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转手/冯璇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赵欣
·我和男老师有个约定/赵欣
·手二/红风
·谜事/金狐
·老张的书摊儿/老酒
·剪刀石头布/贺小晴
·不朽的段子/魏东宁
 
海燕诗会
 
·游子吟四首/姜宇翔
·荼蘼花(外一首)/姜亚亘
·刘丽芳的诗(三首)/刘丽芳
·门(二题)/关学政(锡伯族)
·寒露叩响冬天(外二首)/刘一冰
·我总是不敢想像(外二首)/花盛
·苏打水(外一首)/张凡修
·一个人的雪(外一首)/艾叶
 
都市美文
 
·这样的残片/于德北
·一棵开花的树(话剧)/张鲁镭
·行走的秋天/魏娜
·我想看到您孩子时的模样/展翔
·听取蛙声一片/女真
·倾城之殇 ,倾心一场/丛悦然
·寂寞的石板/何双
·古琴二题/李璇
 
谁听见树的喊叫/季士君
  海燕  2016-12-21 12:55 转播到腾讯微博
季士君 

    季士君,1969年3月出生于辽宁普兰店,现供职于大连金普新区管委会办公室。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作品散见于《诗刊》《诗歌月刊》《鸭绿江》《绿风》《中国诗人》等,曾获《诗刊》社主办的全国朗诵诗大赛和“春天送你一首诗”活动一等奖等奖项,有作品入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等多种选本。

 

    移动的云影

 

    一片云彩投下的影子

    正在铺满大地的光上

    慢慢移动

    有篮球场那么大的云影

    先后从窃窃私语的花朵身上

    从躺在草坪的宠物狗身上

    缓慢地移过

    移向马路的时候

    影子在来往的车轮之间

    曾有过瞬间的迟疑

    而最后仍然斜穿人民路

    继续向前移动着

    在移动的过程中

    影子还罩住了三只鸟儿

    和一队行走的蚂蚁

    但是鸟儿快速地

    从影子里飞了出来

    蚂蚁没有办法

    它们只能等待影子

    从自己身上一点点移走

    很长一段时间

    我和身旁的人们

    只盯着那片移动的影子

    谁也没有抬头

    看看天上的云彩

 

    空瓶子

 

    无疑 空瓶子在空之前

    都盛满了东西

    譬如酒 譬如药片

    或者一肚子的心里话

    一次约会 一场病

    就将欢愉 悲伤和寂寞

    从瓶里一点点掏空

    让所有的回忆也荡然无存

    此刻 一排空瓶子

    堆放在墙角 杂然相处

    用各自的存在与虚无

    告诉黑夜

    躺着是一种姿态

    站立也是一种姿态

    借着月色

    两个空瓶子抱在了一起

    一只瓶子

    向另一只瓶子

    慢慢倒出自己的空

 

    路灯与树

 

    一棵树

    站在两盏路灯中间

    左边的树叶被左边的灯照亮

    右边的树叶被右边的灯照亮

    还有许多叶子

    藏在路灯与路灯之间的黑里

    两盏路灯的距离

    等于寂寥的长度

    一张蛛网挂在树上

    网住忽明忽暗的落叶

    和来来往往的脚步

    却漏掉了寂寥的灯光

    趴在叶子里的昆虫不动声色

    看着一束光

    绕过树的阴影

    伸出手来

    轻轻试探另一束光的虚实

    趁着夜黑风高

    一只飞蛾

    又一只飞蛾

    成群结队地

    也绕过树的阴影

    把一盏路灯上的光亮

    搬运到另一盏路灯上

 

    跑步的时候我路过什么

 

    有一段时间

    我迷恋上了跑步

    在跑步的途中

    会遇到很多事物

    我路过石头

    它们一言不发坐在山脚

    仿佛它们的存在

    就是为了坐在那里

    仿佛它们坐在那里

    就是等着我路过

    我路过一些行人

    有的与我同向而行

    有的与我背道而驰

    但是很快

    他们都同样

    被我落在身后

    我路过树木

    路过青春期的树木

    路过风烛残年的树木

    那些树木

    很像一个人的一生

    路过它们

    就像是路过我自己

    我无法预料

    如果自己就这样

    一直跑下去

    还会不断地路过什么

    但是我知道

    我路过什么

    就会被什么路过

 

