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农家乐/芦芙荭
·立夏/陈毓
·霍林河畔/翟妍
·除夕夜话/武汛
·蹭车/孙广森
·拔节/韩光
·于老憨/王爽
·荷塘月色/翟桂平
 
海燕诗会
 
·在举重若轻中渗入生命的真诚/宫白云
·在大海边上/梁潇霏
·叶延滨世纪新作选/叶延滨
·物事(节选)/卜寸丹
·我一直怀抱青石/吴少东
·太阳穴(外四首)/高寒
·树下(外三首)/玲贝贝
·人间越发荒凉/张牧宇
 
都市美文
 
·最知母亲心/马克燕
·我记忆中的书信/李成
·怀春/宁新路
·淄博周村二题/艾明波
·寻找青春美文王子艾明波/王一夫
·诗性的回归与人性的坚守/赵亚东
·方格间挥洒大诗大爱/冯锐
·“老舍”门前思老舍/艾明波
 
重走玄奘之路/常华
  海燕  2017-05-19 10:50 转播到腾讯微博
常华 

    叩首敦煌

    翻越鸣沙山松软的山脊

    在月牙泉畔融入澄明之境

    敦煌,梵音浩荡的敦煌

    此刻,结跏趺坐抑或叩首谛听

    究竟哪种方式

    才能让我看到远行的大师

    其实当年玄奘驻足敦煌

    早已经历玉门关的饥渴

    葱岭的严寒

    凌山的冰雪

    和帕米尔高原的劲风

    手捧那烂陀寺的经卷

    和一枚菩提树的种子

    归心似箭的玄奘

    只想让敦煌以一棵树的形象

    遥望长安

    朔风起处,贝叶之书哗哗作响

    十九年西行

    敦煌用满眼黄沙覆盖脚印

    玄奘却说 无即是有

    有,即是无

    然而,莫高窟的钎凿斧斫之声

    还是让千年的营造

    定格了千年的修行

    一枚佛国的种子

    生长出一千幅灿烂的经变图

    对应佛光普照的三危山

    法器轰鸣中

    一只九色鹿

    突然闯入《大唐西域记》的乐阵

    霎时,天衣飞扬

    满壁风动

    探路瓜州

    这是一座戈壁边缘的小城

    遍地瓜蔓和成片的骆驼草

    封住了小城的视线和出口

    是的,这里是瓜州

    瓜州本没有路

    但人们记住它

    却正是因为路

    马蹄腾踏,旌旗蔽日

    高擎汉节的张骞来到这里

    狂沙和碎石

    直击他的额角

    一支祈雨的鸣镝

    没盼来豪雨

    却引来了匈奴的马队

    但长安的重誓在耳

    张骞,行经瓜州的张骞

    最终选择用一棵骆驼草

    凿空西域并交换光阴

    十三年后,往来的驼队

    纷纷在瓜州衔草而行

    商贾们说,丝绸之路

    在此延伸

    再过六百年

    一个偷渡的僧人

    暗唱佛号来到瓜州

    僧人本欲一路西行

    却被一座塔尔寺

    阻断了西望的目光

    当香烟熏黄通缉的绣像

    信众已经用戈壁的五色砂

    虔诚礼佛

    而僧人却推开禅门

    在星光黯淡之夜走向戈壁

    用更多的五色砂

    照亮礼佛之路

    瓜州皂隶们说,僧人法号玄奘

    那片无路可循的戈壁

    叫莫贺延碛

    两千多年后

    一群手持登山杖的人们

    再次集结瓜州

    他们不是背包客

    和瓜州的历史基因吻合

    他们,只想当一次执着的探路者

    是的,瓜州本没有路

    有通途

    就不再是瓜州

    挺进莫贺延碛

    与西北对话从大师开始

    与大师对话从戈壁开始

    与戈壁对话

    从一粒沙开始

    挺进莫贺延碛

    就是挺进蒸腾燃烧的圣地

    大师玄奘

    把破碎的袈裟

    铺展成龟裂的河床

    发白的漂木

    正是他遗落的锡杖

    “宁可西行而死

    决不东归而生”

    四天五夜

    滴水未进的玄奘

    选择在海市蜃楼出现之时

    折下红柳加固麻鞋

    并将随身的度碟埋进雅丹

    一路西行

    本是戈壁之沙的玄奘

    最终卷带着星斗

    融入浩淼的恒河

    由此挺进莫贺延碛

    就注定挺进苦行禅修之境

    兄弟们大步流星

    每一个脚泡

    都是一次顿悟

    姐妹们疾走如飞

    每一滴汗水

    都在丰富青春的妆容

    与大师对话

    需要谛听砂石滚动之声

    河流奔涌之声

    土层崩坍之声

    当所有声音从脚底直穿头顶

    一只蜥蜴

    衔着千年的度碟

    快速穿越三种时空

    是的

    路的终点正是起点

    收起登山杖的人们

    并没有停止和大师的对话

    前方尘埃骤起

    握住一粒沙

    就握住了八百里莫贺延碛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