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我和男老师有个约定/赵欣
·手二/红风
·谜事/金狐
·老张的书摊儿/老酒
·剪刀石头布/贺小晴
·不朽的段子/魏东宁
·荇菜/佟惠军
·唏嘘/章以武
 
海燕诗会
 
·在辽西平原经过一些芦苇/张丛波
·我的乳名是村庄陈旧的补丁/牧睿
·水比岸走的慢/万斌
·蜀籁/梁平
·生活中的点滴诗思/胡勇
·黑夜里/房红
·风还在吹/宁明
·东北亚/马飙
 
都市美文
 
·做个快乐村妇(外一篇)/郭淑萍
·在我不断进步的背后(创作谈)/赵欣
·夜问(外一篇)/唐洁
·像那大江的流水/李隼
·相邻而居(外一篇)/石桂霞
·坨子,坨子/孙培用
·青山与雨,古庙与僧(外一篇)/刘源
·那时冬雪/罗维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赵欣
  海燕  2016-11-22 09:52 转播到腾讯微博
赵欣 

    从长达五年的婚姻中逃离出来,有一年了吧。当那种解放感越来越浅淡的时候,寂寞开始在心间蔓延。就像那些干枯的草木,盼着春天一样,吴世雄也渴望着爱情。但这并不表示他想拥有新的婚姻,那是不可能的。怎么能重蹈覆辙呢?他需要的其实是一段艳遇,一场刺激。

    当然这需要自身的努力。

    朋友李越传授经验说,用微信能搜寻附近的人,他就是这样认识了一个女朋友。两个人的情爱维系了半年,愉快分手,着实令人羡慕。但是这样的幸运并不多见。

    吴世雄也想试试运气。在一个无所事事的周末,外边雨雪交加,他赖在床上搜索附近的人,当然是女生了,足有几十人之多。根据相貌和空间里面的资料发出了一个个成为好友的邀请。陆续有人响应,但是结果并不理想,要么是做微商的,在推销商品;要么是进到朋友圈里就像死了一般,任凭你如何搭讪的。

    有一个女生在屏幕上闪动,头像清纯可人。发一句回一句,几乎没有间停,二人迅速升温。她喜欢逛街,玩游戏,吃美食,看电影。说到看电影,吴世雄忽然想到李越说起的新片《奇幻森林》,就问美女,美女说正想去看。

    他试探着问,一起去看行吗?

    美女:好啊。

    他大喜,忙问明天如何?

    美女:那要看诚意喽。

    他问,怎么算诚意?

    美女:你发个红包喽。

    如今微信圈子里盛行发红包以表达情意,他怎么给忽略了呢?发多少呢,他捉摸着。一般朋友圈是几分几元,他当然要体现诚意了。就10元吧。美女接受了红包,回了一张可爱的笑脸。他再说话,就没有回应了。他认为美女一定是忙了。这一天他很兴奋,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晚上他给美女打了声招呼,美女回一张笑脸。他想确定一下明天看电影的时间地点。

    美女:看你的诚意喽。

    他:我很有诚意啊!

    美女:好,那发个红包吧!

    回想刚进入同事微信群的时候,他是孤独的。但是在撒了几次红包之后,情况就变了。他在微信群里的威信迅速飙升,并且同步到现实的工作环境中了。红包带着轻松调侃的大度,意义不可小觑。这次吴世雄发了30元过去,美女迅速接受。他暗笑,这还用这么急吗?又不是在群里怕人哄抢。他等待着美女热烈的回应。

    但是美女说,我不喜欢这个数字,尾数是0不吉利。

    你喜欢什么数字呢?他猜,是37,38,还是39呢?

    美女:尾数为77的。

    他猛然醒悟,这是个骗子,专门骗红包的。李越曾讲过的,在被骗了五百多元后,美女就拉黑了他。但吴世雄此刻仍心存侥幸,发出一句话,看完电影发给你行吗?

    美女:就现在要你的诚意哦。

    他用力敲打着键盘,发出一行字:你个骗子!

    很快收到一行字:你个傻逼!

