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转手/冯璇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赵欣
·我和男老师有个约定/赵欣
·手二/红风
·谜事/金狐
·老张的书摊儿/老酒
·剪刀石头布/贺小晴
·不朽的段子/魏东宁
 
海燕诗会
 
·在辽西平原经过一些芦苇/张丛波
·我的乳名是村庄陈旧的补丁/牧睿
·水比岸走的慢/万斌
·蜀籁/梁平
·生活中的点滴诗思/胡勇
·黑夜里/房红
·风还在吹/宁明
·东北亚/马飙
 
都市美文
 
·做个快乐村妇(外一篇)/郭淑萍
·在我不断进步的背后(创作谈)/赵欣
·夜问(外一篇)/唐洁
·像那大江的流水/李隼
·相邻而居(外一篇)/石桂霞
·坨子,坨子/孙培用
·青山与雨,古庙与僧(外一篇)/刘源
·那时冬雪/罗维
 
汉洗重光映西楼/国胜连
  海燕  2016-11-22 09:55 转播到腾讯微博
国胜连 

    好友TARZAN鹏飞兄不愧“游侠”名号,国庆长假第一天,鹏飞兄一行五人竟踏着独轮车骑行到了最美野长城!“这段长城就是前些日子被爆炒的‘被抹平的野长城’,位于辽宁省绥中县的永安堡乡,民族英雄戚继光当年修建明长城的主干线。”当晚完成壮举的鹏飞兄借着星光,兴奋地在微信上发了信息,贴出了多张野长城人物风光照,还不忘调侃:“为了让我们实现梦想,当地政府特意用水泥抹平,方便骑行。”在秋风凉里,他无不感慨地说:“这里山势险峻,森林茂密,又远离城市,当地政府为了开发旅游,以保护名义过度修缮长城,使之不伦不类,确实可惜。”

    骑独轮车登长城,鹏飞兄堪称天下第一人。古迹是人类的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是我们的责任,被抹平的野长城考量社会良知,也在追问文化使命和社会担当。愿这段曾经雄关漫道的明长城能早日修复,再现金戈铁马的往昔容貌。那天上山下山,游侠鹏飞兄弟们走得并不轻松。

    尽管如此,鹏飞兄依然保持着藏家本色,惦记着长假第一天华宫的地摊小市,他在私信里关切地问:“老兄,最近有好收获吗?”哈哈,现在要想在地摊上淘弄一件有年份,合心思的宝贝,恐怕是要比中彩票还难啊。今年市场不景气,过往满市满行的开门老货都如泥牛入海,古玩店肆变得清冷落寞。但这几年网上交易却风生水起,微信让天涯变成咫尺,坐在家里,可遍观天下奇珍异宝,大小明暗种种古玩行的传统交易大都转到了五花八门的微信圈里进行着,于是微信圈变成了地道的买卖圈,各种微拍此起彼伏,热闹非凡。捡漏是神话笑谈,但上网撞宝的机遇会时常降临。八月初,暑热难耐,市场低迷,我却有幸在微拍堂拍得了好收获,这种喜悦正好大家共享。

    这是一件极为少见的双鱼纹汉代陶洗。物主中州汉之韵兄称其:“汉代鱼盘,个头不小,品种很少见,直径27公分,边磕一口,其余完整,吉祥。”汉代陶洗寻常可见,但洗面上模印双鱼纹饰者,此为多年来行市上所仅见。或许因洗沿略残,被苛责为品相欠佳;或许盘洗互混,被误认为品级不高,这件珍贵的汉代陶洗在微拍堂上并未引起应有的波澜,只经过三轮竞拍,我就以廉值顺利地拍了下来,一时心生久违的捡漏快感。陶洗到手后,更是大喜过望:整器依青铜汉洗规制轧光烧成,敞口,折沿,弧形腹微外鼓。腹外部饰凸起三道弦纹,底内饰凸线条双鲤鱼纹,线条柔美,生动活泼。洗底为少见的宽边圈足。整器大气端庄,制作精美,多处还泛起陶器超千年所特有的返银光。

