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于老憨/王爽
·荷塘月色/翟桂平
·米汤梦/田洪波
·剩女是个水疗师/杨玉祥
·苍茫虚空/张瑜娟
·玫瑰玫瑰我爱你/张蓉
·盛大/牛健哲
·斑海豹的夏天/于永铎
 
海燕诗会
 
·因为爱,所以爱/张敏华
·周围/柳沄
·春天是喊出来的/喻言
·心是孤独的猎手(评论)读禹德志的诗/刘恩波
·看一只靠岸的船/禹德志
·河西走廊以西/柏常青
·八方/简明
·小动物世界/柳必成
 
都市美文
 
·一树一树繁花香/崔德忠
·夏日私语/李金荣
·我喜欢以散步的速度生活/李志明
·送礼的小孩/曹明霞
·我的一段学画经历/单澍铭
·打碗花/曹瑞欣
·敢抚叛徒的吊客/刘军
·村在江南/干亚群
 
周庆荣散文诗新作选/周庆荣
  海燕  2017-02-23 10:24 转播到腾讯微博
周庆荣 

    夜运河素描

    说话间,运河就流到长江以南。

    航道如初,橹变成马达。速度这样的词语让我一想起来就会无眠。

    一艘一艘的船轰隆隆地反证着夜晚的安静,沙石怎么也运不完,粮食从田野运到粮店,经过出售,一部分人就会温饱。

    我爱运河的水胜过奔波的船。

    怀念桨声的时候想到挖河的人,他们早已被河底的泥土覆盖。我尽可能地多想想幸福的事,泥土上长出今天的稻谷,而且,隋朝远去,我不是挖河的人。

    乘风破浪的是时间,在江南夜宿,我是这条古老运河的邻居。夜色中船灯闪烁, 运河水只是默默地承担着责任?

    我给有责任的水画素描,画夜,不忘记同时画下两边的岸。欲望无边的人,让他们在遥远处忏悔。哪一条船从隋朝行驶到今天?

    山脉K线图

    我仔细地看这段山脉,左高右低的时候,我决定翻过一道山。

    夕阳照向东边,飞鸟的翅膀被阳光镀红。

    我在山的这一面再看。秋天的形状除去落叶,我看到红枫的表达。山形左低右高,关于未来的走势,突然发生转折。

    有人在春天投资,持有成长性的树木,有人在夏天最热烈的时候撤退,他们误判山脉的坚定。

    右边最高处,我看到一簇簇枫树红得让人惊喜。

    只有会看山的人,才能忘记深渊。

    投机主义者摘下金黄的柿子,他们走进谷底,在山溪边散步。

    在山谷看山脉,峰峦叠起的景象使我警惕股票的K线。岩石挺拔,这些土地中最坚硬的部分用一寸寸的身体买进高度;山形严重下切时,石头们没有团结在一起,这个时候,总有山溪流过,为了行人不遭遇悬崖的绝望。更多的情况下,山脉连绵。起伏,如同日常的人群。我在别处曾经看到大大小小的山洞和山体被剥削的模样,我痛恨老鼠仓和人为的灾难。让山脉自由,即使暂时的深渊,对面,依然是另一座山拔地而起的信念。

    文字写到这里的时候,已是山谷的子夜。

    我以酒代茶,走出房间,站在山谷安静的黑暗里。

    一抬头,望见山脉省略一切色彩斑斓的气候,它黑魆魆的影像是夜晚里多么坚强的存在。我只看它的最高处,然后看到满天的繁星。

    真正的K线是山脉的脊梁,它在光明里,更在黑暗中。

    它在牧夜人的心上。

    秋后在韩家荡说荷

    让我们在秋后说一说荷。

    秋风中枯黄的叶片,用它来比喻一个人,他一定有很多往事。

    荷叶的往事是碧绿,其中的高潮一定关于荷花的盛开。在韩家荡,荷叶不可能三三两两,它们展开自己,良田万亩是我亲人的村庄。大片大片的绿任性地描绘,汗水里的盐以及劳动的沉重,我不说,让无数的荷花带着露珠去叙述。

    一生中总有一次盛开,使我们忘记曾经发生过什么别的。

    有人见到残荷就叹息,他没有注意黄昏下荷叶老年的安详。年纪到了,就会本质。

    下面的藕马上就会有出头之日。

    秋后说荷,主角是黑暗中的藕。

    污泥中一切的忍耐应该等来公正的结果?