    谁听见树的喊叫

 

    一棵树 站在夜色里喊叫着

    声音插进辽阔的虚无和静

    闪烁的繁星

    即将成为一片片叶子

    此刻 谁听见树的喊叫

    树就会为谁留下一节枝条

    树一边挣扎 一边舞蹈

    伸向天空的手臂

    却击中了大地的软肋

    这喊叫声 有多么尖锐

    就有多么缭绕

    只有用一声喊叫

    将一场风推向远方

    那棵树 才能用另一声喊叫

    掏出皴裂的疼痛

    和体内深藏的火焰

 

    刨地的父亲

 

    那些土里刨食的人

    散落在天南和地北

    举着镐头

    将大地刨得伤痕累累

    也从自己的身体里

    翻出新鲜的泥土

    我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员

    他面向低矮的日子

    弯下腰身

    用一把残缺的镐头

    不断从地里刨出粮食

    刨出秋天的茎蔓

    以及村庄的前因与后果

    将白发从清霜中刨出

    将太阳从黑夜中刨出

    这个秋天

    父亲依旧一镐一镐地刨着

    先是刨出一墩红薯

    接着刨出了生活的真相

    最后将我埋藏的一个词语

    刨得火星四溅

 

    打坐的山

 

    一座山

    面对另一座山

    已经打坐了上千年

    一座山为另一座山

    留着一条路

    时而平缓

    时而崎岖

    每一座山

    都是草木的须弥座

    每一块石头里

    都包含着禅意

    树欲静而风不止

    树木静不下来

    就无法像石头一样

    成为山的一部分

    风一直在动

    只有山不动

    一座山不动

    另一座山也不动

 

    午睡的铁

 

    我相信不是我的脚步

    惊动了他

    他是被其中某块铁喊醒的

    一个午后

    我走过镇里的铁匠铺

    看到午睡的铁匠正从

    包围他的一堆铁件中醒来

    一块铁

    也躺在那里午睡

    它显然比铁匠还要疲惫

    直到被夹进火炉

    铁也只是翻了个身

    又继续沉睡

    脸庞比炉火还红的铁匠

    一边打着哈欠

    一边抡起锤子

    向那块铁用力砸去

    叮叮当当的响声

    便从铁的身上一跃而起

    一块铁开始被另一块铁

    从睡梦中喊醒

 

    折扇

 

    将所有的行程从折叠的状态

    徐徐打开

    就如同打开一次相逢的缺口

    把蛰伏已久的风从树林中放出

    谁来自千年之前

    谁来自千里之外

    他们在一把扇子上相遇

    交换着翻手的云和覆手的雨

    一会儿是风流书生

    挥别功名的道具

    在酒后的狂草里深藏不露

    一会儿是侠客手中

    涂着情感之毒的暗器

    行走江湖隐而不发

    从一面的刀光剑影

    翻越到另一面的风花雪月

    从一面的水墨江山

    翻越到另一面的工笔美人

    入戏或者出戏

    都是一出半遮半掩剧情的

    幕后推手

    一切尽在掌握

    并且收放自如

    所有的谜面都已亮出

    而谜底还在烈日下

    马不停蹄地奔走

    一把折扇能让一支箭

    在离开弓弦的同时

    却失去了靶心

 

    戏台

 

    大幕尚未开启

    你们已渐入高潮

    此刻 戏台之上

    你和他就是真正的角儿

    在台口两侧

    风出 或者雅入

    与前世相遇

    那时 你还不是你

    他也不是他

    断桥上的水袖

    婉转而又潋滟地舞动着

    西厢里的桃花扇

    藏匿着数瓣落英

    你们想借助手中的道具

    像拔榫头一样

    将楔进木雕里的唱腔

    一段段 慢慢拔出

    坐到台下 你们

    才更像一名观众

    能够看到多年以后

    你和他 像拔榫头一样

    正将一句道白

    从对方的心头拔出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