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农家乐/芦芙荭
·立夏/陈毓
·霍林河畔/翟妍
·除夕夜话/武汛
·蹭车/孙广森
·拔节/韩光
·于老憨/王爽
·荷塘月色/翟桂平
 
海燕诗会
 
·物事(节选)/卜寸丹
·我一直怀抱青石/吴少东
·太阳穴(外四首)/高寒
·树下(外三首)/玲贝贝
·人间越发荒凉/张牧宇
·目送一朵即将消失的云/涂拥
·老于一棵深秋的草/海默
·会说话的雪花/夏华
 
都市美文
 
·最知母亲心/马克燕
·我记忆中的书信/李成
·怀春/宁新路
·淄博周村二题/艾明波
·寻找青春美文王子艾明波/王一夫
·诗性的回归与人性的坚守/赵亚东
·方格间挥洒大诗大爱/冯锐
·“老舍”门前思老舍/艾明波
 
叶延滨世纪新作选/叶延滨
  海燕  2017-05-19 10:46 转播到腾讯微博
叶延滨 

    叶延滨,中国作家协会六、七、八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曾先后任《星星》主编及《诗刊》主编,现任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迄今已出版个人文学专著4部,作品自1980年以来先后被收入了国内外500余种选集以及大学、中学课本。部分作品被译为英、法、俄、意、德、日、韩、罗马尼亚、波兰、马其顿文字。作品曾获中国作家协会优秀中青年诗人诗歌奖、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届新诗集奖(1985年—1986年)以及四川文学奖、十月文学奖、青年文学奖等50余种文学奖。

    爱情是里尔克的豹

    爱情是动作迅疾的事件

    像风,迎面扑来的风

    像鹰,发现目标敛翅的鹰

    像闪电,你刚发现了又隐没的闪电

    从此,一切

    都不再和以前一样了

    爱情是里尔克的豹

    在铁栅那边走啊走啊

    而你隔着铁栅

    望着那豹发着绿光的眼睛说

    等待,还是死亡

    爱情是大树

    是橡树和青枫

    所有枝条都交错的天空

    是树下的小花

    花儿正初绽露水中的花蕾

    是花边的小草

    草丛中有一处坟茔

    是坟茔里两个人安静地躺着

    两个人都在回忆

    头一次约会的那个晚上

    躺在草从里

    数着满天星……

    唐朝的秋蝉和宋朝的蟋蟀

    唐朝来的秋蝉

    不太讲究平仄,它毕竟不是

    李白,李白只有一个而唐朝的秋蝉

    很多,很多的秋蝉

    就让天地间高唱前朝盛世调

    冰河铁骑兮大河孤烟

    四方来朝兮长安梦华

    啊,风光过的蝉是在用歌唱

    为那个盛夏而唱

    气韵还好,气长气短仍然高声唱

    只是毕竟秋了

    秋蝉的歌,高亢而渐凉

    宋朝的蟋蟀无颜

    北宋无院

    南宋无庭

    无院无庭的蟋蟀躲在墙根下

    也要哼哼,也要叽叽

    丢掉江山的宋朝也哼哼叽叽

    忙着为歌女们填词

    难怪躲进墙根的蟋蟀也要唱

    小声小气

    长一句再短一句

    虽是声轻气弱

    却让闺中人和守空房的美人

    失眠,然后在蟋蟀的抚慰里

    养出美女作家,凄凄切切烈烈!

    唐去也,唐蝉也远了

    宋去也,蟋蟀也远了

    无蝉也无蟋蟀的现代都市

    只有不知从哪儿来的风

    吹弹着水泥楼间电话线的弦

    请拨唐的电话,请拨宋的电话——

    忙音!忙音!忙音!……

    在冬宫看护油画的女人

    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一角

    看护油画的胖胖的女馆员呼吸着

    皇宫高贵的气息

    和这些世界名画里的美人儿

    提香的美人、卢本斯的美人

    戈雅的美人、拉斐尔的美人

    一样呼吸着啊

    油画里的美人还是那么迷人

    那弹性的皮肤包裹着青春

    那皮肤下的血管涌动着欲望

    一百年不变三百年不老

    啊,在我惊喜而忘情的伫立处

    沙皇也呆立?列宁也驻足?