    握母亲的手,然后喝茶

    泡在雨水里的初冬让故乡比往常都冷,所以我把双手焐热,然后握紧母亲的手。

    回家就好。

    母亲省略的内容其实在批判我一贯的辽阔,她依旧瘦削,皱纹更加深刻。

    菱角熟了,母亲说多吃一些,它们像是一张张笑脸,味道还是从前的。你的川字纹让我担心,她说。

    一般情况下,我会解释那是我的思想。

    母亲是不懂思想的人,她挂在嘴上的话是我的座右铭:吃饱了,但不要撑着。

    我对待事物的态度经常让事物发言,认为自己对一切都会有用。

    伤害了自己,谁是疼你的人?

    母亲接着说,她越来越傻了,玻璃上画着雾,不是不想看外边的世界,而是实在看不清楚了。

    她担心的是自己从此无用,而无用属于智慧,只是我一直不甘心。

    握母亲的手,想家外的事。

    斜雨打湿窗子,一叶芭蕉在雨中哆嗦。

    不要再抱着光明跑来跑去了,如果黑暗太多,光明给谁?

    把母亲的手焐热,她在温暖之后说起她的幸福。

    手不冷,才能去抱重孙儿。

    这样的话,很符合我一贯的原则。

    我拒绝用冷漠的手握我之外的一切,剥削他人的体温会被追究人性的责任。

    母亲抽出手,她说喝茶吧。

    她泡出的是一杯龙井,我记得是我上次回家时带来的。一年之后,茶开始遭遇温度,闯荡世界的人,坐下喝茶。

    在母亲身边喝茶,三尺空间足够。

    秋夜独语

    我看到一粒粒蓝色的纽扣,子夜,夜空披上纯黑的大衣,蓝纽扣在闪光。

    人间中秋刚过,离愁是月光的苍白,多年不说,这次,我同样不说。

    我说窗外的蟋蟀,秋事丰富。

    我说我夜深时听到的狗吠,它们是城市的流浪者。声音里听不出幸福与否,我仰望天空的时候,不愿简单地把这些声音当作噪音。

    生命的动静多么美好。

    玉米被收获了,十月,高粱也将要被收获。

    秋天的语言要赶在冬天封冻前说完,夏末未及说出的爱情,就让高粱变成酒,酒后再说。

    蟋蟀集体说,流浪的狗被集中起来说。

    我在中秋之后的子夜,一个人说。

    说得夜空解开一粒粒纽扣,胸怀大开。

    如果有人说出忧虑或者悲伤,天能够拥抱他们。

    超越

    一

    一块石头突然谈起哲学。

    它总结土地的硬度,风弹奏时间的表面,它是路上的难度,它有深刻的记忆,你如果向前,就豁免它对土地的篡改?

    二

    你要向前。

    未来是爱你的,你放下丰富的往事,所有的朝代只是时光波浪的具体描述。

    一浪兴起,一浪衰弱。

    历史里的鲜花与你无关,你注定不是接受赞美的人。

    因为石头正在路上暧昧,它的同伴是远处的山脉。

    三

    曾经,我建议人们应该公正地评价一块石头。

    不能轻易地将石头看成是我们经验里土地的顽固,尤其当我们的精神明显虚软,人性仿佛沼泽,勇气被修养代替。

    而规则渐渐演变为流行的沉默,事物在观望里训练着生命力。

    待在原地,一起感叹。

    远处瑰丽的云霞是天空新的伤口?

    一块石头是怎样的方程式?

    四

    我发现了石头的秘密。

    虚度时光已经被谱成歌曲,你唱我唱,谁是那个心痛的人?

