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农家乐/芦芙荭
·立夏/陈毓
·霍林河畔/翟妍
·除夕夜话/武汛
·蹭车/孙广森
·拔节/韩光
·于老憨/王爽
·荷塘月色/翟桂平
 
海燕诗会
 
·重走玄奘之路/常华
·在举重若轻中渗入生命的真诚/宫白云
·在大海边上/梁潇霏
·叶延滨世纪新作选/叶延滨
·物事(节选)/卜寸丹
·我一直怀抱青石/吴少东
·太阳穴(外四首)/高寒
·树下(外三首)/玲贝贝
 
都市美文
 
·子母扣/刘鹏艳
·植物志(七篇)/王妃
·一个城区和一座美术馆/王本道
·行云大白山/王伟刚
·食材三记/隋英军
·柳条林记事/管丽香
·蓝色蒙古/萨若兰
·文学高峰行者的自信与优雅/陈巨昌
 
黄龙玉/曲子清
  海燕  2017-05-19 13:12 转播到腾讯微博
曲子清 

    一 蒋老阚的心病

    前街蒋老阚新近添了一块心病。蒋老阚上大学的儿子蒋南科考公务员,笔试入了围。这本来是件喜事,可蒋老阚却做下一块心病。

    孩子考公务员就如同古代的科举,考上了,那是金榜题名,这对于世代务农的蒋老阚一家来说,那是多荣耀的事啊。可孩子笔试入围,但面试得靠人运作啊,农家孩子和那些为官做宰、有钱有势的人去PK,准得被拿下来啊。蒋南科本身就读的是一个二批本科,不是名校,这胎里条件就一般,更没有抢眼的地方,像什么突出的才艺什么的,也没有。随着面试临近,村里都沸腾了,这小道消息一个跟着一个。有的说录用人员早就内定了,有的说某某岗位定向招生的某某等等,这些消息就像一个个冒着浓烟的爆竹,在蒋老阚耳边一个个炸响,轰得蒋老阚连北都找不到了。

    蒋南科看家里乱得不行,就说到县城参加面试培训班,借此离开家,躲了清净,把一股脑的乱,留给了蒋老阚。

    这次机会要错过了,下次还不见得能不能入围,这回可是好不容易才入围的,如果再泡汤了,这可咋办?蒋老阚把近几代的亲戚朋友,八竿子打得到的,打不到的,能想到的人统统搬出来过一遍筛子,没有用,都派不上用场啊。眼看面试日子临近啦,把个蒋老阚愁得,吃不下饭,腮帮子都肿得老高。

    老伴蔡氏看蒋老阚着急,也跟着干着急。她一个妇道人家,平日里以孩子和丈夫为天,更没个计较的。老两口年过四十才有蒋南科这一个宝贝,那可是心头肉儿啊,整日价娇生惯养的,那蒋南科虽出身农家,却也是细皮白肉,两手不沾泥的大学生一枚啊。这样的宝贝儿子怎能让他出去打工受屈呢?万般无奈,蔡氏决定到镇上娘娘庙去找胡老太太求一求,看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老阚一听就火了,骂道,败家老娘们净添乱,求那有个毬用?

    蔡氏慢条斯理地说,没用,解解心疑也好。

    蒋老阚没再吱声,除此之外,他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二 娘娘庙问卜

    吃过午饭,蔡氏提着篮子奔娘娘庙来了。这娘娘庙存在三百多年了,是观音菩萨的道场,因为当地百姓所求甚多,有的诉求不归观音菩萨管,当地人变通一下,把这里统称娘娘庙。娘娘庙始建于清康熙年间,断断续续经过重修翻建,已经不复当初规模。只有窄窄两层院落,庙里主位供奉着送子娘娘、眼光娘娘,据当地人说,这两位娘娘就是观音菩萨在凡间的化身。

    蔡氏恭恭敬敬走进来,摆上贡品,点着香火,对着娘娘神像说出求孩子考公务员的烦心事。旁边居士兼住持胡老太太建议蔡氏到偏殿,求个签吧。蔡氏赶紧磕了头,退出来,去偏殿求签。

