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于老憨/王爽
·荷塘月色/翟桂平
·米汤梦/田洪波
·剩女是个水疗师/杨玉祥
·苍茫虚空/张瑜娟
·玫瑰玫瑰我爱你/张蓉
·盛大/牛健哲
·斑海豹的夏天/于永铎
 
海燕诗会
 
·在幽暗之处打开眼睛/曹树莹
·肖树民新民歌/肖树民
·瞬间遗忘/田田
·旧体诗/徐承新 等
·上弦月/李曙白
·磨砺技艺 回归朴素——解读于国华诗/李犁
·精制一场细雨/于国华
·觊觎妖娆/张永波
 
都市美文
 
·诗性的回归与人性的坚守/赵亚东
·方格间挥洒大诗大爱/冯锐
·“老舍”门前思老舍/艾明波
·一树一树繁花香/崔德忠
·夏日私语/李金荣
·我喜欢以散步的速度生活/李志明
·送礼的小孩/曹明霞
·我的一段学画经历/单澍铭
 
寻找青春美文王子艾明波/王一夫
  海燕  2017-02-23 13:26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一夫 

    有人说,艾明波只是用来作为背影遥望的。因为他代表的那个时代已经走远了。的确,那个“青春美文”盛行的时节已成为人们遥远的记忆了。并且被人们称为是“心灵鸡汤”,其实,在那个需要鸡汤的年代,这没有什么不好,起码能够大补,浸润心灵,催人奋进。虽然在文字意义上缺乏了色彩,却填补了精神的空虚,更受到了读者的热捧。这不失为一种个人的追求和时代的需求。艾明波想做这样有用的人。

    那么,在青春美文这一文学现象渐行渐远的时候,当那阵风潮卷起大浪并且渐渐平息,成为一种纪念的时候,艾明波去了哪里?他是否还走在文学的路上,是否还有澎湃的激情、漂亮的语言,是否还能送给我们语义飞扬的文本和丰富的人生感悟?

    我依着好奇,紧走几步追赶着他。却发现,他依然恋着文学,并且深情浓郁。我试图沿着他生活与文学的轨迹来寻找他、发现他。渐渐地,他的足迹在我的眼前清晰起来。

    对文学,他仍在执着地爱着,佳作频出。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姿态与表达方式。抒情的对象与描摹的境况也随之改变了。

    他的创作大体可分为三个时期:青春美文、职业抒怀、诗性回归。他的大量文本在他所从事的职业里发光发亮,他以文学的魅力,给他的战友们甚至是整个战线更多的光彩与力量,如此同时,他为家乡歌唱的声音,亦不绝于耳,从而成为黑龙江、公安部大型文化活动的策划人和总撰稿。更令人欣喜的是,他正尝试着诗性的回归。

    他守着一地的阳光、心灵的麦田,以风的语意把曾经的过往,轻轻歌吟。

    一、美文作家艾明波

    青春美文时期的艾明波,可谓是声名赫赫,席卷整个青春文坛。他从《辽宁青年》“卷首语”起步,一直走进“青春美文代表作家”行列,以至于研究当年这种文学潮流的专家学者,都在提及他的影响。

    其实,艾明波最初是当时大学生校园诗人阵营中一员。他的大学时代,恰是上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的兴盛阶段。有人评价道:在二十世纪中国新诗发展的历程中,有一段岁月被公认为诗歌的黄金时代。是中国新诗自1917年诞生以来最繁荣、最兴盛、最灿烂、最辉煌、最开放、最宽容、最自由的诗歌经典时代。其中,造就这个佳作涌现,流派林立的诗歌伟大时代的人群中,就有大批生活在大学校园内从事新诗创作并参与中国新诗发展进程的大学生诗人们。

    他一头闯进那个波澜壮阔、声势浩大的诗歌运动。呼兰师范专科学校是他的母校,坐落在萧红的故乡。萧红的影响、呼兰河的滋润、文学的追求,所有这一切,都使他和他同学们的青春有着别样的意义了。他在大学参与成立学校的诗社——萧乡诗社,编印系列诗集“萧乡草”、组织开展校园诗会、到其他大学进行诗友交流。同时也油印了自己的诗集《船帆,我放飞的风筝》以及与柳小川等合著的四人集《春天,在校园携手》。他的诗也被选入由潘洗尘、杨川庆主编的“中国新诗史上大学生诗歌第一刊”的《大学生诗坛》。