    洗,为古人日常生活中常用的一种器具。洗的使用始于先秦。《仪礼》:“设洗直于东荥”,“设洗于阼阶东南。”郑玄注:“洗,所以承盥者弃水器也”。马衡《中国金石学概论》:“古者祭礼燕飨皆有沃盥之礼,昭其洁也。盘与匜相需而用,以匜泻水于手而盛之以盘,盘在汉为洗。”古人在举行重大的礼仪活动时,要认真盥洗,整洁仪表,洗即是古人盥洗时用来盛水的器具,相当于我们今天的脸盆,主要用青铜铸造而成,人们习惯称为铜洗或青铜洗,而存世铜洗多为汉代制造,遂被称为汉洗。

    宋代《宣和博古图》收录皇家收藏自商代至唐青铜器839件,并分为鼎、尊、瓶、壶、爵等凡二十类。其中匜、匜盘、洗、盆、鋗杅皆为洗属,共达28件。汉洗还依据年号,分别冠以“阳嘉洗”“永元洗”“元和洗”不同专称。清代金石学复兴,钱坫《十六长乐堂古器款识考》著录有“汉双鱼洗”,上有四字铭文:“长宜子孙”。另收“汉安二年朱提堂狼造”鱼鹭洗,并考证出《博古图》中的“阳嘉洗”“与此正同”。阮元《积古斋鐘鼎彝器款识》则辑录“富贵昌洗”“永建四年朱提洗”“光和四年洗”“初平双鱼洗”等汉洗数件。今天,读施蛰存先生2001年版《北山谈艺录续编》,仍可欣赏到这几件汉洗清季的拓片。古汉洗不仅是代表品级的重要礼仪用器,也成为历代吉金中的精彩部分。

    鲤鱼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有吉祥含义。《尔雅》称“鲤者鱼之主”,《神农书》称“鲤为鱼王”,成双的鲤者更有着和美吉祥的寓意。汉乐府有一首《饮马行》:“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双鱼尺素成为书信的象征,寄托着远方亲人的思念。清代词人纳兰容若《清平乐》:“日夜河流东下,锦书应托双鱼。”用的还是这个旧典。青铜洗,特别是双鱼洗,还是历代文人雅士书房的雅玩,常伴寒梅铜瓶入画入诗,寄托抱负情怀。宋代爱国词人张元干,壮怀激情,坚决抗金,孤愤填一阕《夜游宫》:“半吐寒梅未拆。双鱼洗、冰澌初结。户外明帘风任揭。拥红炉,洒窗间,闻霰雪。”《四库全书总目》评点“其词慷慨悲凉,数百年后,尚想其抑塞磊落之气”。纳兰咏得“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样的嘉句,也曾于灯下独吟《月上海棠•瓶梅》:“重檐淡月浑如水,浸寒香一片小窗里。双鱼冻合,似曾伴个人无寐。”巧借张元干的旧时月色,抒发出离人的相思和伤逝之情。无怪乎王国维评价说:“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

    细查历代著录,我们会发现在著录的200余件汉洗中大量有“朱提”“堂狼”或二名并署者,容庚《汉金文录》所辑汉洗176器中,大半有“朱提”“堂狼”的铭文。因现存的汉洗大量产于东汉时的朱提(今昭通)、堂狼(今巧家、东川、会泽一带),人们又称这一带发现的汉洗为“朱提堂狼洗”。在朱提堂狼洗中,确有年代可考的,最早者为“建初元年朱提堂狼造”铜洗,铸造于公元76年,为东汉章帝时物。最晚者则为双鹭花纹的“建宁四年堂狼造”洗,为公元171年东汉灵帝时物。朱提堂狼铜洗绝大部分产生于这近百年的时间内。

