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凌晨三点到达/李广宇
·父亲的战争/高安侠
·传奇/范墩子
·城堡里的玫瑰红/梁鲲
·转手/冯璇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赵欣
·我和男老师有个约定/赵欣
·手二/红风
 
海燕诗会
 
·小动物世界/柳必成
·我的生命我的诗歌(诗论四则)/蓝冰
·味道/高璨
·苏东坡(长诗节选)/雁西
·谁听见树的喊叫/季士君
·游子吟四首/姜宇翔
·荼蘼花(外一首)/姜亚亘
·刘丽芳的诗(三首)/刘丽芳
 
都市美文
 
·这样的残片/于德北
·一棵开花的树(话剧)/张鲁镭
·行走的秋天/魏娜
·我想看到您孩子时的模样/展翔
·听取蛙声一片/女真
·倾城之殇 ,倾心一场/丛悦然
·寂寞的石板/何双
·古琴二题/李璇
 
配牌/长白山
  海燕  2016-12-21 13:13 转播到腾讯微博
长白山 

    老肖是农场宣传部的“宝儿”,当的是综合股股长,却样样儿活都能伸上手。

    比如,理论股忙着写论文,他就帮着打印、校对、装订;宣传股要搞“宣传百日攻坚战”,缺少人手,他就自告奋勇地下去采访,人家一整理他的采访记录,一条新闻也就出来了;文化组要搞企业文化展,他就去布置会场、摆放展品⋯⋯每一项活经老肖一伸手,虽不至于异彩纷呈,却总让人压力顿减。

    老肖最擅长的,是迎来送往,不管是宣传部门的领导,还是外场的同仁,乃至大报小报的记者,老肖把他们一请上酒桌,得体的语言,适度地让酒,总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温馨和惬意。

    酒足饭饱以后,老肖还会以极大的诚意,邀请大家享受农垦的独特文化:用扑克牌玩“贴肚皮儿”。这种玩法可以出单牌,可以出对儿,也可以出连牌,但规则就是一级管一级,杀鸡用了宰牛刀坚决不行。当然,“炮儿”是可以通“炸”的,但出现的几率不大,所以玩起来赢起来特别困难。老肖有了新的创新,在普通玩法中,是不用大小“猫”的,老肖的创新就是把大小“猫”放进来,但单独使用什么牌都不能管,只能用来当配对儿、连牌和“炮儿”的配牌,因为有了大小“猫”就大大提高了玩“贴肚皮儿”的愉乐性。

    前两年,来了两名小报记者找农场的茬儿。那么大个农场怎么都会有不如意的地方,要是被小报记者给抓住了就得费挺大周折。基于“君子不跟小人斗”的思维,农场对于这些小报记者也高度重视。老肖接到任务已经接近中午,别人把记者陪到江边时,充当受访人的老肖借口太饿建议饭后再接受采访。于是,两名记者就被貌似不经意地让进了“鱼亮子”,就着大大小小、各种各色鱼做成的鱼宴,老肖热情地倒酒,殷勤地让菜,当然,新闻股长还会有意无意谈起农场的难处,整得记者不喝都不好意思了。看到记者喝得差不多了,老肖又主动给他们倒上,两位记者面有难色,老肖又一边赔着不是一边抢过酒杯一饮而尽,记者磨不开面子了,就自己倒上,一仰脖,干了⋯⋯

    酒后,老肖就跟记者玩“贴肚皮儿”,让初次玩的记者顿感智商奇高,乐得找不着北了。看到了火候,老肖又适时地给两位奉上鱼籽和红包,俩记者乐呵呵地走了⋯⋯

    老肖在部里深得领导和同仁的喜欢,人气指数高得怪吓人的。

    天有不测风云。忽然,从上到下反起了“四风”,外来客人陡然下降,老肖的专长基本要到了荒废的程度。更可怕的是还要清理编制外配备的人员。接到了文件,老肖连续几天没合眼,心想,宣传部的综合股肯定在撤并之列,那么,自己能干点啥呢?搞新闻自己不会写;搞理论自己没功底;搞文化自己没实践⋯⋯想来想去,老肖的眼睛红了,暗自懊悔,自己这半生啊!想到这儿,他也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一上班他就把辞职报告交给了部长。

    接老肖的报告,部长的手有些颤抖,抖得甚至让报告上的字都无法入部长的眼。

    部长说,老肖,你放心,组织会给你个说法的!

    又一天,老肖因年过五十五岁,被宣布内退。老肖激动得流出了两行热泪。

    那天晚上,部长在家备了酒菜,请部里全体同志到家吃饭。席间,大家都感谢老肖对自己工作的无私支持,语言都很诚恳;老肖也感谢大家对自己的包容,感情亦很真挚⋯⋯

    饭后,大家一致邀请老肖再和大家玩一回“贴肚皮儿”,也算是让老肖再展示一下他奇异的牌技!

    谁知,却遭到老肖的严词拒绝。大家均愕然。

    老肖似自言自语地说,“贴肚皮儿”还是别用大小“猫”了吧?

    创作感言:

    有位朋友,怀有一副热心肠,谁有啥忙他都愿意帮。但供职的国企转制不久,他就下岗了。就这件事,笔者写了一篇小小说,但总觉得不够味儿,就放到了一边。笔者所在地区,茶余饭后盛行一种扑克牌的新玩法,叫做“贴肚皮”。在这种玩法中,本来两个“猫”玩时要挑出来的,后来,有人把“猫”当成了配牌⋯⋯我就想,如果把配牌这一元素加入小小说,是不是更好?于是,这篇小小说就诞生了。

    在生活中,小小说素材比比皆是,但要想写得有味儿,照搬生活显然不行。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