    蔡氏虔诚祷告,摇晃签筒,一直竹签应声落地。蔡氏捡起来,心里一凉,仅仅是个中签。蔡氏不敢耽搁,赶紧进正殿请示,胡老太太接过签一看,是个中签,上书“木为一虎在当门,须是有威不害人;分明说是无妨事,忧恼迟疑恐惧心。”当即解释说,本签为木虎虚惊之相。凡百事宜守,方吉安。即是木虎自不必畏惧,但己身如同入大江心,岌岌可危。换言之,炉头点雪耳边过风可宜作福,此签前凶後吉也。蔡氏听得稀里糊涂的,再次把求救的眼光看向胡老太。胡老太黑黢黢脸上没有表情,五官和皱纹局促在一起,像个干瘪的核桃,没牙的嘴唇凹陷,闭不严实,像个黑洞洞的枪口。胡老太忽然睁眼,发出桀桀怪笑,“你家就有宝,可保他成事,何必求菩萨?”言毕,再不发一言。

    回来路上,下点小雪,路很滑,蔡氏却走得虎虎生风。怀里揣着胡老太太解签真言,就捧着了希望。这胡老太太话虽没全听懂,但她怎知蒋家有宝呢,不怪说人家是神仙呢。这些天,蔡氏首次觉着儿子的事有希望。这样一想,更觉得胸口发热,像抱一轮红彤彤刚升起的太阳。

    三 黄龙玉真相

    胡老太太说对了,蒋老阚家真有宝。大家说蒋老阚穷成这样,哪来的宝呢,这宝来得奇异,也可以叫机缘巧合。

    说那1960年冬天,旧历庚子年,乃大饥之年,民不聊生,饿殍遍地。蒋老阚那时还不叫蒋老阚,叫做蒋学阚,当地人把“学”读成“小”,称“蒋小阚”,以后随年龄增长,人们觉得不能叫“小阚”啦,就都叫蒋老阚了。蒋学阚当时还是响叮当的棒小伙子,可棒小伙子苦干一年,也挡不住天灾呀,家早已断了顿,靠着米糠裹着白菜度日,一家人饿得眼冒金星。

    那日,蒋老阚出门捡柴,刚一出门,见一个人栽倒在地,浑身都冰凉了,蒋老阚以为冻死了,摸摸胸口微微有点余温。都是可怜人啊,蒋老阚感叹一声,回身招呼蔡氏把他背进屋里。扒下他裹身衣裤,放置热炕头。好半天,这人长悠悠吐出一口气来。瘦的皮包着骨,两眼无神,一看就是饿得只剩一口气了。蒋老阚嘱咐蔡氏掏出炕席地下最后一把米。熬成稀粥,给这人灌了下去。

    等这人恢复了一些力气,眉眼看清楚了,是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人。这人只说姓张,叫张元兴,在北边农场干活,快过年了,想回家,结果饿昏在半路。问他家住哪里,他只是流眼泪,闭目不答。蒋老阚知道他没全说实话,那年月知道的越少越好。张元兴身体恢复些,急着要走,蒋老阚不忍心看他就这样上路再冻饿而死,咋地也是一条命啊,于是,咬咬牙,把仅有的几个菜糠饼子,和一件老棉袄拿给他。

    临行时,张元兴掏出一坨黄泥一样的东西,掂在手里,爱惜万分地说,弟弟、弟妹,这是一块黄龙玉,我家祖上传下来的。据说上古时期麒麟身上鳞片,能通灵,你们千万要守护好,这是我家传家宝,今天拿出来送你们,以报你全家救命之恩。

    蒋老阚见只是一块普通的黄泥,没相信他会是什么宝,就回说,张大哥,既是你家的传家宝,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蒋老弟,你不要瞧不起这玉,这灵异之物不是凡人识得的。我出身考古世家,这黄龙玉是上古传下来的,必有灵异。刚刚我要离开时,这玉在我怀里震动有声,日后,你家必出有缘人。谁出生时这玉现出霞光,这人必大富大贵。

    蒋老阚一个激劲把仅有的一点吃的给了姓张的,换回一块黄泥,他也没信这个黄龙玉的传说,就随便放置在柜子里。

    四 公务员面试

    第二天,农场开大会,说跑了反革命,问有没有看到过的。蒋老阚没把心吓掉了,哎呀,那个细眉细眼的文弱人居然是个反革命,据说出身反革命世家,他父亲是进出过中南海的大人物。蒋老阚只顾害怕了,什么也没敢说。