    吴世雄手指飞快地拼写着,他编了一大堆咒骂的文字,想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回击,但是已经发不出去了,他被拉黑了。他恼怒地扔下手机,去厕所撒尿。好大一泡尿,飞流直下。尿完了,把家伙抖一抖。不就是损失了几十元吗?这样想着,心情就恢复了。他决定去看儿子,带他去吃一顿肯德基。

    这时,手机响起提示音,又上来一个女生,从头像上看,是那种活泼可爱型。长发,大眼睛,面相丰腴。但这次吴世雄警觉起来。他先到她空间里仔细浏览了一遍又一遍,初步判断是本人照片,且生活内容丰富而连贯,应该不是虚假的。他友好地打了招呼,对方发出一个握手的表情。接着他发出一个红包,里面是一元钱。他期待着这一元钱所引发的蝴蝶效应。

    女生很快回复:为什么发红包?

    他答,表示诚意。

    女生:这不好,我不会收。我们才认识。

    吴世雄心里一阵温热,好人还是有的啊。

    两三天的时间他就了解了大致情况,女生叫鲁琪,在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工作,现年23岁。他问有男友没有,她说没有。他有点不解,那么好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感情空项?鲁琪回复说,刚分,恋了三年,现在内心很空。

    失恋之后会有一段空白期,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如同饥饿久了的胃,急需东西填充,哪怕是棉絮草根都成。吴世雄不禁暗喜,这样的机会真是难得啊!

    但是对于一个有四十多年人生阅历的人来说,警惕性还是不能放松的。网上的骗术五花八门,用心险恶,不可轻信。他曾在银行工作过,故意问了一些贷款公司的业务,鲁琪的回答让他认同。她读的是金融高等专科学校,毕业两年了。老家在农安县。农安县正是吴世雄熟悉的,他前妻的老家就在那里。他紧接着问农安县的哪个乡镇,鲁琪很快回复说是黄龙镇。农安县的确有这个地方,辽金时代的古城黄龙府遗址就在那里。

    吴世雄不由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女孩子竟然如此诚实,遇到坏人怎么办。通过网络猎艳,动机本来就没那么纯粹。那么自己算不算坏人呢?既然心生不忍,那自己还算好人。他告诫自己必须善待女孩。

    清明将至,风和日丽。残雪下面,已有鲜嫩的小草破土而出了。吴世雄对熟视无睹的大自然忽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感情。

    他删掉了其他人,决心一心一意地和鲁琪相处。两个人有时一聊聊到半夜。吴世雄工作不忙,爱好不多,清闲得很。到了晚上,如果不和鲁琪说话,他就会觉得少了什么。但是鲁琪的生活没有规律,有时几个小时才回;有时碰巧不忙,就会热聊到手机发烫。

    在那家公司打工,很辛苦,常常顾不上吃饭。鲁琪告诉他,这一段时间她特想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吃一顿韩餐,或者一顿烤肉。

    吴世雄急忙说,好啊,我请你!

    鲁琪:那不好,我们还不认识呢!

    他开导说,人生是缘分,我们虽然不曾见面,这也算认识了啊!相逢何必曾相识嘛!

    鲁琪:可是这么快就见面,我还是无法接受,等以后再说吧!

    他又是一番开导,鲁琪不为所动。

    这是个正派的女孩子,不是随随便便那种。如此表现是正常的,合理的,必要的。毕竟面对一个陌生男人,必须保持最后的防卫。吴世雄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和选择。他是一个大男人,不能再畏畏缩缩的了。如果亮明自己的公务员身份,鲁琪对他的信任指数必会大幅度增加。同事朱笔思曾把工作证忘在按摩院,结果被一个女人追到单位敲诈。正是清楚自己身份的重要性,他更加清楚自己的身份对鲁琪的重要性。

    到延边出差,白天处理业务,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清闲了,他急切地翻看手机,却没有鲁琪的来信。看来还得男人主动啊!他发了一条问候语。等了一会儿没回,就去洗漱,耳朵却保持着警戒状态。

    回到床上,又发了一条。这次很快就收到了回复。鲁琪说,感冒了,很难受,就没顾得上看手机。机会终于来了,他十分关切地问候病情,告诉她该吃什么药该注意什么。他告诉了自己的行踪。

    鲁琪饶有兴趣,说,最喜欢延边的美食了,随后发过来一个垂涎的表情。

    他问,下次我带你来好不好?

