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于老憨/王爽
·荷塘月色/翟桂平
·米汤梦/田洪波
·剩女是个水疗师/杨玉祥
·苍茫虚空/张瑜娟
·玫瑰玫瑰我爱你/张蓉
·盛大/牛健哲
·斑海豹的夏天/于永铎
 
海燕诗会
 
·古风·重阳/史洪斌
·周庆荣散文诗新作选/周庆荣
·因为爱,所以爱/张敏华
·周围/柳沄
·春天是喊出来的/喻言
·心是孤独的猎手(评论)读禹德志的诗/刘恩波
·看一只靠岸的船/禹德志
·河西走廊以西/柏常青
 
都市美文
 
·一树一树繁花香/崔德忠
·夏日私语/李金荣
·我喜欢以散步的速度生活/李志明
·送礼的小孩/曹明霞
·我的一段学画经历/单澍铭
·打碗花/曹瑞欣
·敢抚叛徒的吊客/刘军
·村在江南/干亚群
 
时光的慈,岁月的悲(外二篇)/桑钰淇
  海燕  2017-02-23 10:31 转播到腾讯微博
桑钰淇 

    踏上那条布满苔藓,氤氲着雨后湿气的小路,老人走得很踉跄却很急迫,似乎要去见一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又似乎前方通往的是心灵的救赎。迷浊的夕阳将半边天点燃,洋溢着丝丝缕缕的温暖。点点余晖映照在老人的脸上,照亮那些饱经沧桑后留下的细纹。罕见的一身戎装霸气威武却掩不住风烛残年的憔悴与佝偻。衣服间的弹孔与暗红的血迹暗示着那段惊心动魄,无可磨灭的岁月。老人的拐杖敲打在林间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为那抹庄严的静谧带来些灵动的生机。

    渐渐地,渐渐地,一块墓碑映入老人眼睑。七十年的风吹雨打将那块墓碑的棱角磨平,碑面粗糙而老旧,已经辨认不出那本来的颜色。唯有那碑上的名字,雕刻得越发精细,在岁月艰难的考验下,屹立在记忆的枝头。微风穿过树梢,于一片安逸的静谧中荡漾,轻抚着老人的脸颊,吹落那抹浑浊的泪水,吹开心底匿藏的回忆,那往昔峥嵘的岁月啊……

    1940年,战争的烈火早已将世界点燃,大片的土地在战火的灼烤下化为炼狱。冥冥间,似乎有人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那似罂粟般妖艳瑰丽的诱惑冲破了束缚的魔咒,纠缠着被贪婪侵蚀的人类。世界人民在绝望的灼烧下苦苦煎熬着,挣扎着。虽是弱小,无力,却在心底坚定地讴歌生命的美好。

    少年轻轻屏住呼吸,蜷缩在那并不宽敞的水缸中,双眸紧闭,眉宇间皱起的细纹却怎么也无法抹平,被牙齿紧咬的嘴唇愈发的苍白,身体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好似失群负伤的落雁,无助而彷徨。

    军靴踏击地面发出独特的声响,似死神的符咒,声声催人性命,声声勾人心魂。

    朦朦胧胧间,他听到了侵略者独有的蹩脚的中文。说话的人语气不善,带着威胁的强烈口气,字里行间是无法掩饰的、与人性不符的残忍。继而是哥哥的声音,声嘶力竭却慷慨激昂。“只有你这种败类,才会成为卖国的走狗!”少年似乎听到了刺刀撕扯皮肉传来的声响,一声凄厉的惨叫,继而是那骇人的扭曲狂笑。那笑声渐渐远去,却刻在少年心底,经久不衰。

    他费力地爬出水缸,触目是惊心的红色。自己最敬重的哥哥此刻躺在一片血泊之中,那曾经一尘不染的白衣在血色的洗礼下越发刺眼。本是白皙的脸庞此刻被血色与尘埃污染,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要跌出眼眶,无边的恨意与屈辱交织,盯着门口,似乎要将侵略者通通搅碎。

