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于老憨/王爽
·荷塘月色/翟桂平
·米汤梦/田洪波
·剩女是个水疗师/杨玉祥
·苍茫虚空/张瑜娟
·玫瑰玫瑰我爱你/张蓉
·盛大/牛健哲
·斑海豹的夏天/于永铎
 
海燕诗会
 
·小动物世界/柳必成
·我的生命我的诗歌(诗论四则)/蓝冰
·味道/高璨
·苏东坡(长诗节选)/雁西
·谁听见树的喊叫/季士君
·游子吟四首/姜宇翔
·荼蘼花(外一首)/姜亚亘
·刘丽芳的诗(三首)/刘丽芳
 
都市美文
 
·夏日私语/李金荣
·我喜欢以散步的速度生活/李志明
·送礼的小孩/曹明霞
·我的一段学画经历/单澍铭
·打碗花/曹瑞欣
·敢抚叛徒的吊客/刘军
·村在江南/干亚群
·这样的残片/于德北
 
一树一树繁花香/崔德忠
  海燕  2017-02-23 10:11 转播到腾讯微博
崔德忠 

    一

    有花皆能语,无树不生香。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五月里的槐花,开得正浓,我却在不知不觉中险些被它错过,差点没有注意到它。遍地槐花处处开。在北方,槐花是一种普普通通的花,但确是一种足以让我们安静下来的花……

    我在北方五月的一天里,在一个早晨和同一天的中午,先后两次、在两处分别与两种颜色的槐花不期而遇。槐花在我必经的路边开花给我,我闻它的花香沁人心脾。我真的不能再无动于衷,并且决定,为这一树一树极其普通的槐花,写下一些文字。花开,是我与花的缘分;我写,是花与我的宿命!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佛家说:人与人之间彼此深深地望上一眼,就要在前世修上五百年。我很荣幸,不仅可以任性地与你相识,并且可以任情感挥洒,去抒发我对槐花的热恋之惑……

    二

    突然想起《驿路梨花开》这篇课本里学过的散文。许多年前的记忆仿佛就在眼前,我的语文老师铿锵有力的朗诵声,至今回响在耳畔:“山,好大的山啊!起伏的青山一座挨一座,像大海的波涛你推我挤,延伸到遥远的天尽头,消失在那迷茫的暮色中了……”“山,好大的山啊!起伏的青山一座挨一座,延伸到远方,消失在迷茫的暮色中。这是哀牢山南段的最高处。”“正走着,他突然指着前面叫了起来:‘看,梨花!’”。

    白色梨花开满枝头,多么美丽的一片梨树林啊!作者接着描述了借宿在“一座草顶、竹篾泥墙的小屋出现在梨树林边”。并与一个须眉花白的瑶族老人倾心对话,备受感动的故事,我们这才明白,屋里的米、水、干柴,以及那充满了热情的”请进”二字,都是出自那哈尼小姑娘的手。作者感慨道:多好的梨花啊!我望着这群充满朝气的哈尼小姑娘和那洁白的梨花,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诗,“驿路梨花处处开”。

    在写这篇文章、查这句诗的时候,我还无意中翻找到了诗的出处,全诗出自宋代陆游的一首《闻武均州报已复西京》。据记载,绍兴三十一年七月十二日,陆游升迁大理司直兼宗正簿,任玉牒所史官。他的工作主要是为皇家纂修“玉牒”,以编年之体叙帝系而记其历数,凡政令、赏罚、封域、户口、丰凶、祥瑞之事皆须记载。九月间,完颜亮的大军自北南下,一边分兵进攻川陕和荆襄两路,一边自己率领六十万军队直逼淮水清河口,号称百万。南宋刘錡的军队在皂角林和金人遭遇,打了个胜仗;而在广大沦陷区,爱国群众纷纷组织乡兵与金人作战,在正规军的配合下,十二月间,收复了高州、长水县、永宁县、寿安县,并终于攻克洛阳,极大地鼓舞了人心。当陆游听到收复西京的消息,异常高兴,立即作成此诗:“白发将军亦壮哉,西京昨夜捷书来,胡儿敢作千年计,天意宁知一日回。列圣仁恩深雨露,中兴赦令疾风雷,悬知寒食朝陵使,驿路梨花处处开。”(《剑南诗稿》卷一)武均州即武钜,当时任均州知府兼安抚使,诗中“白发将军”就是指陆游。西京,即洛阳。公元1161年12月,武钜率军抗击金兵,收复洛阳,陆游得到这个消息写了这首充满激情的诗。末联两句是说,可以预料到来年寒食节,祭扫宋先帝陵墓的使者,将通过梨花盛开的驿道而到达洛阳。

    岁月如昨,却已难再回首。如今,我业已到了老师的年龄。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忆念起这“处处开”的梨花,难免生发着丝丝入扣的感慨来。

    三

    乱曰:梨花情似雪,尽在不言中……

    这袅娜的花仙子们,沉静中纤柔,空灵里放歌。那些胎盘于石峭锋利中的,可曾是苍天的恩赐!

    那伸手可及的,岂不全都是爱!