    斯大林也温情?普京也惊回首……

    都是过客,缓缓过客也罢

    匆匆过客也罢,正在过的过客也罢

    像我,把人生一串脚印留在画前

    一回头,却永无踪影——

    过客们走过啊,什么都没留下

    只留下这些曾经苏联的娜塔莎

    苏联的曾经青春迷人的娜塔莎

    和名画上的美人一样呼吸

    冬宫里高雅而名贵的气息

    温习曾有过的青春,青春不再

    梦想曾有过的美丽,美丽不再

    啊呀,这些胖胖的女馆员从哪儿来的?

    从苏联来的小姑娘们忘记了

    返回青春车站的车票……

    一个音符过去了

    一个音符过去了

    那个旋律还在飞扬,那首歌

    还在我们的头上传唱

    一滴水就这么挥发了

    在浪花飞溅之后,浪花走了

    那个大海却依旧辽阔

    一根松叶像针一样掉了

    落在森林的地衣上,而树林迎着风

    还是吟咏着松涛的雄浑

    一只雁翎从空中飘落了

    秋天仍旧在人字的雁阵中,秋天仍旧

    让霜花追赶着雁群南下

    一盏灯被风吹灭了

    吹灭灯的村庄在风中,风中传来

    村庄渐低渐远的狗吠声

    一颗流星划过了夜空

    头上的星空还那么璀灿,仿佛从来如此

    永远没有星子走失的故事

    一根白发悄然离去了

    一只手拂过额头,还在搜索

    刚刚写下的这行诗句——

    啊,一个人死了,而我们想着他的死

    他活在我们想他的日子

    日子说:他在前面等你……

    丘吉尔托我向元首们说几句话

    昨日夜读二战史,梦中丘吉尔对我说,听说你喜欢我

    那么,这几句话你替我向正在当元首的人说吧……题记

    不要为自己树什么雕像

    雕像也是一类

    种下也会收割的庄稼——

    你亲自看到雕像树起来

    一般地讲,你的儿子会看它倒下……

    不要对年轻人说年轻多好

    也不要说什么前程远大的废话

    他们爬到你这个位置的时候——

    也会对下一拨年轻人

    发放不用兑现的幸福支票……

    多向你周围的人真心地弯下腰

    你看,在爷爷和孙子发生争吵时——

    弯腰的总是爷爷而且还说

    “是爷爷不对,爷爷向你道歉!”

    而无理的孙子总是挺胸昂首像个公鸡……

    不要害怕垃圾箱和废纸篓

    它们存在证明生活正常进行——

    不要希望人们给你的只是掌声和鲜花

    只在躺进了坟墓里的人

    才有权利要求只接收鲜花和赞颂……

    活着的项羽

    窗外的太阳是新出炉的面包

    项羽说我的太阳已经两千年了

    项羽住在高干病房里晒今天的太阳

    虽然他不是政协委员,但作为名人

    住个单间也会有人付钱有人赞助

    项羽用药片喂养自己的野心

    心脏安了两个支架是进口的

    他曾拒绝但楚国没有这种产品

    没有这种产品的楚国也没有了

    项羽想“江东父老见与不见其实无妨!”

    他不爱看史书,虽然哪本都离不开他

    他有话想说,但年事太高,高到了

    关心体检报告,不关心任命提拔或奖章

    历史都是胜利者写的,胜利者死了

    活了两千年的项羽最后胜过了对手——

    活着,就笑自己乌江自刎太小儿性急

    活着,就笑刘邦江山到手最后又易手

    活着就看太阳是个魔术师天天变脸

    当年英雄好当,敢抹自己的脖子是好汉

    一抹出来个千古流传《霸王别姬》演万年!

    如今的好汉难做啊,英雄多媒体更多

    电视报纸广播网络天天批发新英雄

    唉,想到这天下的好汉出名如此难

    项羽就死了登报申明,自己写传的心

    “项羽没有自杀!”真的写出来有谁信?

