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于老憨/王爽
·荷塘月色/翟桂平
·米汤梦/田洪波
·剩女是个水疗师/杨玉祥
·苍茫虚空/张瑜娟
·玫瑰玫瑰我爱你/张蓉
·盛大/牛健哲
·斑海豹的夏天/于永铎
 
海燕诗会
 
·古风·重阳/史洪斌
·周庆荣散文诗新作选/周庆荣
·因为爱,所以爱/张敏华
·周围/柳沄
·春天是喊出来的/喻言
·心是孤独的猎手(评论)读禹德志的诗/刘恩波
·看一只靠岸的船/禹德志
·河西走廊以西/柏常青
 
都市美文
 
·一树一树繁花香/崔德忠
·夏日私语/李金荣
·我喜欢以散步的速度生活/李志明
·送礼的小孩/曹明霞
·我的一段学画经历/单澍铭
·打碗花/曹瑞欣
·敢抚叛徒的吊客/刘军
·村在江南/干亚群
 
按住大海的嘴唇/陈泰灸
  海燕  2017-02-23 13:06 转播到腾讯微博
陈泰灸 

    陈泰灸,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副会长、肇东市作家协会主席。曾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著有诗集《为爱流浪》《感受幸福》《倾听思绪》等,部分作品被译介到国外,入选数十部年选,多次获得各级征文奖。

    过敏的爱情

    我决定逃离这座城市

    就像当初逃离母亲

    杏花白了 桃花红了

    樱桃花开暴露了我的年龄

    选择飞机

    我不知是哪段感情为我导航

    选择高铁

    我不知在我心灵的归宿能否停留

    找一只小船去流浪

    随波逐流的事

    我从十五岁就再也不做

    爱情的花朵

    有人芬芳

    有人慌张

    只有公园的椅子坦坦荡荡

    有时是靠山

    有时做温床

    赶上流水的落花命运真好

    就像刚刚出生的婴儿

    不用预测 就知道自己

    肯定能汇入海洋

    一段一段的爱情

    就像错过花期的海棠

    蜜蜂逐季飞过

    也不见前来偷蜜的情郎

    必须到落花流水的上游去

    即使过敏

    也能用果实疗伤

    人间四月天

    谷雨那天

    松花江的开江鱼刚睁开眼晴

    就被出天价的人吃了

    杨柳刚有点怀春的意思

    就被倒春寒诱骗

    只有迎春花偏居一隅

    躲在开发商忘却的角落里偷笑

    而风仍在到处招摇

    让这个看见看不见的春天蒙羞

    在飞机上俯瞰

    松花江像极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让我想起一个去了美国的女诗人

    和一个幻想去睡别人的女诗人

    她们俩我一个认识人

    一个认识诗

    空姐送来晚报

    不怎么准的天气预报说

    咱们这个四月

    春天仍在路上

    银滩:樱桃与麦田

    胶东半岛的麦子熟了

    像一张张摊开的煎饼

    更像小时候练字的田字方格

    樱桃树长在麦田中间

    只等我和我爱的人到来

    躺成一个大字一个人字

    乳山,因此丰盈

    奶水流下,浸白海边的沙子

    我们迎着海风呼喊

    浪花飞舞,不知是否听懂了我们的召唤

    一只拇指按住了大海的嘴唇

    我只好等太阳落山

    再在樱桃树下和月亮接吻

    东口外诗韵

    站在康保的南天门

    康巴诺尔湖离云很近

    喝着沽源的烈酒

    云里

    是我思念闪电河的芳心

    野狐岭下想起楚辞里唯一的浪漫

    草原天路的风车客店

    睡醒了父亲节的孤单

    张家口的口是不是我在关外找不到的吻?