    他遵从内心的呼唤,领悟着诗歌的旨义,自我情绪的宣泄淋漓尽致,个体意识的觉醒醍醐灌顶。正值他在大学生诗坛驰骋之际,一本刊物,改变了他创作的走向,也使他陷入了深思。

    80年代,《辽宁青年》杂志影响巨大,他是青年学生的梦想家园,也是年轻一代的人生指南。特别是“刊首寄语”,更令他赞叹欣喜,也为同学们爱不释手。当时,他是学校的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引导学生有一个正确的人生态度,是他的责任和义务,励志也成为他唯一的方向。他一直在寻找一条路径,用简单明了的文本,为同学们进行文学的开蒙和理想的引导。而《辽宁青年》的刊首寄语,让他找到了发韧的地点。虽然在诗歌的语义里,他的诗文变得浅显直白,甚至追求外在的韵律的表达和直观的说理,但,只要同学们能够读得懂,并在字里行间得到了人生的感悟、善念与希望,他就感觉到他的人生过得踏实而有意义了。那时候,存在感与使命感,胜过了他对文学文本的追求,也使他重新思考文化的意义,以文化人成为他的一种追求。

    就这样,他大量的美文开始遍地开花,全国几乎所有的青年刊物以及《读者文摘》《文摘旬刊》等杂志均有他耕耘的足迹,许多刊物还为他开辟了个人专栏。中央电视台的《子午书简》、中央广播电台的《今晚八点半》均有他的作品出现。一些地方还出版了有声读物,朗诵他的作品。

    一时间,他声名远播,每天接到读者来信多达二三十封。大多是与他谈人生理想、信念追求。那个时候,他与汪国真等人一起俨然成为青春人生的引导者。即使到了现在,他仍然为当年的写作而无悔无怨。去年,汪国真去世之后,面对着来自各方面的声音,他仍然认定一篇评论中所持的观点:“汪国真是一代人的文化偶像,他的诗歌成为无数文学青年的启蒙读物,他把诗歌的影响力扩大到整个社会,其诗歌的社会启蒙意义超过了文学价值本身。”就在汪国真去世当天,他受电台之邀,写下了一段文字《老友记——致汪国真》,他这样写道:“早起的你,为了追赶地平线,你真的只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个背影了。而你的身躯却似一个硕大的叹号,标在诗坛的边缘、人们的心底。如果一个人的离去,能够让众人从不同的方向异口同声地说出同一个名字,那么,此生无憾了。以前,无论别人说什么,你只顾走,今天,无论别人怎么说,你只顾走。现在的我,只愿你一路走好”。他以这短短的文字,借以怀念也借以明志。他认为虽然汪诗在诗歌本体上存在争议,但汪诗契合了广大年轻人的心理需求,而其表现出的人文内涵达到了社会普遍性。无论是一时的风潮还是流芳百世,如果能够以一己之力,开启了人生的正确的导向,那也算实现了一个人的生存价值。我感觉,他写汪国真,也是在写自己。

    艾明波的影响虽不及汪国真,但也在广大读者中,受到了大力的追捧。他与汪国真、洪烛、邓皓、邓康延、赵冬等十人出版了合集《感悟人生》,又出版了个人专集《生命的景象》《你是我窗外的春天》等。

    “感觉今日如同感觉一片氛围。感觉今日如同感觉一片明媚。感觉今日就是感觉幽幽的竹箫的鸣响,就是感觉岁月的脚步又一次踏向初旭的光辉。

    静静地坐在时间的肩头,看一串串离去的背影涌动着,匆匆地将霞光追随。听古城上空的时钟嘀嗒着,渐渐地将过去敲碎。此刻,我仿佛开始意识到:今日是人生这本大书的最重要的一节,是绝不可缺少的灿烂的章回。

    一生只有一个今日,那么让我们善待它好吗。今日的味道极好,像一杯浓浓的咖啡 ……”(《感觉今日》节选)