    开会回来,家里一口吃的也没有,总得出去借点米糠,可哪一家有吃的呢?蒋老阚提着空口袋,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合适的人家求借,这年头,谁还会有余粮?不知不觉转到山上。饥饿和寒冷几乎把他击倒,他真想就这样睡过去,就直接奔了天堂。

    想必天堂也人满为患,到处是饥民吧。靠在树上,为自己的不切实际苦笑啦。到了天堂哪还用吃东西啊,想到这用力拍拍这棵树。这一拍,惊动树上一对松鼠,惊慌逃窜。哎呀,蒋老阚头脑灵光一闪,想起来了,都说松鼠惯于储藏过冬的粮食。想到这,蒋老阚立即充满了力量。他振作精神,努力地向树上爬去。爬上一看,嗬,货还还真不少,有粮食、有干果,足足有小半口袋。蒋老阚高兴得腿都哆嗦,救命的松鼠啊!他没有都取走,好歹给松鼠留了一些。

    回去路上,蒋老阚心里默念,松鼠,你救了我一家的命啊!等丰年,我一定回报你。那年,一家人靠着这个松鼠洞才活过那个冬天。

    如今老胡太太提到这宝,蒋老阚和蔡氏来了精神,两个人翻箱倒柜一顿好找,总算找到那黄泥。左看右看还是一块黄泥。这黄泥看来有哪儿不同呢?蔡氏对蒋老阚说,“咱一直无子,等到四十多岁之后,才有了南科。那张元兴咋说的,说咱家必出有缘之人,或许就是南科呢。我记得南科出生时,我确实见到一道光亮,然后就昏过去了,可能就是着黄龙玉霞光。”

    “真的吗,你咋没早说?”蒋老阚瞪大眼睛。

    “我当时昏迷,眼前一亮还以为是眼冒金星,所以没敢提。”蔡氏也不十分确定。

    两人再看手里的黄龙玉,咋看咋就不一般了,和普通的石头、黄泥都不同。握在手里,那样温润有力,好像合着脉搏和体温跟人一起呼吸一样。两人就这样一直紧握着、紧握着。

    到了面试那天,两人都没出门,把黄龙玉摆在供桌上,然后焚香磕头,在心里默默祝祷。

    等蒋南科从考场回来,两人不约而同走上前,问考得怎么样。蒋南科回答说,头脑清晰,正常发挥。蒋南科还说,一上考场,以前盘旋在脑子里的负担统统扔在脑后了,嘴皮子从没那么溜的,平时想不起来的词都串联起来了。总体说来是so easy!

    老两口对视一眼,暗暗思量,黄龙玉果然灵验非常啊,感谢苍天!

    面试成绩出来,加上笔试成绩,蒋南科稳稳站住第一名。

    光宗耀祖啊,光宗耀祖啦!蒋老阚高兴得手舞足蹈,摆了三天宴席。

    等宴席结束啦,新录用公务员也上岗培训了。等培训结束,蒋南科成绩虽然最好,却没分到镇里,分配到最边缘的东沟村。虽然分配不太理想,蒋老阚还是觉得充满希望。

    五 蒋南科的烦恼

    东沟村位于青狐镇最西边,后面就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村子很小,五六十户人家,因为偏远,经济落后,交通闭塞,是全镇的贫困村。村委会班子五人,平日不慌不忙,工作比较轻松。蒋南科来了以后,五个人就更轻松啦,收收发发,应付各种检查评比,写稿子,做材料等琐事都分配给他。这一下,让满怀救世济人理想的蒋南科蒙了。

    想自己从小立志改变社会,才考做公务员,如今做着繁琐的小事,而且被指使来指使去的,连周边人看他的眼光鄙夷的。这让他觉得看不见一点光明,内心不免充满委屈。内心有了委屈,看事看人不再公平公正,他会专看周围一些小人物猥琐,贪婪自私,对上谦恭,对下欺瞒跋扈,蒋南科觉得自己理想轰然倒地,日子看不到一点希望。

