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转手/冯璇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赵欣
·我和男老师有个约定/赵欣
·手二/红风
·谜事/金狐
·老张的书摊儿/老酒
·剪刀石头布/贺小晴
·不朽的段子/魏东宁
 
海燕诗会
 
·在辽西平原经过一些芦苇/张丛波
·我的乳名是村庄陈旧的补丁/牧睿
·水比岸走的慢/万斌
·蜀籁/梁平
·生活中的点滴诗思/胡勇
·黑夜里/房红
·风还在吹/宁明
·东北亚/马飙
 
都市美文
 
·行走的秋天/魏娜
·我想看到您孩子时的模样/展翔
·听取蛙声一片/女真
·倾城之殇 ,倾心一场/丛悦然
·寂寞的石板/何双
·古琴二题/李璇
·古城的光(外一篇)/段路晨
·“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小 山
 
一棵开花的树(话剧)/张鲁镭
  海燕  2016-12-21 10:23 转播到腾讯微博
张鲁镭 

    第一幕

    (早晨,外面灰蒙蒙一片,黑云把天空压得喘不过气来。马奶奶家里。)

    (舞台上是一个陈旧的小屋,有一张双人床,是那种老掉牙的铁床,上面的油漆斑斑驳驳,裸露着破败的锈迹,一个木桌两把椅子,桌子上放着一个鞋盒子,里面是一些碎布和剪刀。侧面的一个小条几上放着一台电话。还有一个古旧的大衣柜,都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物件。)

    (幕启。灯光暗淡,外面是轰隆隆的雷雨声。)

    (马奶奶在昏暗的灯光下做针线,她手里拿着一个快缝好的红色布葫芦。她放下手里的针线走到窗前,扒着窗户往外看了一会儿,又回到座位上。)

    马奶奶:今年雨水大,隔三岔五连雨天,山上的草木倒是喝个大饱,早早绿成一大片。太阳歇了这么多日子,怎么还不出来?(她起身到大衣柜里翻腾,不一会儿翻出一个存折,打开存折用手指头点着上面的数字念叨)八千两百块,八千两百块。(她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把存折拿到窗前向外面摇晃),这还不到一年工夫,看看攒了这么多钱,谁能想到呢,眼看快八十的人了,还能出去挣钱,还没少挣呢!老头子,要不了多久咱的墓碑就有着落了。昨晚梦里你还怪我不去看你,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忙。白天去外面卖挂件,晚上回来赶着做针线。你没看见我做的挂件有多受欢迎!(马奶奶走到桌子前,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布挂件来到窗前,把挂件对着窗子举过头顶)老头子你看看我这手艺,是不是宝刀不老。对了,这阵子都闹哄咱这楼要动迁,说是要开发天堂墓园二期工程。当初还是老头子你明眼,一帮人在咱前边这莲花山上又是挖河又是修楼梯,大伙都以为是修公园,就你看着不对劲儿,说这背静地方修什么公园,没准就是给地下工作者准备的。还真让你说着了。(马奶奶回到座位上,灯光暗下来,舞台上一角出现两个宣传员,他们手里拿着宣传单向众人宣讲,灯光打在他们身上。)

    天堂墓园宣传员甲:爷爷奶奶,我们天堂墓园可是天堂里的高档社区,上风上水,是地下的CBD,人生的后花园。

    宣传员乙:我们天堂墓园全天二十四小时保安守卫,每日集体上香诵经听音乐讲新闻,逢清明鬼节还有网上祭祀,生日祭日我们负责联系家属,如家属不能到场,我们可以代理行事。爷爷奶奶们机会难得,开盘价打八折。

    宣传员甲:我们天堂墓园不仅可以安息亡灵,还可以保佑后代。这样的风水宝地能庇护您的子孙逢凶化吉,以后孙子能考重点大学找好工作娶漂亮媳妇当大官发大财。

    宣传员乙:您再考虑一下,现在地皮这么紧张,先买下来肯定有升值空间。

    宣传员甲:可以带你们参观一下。(两人边说边下场了,灯光打回马奶奶身上,她面向观众)

