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剩女是个水疗师/杨玉祥
·苍茫虚空/张瑜娟
·玫瑰玫瑰我爱你/张蓉
·盛大/牛健哲
·斑海豹的夏天/于永铎
·夜与海/丁小龙
·屠城/王哲珠
·谈判/王闷闷
 
海燕诗会
 
·小动物世界/柳必成
·我的生命我的诗歌(诗论四则)/蓝冰
·味道/高璨
·苏东坡(长诗节选)/雁西
·谁听见树的喊叫/季士君
·游子吟四首/姜宇翔
·荼蘼花(外一首)/姜亚亘
·刘丽芳的诗(三首)/刘丽芳
 
都市美文
 
·这样的残片/于德北
·一棵开花的树(话剧)/张鲁镭
·行走的秋天/魏娜
·我想看到您孩子时的模样/展翔
·听取蛙声一片/女真
·倾城之殇 ,倾心一场/丛悦然
·寂寞的石板/何双
·古琴二题/李璇
 
米汤梦/田洪波
  海燕  2017-02-23 10:00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田洪波 

    米汤自懂事起就与垃圾为伍。

    他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他的名字来自偶然。童年时,有个小区少妇见他可怜,多帮衬他一些东西,同时问他叫什么名字。米汤答不出,恰巧少妇带的狗冲陌生人乱叫,少妇喝斥狗,米汤,有点儿礼貌!狗立时变得很乖。米汤龇牙一乐,呀,我也要叫米汤,这名字听着好玩儿,把个少妇说得立时泪水盈眶。自此,米汤的名字在圈子里叫开了。

    所谓圈子,其实就是能和米汤搭伴儿的人,同是乞丐,或者是残疾人。有时他们睡在桥洞下,有时睡在工地上,有时睡在胡同犄角旮旯里,反正不管在哪儿吧,米汤把这些人划在自己认可的圈子里。

    米汤愿意向他们倾诉,比如从生下来他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自己还有什么亲人,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有时他难过,有时也无所谓。他和他们讲得最多的就是他的梦。

    米汤的梦很奇怪,就是总是一个内容,从没梦见过其他什么事。

    梦中的米汤,骁勇无比。他手里有枪,长枪或者短枪都有,而且很先进的那种,面对仇人,他隐蔽在一处,瞄准射击,弹无虚发。梦的起因常常是他与那个人有刻骨仇恨,在一个特殊的场合不期而遇,他抓住机会,举枪瞄准,“砰”,仇人应声倒下。或者扫射,仇人遭到应得的报应。

    每次讲到这里,米汤会自然而然发出一些象声词,“砰”,或者“哒哒哒”,那音效逼真得常让人目瞪口呆。

    朋友们议论他的梦,有识字的会给他分析说只做单一的梦,可能说明米汤太压抑了,建议米汤面对不公和不平时,可以奋起反抗,他们命运这样低贱的人还怕个什么呢?

    米汤脸上现出笑,不否认也不赞同的样子,其实米汤笑起来挺好看的,只是平时他根本笑不出来。他只有跟朋友们在一起,他才能笑起来。他颧骨很高的四方脸才会绽出一抹红晕。

    其实,反抗不反抗也就那么回事儿。让米汤精神抖擞的是,他居然真的拣到了一把枪,一把私人磨制的钢珠枪。米汤兴奋不已。米汤无事时每天都把玩那把以假乱真的枪,随着时间的流逝,竟然练出绝门口技,水平达到出神入化的程度。有一次同伴受到欺负,他拔枪向对方瞄准,同时警告般朝天“鸣”枪,把对方吓得不轻,一溜儿跑远。

    一个夏天傍晚,那时的米汤已经是中年人了,在桥洞下睡觉时,被三个喝醉酒的人发现了。三个酒鬼拿他寻开心,百般刁难于他,把他打得鼻口蹿血,告饶都不肯放过,情急之中的米汤就掏出了那把枪,同时“砰砰”枪响,把三个人吓得“妈呀”一声四处逃窜。

    这件事让米汤兴奋了好久,逢人就说,多数人是信的,当然也有不信的。米汤自然没法证明自己。

    米汤没想到,他很快就等来了机会。

    也是在夏天的傍晚,米汤老老实实撅着屁股在垃圾桶里拣垃圾,却被两个城管的人盯上了。上级检查团马上要来检查,城管要做的就是把有碍观瞻的人或物消灭干净。

    他们当然不是想消灭米汤,米汤还构不成那样的威胁,但米汤这样的人给他们带来了苦恼,就是撵不彻底。他们对米汤讲过道理,要求他这几天消停点儿。等检查团走了,他再出来该干吗干吗。偏偏那几天米汤没什么吃的,饿得前胸贴后背,根本听不进劝,那时米汤的眼里只有可以保命的食物。

    城管也是急火攻心,如果因为米汤给检查添堵,他们的饭碗可能就保不住了。两边就这样顶起了牛,谁也不甘示弱,就在某个节骨眼上,话不投机厮打起来。城管是两打一,自然很快占了上风,可能是气恨太久了,他们打趴了米汤,还是没能收手。

    夜色中的米汤眼睛被打肿了,他半支起身,瞅准一个机会,从怀里掏出枪,夜幕中,随着“砰”的一声枪响,其中一名城管立时应声倒地,心脏骤停,另一个人则撒腿疯跑。

    米汤半天也没醒过神来。良久,才浑身打了个激灵。

    责任编辑 孙俊志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