    父母早殇。兄弟两人从小相依为命。本约定要一起干出一番大事业,共览这旖旎人间,如今却因战争将这一切化为戏言。

    哥哥坚强勇敢而自己却胆小懦弱。哥哥却从未嫌弃过自己,而一直把自己护在身边。哥哥早早地安排他躲起来,独自面对那人性不存、丧心病狂的禽兽。

    天知道,少年多么想与哥哥并肩,多么想替他分担一份重担,但懦弱的自己神差鬼使地答应了哥哥,偏偏在关键时刻,胆小的自己颤抖着挪不动步子。

    少年抚上兄长的眼眶。逝者已逝,死而瞑目。泪水流至唇角却被他生生吞下,好似要吞下那隔世的悲伤,吞掉那个无能的自己。

    少年站起身,向村口走去,他知道,他要为自己的懦弱负责,他要对自己的国家负责。

    他参军了,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抗日战士。时光在他的眼角镂刻出岁月的印痕,是饱经风霜的坚毅与顽强。

    猛烈的炮火声隆隆贯耳,盘古开天的传奇似乎再次重演,天崩地裂,万物不存,混沌再现。黑暗的阴霾吞噬苍穹,血肉横飞间斩断破碎的肢体,却无法碾碎他前进的信念。

    炮火卷起的硝烟似乎要将他淹没,但他不曾退后一步;并肩作战的同伴接连牺牲,但他不曾有放弃的念头;濒死的伤势致他神智不清,他却硬撑着一口气坚持到了最后。他说:“这次,我不会再逃避。祖国河山之上仍有作乱之人,我怎忍心先行离去!”

    战争胜利之日,少年重新回到故地,肆意地品尝着空气的清新,享受着和平安逸的美好。鸟儿的歌声似乎格外灵动,村民们的面容似乎格外慈祥。流离失所的孤民于此重聚,庆祝祖国涅槃重生,迎接久违的日常生活。

    他为他安坟立碑,长跪坟前,感激时光赐予的礼物。感谢苦难催人成长,感谢离别使情更深,感谢和平姗姗到来,感谢人民宁折不弯……一切的一切,无论是冗杂抑或是静好,终将铭记在历史的眉梢,镌刻成不朽的记忆年轮。

    银汉迢迢,风拂清颜。不知是清泠的月光抑或是微醺的疲惫将老人的思绪召回。他轻轻抚摸着石碑,用那布满皱纹的手颤抖着摩挲着那个名字,浑浊的眼眸间酿起半面忧伤半面明媚。

    恍然间,他似乎看到那个久违的身影,面对自己,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倾己之力,逐己所愿

    世事难料,幽深微明。此刻,你或许金榜题名,春风得意,切记虚怀若谷,宠辱不惊。你或许满腹诗书,怀才不遇,莫要灰心丧气,妄自菲薄。顺境并非没有许多恐惧和烦恼,而逆境也并非没有慰藉和希望。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慢慢前行,环境不会造就未来,惟有倾己之力,方可得己所愿。

    含着“金钥匙”出生也许是许多人的愿望,殊不知,过分安逸的生活使无数衣食无忧者,不思进取,坐吃山空。后唐皇帝李存勖纵情声色,宠溺伶人,整日沉浸在安逸的梨园间醉生梦死,最终落得身死国灭,为天下所耻笑;南唐后主李煜不理朝政,骄奢享乐,在莺歌燕舞的温柔乡间拥抱瑰丽的幻想,尔后肉袒投降,日日以泪洗面。顺境给人以温柔舒适的环境,却在不知不觉间诱导着人们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居安思危,谦虚谨慎便如杜牧般功成名就,百事无忧,反之便只得粉身碎骨,名丧黄泉。

    若非经历过山穷水尽的绝望,又怎得柳暗花明的明天?若非坠入万劫不复的深堑,又怎得天堂的万世颂赞?两万里的伟大长征崛起了英勇无畏的人民解放军;项羽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迎来了绝处逢生、反败为胜;阿炳纵然双目失明,却从黑暗的缝隙中窥探了艺术的本源。缕缕柔情乘着艺术的光晕,幻化成情韵绵绵的《二泉映月》。生如逆旅,一苇航之,一路上,虽是沙石泥泞,却也可自成羽翼,翱翔云间。