    提到朱提堂狼洗,就要说起文史学者张希鲁,这位终生生活于昭通乡土社会的学人,毕生致力于朱提堂狼洗的收藏研究,不仅通过《考古小记》《自传》《汉洗记》《滇东古物目略》《跋昭通汉六器》诸篇文论及捐赠文物清单,提供了二十世纪前半叶昭通出土铜洗的详尽记录,还开始记录朱提堂狼洗的出土环境和同出器物组合,挖下了云南的田野考古的第一锹土,学者徐坚认为:“张希鲁构成了乡土史取向的考古学的典范。”

    张希鲁(1900-1979),原名连懋,号西楼,出生于云南昭通,父母早亡,家境贫寒,读书刻苦。1923年入读东陆大学文史科,肄业后先后在东陆大学图书馆和昆华图书馆工作。1930年返回昭通,执教于昭通中学,次年兼任昭通民众教育馆图书股筹备员。从此在昭通教书育人度过一生。张希鲁酷爱文物考古,有暇则亲往四乡访求,用教书所得微薄收入,购求流散于民间的出土文物。当地常有铜洗在梁堆中出土,有的已流落铜铺,1932年,张希鲁先生到一铜工家购得两件铜洗,铜工告诉他:如先生慢来一步,我就要将它毁了。1937年,于姓农民在帮人犁地时,耕牛突然失足,锵然有声,就地挖掘,见有器物,便再不声张。至夜深人静,父子二人才悄悄地去取回,张希鲁在《记汉建初两器出土处》一文中有详尽记述。于姓农民将发现的建初双鱼洗和虫鱼器卖给了张希鲁,却匿下同时发现的上有模糊篆书铭文的白金块,本想求高利,可两年未能出手,只好又去求张希鲁鉴定,张先生当即将其买下。经查考《汉书•食货志》,他初步认定为银、锡合金,并将白金上的铭文制成拓片分寄海内学人咨询,黄仲琴、容庚、邓尔迟等释为“建初六年朱提造作”八字,可与出土情况及载籍资料互证。消息传出,中央银行总裁卫聚贤愿高价征集。张希鲁以“地方文献,不忍以市贾论之”婉拒。1979年1月,张希鲁先生临终表示,愿将平生搜求所得之物,全数捐赠国家。先生谢世后,家人向政府捐献出137件历史文物、630多枚古钱币、225幅名人字画、163册碑帖、5140多册新旧书籍及许多文物拓片。其中东汉“建初八年朱提造作”双鱼铜洗、东汉“阳嘉四年朱提作”铜洗、汉朱提银锡白金、风神石刻画、赵藩题跋孟孝琚碑初拓本都属珍贵文物。1980年昭通地区依此建立了昭通文物管理所,为张希鲁的收藏传奇画上了圆满句号。1985年,《西楼文选》由昭通行署文化局印行,全书四卷,分为文选、文物考证选、游记诗歌选和书信选。这是张希鲁先生存世的唯一一部文集。2006年,《西楼文选》由云南美术出版社正式出版。不过这两部书都已脱销,如果足够幸运,在旧书摊和网上还能淘得到。

    不知为何,我从张希鲁身上依稀看到了连湾名宿,故去多年的孙宝田先生的影子。这位从农家院走出的书法家、金石考据家、收藏家、地方史志专家,早在1956年至1957年间,就将珍藏多年的碑拓、字画、铜器、近代银币、铜币等约400余件无偿捐给旅顺博物馆。他说过:“收藏的最高境界是捐献给国家。”

    国庆长假期间,翼庐孙海鹏先生又带着弟子们到敦煌游学,这已是翼庐先生四度问道玉门关了。倚装待发时,翼庐微信道礼问安:“谨颂国泰民安,海宴河清,廷无虫豸,户有君子。”还是地道的民国范儿。不过,我更喜欢翼庐发来西魏大统四年造莫高窟第285窟南壁龛楣那幅卷草双凤壁画,吉祥,见得人间烟火。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