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拔节/韩光
·于老憨/王爽
·荷塘月色/翟桂平
·米汤梦/田洪波
·剩女是个水疗师/杨玉祥
·苍茫虚空/张瑜娟
·玫瑰玫瑰我爱你/张蓉
·盛大/牛健哲
 
海燕诗会
 
·在幽暗之处打开眼睛/曹树莹
·肖树民新民歌/肖树民
·瞬间遗忘/田田
·旧体诗/徐承新 等
·上弦月/李曙白
·磨砺技艺 回归朴素——解读于国华诗/李犁
·精制一场细雨/于国华
·觊觎妖娆/张永波
 
都市美文
 
·最知母亲心/马克燕
·我记忆中的书信/李成
·怀春/宁新路
·淄博周村二题/艾明波
·寻找青春美文王子艾明波/王一夫
·诗性的回归与人性的坚守/赵亚东
·方格间挥洒大诗大爱/冯锐
·“老舍”门前思老舍/艾明波
 
蹭车/孙广森
  海燕  2017-02-23 13:32 转播到腾讯微博
孙广森 

    仲庆春退休了。他虽然是个局长,但也和一些工人、干部退休后不愿再回原单位一样,他从迈出机关大楼,就再也没回去过。也不是人缘臭。去干啥,人家都忙忙乎乎,又有啥可说的?当了这么多年局长,不可能不得罪人。看到了对他有意见的下属,话从哪儿说起,怎么开口?尤其是安全处处长张广财,下属企业出了大事故,仲庆春一气之下把他撸成副处,他心里能没意见?

    人生苦短,几十年光阴一闪而过,说老就老了。退休前审计期间,有人不相信他干净,想看他的热闹。像安全处的张广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弦外之音是:你快了!但他面不改色,心不跳。不过,他一想起这个事就生气。他恪守着“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的古训,管住手,管住口,管住老婆孩子和亲友。管住了有形的,却管不住无形的。秋风刮起来了,落叶萧萧。他竟有悲秋之感!说是能上能下当公仆,真的下来了,内心还是有些失落。

    他绕着写字台转圈,一边听新闻,一边瞅着远处的滚滚车流。他换到本市频道。突然发现屏幕下缘的市委办通知:明日八点,十八届六中全会宣讲团,在新文化俱乐部举行报告会。仲庆春一下子来了精神。一大早,就叫儿子把他送到新文化俱乐部。儿子临走问:“爸,我几点来接您?”“不用,”他说:“我随便蹭个车回去!”

    来早了,会场里没几个人。他就坐在最前排。也好,坐这儿,可以一睹宣讲人的风采。

    报告会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他又最先来到俱乐部广场出口。先出去的人,都到地下车库提车去了。告诉儿子蹭车回去,他其实也就随口一说。都说人走茶凉,真是这样吗?也不知局里都谁来了。他想体验一把。他站在高处,有一搭无一搭地眺望着。大街上车流蠕动,广场上人车稀疏。渐渐有车过来了。他不能透过风挡看清谁开车,但开车人肯定都能看到他。不要说局机关,就是市府大楼里,不管老的小的,碰了面,没有不先跟他打招呼的!此刻,他成竹在胸:会有人邀他上车的!

    一辆,又一辆。上千辆车,从他眼皮子底下过去了。他的眉头渐渐皱起,眼睛也瞪得有些昏花。他的耳朵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怦、怦……当希望真的落空,他的情绪还是有些失控。终于有一辆比亚迪停下来了!开车的小伙子伸出头,“大爷,您想上哪儿?”

    他想问你是哪个单位的,但他没开口,而是先上了车。

    “您上哪儿,大爷?”

    “市政府!”他的工业局在市府大楼里。耳朵还能听到血管里的血,在怦怦地跳。可能是血压升高了,他想。真是人走茶凉啊。他妈的,才几天就不认识老子啦?

    进了市府广场,几分钟到了市府大门口。武警拦住了车辆,他像从梦中惊醒。刚才气糊涂了,能进去吗?进去干啥?他轻声对司机说:“走,上青年大街。”

    他终于稳定了情绪,又一次平衡了自己。

    到了家门口。他问司机:“小伙子,我得给你多少钱?”司机笑着说:“仲大爷!我爸叫张广财,他叫我来送您。”

    仲庆春听后,愕然地站在那里。

    责任编辑 王都

 

上一篇:拔节/韩光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