    千朵万朵梨花开,菩提叶下惹尘埃!而我满眼的梨花,全化作那满园的泪花……

    那深处,一棵朝阳的梨花,开得妖艳迷人,开得鲜嫩可人……

    莫非是你今生全部的爱吗?

    花落处,谁又将是我最伤心的使者?

    梦醒处,太美了的,又太残忍!

    生活的境遇里,总有一种格调,让急于欣赏的人疲于奔波。而满树满树的花影,又仿佛化作了恋人的魂,游子的魄……

    梨花盛开,我惊讶于你的洁身自好,感慨于你的与世无争,伤心于你的生之短暂,却极欣赏于你的端庄与秀美,清幽而风骚!

    归去来兮,愿梨花永远盛开,愿人间那份单纯的爱永在!

    四

    尽管我知道目光交错时

    我会颤抖不已

    但我越是敞开着门

    爱就会走得越快

    多年婚姻的平静,给予平日里的平凡事,以生命的名义,以家庭的责任。浪漫的色泽已经风蚀雨浸,有的地方早就到了应该修补的时候了。是它们----- 引我聊以自慰,或者医治疗伤!

    二十四节气真是一首首动人的歌谣。清明一过,我便急切地暗恋着它们的到来。许是今年的春天跟以往的不同吧?我骚动的性情开始于动荡的静谧中期许着它们的盛开!

    我热切地期待着,宛如期待着一场人生的盛宴。

    是它们,引导着我,甚至是挑逗我!是它们,让我醉心于转世轮回,笑看红尘!

    当我酣睡着的时候,它们正清醒着,有的因为含苞欲放,依旧揉着惺忪的睡眼。它们赶了一夜的路,为的是赢得我们多看上它们一眼。而无论我们是否注意到了它们,它们依旧默默地开放着、开放着、开放着……它们多像我们的父亲母亲们!

    从广阔而静谧的空间出发。吵架似的静静地开放着,以理智的和平方式报喜于枝头,在你我必经的路上。需要声明的是,“它们不是来吵架的,它们也不会打架。”

    是的,应该学会一点忍受和慷慨。仅为春的这一次绽放,却蕴藏了整个冬季。那些魂魄的飘落与回归,只为赢得你的一个眼神,一丝丝微笑,以及一些并不温柔甚至无情的采摘!

    它们的一切,仿佛就是一场于诞生中死难的苦命!然而却催促着我们展开即使是莫名其妙的想象力。它们还给我这样的启迪:有些往事,过程本身就是结果。结果,就在这一片片的灿烂之中

    矛盾的交流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对此,惠特曼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说:“我是否与自身相矛盾,对的,我反驳了自己。”

    对于它们,早在《诗经》中就有过描述,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五

    风起的时候,笑看落花。时间,连同光阴的尘埃,总是不辞而别,且不留痕迹。梭罗曾经这样写道:“我们在打发时间的同时,一定也在破坏时间的永恒。”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说:“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了。”去年的那株花啊,你同一样的位置开了一样一样的花,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却无法知晓今年的这朵花与去年的那一朵在本质上是否有所不同,构造布局是否迥异?大概是作家龙应台这样讲过:“相机,原来不那么重要,它不过是我心的批注,眼的旁白。于是把相机放进走路的背包里,随时取出,作‘看此花时’的心笔记。 每一个被我‘看见’的瞬间刹那,都被我采下,而采下的每一个当时,我都感受到一种‘美’的逼迫,因为每一个当时,都稍纵即逝;稍纵,即逝。”明朝大家王阳明先生曾说过:“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这世间的花朵于我的心如此“明白”,又何尝在我“心外”?我又何必去在乎“心内”“心外”呢?呵呵,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蓦然回首总相许,草色天涯水色歌。走笔至此,哲学家克尔凯郭尔的一句名言蓦然浮现于脑际:“世界依旧,没有什么新奇的事儿,你只不过是自己的回声而已。我要倒下睡觉了,如果你发现了什么新鲜事,就来叫我吧。”时间如花,比如人的行走不是为了打发时间,而是为了在每一步、每一秒、每一片花瓣间迎接时间的到来,感受时间的芬芳……

    六

    这些杏花,散落在黄土高坡,散落在陕北陇东,散落在吴起镇角角落落的山塬……

    这些杏花,没有过多的奔放,没有过分的炫耀,只是静静地开放在吴起镇角角落落的山塬……

    昨夜,我梦见,中国革命的火种依然遍布这些革命老区,从这一座山到那一座岭,传承着炎黄子孙最优秀的基因。

    这些天来,走在山塬之间,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七

    诗人艾略特所说:“你说我是在重复。我以前说过的话。我还要再说一遍。要我再说一遍吗?为了要到达那儿……”

    想,但是,不敢、不能。人类,就是这样被足足的束缚着,虚伪着,折磨着。这世间,最虚伪着的,大概不应是盛开的槐花,而是人,是人类吧!

    但是,没有,一点也没有。

    啊!这一树一树,繁花似锦!但我曾经多次祈求的那上古的,或者《诗经》里的古旧的爱情,至今尚未发生。我依旧在热烈地期待着……

    责任编辑 董晓奎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