    马奶奶:要说这俩孩子还真没说瞎话,那莲花山上建的叫一个漂亮,还挖了一条人工河,说什么两山夹一杠辈辈出皇上。两山夹一弯,辈辈出高官。让宣传员领着去山上转了一圈,回来老家伙们都动心了。赵老爷子回去马上找儿子商量。(呵呵,笑)结果让儿子给教育了一顿。他儿子说,一个土坑比活人的房子还贵,这些人良心太坏,专门忽悠你们这些老头老太太。(表情有点不好意思)我当然也看好了,我那老头子讲,等老了能躺在天堂墓园里,那还不舒坦死!其实我俩也就活动活动心眼儿,不可能给儿女添负担。(唉,叹气),三个孩子日子都不大宽裕。(低头,擦眼睛)去年老头子走了,我去莲花山上和人家商量,好歹在山上给我家老头找个地方,离我还近,从窗户就能望见。我可以帮着扫地搞卫生。人家纠正我说这里叫天堂墓园。他们天堂墓园寸土寸金。那一阵我天天往山上跑。最后想出一个办法来。(马奶奶走到角落里拿起电话,灯光打在她身上)喂,老大,妈有个事和你商量,我想把你爸接回家,白天我带他去天堂墓园望风景,晚上就让他睡在屋里。你爸他太喜欢那地方了。

    老大(声音):你老消停消停吧,抽空我把咱爸送回老家。妈你也知道,开出租车这活不是想走就能走的。(她继续拨号)

    马奶奶:老二,是妈,你哪天有空把你爸从寄存处接回来,我白天带他去墓园,晚上再把他带回家。

    老二(声音):妈,你想什么呢?我这刚刚盘下来一个小卖店,媳妇还想在门口炸油条卖早点。现在忙得连饭都吃不上,要不你问问春儿吧!(她又给春拨电话)

    马奶奶:喂,老姑娘,是妈,我想把你爸接回家⋯⋯(她还没说完)

    春儿抢话(声音):妈,你还想不想让你外孙子回去了。有人来存自行车了,我挂了。(她一面往座位上走一面唠叨)孩子们都忙,都为了生计忙。(她在座位上坐了片刻忽然笑了,笑的很灿烂)

    马奶奶:都说有福不用忙,我那老头子就是有大福的人。你说这事,那天有人上门来说相中那个咸菜坛子,坛子是我从西安老家带过来的,是孩子姥姥家里的旧物。放在外面窗台上风吹日晒了好多年,谁也没当个好东西。他让我出个价。一个咸菜坛子还出什么价,喜欢就拿去吧!那人说他是天堂墓园的老板。太好了!我当时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一个咸菜坛子给老头子换来个归宿,这跟天上掉馅饼有什么区别?可孩子不这么想。(电话铃声,马奶奶走过去接电话)

    春儿(声音):妈,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都不和我们商量一下。你知道那个坛子的价值吗?那是古董是宝贝。没准都能换一栋楼。那样我就不用天天在商场门前看自行车了。不行,我得找那个人理论理论。(马奶奶放下电话,她刚走两步,电话又响起来,她转身去接电话)

    老二(声音):妈,这事咱可赔大了,不然我们这一大家子都能翻身。你不知道,我盘小卖店的钱都是和老丈母娘借的。你还有没有别的宝物?

