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转手/冯璇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赵欣
·我和男老师有个约定/赵欣
·手二/红风
·谜事/金狐
·老张的书摊儿/老酒
·剪刀石头布/贺小晴
·不朽的段子/魏东宁
 
海燕诗会
 
·在辽西平原经过一些芦苇/张丛波
·我的乳名是村庄陈旧的补丁/牧睿
·水比岸走的慢/万斌
·蜀籁/梁平
·生活中的点滴诗思/胡勇
·黑夜里/房红
·风还在吹/宁明
·东北亚/马飙
 
都市美文
 
·城南的日子/陈永笛
·不眠之夜(外一章)/胡志文
·做个快乐村妇(外一篇)/郭淑萍
·在我不断进步的背后(创作谈)/赵欣
·夜问(外一篇)/唐洁
·像那大江的流水/李隼
·相邻而居(外一篇)/石桂霞
·坨子,坨子/孙培用
 
春雪芙蓉/王立光
  海燕  2016-12-21 10:12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立光 

    在冬天里雪是我的所好。小时候就喜欢玩雪,堆雪人打雪仗。长大后更乐意在雪中漫步,观雪听雪踏雪各有各的妙趣。

    今年刚刚立春的时候,就开始下起了小雪。雪花飘飘扬扬,轻盈曼舞。我站在雪中,看雪花飘舞,张开怀抱,和雪花亲昵。

    冬天里的雪,有点沉重,从天空直落到大地上。即使是鹅毛大雪,也是一片一片往下落。大地上的积雪厚厚的,实实的,踩上去吱吱地响。冬天里踏雪,像是有音乐伴奏。但是有时北风刮起烟雪,呛得人喘不过气,打到脸上像刀割。冬天的雪是严峻的。

    然而春天的雪却特别亲和,轻盈得好似绒花。在空中飘舞,在云中漫步,落下来时有层次。先是落在树梢上,然后再飘落到大地上,松松的,软软的。踏上去会留下水墨痕,像在生宣纸上泼墨,墨痕慢慢洇开。

    在滨城观雪最好的去处是碧霞山。那是城市中心的一座小山,整个滨城是围绕着这座小山展开。山上林木茂密,我常常到这山中漫步。春天看梅花还有映山红,夏天看月季花和各种草花,秋天赏菊花还有满山的红叶,到了冬天当然就是欣赏漫天飞舞的雪花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雪越下越大。华灯初上,我信步向碧霞山走去。夜空中,穹庐下,树林茂密,灯火闪烁,雪花漫舞,美不胜收。身后的脚印很快就被雪花掩盖,整个小山像是被棉花包裹。空间是如此洁净,整个世界也高雅起来。

    山巅有一株芙蓉。那本是生长在南国的花。滨城过去很少有见芙蓉花的,因此,在芙蓉花开的季节,她的树荫下是最吸引游客驻足的地方。

    碧霞山上的芙蓉树是一个叫做丰草的姑娘栽的。1992年,丰草大学毕业,来到了滨城。她工作的那家公司正好拍下了碧霞山后边的那片土地。在工程开工的时候,丰草栽下了一棵从家乡带来的芙蓉树。

    芙蓉树刚刚种下,她站在芙蓉树旁,枝叶还是稚嫩的——她留下了一张照片。工程进展并不顺利,那家公司不久撤出了。然而丰草却没有走,她干起了自己的事业。她和芙蓉树一起在滨城扎了根。

    芙蓉树笔挺的主干,在春天里,抽出嫩嫩的新枝。叶子们慢慢地滋长着,从容而欣然。舒展的花枝,走进六月的阳光中,花儿盛开,盛开的芙蓉花形成了彩色的树冠。就看那树叶吧,不像梧桐,也不像老杨树一片一片地像团扇。芙蓉的叶是一串一串的,像孔雀的翎子。当太阳照耀的时候,一串串绿叶便充分地展开,迎着阳光;当月亮升起的时候,一支支翎子便合拢起来,羞答答含蓄柔情。盛开的时候,浓郁的馨香弥漫整个夏天,悠然萦绕着整个小山。花是一天三变的。清晨是浅粉色,中午是粉红色,傍晚呈粉紫色。开得娇美艳丽,开得高雅万芳,雍容华贵。即便是到了老秋,山上再无其它装点,近乎羞怯的她,枝叶仍是绿意盎然。