    海德格尔有言:“向死而生,唯有死亡的气息,才能让我们感受生的迫近。”逆境不是绝境,只要稍微转换一下思维,也许便会有一片不一样的蓝天。

    所以,莫惧贫穷,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反倒会磨练坚定的信念;莫怕阻碍,没有经历过寒冷岁月,怎会有松柏长青的傲然。害怕逆境的唯有意志不坚、恒心不足的人。逆境甄选人才的功夫堪称绝妙,却被众多自弃悲观的弱者冠上了“毁人一生”的帽子,着实冤屈甚多!

    七堇年说:“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崇高的理想,即使明天天寒地冻,路遥马亡。”无论芬芳于繁华似锦的春季抑或零落于万木凋零的秋天,决定你能否跨越成功天堑的,从来就不是你周围的环境,而是你自己的心态与信念。即使明日繁华落尽,物是人非,对于心理强大的人而言,一切都只是成功途中路过的风景线。只有胆小懦弱的自弃者才会诅咒上帝的不公,却不知唯有被逆境青睐,方可化茧成蝶,完成质的蜕变。

    伏尔泰曾说过:“人生布满了荆棘,我们想的唯一办法就是从那些荆棘上跨过去。”于是左手扶好王冠,右手执起宝剑,一路披荆斩棘,剑指苍穹,倾己之力,逐己所愿。

    邂逅凤凰

    时光,清浅,一路芬芳,一路旖旎。伫立于岁月的剪影,几许落红如雨,几度红炉雪泥。轻撷一束芬芳,浅触流年的微凉。轻轻拂落,飘落于心底的尘,静待一场唯美邂逅。

    风过巷口,带来几许微凉。一季丹桂,又再飘香。款款漫步于沱江旁。一池碧水潋滟了波光。堤上杨枊婆娑,风姿灼灼,妩媚间尽是缕缕侠骨柔情。唤一乌篷船,艄云轻点一竿竹篙,船于碧波间尽情畅漾。岸边的苗家阿妹背着背篓,身着极具特色的民族服装,口中嘹亮的山歌萦绕于心头之上。古香古色的吊脚楼依偎于江岸两侧,日夜聆听江水浩荡。青春肆意,任谁也少不了那时年少轻狂。惟有此时,摒弃往事蹉跎,忘却雄伟理想,只盼于此缓步慢行,安静聆听,浅酌低唱。那历经沧桑的棱角引一丝清愁浅绕眉。一缕风拂尘,是尘落水的嘶喊惊醒了微捻的思绪?抑或是轻闭的双眸被风轻触,恍然间清明?

    渐近岸边,那气宇轩昂的亭台楼宇于此刻立显古典雅致。房檐间雕镂起梨花装饰,无论是雨丝呢喃抑或是云翳似乳,都如此尽态极妍。朦胧间隐约的是几许古朴与神秘。一条条翠绿的爬山虎从房脊间直垂而下,一幕幕青翠衬出几许幽静与清秀。抬手,抚上,透着点点微凉与静谧。也许,不必管那岁月踌躇,不必念那繁华醉影。任那时光马不停蹄地向前,带走一切忧伤。哪怕只许片刻驻足,也愿那份飘逸与灵动能够似春流破冰般洇入我的心房,于红尘阡陌间,予我岁月的留白。

    穿梭于古城的窄巷,一片片烟雾迷茫之中,好似没有了路,却又总能够柳暗花明。晶莹的露水顺着叶脉翩跹滑落,于青石板间发出悦耳的清鸣。

    许一响明媚,与岁月相融。拈清风入墨,揽细雨之画,绘那醉人灵动。看绿柳如烟,听花语呢喃,任世事轮回千年,任尘世沧海桑田,静守那一份恬淡。凝望那份清幽,镌刻于眉眼,遇见,那一路悠扬。

    盼那一指流年处,仍余半笺心语香。

    (作者系大连市育明高中高二十二班学生)

    责任编辑 董晓奎

    实习生 邱 珊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