    项羽活了两千年

    两千年的他不承认自己是项羽——

    高干病房里有一位没有职位的老人

    不听广播不看电视不读报纸

    只关心一件事:新版的历史书怎么写项羽……

    大唐的骨头

    秦川八百里从东走到西

    挂在嘴上的故事都是大唐的

    鸟鸦做巢的老树是大唐的

    小狗撒尿的石碑座是大唐的

    海碗里的羊肉汤泡着的馍也是大唐的

    老汉二两烧酒下肚吼出来的秦腔也是大唐的

    华清池那干裂了的老汤池是大唐的

    曾经泡酥杨贵妃,也泡酥大唐广袤疆土……

    碑林里的墨宝最值钱的还是大唐的

    政绩刻在石头上,江山卖与谁家当收藏……

    李白的诗为证,能换酒的都换酒了

    杜甫的诗为凭,能熬汤的都熬汤了

    只剩下一副曾经励精图治的骨头

    丢在这远离大唐的地方

    华山,大唐的骨头

    这副铮铮傲骨让人相信有个了不起的岁月叫唐朝

    心在高处

    心在高处

    高处像鹰展开驭风的翅

    在高处,看见我

    我像一支勤动的黑色蚁兵

    在命运的迷宫中匆匆地赶路

    心在高处

    高处像隐居在群星之中

    在高处,能看见

    许多新来的人哭喊着

    像蓓蕾匆匆开放

    许多离去的人沉默地

    忘掉归途……

    心在高处

    在高处,会看见

    还有许多展翅驭风的心灵

    他们也会看见我这只小黑蚁

    看见我在命运迷宫里

    所有体面和不得体的动作

    心在高处

    在高处,谁看见

    我那高傲而晶亮的心

    我要把它收回来,收回来

    用我所有的体温捂热这颗心

    心会悄悄地告诉我

    忘记了的那些曾经为我引路的

    诗篇……

    对我说

    你原谅所有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了吗?

    ——这条春天里解冻的大河

    正将那些曾经禁锢自己的冰块

    送往春天的阳光

    你还记得你所说过的那些美好愿望吗?

    ——这片开满鲜花的草地

    五颜六色的小花在同样的绿草里

    草尖和花瓣顶着露珠

    换场

    老天爷说:该翻页了,一翻身

    从去年到了明年

    这一页翻过去,城空了,路满了

    多少人头攒动中

    一些挤飞的梦变成了鸽哨

    一些飘落的梦堆成雪人

    又变成一汪水渍……

    反反复复出演的戏

    掌声迎上来,鲜花送下去

    掌声飞起来像一群灰喜雀

    鲜花蔫下头是成熟了风度

    会下才是本事,最会下的是雨

    是雨,无声,入心,浸根

    早晨灿灿一窗花骨朵!

    卸妆就卸妆——

    昨晚放倒自己

    今早自己竖起

    换场就换场——

    睁眼还要闭眼

    闭眼只要有气

    一棵树在雨中跑动

    一棵树在雨中跑动

    一排树木在雨中跑动

    一座大森林在雨中跑动

    风说,等等我,风扯住树梢

    而云团扯住了风的衣角

    一团团云朵拥挤如上班的公交车

    不停踩刹车发出一道道闪电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哭泣的雨水找不到骚乱的原因

    雷声低沉的回答:我知道是谁

    当雷声沉重地滚动过大地

    它发现它错了

    所有的树都立正如士兵

    谁也不相信有过这样的事情

    ——一棵树在雨中跑动……

    荷花记

    太阳用光线的帚尖

    挑起三滴露珠

    落在两扇荷叶上

    荷叶上的露珠滑动

    滑向早晨九点,正九点

    一朵粉红色的嫩荷花开了

    不羞不涩地开在九点

    我前面的那人,在九点

    按下快门,摄入九点的荷花

    我后面的那一位,飞一样消失

    消失像一阵疾风

    风尾巴留下一句话——

    我赶去明年的此刻此地

    等另一朵九点的荷花……

    我呆立在荷前

    与荷相对无言

    说什么呢,无言正好

    我不能说我的脚变成了藕

    把我固定在荷塘前

    让我俩一秒一秒

    相视相守

    变丑变老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