    丰草在滨城事业顺利,而且不久就收获了爱情。公司的效益不错,很快她就买了房子买了车,孩子送进了艺术学校。丰草在滨城如鱼得水。人们羡慕她,和那株芙蓉花一样,受到滨城人们的喜爱。

    2008年的冬天特别冷。几十年的老榆树冻枯了枝,多年生的小桃红也冻死了一片。转过年都过了五月,芙蓉树还没有发出新芽,长出新叶。几根光秃秃的枝杈呆头呆脑地在那里,有点煞风景。园艺师说,是遭了冻害,芙蓉花恐怕不得活了。人们都很惋惜,感叹芙蓉花的芬芳美丽,但却没有逃过严冬这一劫。

    我仍然是每天早间或晚上散步,顺着山间曲径,到芙蓉树下算是终点。看到芙蓉花迟迟不肯归来总是不甘心,我上上下下地搜寻新芽,隔几天便小心翼翼地用指甲刮下一点树枝皮。发现那里面还是青的,就知道她还活着,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季节似乎在考验人们和芙蓉的信心,直到终于能将时间也感动。

    以往,不论什么时候在芙蓉树下,我会经常见到丰草。她的容貌和盛开的芙蓉花一样有魅力。相遇的时候相互点个头,有时相互给个微笑。我经常看到她有时和朋友,有时和爱人,有时就是自己,为芙蓉花松土、施肥、浇水。那种亲昵和精心,无论谁人见了都感动。可是那一阵子却总是没有见到她的踪影。难道丰草出了什么意外?我心中曾出现过一丝担忧。

    我和园艺师商量,抢救一下芙蓉吧,一定能救活!园艺师下了功夫,给芙蓉花剪掉枯枝,扎上了树木生命液,换了土,还上了滴灌⋯⋯一天我又来到芙蓉树下,终于发现了新芽。嫩芽一株株地成长着。春天的和风和夏日的暖阳终于将芙蓉又引入了一个灿烂的花季。在冬季到来的时候,园艺师又给她培了一层土,将主干包上了“羽绒服”⋯⋯第二年春天,顽强的芙蓉花又长出了新枝叶。她获得了重生。园艺师说,是冻害使芙蓉大病了一场,根和身心都受到了严重伤害,但她仍然是义无反顾地坚守,昂扬向上。那年端午节到来的时候,她再次开出满树神采飞扬的芙蓉花。

    在芙蓉花盛开的季节,我终于在芙蓉树下又见到了丰草。和两年前比,她的脸上多了一些沧桑,脖子上系了一条芙蓉花颜色的纱巾。我们先是点点头,又都会意地笑了笑。

    丰草从挎包里拿出一把小铲和一包煮熟了的黄豆,在芙蓉树下挖了几个坑,将黄豆埋了进去。接着她拿出一条白毛巾,擦了擦手,又用它包好了小铲放进包里。她喃喃低语:好久没有来看你了,对不起,出了点事情,就像你,芙蓉花。就像是一次宗教仪式,正规而庄严。结束了,她走向我,像一个久别的老朋友,向我讲述了她的遭遇。