    鲁琪:以后再说吧!

    之后就不再回话,他想象着鲁琪的痛苦状态,就发了几张抚慰的表情图片。

    过了一会儿,鲁琪回过来,问他多久回来。

    他问有事吗?

    鲁琪:没事儿,就是问问。

    这里面分明包含着若有若无的关心,吴世雄发出一张嘻嘻笑的表情,问道,是盼我回去吗?

    回过来一个娇羞的表情。

    血流加快加热,他咕噜咕噜喝干了一瓶矿泉水。

    几天来,吴世雄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把行程以及当地的风土人情适时展示给鲁琪看。他恨不得把这个网上的女朋友现在就勾到身边来,带着她到中俄朝三国交界的地方看看,吃遍这里的美食,甚至还可以到长白山去游玩。

    两人越聊越热乎,戒备和拘谨越来越少,话语越来越绵软甜蜜。那个午夜,手机的荧光照得吴世雄两眼像霍霍燃烧的火焰——关系终于取得了进展,他激动得毫无困意。

    吴世雄:身体怎样了?

    鲁琪:好多了。

    吴世雄:多吃点东西吧。

    鲁琪:哦哦,确实有饿的感觉了。

    吴世雄:那快去吃点东西吧!

    鲁琪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说,晚上吃东西胖人,明天去好好吃一顿。

    吴世雄:还想吃韩餐,或者烤肉吗?

    鲁琪:不了,想吃日本料理了。

    吴世雄:临河街有一家日本料理挺好的。

    鲁琪:算了,再说吧,那么远自己不愿意去。

    吴世雄的心动了动,拼写字母的手指有点发抖,终于发出了一行字:等我回去带你去,行吗?

    犹豫了一会儿,鲁琪才回:⋯⋯那好吧!你哪天回?

    他猛地扔下手机,两只胳膊向上弹出,握紧拳头做出击打的动作。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胸膛里顿时激情四溢,他恨不得马上飞回去。

    吴世雄:琪琪,我两天后到家。我的手机号码⋯⋯

    鲁琪没有回告手机号码,这样回道:哥,不要为了我耽误了工作。

    他差点落下眼泪。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好女子等着自己,真要好好感谢上天的恩赐。

    地处长白山南麓的延吉,草绿了起来,桃树、杏树、梨树已经开出花来,像雪像霞。金达莱也含苞待放。千里之外的家乡,节气要早些,应该是春意盎然了吧。前几天还下过小雪,如今气温持续回暖。这个春天似乎专为配合吴世雄而来,爱情的气息越来越浓郁了。

    儿子打来电话,说他想去南湖玩。同学们说南湖的花开了,可好看了。爸爸我要拍照片。吴世雄满口答应。他和前妻的爱情一走进婚姻的围城,就不断被磨蚀着。那种被囚禁感越来越强烈。琐碎而枯燥,每天的生活都是重复的,他无法继续忍受。唯有儿子是那段婚姻给他的最大安慰。他爱儿子,几日不见就会很想。但是这些天竟然忘了,他感到愧疚。

    吴世雄选择了七点多的高铁,两个小时之后就到了。一上车,他就给鲁琪发了微信。一个小时后才收到回复,说是单位忙了,让他到工农大路与同志街交汇处等她。南湖公园就在附近啊,那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他仿佛看到他和鲁琪,不,是鲁琪挽着他的胳膊漫步在初春的湖畔,看柔柔柳丝荡起涟漪。

    鲁琪变得急迫起来,不断询问他的行程。吴世雄心里像抹了蜜,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出车窗,飞越辽阔大地,出现在翘首以盼的美女眼前。他和她先是互相凝望,而后奔跑着拥抱在一起。

    手机铃响,他的思绪受惊一般缩回来。他习惯先看看是谁的号码,再按键接听,但是手指无意间触到了按键,电话接通了,是前妻。

    她急切而焦躁地问,你在哪里?

