我向党检讨。李玉山虽然死了,但政府会给他的后代一个说法的。

    赵四虎的儿子表面答应了,随后却把信和条子烧了。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爹也有污点。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场风,刮过去了,就谁也不知道了。

    责任编辑?孙俊志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