    丰草说,正当她的公司蓬勃发展的时候,她的朋友突然撤了资离她而去,使公司一下子陷入了资金困境。就在这个当口,她却又检查出来患有肿瘤。她做了手术,但在医院里仅仅住了四天就缠着绷带出院了。公司的业绩一个劲地往下掉,开不出工资,有员工讨薪辞职。她手术后没有得到很好恢复,身心疲惫,焦头烂额。被多重打击急昏了头,她开始对自己失去信心。就像对那棵芙蓉花,她认定也不会再有属于她的时节。一筹莫展的时候,她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二十多天不肯见人。桌上的一束鲜花,窗外的几滴雨滴都会引起她落泪,摸着还在隐隐作痛的手术留在脖子上的一长条巴咧咧红赤赤的疤痕。茶几上的鲜花都在对她无情嘲弄。她觉得自己过早地走出了花季,已经凋谢。昼思夜想,思想混乱到了极点,她一身素装一个人跑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连续几天她坐在小山坡上,任谁也找不到。她想努力理清思绪,期望找到一种足够的力量。可是一个多星期,孤独依然,疲惫依然。迷茫和无助依然困扰着她。她曾试图逃避,毫无目的地一个人乘飞机飞到了张家界。她说,我以为我的公司和我还有这株芙蓉树都死定了,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在那个细雨霏霏的夜晚,四周灰蒙蒙一片,丰草随便找了一家小旅店住下。在这个谁也不可能料想到她能够来到的地方,她深深地做了几次深呼吸,试图驱散孤独和恐惧。她感到了一点轻松。她看到张家界沟内有很多参天大树与悬崖峭壁比高,同时也看到大树下有很多枯木和烂树根横倒竖歪在沟壑旁死亡。只有野草,不论在悬崖上还是在树丛中,疯长。“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她想,父母给她取名丰草,不就是期望她能像野草那样努力与顽强吗?这时,她透过雨雾仰望,好像是看见一片星光璀璨的夜空。无数颗星星向她眨着眼,给她智慧,传递能量。无数次痛苦煎熬,她终于感悟出一个道理:心情不一样眼睛中的世界就不一样。不是每一棵小苗都能长成大树,不是每一份情感都能走向永恒。挫折是成功者的常态,只有信心才比黄金更宝贵。在困难和挫折面前最不可缺少的就是勇气。就这样,在沉默与思索中她度过了一个梦一般的夜晚,她觉得豁然开朗。第二天一早,她走出小旅馆,向张家界挥了挥手,说“以后再来看你。”买了张飞机票就飞了到北京,参加在清华大学举办的应对危机研讨班。

    春天姗姗而至,丰草终于振作起来。就像芙蓉树剪掉枯枝。她清算了原来的公司,重新找到合作者,从头起步。芙蓉花找回了属于自己的花季,而丰草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她说,我在心里一直牵挂着芙蓉花,我的心上总有芙蓉花的清芬和幽香。

    潭水般的天空,北极星始终明亮而端庄。不管有多少风雨,这个世界依然存在着高尚美好的情操和令人激奋的精神力量。她就应该像芙蓉花那样:美丽、坚韧、充满生命的活力。雪绒花飘飘洒洒,婀娜的舞姿像无数只白蝴蝶嬉戏追逐。一朵落在了花枝上,紧接着又一朵落在了那只白蝴蝶上,一朵黏着一朵,那不就是早春时节芙蓉开的花嘛!是洁白无瑕的花。雪绒花一朵黏着一朵,早春芙蓉花越开越大,越开越晶莹。芙蓉的花枝在微微摇动,她是随着雪绒花在轻轻起舞,她是随着春的旋律摇动。你沉下心来听,春的旋律在雪绒花的舞蹈里,春的旋律在芙蓉花的枝头上。我摇一下花枝,哗地一下白色的芙蓉花落到我的头上,落到我的脸上,我浑身开满了芙蓉花。我仰起头,那雪绒花落进嘴里,真甜啊!那是芙蓉花的滋味,是春的滋味。我用手捋了一下头,头上的雪绒花一下子化成了水,顺着发梢流进了衣领,流进了胸膛,带着体温流进了心里。芙蓉花,你本是芙蓉国里的主人,却将你的美丽和精神奉献给了滨城大地。

    芙蓉花你也是应该感动的,感动滨城的春姑娘将第一朵花絮首先插上了你的枝头!

    待到春光明媚的时候,芙蓉花一定会更加容光焕发,一定会更加神采飞扬!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