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农家乐/芦芙荭
·立夏/陈毓
·霍林河畔/翟妍
·除夕夜话/武汛
·蹭车/孙广森
·拔节/韩光
·于老憨/王爽
·荷塘月色/翟桂平
 
海燕诗会
 
·叶延滨世纪新作选/叶延滨
·物事(节选)/卜寸丹
·我一直怀抱青石/吴少东
·太阳穴(外四首)/高寒
·树下(外三首)/玲贝贝
·人间越发荒凉/张牧宇
·目送一朵即将消失的云/涂拥
·老于一棵深秋的草/海默
 
都市美文
 
·最知母亲心/马克燕
·我记忆中的书信/李成
·怀春/宁新路
·淄博周村二题/艾明波
·寻找青春美文王子艾明波/王一夫
·诗性的回归与人性的坚守/赵亚东
·方格间挥洒大诗大爱/冯锐
·“老舍”门前思老舍/艾明波
 
在大海边上/梁潇霏
  海燕  2017-05-19 10:47 转播到腾讯微博
梁潇霏 

    壁虎

    天空正缓慢卷起沉重的幕布

    南山的椰林呈现出剪影

    这是我缺席的第二百四十个黎明

    鸭母河并未因此停止流淌

    昨夜,我于众蛇之梦中醒来

    听到旖旎的水声,和三月时一样

    但我知道,岸是春天的岸

    水已是初冬的雨水

    现在,当我伫立窗前

    河边的芒果树正接近阳台栏杆

    树叶簌簌地应和蛐蛐成片的鸣叫

    一只惊鸟从墙壁缝隙中逃离

    但它还会回来的

    正如我刚刚拉开窗帘

    又看到了黄褐色的壁虎

    大眼睛的房客,张开的五只脚趾

    像我挂衣服的粘钩

    婴儿一般吸附在墙上

    真金

    突然间我被扔进烈火的熔炉

    一千度的高温炙烤

    失去方向而无法固守

    心灵与意志被暗红的旗子裹挟

    融化成血液

    在燃烧的飓风中飘扬

    他们趁我灼热之时拷打

    直至我一言不发但泪如火星

    啊!我将被打造成他们所需的任何形状

    但无论变成什么

    我都会很快冷静下来

    并且金子的尊贵不允许我

    在熔融后有任何的增损

    泡温泉

    阳光晃动椰影,水的世界中

    两个古罗马帝国时代的执政官

    他们的侧影,一人手持束棒

    面对大剧院的观众

    另一边,小鱼密探一样游过

    一女子在奔跑,围巾飘动

    她的头上,瀑布正层层倾泻

    我们能否看到更多的东西

    譬如瀑布是一座楼房

    居于悬崖之上,最下一层住着

    一个永远长不大的蝌蚪

    它整天站在洞口祈祷

    第二层是两尊神

    他们骑着水兽

    每天早晨

    都乐此不疲地交媾

    而最上面,是位隐士

    年龄无人知晓,也或许他

    就是一块冰,他的胡须蒸发着水汽

    他,独自练光线之剑

    白色的燕子从瀑布飞出

    不,是白色的海鸥

    你的腿,一条沙滩

    正翻动整个大海

    那只热带鸟儿

    它在墙壁的夹缝梦呓

    在夜里,就像活在我的体内

    就像是我的前世

    一只热带的鸟

    凌晨就会飞出去

    在槟榔树上

    我辨认不出它是哪一个

    正午的烦热

    河流病了,水汽像蒸汽

    我想去海边,但同样厌倦了

    残暴的大海

    没有什么不同,昨晚的超级月亮

    看起来那么寻常

    它也改变不了什么

    所有灾难和不幸

    不会因它的出现而停止

    而爱情,让你想起肮脏的游泳池

    在大海边上

    在这大海边上

    我富于激情的心

    渐渐平息

    落日并没有让我伤悲

    谢谢你

    给予我重新开始的机会

    做饭时看到一只小虫

    一只小虫在菜板上爬行,白蚁?

    我俯下头,用两汪湖泊的眼睛观看。

    它太小了,甚至不能用“只”来形容。

    比最小的一粒尘土还微小,

    我仔细看也看不清它到底是什么。

    就见一个小白点儿,行过广大树干的纹理,

    向着菜板的一端,那儿,仿佛热带雨林,

    堆着刚刚清洗干净的豆角。

    看它前进的方向,准确无误。

    但是没有人能够把带着小虫的豆角

    放进油锅里。

    我找来餐巾纸,它的前面出现了

    白色沙滩,热带雨林依然可望。

    它毫不犹豫地踏上了这张阿拉伯飞毯,

    平稳降落在窗口。

    窗外,棕榈叶子已高及窗台。

    但如果它愿意,

    也可以换乘一艘三角梅的花瓣船,

    再打一段芭蕉叶子的滑梯,

    去楼下的草坪——

    巨大的球场上,踢足球。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