    用这样的轻柔的语句,来说一个道理,如清泉细流,如轻风拂面。这是艾明波作品中常见的,也是广大读者所接受的。它温润了心灵,启迪着人生。

    他的美文,被全国100多家杂志、出版物收入,作为中学生课外读物和大中学语文教材。可以说,他的作品影响了一代人。

    就在这广泛的影响下,他的诗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最令艾明波欣慰的是,他的文章居然会挽救一个生命。当年一个中学生,高考落榜,心灰意冷,又不被家中的父母理解,极度困惑之时,便想一死了之。就在这时,中学生看到了他写的《越过你的危机区》一文,便鼓起了勇气,特来见他。在他的鼓励下,这个学生彻底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在他收到的多达两麻袋的读者来信中,大多是读者谈读他作品后所获取的人生的力量和战胜困难的勇气。虽然,艾明波站在了诗歌的边缘,但他仍然坚持着“如果我的作品,能够烛照生命,能够使读者产生愉悦并由此生出向上的力量走向幸福的人生,那么,我的坚守就是有意义的”。虽然他的诗文是浅显的启蒙式的,但他愿意做这样的一个垫脚石。而在艾明波的后期创作中,他也着意改变着原有的创作方式,注重了诗意的扩张和内心的感受。有人评价道:“艾明波的散文随笔,读来是诗意的扩散。“扩散”的意思是弥漫、深化、延伸。以语言比较,艾明波在诗的清丽巧慧中注入了凝重。以思想比较,更加深刻,洗去了早期诗风轻巧的不足。他人生经历中另一条矿脉在此凸现”。

    如今,他30年前所写的诗文,仍然被一些读者喜爱和引用,这足以说明,他的诗文已活了30个春秋了。为此,他欣然怡然。

    二、大写光荣艾明波

    当青春美文的热潮渐渐冷却之后,艾明波去哪了?其实,他一直就在他喜爱的文字中,只不过,他以不同的文体,在赞美青春之后,讴歌着他所热爱的职业。

    任何一种创作体验都留有时代的迹象和个人生活的印痕,艾明波的创作也不例外。身在警营的艾明波,在他后来的创作中,歌颂家乡、赞美忠诚,成为他作品中最鲜明的色调。这与乡情有关、与职业有关。

    艾明波从大学毕业后,就走入了公安队伍。当过警校教师、《人民公安报》记者、《警官》杂志副总编。后来,一直工作在宣传处。职业的责任、工作的要求,使他把更多的笔触,伸入到火热的警营,他的目光盯住了大事件、小人物。写平凡的人和那些不平凡的事,写英雄的出生入死,写队伍的浩然正气。

    这时候,报告文学这种文体,被他运用得十分自然而又颇有成效。他的《大火烧醒了兴安岭——大兴安岭大火十年祭》和写哈尔滨“四一七”大火灾的报告文学,屡次获奖并被印成文件下发。他写“九八“抗洪的作品,获公安部金盾文学特别奖。与此同时,他的《山这边,有一棵迎风的树》《他,把文字穿上了警装》等,都在公安系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他的事迹报告词、大型晚会的主持词、专题片的解说词、颁奖词也写得十分了得,公安系统的和本省的大型事迹报告会、晚会,他都是主要的撰稿人。

    当然,他成就最大的还是朗诵诗和歌词的创作。他觉得,直抒胸臆,是最直接的抵达。

    “这,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因为它与昨天没有什么不同/这,又是一个极不普通的日子/因为每年的这一时刻/老天都会泪眼朦胧/走在这季节的光阴里/我和这个日子匆匆相逢/忽然,我的目光/被大片大片洁白的花朵深深地灼痛/我的心头猛然一紧/轻轻地喊了声――清明//哦,清明/这两个字该是怎样的沉重/它砸痛了多少老妈妈深嵌骨肉的思念/它中断了多少孩子们带着露珠的笑声/站在你的墓碑前/看到你美丽而年轻的面容/我第一次感到什么是真正的冷/你生命的叶子正在枝头唱着春天/而你却山一样的崩塌/成为一种红色的证明/(《血写的忠诚》)

    当他踏入公安烈士陵园,看到那站得齐刷刷的公安烈士墓碑的时候,他用目光去抚摸着它上面的名字与年龄,忽然热泪盈眶。写下了“这,就是我的战友,这就是我的弟兄,即使倒下,也站成一个方阵,列队,请祖国点名”。他,就是这样,以泣血的声音,把人们带入了一个昂扬的精神世界。

    而他的歌词里的警察,更显得亲切可爱。

    “你的手臂是一条路/路上铺着千辛万苦/送走寒夜/迎来日出/你让平安紧跟着脚步/绿灯是你的微笑/红灯是你的劝阻/你让前进的生活风雨无阻/”(《你的手臂是一条路》)

    “人生的路上就这样相逢/脚步和脚步向一起靠拢/阳光与月光苍老了岁月/故事里又有了新鲜的内容/多少人一辈子只为一个情/多少人一生中只有一场梦//人生的路上就这样相逢/心情和心情在一起交融/光阴的后面是曾经的风景/故事的结局谁说也说不清/多少人一辈子只为一个等/多少人一生中只像一阵风//不要说缘分不要说感动/心中有春天爱就不会凋零/太长的路有太长的歌/太长的歌只唱给你听/”(《就这样相逢》)