    乌云是一块膏药,贴在天空蔚蓝的皮肤上。

    谁唱一唱理想?

    理想是一次超越,如果谁都不是坏人,我们就在前方的某一块麦田边上相聚。

    懒汉联盟的一个助理员,正被平庸主义委任为主持,我预言不久的未来,他会被理想约谈。

    在规定的时间和规定的地点,一块无聊的石头,它要如实交待,它不属于远方,它是伤害理想的一块石头。

    有一天,我们会集体歌唱。

    在超越之后。

    这一次,我只对渡口情有独钟

    伙伴们去了别处看风景,鹳雀楼、关帝庙与普救寺。这个城市惊人地古老,一些事依然存在只是为了人们不能习惯性地忘记。

    而我站着大禹渡的最高处,目光渡向远方的中条山和华山。我从河东望向河西,在无数已经逝去的岁月里寻找斗换星移。大河在两山之间缓缓地流动,架起我目光的两条山脉,一左一右,大河流出这块土地最初的名字:中华。

    渡口,痕迹斑驳。

    正午的阳光下,我绕它三匝。我要三百六十度地观察它,观察它的前后左右,想听它独语,听它透过历朝历代的现象说出藏在心底的本质,不仅听它说热爱和珍惜的,更听它说出被历史的文字忽视的那些内容。它说话的方式先是以神话,然后是部落的方言,接下来说起社会和国家。一条船装不下悲欢离合,更多的船装满了盐,盐是这片土地的特产,也是劳动的味道。这个味道仿佛人民曾经的泪水,大河愤怒的时候,史书里的每一句都凝重如逶迤的昆仑山脉。

    大河流啊。一弯又一弯地搂紧更多的土地,渡口在这里继续有效。

    经过白天和上半夜的喧闹之后,在下半夜,我想给渡口所在的黄河的位置找几个比喻。

    一张弓的比喻;

    一弧弯月的比喻;

    战争与和平的比喻,原地厮守和漂泊的比喻;

    得道和失道的比喻,此岸是爱彼岸还是爱,渡口也是一个比喻。

    世界睡下后,渡不走的就是秘密。

    我对渡口的情有独钟,也是渡不走的秘密。一切的现实和一切的未来,都能在这块土地最初的名称下,拥抱并且和解,如同河水永远抱紧河床。

    治水之策

    ——给大禹

    一般情况下,水自己安静。

    用流动的方式走完它的一生,漫长或者短暂。这更符合一条河流的定义:有自己的规矩,偶尔也会用涟漪和波浪来表达态度。

    它无法决定自己的清与浊,主要看它的路程经过的地形和土壤的软硬。它甚至走不了捷径,常常一个弯又一个弯,它战胜曲折的方法因此被人们借鉴,一波三折之后,事态将会平息。

    当人们为天道人心叹息,一条河同样会发一下脾气。庄稼和鲜花成为水草,牛羊仿佛波浪间最大的鱼。

    洪水来了。

    让一条大河听话,简单的训斥不够。

    关键在于人间的套话解决不了连日的阴雨,好山的山头洪水泄下,谁是管理闸门的人?

    初秋的黄昏,我一边喝茶,一边在大禹渡边看着黄河。眼前的黄河温柔腼腆,曾经的失态似乎凝固在凸起的河床上,河床是细细的黄土,它是万里江山开小差的那部分。

    我继续关心的问题,假如训斥不够,应该如何治水?

    大禹的策略:他首先理解水是谷子成熟的动力;允许天鹅在黄河的湿地自由恋爱;研究好水面的船与水的关系;河床要做默默无闻的深刻的英雄,它不能羡慕上面的长满油菜花的土地蜂蝶飞舞;大禹必须警惕蚁穴在大堤上的活动,当然,大堤本身不能存在类似渎职这样的偷工减料;最后,他清醒地动员青草、庄稼和树木呵护好每一寸土地,不让泥土轻易增加水的重量,并且,他说:水清兮,濯人间品格。

    好的策略是让一条河正确地流动。

    大禹治水后的结果是,五谷丰登,国泰民安。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