    艳阳天里举杯的都是和草原有缘的口音

    打起精神给坝上再增加五十三度海拔

    醉在我心里的赖着不走的

    是东口外的几个男人和女人

    这个季节

    油菜花开了吧

    那是我从东北

    让太阳捎去的慰问

    兄弟

    浑河不是想象中煤的颜色

    抚顺的目光16度像极了一部爱情小说

    我们为了兄弟而来

    他在机场迎接我们给他带来的

    关于他病情的传说

    看他讲故事的样子

    我喝干了他们几十年的交情

    真看不出这地方国色生香还能诞生诗歌

    几个名字串起一张报纸一段记忆

    一个没有故乡的男人

    感情和身体都不能再漂泊

    我醉在浑江边的酒馆里

    不为春色

    只为李犁只为商震

    只为我们谁都忘不了的蹉跎岁月

    我往哪里去

    能选择穿越

    我想去《诗经》里看看谁还在河之洲

    能选择返祖

    我想去海边瞧瞧当年上树

    究竟是为了爱情还是为了食物

    就是现在 我刚到正月十五的公墓

    给逝去的父亲送灯

    顺带看一下月亮是否和雪同时打灯

    我每年在生与死这条路上徘徊

    决定我往哪里去

    就看谁爱我多一点

    安吉,我的心丢了

    我关闭身后所有的竹门,

    也没有带走昨晚走失的芳心,

    苕溪含笑不语等了整个上午,

    却被一块糍粑一剑穿心。

    我来之前己经让台风告诉安吉,

    松北平原的呼唤无法承受一片叶子的深情,

    白茶反复炮制让我怀疑汉代竹简的含义,

    那两个宋代被我们带走的皇帝,

    不知现在又填了什么小曲。

    反正我在竹海抱着一根竹子吻过,

    品味五年后它变成席子的滋味,

    我还和一位美女在百草原的秋千上荡过,

    我兄弟说他宁可做一只被拍死的蚊子。

    杨梅酒醉了两个中午的太阳,

    一个完整的夜晚又被几首诗灌醉,

    唯一清醒的时侯我都在路上,

    走向安吉,我为青山绿水陶醉,

    离开安吉,我为记住的几个人名心碎。

    惊蛰:醒着或者装睡

    就在今天 惊蛰

    没什么吓着我

    没有女人电话更没有雷声

    本来我想知道的

    都被夜来一场雪掩盖

    更别说春天发情的事

    都被冻死在松花江南岸

    我曾用十二年的时间来忘记

    大学一直倒推到托儿所学过的东西

    这才勉强能在世上走过温饱

    更用八年时间想记住美国人和苏联人谈恋爱时的语言

    去过才知道

    对方只明白我的身体和国籍

    嘴和声音只剩下象征意义

    喝的酒越来越贵

    得到和做出的承诺越来越多

    拚命得到的东西

    拚命地放弃

    童年时丢掉的旧球鞋

    经常在梦里走过

    早晨看潮涨

    傍晚看斜阳

    我的爱情永远在路上

    不用推测 我知道

    雪化时我也无法发芽

    即使明年惊蛰打雷

    我也仍然站在原地

    培养忧伤

    端午,想起父亲的草原

    是谁把故乡变成了远方

    是谁用红线把艾叶和鸡蛋串成了我童年的香囊

    撕下一页九章包成粽子

    用橘颂做彩铃微商给三闾大夫的汨罗江

    基本上端午这个节日头一天就醉了

    各取所需的理由最后都是诗歌美酒收场

    我10点钟起床踩了踩妈妈家窗外的草坪就奔往机场

    带着妈妈非让拿着的鸡蛋粽子柿子香瓜

    心安寺大师祝念过的圣水

    这些东西,都被我在哈尔滨西站等机场大巴时吃光

    想了一会昨天诗会后的酒会

    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父亲和我出生的草原

    这个时候 活着的父亲正在草原放牧他的马群和我的童年

    端午节妈妈只会给我们姐五个

    每人煮两个鸡蛋

    姐姐有时会偷着给我一个

    二妹三妹可能要保存好几天

    我十五岁当兵走的时候

    小妹还抽了我一马鞭

    一下子把我从孩童抽到了成年

    其实我的心早已不再为爱流浪

    几次回乡

    乡愁早己躲进陈旧的相框

    其实我们自己早已断了自己回乡的路

    越描越像假的 就像给那些美女化妆

    但这不耽误我孝敬母亲

    不耽误和她唠嗑唠她熟悉的人和村庄

    和她一起听地藏经时

    屈原那时信佛就好了 我想

    七夕,你跟我隔着一段情的距离

    离我远点 保持无法拥抱的距离

    离我远点 让双手不能相牵

    爱抚不影响呼吸

    离我远点 让两对眼睛无法凝视

    目光无法若即若离

    离我远点 让两颗心不能相撞

    相思无法点燃意乱情迷

    七夕 你跟我隔着一段情的距离

    我在传说中牵牛耕地时

    喜鹊尚没有为你缝好嫁衣

    即使毫无结果

    我也不后悔那次心灵的不期而遇

    只盼这一天

    晴时和你指看银河星语

    阴时和你沐浴巴山夜雨

    假如再次相聚

    绝不让你乘风归去

    醉在七夕

    让爱的故事水银泻地

    西湖 谁偷了我的月亮

    西湖夜雨我忘记带伞

    花港没有鱼柳浪也没有莺

    只有成群蝙蝠不知疲倦

    来回撕扯我观看雷峰塔的双眼

    我站在湖边想三座桥三段浪漫

    爱情在杭州太简单

    成本低到只需一把伞

    要不你就折返跑十八里

    站在桥头等待雪天

    今晚的月亮在云层后面应该最大最圆

    苏小小是否今夜无眠

    为了安慰自己

    在电视里把世界各地的月亮看个遍

    但心中总有无法谴走的企盼

    枕着西湖的雨声入梦

    谁能把我丢了的爱找回

    让我梦绕魂牵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