    他的警察题材的诗文,在公安战线影响巨大,他的文集《大写光荣》,深受广大民警的喜爱并广泛传播。许多地方的公安机关都把这部书列为“读书年”“读书月”的必读书目。他为公安部文艺小分队写的小分队队歌《一路真情》,唱遍了大江南北。更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人民警察赋》被多个公安局镌刻在办公大楼上或是大门的石柱上。可见他的作品在公安机关的影响力。

    除此之外,他的歌颂家乡、歌颂生活的歌词也被广泛传唱。

    美丽的龙江一幅画/画里住着小康人家/门前是镜泊湖的水/屋后是兴安岭的霞/院里飞舞着扎龙的鹤/花园奔腾草原的马/穿的是亚麻喝的是神茶/佳肴就是乌苏里的鱼虾//富饶的龙江一幅画/画里住着幸福人家/门前是松花江的风/屋后是太阳岛的花/院里种着古老的树/花园结满黑土地的瓜/扭的是秧歌吹的是唢呐 /窗帘就是北大荒的版画//挥起三江泼墨彩/泼出龙江一幅画/(《龙江一幅画》)

    这首歌词,出人预料地把黑龙江的山水风光,写得淋漓尽致。被誉为黑龙江的形象歌。也是黑龙江电视台春晚的必唱歌曲。曾先后有十余人为此歌谱曲。可见作曲者对这首歌词的喜爱。

    而他的年度获奖歌词《老夫老妻》,更是唱出一曲人生挚爱的黄昏颂歌。

    “酒是陈的好/姜是老的辣/老夫老妻在一起/风雨也不怕//彩虹前是雨/夕阳后是霞/清晨黄昏终相伴/幸福把根扎//你扶我一把/我搀你一下/坎坎坷坷走过来/共同度生涯/心是一个海/爱似一朵花/你升帆来我掌舵/越老越潇洒//真情不会老/共有一个家/平平安安过一生/祝福全天下//”(《老夫老妻》)

    他的歌词写作题材,十分广泛,无所不及。并且已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他的歌词《中华医学》不仅受到了文化战线的专家的好评也受到了医学专家的认可。

    是传说又不是传说/山上的草也能健康文明古国/远古神农捧一把仙草/长出了茂盛的中华医学/三指神脉切遍天下病症/五味草药煎尽人间疾虐/汤锅里煮亮了日月星辰/炉火上蒸发了苦涩岁月/ 是传说又不是传说/地上的草也能强健苍生的体魄/济世伏羲捧一把天水/熬出来浩翰的中华医学/一部本草留下闻望问切/两大神医是那扁鹊华佗/杏林里栽种着世间美德/炉火上飘香了健康生活/ 啊,中华医学/治病求本扶正祛邪/中华医学/兴旺起华夏强盛的祖国/(《中华医学》)

    职业、家乡、真情一切的美,都凝注在他的笔下,进入到他的眼中。他即是一个写作者,也是一个宣传员。有人评价道:“作为警察作家,明波牢记自己的一份责任:为中国警察放歌。他成功地运用各种文体,向人们展示人民警察的风采和火热的警营生活”。“明波的歌词在全国公安文艺界已占翘楚,经名家谱曲演唱,飞向祖国的四面八方。他的词在诗意上、在旋律性上,达到十分圆熟的地步。”

    作家阿成在评价艾明波的时候,写道:“艾明波是一位极聪明、极敏锐的作者,似乎他的眼睛每闪动一下,就会有一首新的歌词出现。同时,他又是一位创作态度严肃,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他的文章歌词从来是掷地有声,让人思索,教人品味,并予人美的享受。这座城市一些大型晚会,他都是重要的撰稿者。艾明波的文字凸现的是他的温馨淡远,情怀细腻,畅美文风。”

    他说:“当我从生活的故乡,经过田垅趟出诗行的大地,走向生命前方的时候,分明感到有一种声音,漫过高高低低的草树篱笆,穿过纷纷杂杂的尘俗雾霭,向我热情地呼唤。我,沿着这声音走去,走进了又一个故乡。于是,我长久地伫立,向由“车轮、麦穗、松枝、红旗”以及“青春、热血、忠诚、豪迈”垒成的高地,顶礼膜拜。我一直相信,红绿灯是有情感的,斑马线是有呼吸的,微笑是有温度的,忠诚是有颜色的。无论是刀光剑影仰或是百转柔肠,都体现了这个群体的集体价值、荣誉与追求。而所有这一切,都是我们必须体味的。”这,更让我了解,当初,他为什么出发。