    马奶奶:这傻小子,妈一个穷老太太哪来的宝物。那个坛子当初要放到你们家去,你和媳妇都说没地方,现在能给你爸换个安身之处,还不是老天爷恩赐?(她放下电话刚一转身,电话又响了,她拿起话筒)

    老大(声音):妈,我请好假了,对了,我还给爸弄了一棵树,是棵桃树。

    马奶奶:老大,好儿子。(她回到座位上面向观众)那天我和孩子们把老头子安顿在天堂墓园,真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有鸟鸣,还给播放音乐。各式各样的墓碑一个比一个气派,听老大说是什么花岗岩大理石汉白玉⋯⋯讲究的人家还在墓碑旁边竖起雕刻,有石狮子麒麟貔貅,还有死者的塑像,件件都像艺术品。就我家老头子这里简朴,一个土包一棵树。我跟旁边邻居说,哪个地方都有穷人,我家这老头子心眼好,你们好好相处,远亲还不如近邻呢!打那以后,我没事就去山上找老头子,陪他坐一会儿,聊聊家里的长短。看着太阳下面矗立的一块块墓碑,这心里就感到一阵阵荒凉。我就想趁着胳膊腿还好用,挣点钱把老头子那里也装点装点。现在买了新房不都要装修吗?我们老头子那也是新房,再说早晚我得搬到那边。(很自信的微笑)我有手艺,早年我可是西安城几条街里有名的巧手绣。我绣的花儿能引来蝴蝶,我绣的鱼儿能招惹小猫。端午节那天我看见不少人买荷包,太简单了,我也能做。做好了我沿着公交路线去卖,等车的人总能买几个,我走到黄河广场上就不往前走了,广场上有不少人买。(从兜里拿出存折)这存折上的钱都是卖挂件挣的,老头子,那墓碑你是喜欢理石的还是青石的?(电话铃声,马奶奶走过去接电话)

    马奶奶:什么,二媳妇你说老二被带走了,你别急,妈这就过去。

    第二幕

    (在马奶奶家里。她坐在那里做针线,片刻放下手里的活计,朝着窗户的方向。)

    马奶奶:老头子,你说咱家老二是怎么了,炸油条卖早点本来是好事儿,方便了大伙,自己也能挣几个钱。可他偏偏就用了地沟油。多亏发现得早,不然吃出人命来那还了得!老头子,咱那个墓碑还得等等,钱都给老二交罚款了。交不上罚款老二就得被关起来。当妈的哪能看着儿子遭罪。老头子就是换了你也一样。咱这把老骨头还能拉孩子一把,就像孙子说的,体现自身价值了。不说这个了,有个好事,咱孙子有女朋友了,咱孙子如今在大酒店当保安,她女朋友是酒店服务员。那姑娘也是天生一个巧手,做起针线来有模有样。还能帮着我做挂件呢!(有人敲门,马奶奶去开门,孙子和他女朋友小雪走进来,小雪手里拎着塑料袋,孙子一进门就和奶奶来个拥抱)

    孙子:奶奶,小雪给你买了不少好吃的。

    马奶奶:看看你们,这又得花不少钱。(三个人来到桌子旁边,小雪把水果袋子放在桌子上,两个人扶着奶奶坐下,孙子从里面拿出个橘子剥开,送到奶奶嘴里)

    孙子:奶奶您吃橘子。(小雪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香蕉剥开递给奶奶)

    小雪:奶奶您吃香蕉。(小雪又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袋子举到奶奶眼前)

    小雪:奶奶,这是一条新鲜鲅鱼,我这就去厨房给您收拾出来。

    马奶奶:真是个好姑娘。(小雪拎着塑料袋走下场去,孙子从塑料袋里拿出一卷碎布)

    孙子:奶奶,这是我从同事那里收集的碎布头。

    马奶奶:我孙子心真细。那天我在黄河广场卖挂件,看见路口有一家裁缝店,店里满地都是碎布。我跟人家说想买碎布,老板娘是个爽快人,说不用买,给她几个挂件就成。还说往后碎布都给我留着。哎呦(奶奶从兜里摸出一百块钱递给孙子)刚刚忘了,上次小雪做的那几个小动物都卖了。(孙子把钱放回桌子上)

    孙子:她帮您干活是应该的。奶奶,我听说这个楼要动迁?