    蒋南科在大学处的女友兰溪因为长期不见面,感情日淡。好不容易等到情人节约会见面,蒋南科因为赶材料,没买到玫瑰。又因交通不便利,没赶上公共汽车,自己急忙骑自行车赶过去,黑灯瞎火地还摔了一跤。等他两手空空,满腿泥点子,一副凄惨相赶到约会地时,女友二话没说,直接把他出局啦。

    相处四年的女友,多少次花前月下,耳鬓厮磨,到现在挥手决绝而去,蒋南科心像被摘走一样。他把这一切归咎于东沟村的工作环境,那里不但连青狐镇都赶不上,最惨的是娱乐没有,连网络都没接上,这样的苦日子是没希望的。加之以前堆积起无穷的烦恼,让他对工作产生厌倦和绝望,第一次,他有了辞职的打算。

    他知道父母不会允许自己辞职。参加工作以来,不但没光宗耀祖,反而把工资都搭进村里去,每次为村里办事,都是自己搭钱,到现在都没地报销。饶是这样还没个好,所有繁琐的活儿都扔给他,谁都指使他,命令他,他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打杂的。

    蒋南科心里实在憋屈,索性和村里请了假,出来看看同学朋友,散散心,也找找别的门路。

    他先到县里看看做秘书的王大志。迈进县政府大楼,感到整洁肃穆的氛围,进出的干部,轻手轻脚,彬彬有礼。仅半年不见,王大志已脱胎换骨成机关干部,文雅而又不失稳重。见面寒暄握手,进退有度。看来人家是天天向上,自己是王小二过年啊。因为还有工作,王大志要他回宿舍等他,下班后约几个同学,好好聚聚。

    蒋南科从县政府出来,直接奔了经贸局,找另一个同学郑自强。郑自强一看到蒋南科,兴奋地大叫,你小子,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亲亲热热地寒暄,并请假陪蒋南科出来坐坐。问起蒋南科的情况,不知为什么,蒋南科没说自己窘境,只是说,想他们几个啦,出来看看。蒋南科问兄弟们都咋样?郑自强笑着解释,都混的还不错,大志做秘书,莲蓉做生意,我这饿不死也撑不着。你小子,算你有良心,知道来看看我们。说话间,郑自强打电话预定了饭店,是他们以前常聚的翠花楼,特意叫来莲蓉、大志,还请来自己女友小贝相陪,一个年轻时尚的女孩,和郑自强站在一起,一对藤缠树的组合,让人只羡鸳鸯不羡仙。

    “对了,兰溪咋没跟你一起来,我打电话叫她。”郑自强抄起电话。

    蒋南科拦住兀自忙碌的郑自强,黯然说,“我们分手啦。”

    “因为啥呀,这太可惜!”

    蒋南科苦笑着摇头,再没一句话。

    “要不你都瘦了,原来失恋啦,今个哥们好好陪陪你。”自强说着张罗酒局。

    整个酒局,蒋南科就灌自个酒了。别人都活得滋润,就自己咋就这么窝囊。大志和莲蓉在说笑,自强和小贝在调情,只有自己是个苦命人。渐渐地,蒋南科发现酒是个好东西,让人在别人的活色生香,实现自我救赎。蒋南科越喝越高兴,直到不省人事。

    六 把颠倒的人生端正过来

    从县里回来,蒋南科回了一趟家。半年没回来,蒋南科又黑又瘦,面颊塌陷,一双黑眼睛暗淡无光。蔡氏心疼得不得了,做了许多好菜给他补身子,炒鸡蛋,炖鲤鱼,还有他最爱吃的杀猪菜。买了上好的鲜猪肉,切成颤巍巍肉片,配上细细的酸菜、嫩嫩血肠,香喷喷地炖了一大盆。蒋老阚拿出珍藏好多年的老烧酒,殷切地劝着他多吃多喝。蒋南科看着年过花甲的父母,这样深切地爱着他,而他有啥理由让老人操心?