    就这样,艾明波以一腔热血,爱着并歌颂着他所从事的职业和生活中一切美好事物,他写着光荣,而他自己也更觉得光荣。

    三、回归诗歌艾明波

    对于艾明波的赞美诗,许多人都有评价,但当他听到一位朋友对他说“在所有的歌唱里,你的嗓门最大,最宏亮。能够把人喊醒,也会震耳欲聋。”听到这话,他陷入了深思。的确,在他走进公安队伍之后,他一直是嘹亮高歌,从未想过,让自己的诗更贴近内心。当然,他身处一个英雄辈出的队伍,血与火的洗礼,让他更加昂扬与激情喷发。就像著名诗评家李犁所说:“我曾说这是一个缺火的诗坛,没有了熊熊大火,诗歌也就没有了气血贲张和荡气回肠。火即情怀,包括情怀派生出来的理想、道义、激情以及侠肝义胆。”的确,这支队伍就应该产生这样的诗,英雄主义情结、悲悯的情怀。然而,在他静静地思考与自省之后,认为自己的一些诗中,的确是存在过度的张扬铺排或者是粗声大气的呼喊。

    于是,他越发怀念他大学时代参加诗社时,那种直面控制不住的心跳和毫不掩饰的夸张。而那时候的叙述也不紧不慢。这样,他便尝试着诗性的回归。去年,哈尔滨市道外区发生大火,在救火时,5名年轻的消防战士壮烈牺牲。他在极度悲痛中,写了一首诗《那一刻》——

    “那一刻,一定是黑的/即便白天,暗夜也遮闭了天空/你向火的深处摸索/却碰到了暴怒的神经/猝不及防的倾斜,塌陷了心/也熏红了人们的眼睛/你是不习惯走夜路的/刚刚离开家乡尚不熟悉这里的路径/多么想/是你身旁的一盏灯啊/把你照得通体透明/把天堂的路照得通体透明/而世界,因你辞别/一睡不醒/ 不要急着赶路了/天堂里没有火情/就这样慢慢地走吧/到一个亮堂的地方/悄然停下,然后欣赏/花的盛开、露的晶莹/还有,晴朗的天空/还有,一场来不及的爱情//那一刻,一定是冷的/水打在冬天/冬天正在结冰/水打在你的身上/你身上正在结冰/而你的身影砸在我的心上/我的心正在结冰// 那个地区叫太古/太古的楼层烫伤了你鲜嫩的年龄/多不相称的对比啊/古旧得让人酸楚/新鲜得让人心疼……”

    他的心仍然是疼痛的,他的情仍然是真挚的。不同的是,他哭泣却没让泪水流出来,他呼喊却把声音只留给内心。他的诗一经写出,人民网就立即发了出来,许多网站也纷纷转载。这是我看到的他写公安诗歌中,转变诗风的最早的一首。虽然还仍然带着他着摆脱不了外在的韵律,但诗歌的内含丰富起来了。

    还有一组写家乡的诗。也透露出他回归的迹象。比如《雪地上,哪一条路都通往故乡》《回到村庄》这两首——

    一场大雪的酣畅让我嚼出了年味/这时候,哪一条路都在通往故乡/我必须在星夜启程/替父母看看他们被雪埋掉的麦场/爸爸写的那副对联上的墨/一定是掉在了雪地上/不然,土喀喇不会那么黑/也不会那么香/被妈妈酱缸腌咸了的穷日子/破烂不堪地躲在童年的身后/一而再,再而三地怯生生地张望/……城市远了,年味近了/沿着念想出发,不用辨别方向/故乡一定不认得我的一头白发/但我认得爸爸挂在乡音中的犁杖。(《雪地上,哪一条路都通往故乡》节选)

    丢掉世俗的臭毛病/擦净被城市弄脏的手掌/走回装着稻谷、玉米以及/被柴火暖热的村庄/走回我低矮的身段/和我从不低矮的故乡……爸爸在这里种地也种下了念想/像哄着庄稼一样哄着我的成长/他更爱一粒米的秋天/不会让一棵庄稼撒谎…… 爸爸的身体里/好像存有一草垛的柴禾/只有吸烟才能暖和一下自己/也顺便烧掉一堆一堆的惆怅/爸爸不写诗/可他的身后却满是诗行/后来,他倒下也留一根树桩/给过往的鸟儿保存一小块歇脚的地方……(《回到村庄》节选)

    诗人亚东说:艾明波的归来是让我们温暖的。他以自己深沉质朴的诗歌完成了一次灵魂的转身。我更相信,艾明波也一定会秉承文学精神,在他追求的路上越走越远。我盼望再次遇到艾明波的诗歌,我想,每一次遇见,既是久别的重逢也可能是初次的相识。

    责任编辑?张明晖

    实习生?李?燃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