    马奶奶:前一段是闹哄要动迁,说是天堂墓园卖得好,老板想把这里建成墓园二期。

    孙子:这破楼早该动迁了,现在大街上哪还有这种红砖楼,都快成古董了。

    马奶奶:我和你爷爷从西安过来就住这里,当时机械厂去西安招学徒,你爷爷就跟着来了,没几年厂里就给分了这房子,我带你爸过来那年他还没有凳子高。后来在这屋里又生了你叔叔和小姑。时间过得多块呀!在这住了快有一辈子了,说要动迁还真舍不得。

    孙子:奶奶,这地方出来进去多不方便,真不知道当初那些人怎么想的,在山沟里盖房子。

    马奶奶:当时机械厂就建在山脚下,职工楼当然要建在附近,都是为了方便上班。

    孙子:现在这地方也就开发墓地吧。盖楼盘还不赔死。上学那会儿,有人问我,你奶奶家在哪住,我都不好意思说大弯沟。听听大弯沟。

    马奶奶:住了这么多年,倒也习惯了。好像出去不走这山坡就少了点什么。这脚不踩在山坡上,心里反而不踏实。

    孙子:奶奶,如果真动迁了,能有不少补偿费,到时候您有什么打算?

    马奶奶:我听楼上的说了,大概四十多万。我都想好了,整数分成四份,你叔叔一份,你小姑一份,你爸那份归你了,这事奶奶说了算。剩下的零头也归你,奶奶最疼我大孙子了。到时候你和小雪盘个小店,做点小生意,剩下那份我就在黄河广场附近租个房子,到时候去广场卖挂件也方便。(孙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

    孙子:原来您已经打算好了。奶奶,等下我和小雪还要上晚班,那我们先走了。小雪,我们该走了(孙子朝后面喊)。(小雪从后面跑出来,手里拿毛巾擦手,她把毛巾放桌子上)

    小雪:奶奶,那我们回去了,您记得吃水果。

    马奶奶:奶奶送你们。(孙子、小雪和奶奶一起走下场去)

    第三幕

    (冬天,天上飘着小雪花,偶尔有几声鞭炮响)

    (舞台前半部分是空的,后半部分是一个小土坟包,旁边有一棵小秃树,这里是天堂墓园)

    (马奶奶身上穿着棉衣,肩上扛着一个木头板做的钉耙,上面挂着红彤彤的挂件⋯⋯)

    (马奶奶从舞台前半部分走到后面的坟包旁边坐下,侧过身子,表情有些兴奋)