    喝点烧酒,蒋老阚话开始多了,他讲到怀才不遇的张元兴,说他祖上多么荣耀,他自己原本前途多么远大,就因为多说一句话被打成反革命,到现在还不知道是死是活。蒋南科早在地方志上看到张元兴的名字,知道他早已死了,不过他没有讲。

    蒋老阚继续讲,他饿得快死了,昏倒在咱家门前,是他蒋老阚救了他一命。

    他还讲到黄龙玉的由来,提到黄龙玉,蒋老阚两眼放光,那是上古麒麟身上的鳞片,能通灵的。为了佐证自己说法,蒋老阚提出两点证明,一是蒋南科出生时黄龙玉显霞光,这点蔡氏可以现身说法;二是蒋南科考公务员时护考显神威。蒋南科听得不以为然,蒋老阚兀自开心不已。

    蒋老阚的话匣子打开了就收不住。蒋南科不时附和一声。两人就这样喝着酒,说着话。喝着喝着,蒋南科就多了,不由得打起了瞌睡。

    这次,他居然作了个梦。梦见这个张元兴。当初的张元兴出身世家,学识出众。他一心报效祖国,他坚持真理,敢于提出自己意见。然而,从意气风发,到靠边站的学术权威,再到现行反革命,再被下放劳改。他的人生峰回路转。他逃跑,差点被冻饿而死,遇到蒋老阚获救。不久再被抓回去,被凌虐致死。蒋南科为他悲剧的一生放声痛哭,蒋老阚看他睡着还不断抽泣,就推醒他继续喝酒。他端起碗来,一饮而尽,那酒碗居然没有凉透。蒋南科感叹,人生就是大梦一场啊。

    他想起威斯特敏斯特大教堂地下室的墓碑林,一块名扬世界的无名墓碑。“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象力从没有受到过限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当我进入暮年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蒋南科这次算明白了,他决定从改变自己入手,把颠倒的人生端正过来。

    七 黄龙玉碎

    再回到工作岗位,他面带微笑去工作,不厌其烦,不辞劳苦。周围人再把工作任务推给他,他不再反感。不论谁喊他帮忙,他都面带微笑去做。再喝酒被嘲笑,他也不生气,诚恳地说“我酒量不行,但我和前辈学,在座的都是我的前辈。”大家的目光从善意变为敬重。

    几年下来,蒋南科经手的工作和款项,都一项一项清清楚楚,没出现一点差错和纰漏,领导和群众都非常认可。随着他个人影响力的不断提升,被镇里评为“十佳”村干部。正赶上镇里换届选举,从年龄和学历和个人表现,被组织确定为副镇长候选人,结果一举当选。

    蒋老阚高兴,做梦都能笑醒,他觉得自己是前街乃至镇上最体面的人。他认为一切都来源于这块黄龙玉,于是更加珍爱之。

    蒋家黄龙玉的奇事不胫而走,人们争相要一睹麒麟神兽鳞片黄龙玉的真颜。蒋老阚决定四月十八娘娘庙会那一天,把黄龙玉真容示人,并供奉于祖宗牌位前。

    四月十七那一日,蒋老阚请出黄龙玉来,怎么看都觉得黄泥一样的外表有点碍观瞻。于是,取点清水来,细细擦拭,谁知越擦拭越不清爽。索性把黄龙玉放在清水中,准备恢复其麒麟外表,再供人们观瞻。

    到了四月十八清晨,蒋家院里早早围了一群看玉的人。蒋老阚让蔡氏进里屋请出黄龙玉。只听蔡氏大叫一声,人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赶紧奔进里屋,直奔水盆,往里一看,水盆里一滩黄泥。蒋老阚以为自己眼花了,用手一搅和,黄泥扩展开来,的的确确是黄泥。

    蒋老阚大叫一声,我的黄龙玉呀,就昏了过去。

    八 后记

    万千宝贝的黄龙玉其实就是一滩黄泥。蒋老阚不堪打击,患上半身不遂,从此缠绵病榻。

    有好事者传说,那黄龙玉原本不是一滩黄泥,是蒋家福分不够,黄龙玉自己飞走了啦。还有人说黄龙玉飞走时,看到蒋家满室霞光。究竟是黄泥,还是黄龙玉?大家莫衷一是。

    黄龙玉事件沸沸扬扬一段时间后,逐渐归于沉寂。

    蒋南科因工作出众,从乡镇调到县里任职,成为县里中层干部的中流砥柱。而在青狐镇则流传蒋南科是有着神奇经历的“麒麟儿”。

    责任编辑?孙俊志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