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米汤梦/田洪波
·剩女是个水疗师/杨玉祥
·苍茫虚空/张瑜娟
·玫瑰玫瑰我爱你/张蓉
·盛大/牛健哲
·斑海豹的夏天/于永铎
·夜与海/丁小龙
·屠城/王哲珠
 
海燕诗会
 
·小动物世界/柳必成
·我的生命我的诗歌(诗论四则)/蓝冰
·味道/高璨
·苏东坡(长诗节选)/雁西
·谁听见树的喊叫/季士君
·游子吟四首/姜宇翔
·荼蘼花(外一首)/姜亚亘
·刘丽芳的诗(三首)/刘丽芳
 
都市美文
 
·这样的残片/于德北
·一棵开花的树(话剧)/张鲁镭
·行走的秋天/魏娜
·我想看到您孩子时的模样/展翔
·听取蛙声一片/女真
·倾城之殇 ,倾心一场/丛悦然
·寂寞的石板/何双
·古琴二题/李璇
 
荷塘月色/翟桂平
  海燕  2017-02-23 10:01 转播到腾讯微博
翟桂平 

    背着简单的行囊,杨帆一个人迷茫地买票,迷茫地上车,不知哪里是抵达的终点。一个月前,他在北方的一座海滨城市经历了一次最悲惨的遭遇,事业、恋人、朋友都恍然如梦般地从身边悉数离去。

    杨帆成了一个孤家寡人。眼下,南方的一场大雨,前方铁路发生故障,阻隔了前行,火车被迫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杨帆走下火车抬眼望去,铁轨的东侧是一畦畦碧绿的稻田,西侧则是一条开满紫薇花的小径。他落寞的心情不禁有些怦然心动,蓦然想起了“谁道花无红百日,紫薇长放半年花”的诗句。

    沿着花开满树、艳丽如霞的紫薇花小径,杨帆朝前走去。

    落日如红红的草莓掉在青翠的山岗背后的时候,穿过悠长的青石小巷,杨帆站在了青砖青瓦的一幢民居前。

    门前,一个老婆婆悠然地摇着蒲扇,杨帆放下背包,询问可有房屋出租的人家?老婆婆上下打量了几眼,用蒲扇指指身后民居,“喏,我这里有一间空房,你可以住下来,房租你看着给。”

    仲秋的夜晚,月光如洗,虫声唧唧。

    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

    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

    弹一首小荷淡淡的香

    美丽的琴音就落在我身旁

    ……

    这是秀秀在唱歌。秀秀是老婆婆的孙女,农大毕业后,经营起了一大片荷塘。

    杨帆离开小院,转过悠长的青石小巷,登上石阶,朝湖边走去。

    湖面的风清凉。湖水被月光照得白白的,泛着点点银光,随风一圈一圈地荡向岸边,发出轻柔的沙沙声。秀秀坐在岸边,看见杨帆,脸上怔了一下,随即嫣然一笑,甩甩马尾辫,怯怯地拉着杨帆沿着湖岸向前走。

    垂柳下,一艘小船停放着,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摆,湖面上肥肥的荷叶挨挨挤挤,舒卷有声。荷花在幽然地沉睡,等待天明后吐露芬芳。

    秀秀划着小船,小船静静地向湖心驶去。田田的荷叶间,有条狭窄的水道,可容船身通过。荷叶下面的水黛青黛青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荷香。杨帆感觉到一阵沁人心脾的清凉。

    静寂中,杨帆听到了秀秀随着轻轻划桨而一起一伏的呼吸声,还有鱼儿在船儿接近时,迅速逃离时的唧唧声。

    穿过狭窄的水路,前面是圆圆的一片湖面,圆圆的月亮落在湖面。

    秀秀停了桨,将下巴顶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地看着湖水里的银色的月亮。秀秀喃喃低语: “爸妈在很远的地方打工,有时候,一个人孤寂了,就会划船过来。躺在船板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和星星,心就静了。”说着,她看看杨帆。

    杨帆坐在船的另一侧,点燃一颗烟,透过肥大的荷叶的缝隙,目光久久地停留在北方远处的一片星空,星空闪闪烁烁,布满了璀璨的珠网。

    杨帆叹口气。像是无奈,又像是茫然。

    “如果,如果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这儿是最安静的地方。”秀秀觑了杨帆一眼,小心翼翼地说。

    杨帆摇摇头。“此刻,我什么话都不想说,就想这样静静地坐着。”

    秀秀扯过身边的一个莲蓬递给杨帆,然后躺在船板的苇席上,枕着一片墨绿墨绿的荷叶,轻轻地哼唱起来。

    萤火虫点亮夜的星光

    谁为我添一件梦的衣裳

    推开那扇心窗远远地望

    谁采下那一朵昨日的忧伤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

    游过了四季 荷花依然香

    等你宛在水中央

    ……

    杨帆静静地听着,静静地看着。月光中秀秀的脸庞清纯而秀美。

    一个月后,杨帆回到了北方的海滨城市。他重整旗鼓,一鼓作气开发了莲子、莲子酒、莲保健品、莲食品等莲系列产品,并与供货商达成意向合作,要将莲系列产品引进当地市场。

    在一个落日殷红的傍晚,杨帆沿着悠长的青石小巷,又站在了那幢青砖青瓦的民居前。

    老婆婆告诉杨帆,秀秀走了,说到北方的一座城市去看海。

    责任编辑 孙俊志

    实习生 李 燃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