    马奶奶:老头子,知道这几天我挣了多少钱吗?说出来吓你一跳。这眼看就过年了,我这挂件也成了香饽饽。今天就一阵儿工夫卖了三十几个。前两天我还挣了不少外快,裁缝店老板娘让我帮她在新衣服上绣花,有的绣在领子上有的绣在前襟上还有袖口,快过年了,都图个喜庆。也不耽误卖挂件,广场上现在天寒地冻的没多少人,我可找了个好地方,就在广场对面的工商银行。快过年了,那里进进出出的人多,靠墙边有一排地下暖气,我就在那里卖。银行里那几个姑娘心眼儿好,给我送开水,帮我在她们食堂里买馒头,我送几个挂件给她们,人家说啥都不要。(面向观众)要我说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得先把自己活成一个好人,你也就能遇见好人了。这不,今天一早我硬塞给她们几个挂件,结果人家送了我两袋儿黏豆包(说着从背包里拿出黏豆包)我知道老头子你最喜欢这口,这就给你送来了。(撕开口袋把黏豆包拿出来摆在坟包旁边,侧过身)老头子,还得和你说个事儿,你看这天寒地冻,想现在立碑也动不了土。就等到来年开春吧!春暖花开了,咱立一个亮亮堂堂的大碑。(稍有迟疑)那天啊,我在银行门口看见咱姑爷和一个年轻女人进了对面的裁缝店,两人亲亲热热的。等他俩出来,我就进去打听,老板娘告诉我那女的做了一件中式棉坎肩,还要包上金边。我把咱家春儿的尺寸说出来,要做一件和那个一模一样的。然后我买了一包好吃的去商场门前看老姑娘,老姑娘瘦了。我哪能告诉她,春儿那脾气你也知道,有些事也不能全怪姑爷。当时春儿气呼呼的,说姑爷这阵子总不着家,电话也打不通,姑爷回来说他电话不好用,总爱自动关机。我从后门进商场,和人打听卖手机的地方,一使劲我买了个好的。能照相能录音还能看电影。连营业员都说我这老太太时髦。衣服做好那天,我借银行小姑娘手机找到姑爷,我把衣服交给姑爷,他脸当时就红了,我又把手机拿给他说,春儿打小被我给惯坏了,你要多担待她。姑爷当时眼泪含眼圈让我放心。我当然放心,咱那姑爷不糊涂。姑爷临走把他那旧手机给了我。老头子,我现在也有手机了(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对着坟包)当天晚上春儿给我打电话,说姑爷给她买的新坎肩不肥不瘦正合身,还给她买了护肤霜。春儿乐得说话像个小丫头。没错,钱给姑爷买手机了,这钱花得值。哪能看着孩子散了家,咱还有外孙子呢。(面向观众)人啊,还不是为了后代,为了儿女,活上七老八十也是为儿女,上次为我家老二交罚款,这次为我老姑娘保住家,我这一把老骨头还能为儿女担待这么多,我心里高兴啊!想想这些我就觉得自己活得来劲,活得值个儿。(侧过身子)老头子,怎么样?我老太婆还中用吧!别急,明年开春儿,那个墓碑一准儿给立起来。过年这几天挣的钱,能赶上平时好几倍。你就瞧好吧!我琢磨着,如果身子骨还行就再扑腾两年,也像邻居这样把周围铺上地砖,(手上有动作)装上围栏,门口再放两个狮子,到时候咱也气气派派的。(有鞭炮声,从地上站起来)天不早了,该回去了,晚上还能赶出来几个(面向旁边的位置,举起双手抱拳)邻居,提前拜年了。(灯光暗下来)

    第四幕

    (春天了,舞台前半部分是空的,后半部分是坟包和一棵盛开着桃花的树,舞台上灯光只打在前半部分,后面部分是黑的看不到)

    (马奶奶穿着单衣,肩上扛着钉耙,上面挂着红彤彤的挂件)

    (马奶奶走上场,来到舞台中央,面向观众)

    马奶奶:这一阵可把我忙坏了,天暖和年轻人办喜事的多。眼下又兴起红盖头来,我在裁缝店住了一个礼拜,绣了几十个红盖头。可挣个好钱,墓碑已经安排妥了,大理石的,明天就搬上山。孩子们明天也过来。(在舞台上走一圈,走到角落忽然停下来,有推土机推土拆房子的声音)

    马奶奶:怎么回事?我的房子呢?(一个穿西装的男工作人员上场,手里拿着文件本)

    马奶奶:小伙子,我的房子呢?

    工作人员:老奶奶,这里前两天已经拆迁了。(马奶奶一脸愕然)

    马奶奶: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工作人员:我们可是征得各家各户同意,连补偿金都发完了。我们开发公司告知,凡在三天之内搬走的,奖励两万元,结果大家不到三天都呼啦啦搬没了。(翻开文件本)您是哪一户,(马奶奶看看,用手一指文件本)是这户啊!补偿金和奖励都领走了,是马小海签的字。一共是四十六万三。

    马奶奶:领走了,不能啊!

