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转手/冯璇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赵欣
·我和男老师有个约定/赵欣
·手二/红风
·谜事/金狐
·老张的书摊儿/老酒
·剪刀石头布/贺小晴
·不朽的段子/魏东宁
 
海燕诗会
 
·寒露叩响冬天(外二首)/刘一冰
·我总是不敢想像(外二首)/花盛
·苏打水(外一首)/张凡修
·一个人的雪(外一首)/艾叶
·一株姓高的植物/徐振江
·新疆行/李郁葱
·诗三首/李桐
·静下来的叶子(外一首)/马红线
 
都市美文
 
·这样的残片/于德北
·一棵开花的树(话剧)/张鲁镭
·行走的秋天/魏娜
·我想看到您孩子时的模样/展翔
·听取蛙声一片/女真
·倾城之殇 ,倾心一场/丛悦然
·寂寞的石板/何双
·古琴二题/李璇
 
门(二题)/关学政(锡伯族)
  海燕  2016-12-21 12:45 转播到腾讯微博
关学政(锡伯族) 

    我身体里面有一扇门

 

    我家里有五扇门 还有一扇门在我的

    身体里

    里面有一个房间

    亲人们请你们走进来

    进来吧 需要什么都拿去

    一块木板是一张床

    你躺在上面不要乱动

    我的心脏就在旁边

    门口和我的嘴巴摞在一起

    完全有能力做一次冗长的报告

    我的头发是门口跑出的黑烟

    一刻不停地往上冒

    哪个是门坎 哪个是心坎

    说不清

    他说我是他的 我说它是我的

    门铃长在我的喉咙

    门框碰着我的鼻尖

    都碰红了 还碰

    本该大家都平静地待在一起

    两个门手却闹着要出去

    手的任务就是搬

    它们要搬进什么 把房间填满

    是呀 我的身体里是有一扇门

    只是它们的木板较为分散

    我的每个细胞和每根神经里都有

    一根针 一根针一下一下地往外挑

    挑了出来

    老斧头又用它们做成了一个门脸

    装进我家试了试

    然后又装在了别人家的房间

 

    一扇汉朝留下来的房门

 

    一扇汉朝留下来的房门

    被唐宋元明清 走下来的盲人

    摸亮

    皮肤的底屋

    剩余着汉时的阳光

    就那么的一个身子

    守着一条时间的古街

    就那么的一张门脸

    栓过六个朝代的门框

    项羽倒下了 倒成了

    世间的“鬼雄”

    刘邦站起来了 站起了

    “大风歌”的豪壮

    比“红瘦”还瘦的李清照

    晚景凄凉

    比“绿肥”还肥的杨玉环

    吊死他乡

    这样的一扇门 见的多了

    见过前人的奋斗

    也见过我们的忧伤

    曾“亲眼目睹”李白酒后

    捏过玄宗的鼻梁

    一位盲人 摸亮了六个朝代的房门

    走过六个朝代的房门

    把一位盲人的双眼照亮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