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荷塘月色/翟桂平
·米汤梦/田洪波
·剩女是个水疗师/杨玉祥
·苍茫虚空/张瑜娟
·玫瑰玫瑰我爱你/张蓉
·盛大/牛健哲
·斑海豹的夏天/于永铎
·夜与海/丁小龙
 
海燕诗会
 
·小动物世界/柳必成
·我的生命我的诗歌(诗论四则)/蓝冰
·味道/高璨
·苏东坡(长诗节选)/雁西
·谁听见树的喊叫/季士君
·游子吟四首/姜宇翔
·荼蘼花(外一首)/姜亚亘
·刘丽芳的诗(三首)/刘丽芳
 
都市美文
 
·这样的残片/于德北
·一棵开花的树(话剧)/张鲁镭
·行走的秋天/魏娜
·我想看到您孩子时的模样/展翔
·听取蛙声一片/女真
·倾城之殇 ,倾心一场/丛悦然
·寂寞的石板/何双
·古琴二题/李璇
 
于老憨/王爽
  海燕  2017-02-23 10:02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爽 

    在老家,有个老汉叫于老憨,为人本分,性格耿直,憨厚老实。

    于老憨小时候家里穷,没有上过几天学。他在言语表达上简单朴实,有一定的原生态味道。

    也因此闹出很多笑话。

    早些年,化肥农药什么的还没普及,只要有水的地方就可能有鱼。我们屯子西边有个大泡子,夏季雨水勤时会有鲤鱼、草鱼、鲶鱼跑到一旁的水坑子里,水撤了后,有的鱼就回不去泡子了。小伙伴们在放猪时,总能抓到几条或大或小的鱼。那时的于老憨才十几岁,他不屑于抓小鱼,便自制个鱼钩在大泡子边钓鱼,偶尔能钓到二三斤的大鱼。有一天,他拿着鱼竿回来,正赶上社员们下地干活。有人问他:“老憨,今天钓到鱼了吗?”于老憨扫兴地说:“鱼是有,就是不咬钩。”

    人们哈哈大笑,把于老憨笑得莫名其妙。只有他的父亲于世有(鱼是有)冷着脸没有笑。

    有人还故意喊了一句:“于世有,你咋不咬钩呢?”

    有一年春节,他哥从集市上买回红纸,裁好后准备写对联,但又没想好写啥。他未过门的嫂子来拜年刚好在他家,嫂子给他哥说了两句顺口溜,问行不行。他哥说挺好,就开始写起来。于老憨在一边说:“嫂子真行,还整出韵(孕)来了!”

    嫂子满脸通红,哥在偷着乐,他妈抄起笤帚疙瘩往他后脖颈子削了一下,骂道:“你瞎说啥!”

    后来有人就都逗他:“老憨,你咋知道你嫂子整出孕了呢?”

    我是二十多岁就离开的家乡,在县武装部工作。有天一大早,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老婆喊我吃饭。这时有人敲门,我对老婆说:“快去看看,谁来了。”如果是物业的或邻居都会按门铃,敲门的应该不是常客。

    “你找谁?”

    “是老王家吗?”

    “是。”

    “你爸在家吗?”

    老婆没吱声,撅着嘴就回厨房跟孩子吃饭去了。

    我赶紧说:“在,进来说话。”。

    原来是老家的于老憨,听说今年开始征兵了,儿子不好好读书,他想送孩子当兵。我说这是好事,就按正常程序参加体检政审吧,如果遇到什么问题再说。

    征兵开始了,于老憨的儿子到村里报名,到乡里体检,又到县武装部政审和体检,都合格了。于老憨问我是不是该给接兵的送点啥。我说不用,这孩子啥毛病没有,你一送反倒让人家多想。他又说接兵干部要来家访,总该留人家吃顿饭吧。我说这可以。于老憨最后问我:“你面子大,要能回老家帮陪陪酒就好了。”

    当我回去时,于老憨把支书、村长、民兵连长、校长、队长及有头有脸的请来一大桌。

    不一会儿,乡武装助理领来了接兵的何连长。何连长来接兵到县武装部报到时我们已经见过面,让他意外的是我竟然在这里。乡武装助理便告诉他,这里是王副部长的老家。

    酒桌上,大家无论如何让我主持,我提完了第一杯,指着桌上的菜对何连长说:“这可都是不容易吃到的绿色食品啊!”

    “也没啥,都是家产的。”于老憨用筷子指着甲鱼说,“就这个王八是外来的。”

    一桌人都憋着不敢笑。

    何连长皱着眉,拉着脸,很是尴尬地看着我。

    我急忙说:“小何你家也有亲戚在农村吧?乡下人不端书本说话,见谅!”

    于老憨突然醒过腔来,“啪”地打了自己一个嘴巴。

    我对于老憨说:“没事,带兵的都知书达理,不会怪你。”

    接着我就用酒杯撞了一下何连长的酒杯:“来!好事成双,我再提一杯……”

    何连长的胸怀也是太小,后来,于老憨的儿子当兵硬是让何连长给卡了下来,没有当上兵。

    于老憨的儿子没当上兵,一气之下书也不读了,把村边上的一个大荒坑改造成了鱼池,几年下来就赚到了第一桶金。后来,又开发乡村旅游,又几年下来,于老憨的儿子就成了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土豪了。

    于老憨坐在自家的别墅门前,经常对别人说,我是憨有憨福,当年我儿子如果当上兵走了,我家哪会有今天!

    责任编辑 孙俊志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