    工作人员:您看看这是他的签字。(马奶奶从兜里摸出电话按了两下)

    马奶奶:怎么不亮了。

    工作人员:奶奶,您的手机没电了。(马奶奶从兜里摸出一个小本翻开)

    马奶奶:小伙子麻烦你帮我拨这个号,我孙子的号。(工作人员拿出手机拨完号放到耳朵上)

    工作人员:老奶奶,那边关机了。(马奶奶又翻开小本,指着上面)

    马奶奶:这是我孙子酒店的号码。(工作人员拨过去,放在耳朵上听到已经接通,交给马奶奶)

    马奶奶:酒店吗?我找马小海。什么?他前天辞职了?那小雪呢?就是她女朋友。什么?俩人一起辞职了。(马奶奶颤颤着把手机还给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老奶奶您没事吧?

    马奶奶:没事,你去忙吧!(工作人员下场)

    (舞台上前面的灯光暗下去,后面的灯光亮起来)

    (马奶奶踉跄着走到坟包旁边,把那个钉耙放在一边,侧身坐下来)

    马奶奶:老头子,墓碑大功告成了,我这颗心总算踏实了。我也不怪咱孙子,如果他能用那钱把日子安顿下来,也不是坏事儿。这几个孩子呀!(马奶奶用手摸摸那棵桃树,面带微笑)

    马奶奶:这桃花真好看,这一朵一朵挂在树上,就像人的好运气一样。老头子,今天想和你说几句悄悄话,在一起过了一辈子也没好意思和你说。在你之前啊!我和好几个男人相过亲。(转过身面向观众)我自小生在西安,一落地脸上就有一块朱砂痣,有拳头那么大,(用手攥一下拳头)红赤赤的让人看着害怕。(伸着头拍拍自己的脸)现在你们是看不出来了,这老了老了皮肤一抽抽,也就没那么明显了。当时我娘不认命,想尽办法也要把我脸上这东西给弄下去。她去城隍庙求神拜佛,去骊山脚下的华清池往回背水。传说华清池的水有神效,秦始皇脸上的毒疮都治好了,山下的村民都用这水来驱赶病魔。娘把神水背回来敷到我脸上,晚上去茅房也要顺便瞧瞧,她鞋底儿磨漏背回的水没有一点效果。我脸上的东西跟着个头长。十岁那年娘把我送进学堂,她说认几个字总比做个睁眼瞎强。可学堂里的女孩子不敢跟我玩,男孩子往我身上扔石头。娘怕我受欺负把我领回去。她在街上给我买了一堆红红绿绿的绣花线。打那以后我就成天躲在屋子里绣花。这一绣就是好多年,左右邻居都说我这手天生是拿绣花针的。姑娘的绣花鞋,新媳妇的红盖头,小孩子的肚兜,我绣的花儿能引来蝴蝶,我绣的鱼儿能惹恼小猫。我娘心疼我让我出去透透气,我都是天蒙蒙亮出去,早上空气好人也少,没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眼神。从街头到街尾转一圈后我会在那棵桃树下坐坐,直到一个声音传来,(豆腐的叫卖声):豆腐、豆腐。这声音就是我的报时器,我知道人们该出来了。我也该往家走了。我走到墙角回头看,那个卖豆腐的在我坐过的桃树下停住,他在那里开始一天的买卖。姑娘大了总要谈婚论嫁,我娘把左邻右舍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发动起来。和我相亲的男人啊!一个个都嫌弃我。唉!不想说了。那天你一开口我就知道你是谁了,你是那个报时器,那个卖豆腐的,你不知道,就是因为你那叫卖声,我坐在桃树下面才那么安稳。你没嫌弃我脸上的东西。那天晚上我躲在被窝里都高兴得哭了,我娘也高兴地给菩萨上了香。结婚的穿戴都是我自己绣的,衣裤鞋,门帘窗帘还有红盖头。(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红盖头,音乐响起,一个带有地域风情的情歌,侧身向着坟包,光线一点点变暗)

    马奶奶:说起来我也是个有福人。这辈子,老天爷没给我一张俊俏脸,却给了我这么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最后还能在这么好个地方落脚,咱也有墓碑了。这辈子还有啥不满足的!(站起来,把红盖头挂在树上,然后靠在树坐下,闭上眼睛。灯光黑下来,闭幕。)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