    美好的幻境就这样被扰乱,且短促的问话里似乎含着责备和示警的味道。他皱了皱眉头。婚姻终结是他梦寐以求的,但是一家三口的那些生活片段偶尔还是会出现在眼前,幸福感和伤感混合着弥漫不去。他幻想,如果可以游离于婚姻之外而又可以享受婚姻的乐趣该多好!离婚之后,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意,但仍和前妻保持着联系。儿子是永恒的纽带,且他们爱过,她也没有过错。若是很久没有她的来电,他就会隐隐生出不安之感。

    但是现在,他语气冷淡地问道,有事吗?

    儿子发烧了,吃药不见效。前妻说。

    他心里一沉,屏住了呼吸。待问了情况,觉得有点小题大做,小孩子感冒很正常嘛!遂说道,你先带儿子去医院吧,我稍后过去。前妻顿了一下,似有话说,但还是结束了通话。

    出了站台,刮着冷飕飕的风,春天的进程没有想象的好。吴世雄先回家取车,他觉得有必要让鲁琪了解他是有车一族,并且有车会方便些。两个人处于狭窄的封闭的移动的空间里面,不仅身体距离很近,心理距离也会逐渐缩短。

    急匆匆赶往约会地点,眼看着就要到了的时候,他忽然产生了狡黠的念头,要不要先躲在暗处看看对方长啥样呢。但这念头只是一闪,他狠狠批评了自己,什么人呐!

    这时,手机响了,号码乱糟糟的。平时这类来路不明的号码他几乎不接的,要么是骗局,要么是法轮功或者邪教组织。但现在他怕漏过鲁琪的电话。接听之后,里面说,我是鲁琪。一定是听错了,他正要挂断电话,但声音再次传进耳鼓,很清晰。

    哥,我是鲁琪,我在路口等你呢。

    这声音有一种一时无法分辨的粗糙,裹挟着浓重的烧土豆的味道,让他想起老家的三嫂。许是电话的听筒失真吧!

    到了路口,没见到那个风姿绰约的身影,他打过去电话。还是那个声音,烧土豆的气息扑面而来。三嫂今年53岁,鲁琪才23岁,怎么会这样呢?吴世雄满腹疑惑,渐生失望。但又一想,声音并不说明问题,美女影星周迅、张柏芝的声音就难听死了。

    他问,你在哪里?

    鲁琪说,哥,我就在对面啊!我穿了件红色风衣。

    摇下车窗,吴世雄果真看到马路对面站着一个女子,体型和照片相似,脸色略带高原红。相貌和照片存在不小的差距。如今手机里那些美图软件,让普天下的女人都成了明星一般的美女,真是坑人不浅啊!他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鲁琪已经看到他了,雀跃着,亲人一般地挥舞着手臂,喊道,哥,哥!

    油门踏板就在脚下,而脚保持着高度的战备状态,就等着大脑的一声令下,只需一两秒钟这件事就过去了。但吴世雄想,不管怎样,就这样一逃了之吧,似乎不大厚道。大不了请吃一顿饭而已。何况,这女子毕竟年轻,这也是优势啊。

    女子又喊道,哥,你下车过这边来吧!吴世雄本以为她会走过来的,然后就带着她去吃日本料理。既然答应了,就得兑现嘛!不过,看来鲁琪是另有计划。莫非她想先去南湖公园游玩?

    摇上车窗,吴世雄的脚踩下去,车子突然启动,鲁琪的脸色一变,眼神暗了下去,慢慢缩回了手。其实他只是把车停到一个适合的地方。转回来的时候,他似乎高大了很多,也从容了很多。他不知道是不是男人都有这样的心态,当女人的颜值低于想象,他就会释放出极大的发挥空间。事实上,之前他的情绪是绷紧的。但现在他宽容地微笑着,走向鲁琪。鲁琪看到他,失而复得一般,雀跃起来,如同比赛场的拉拉队员。她穿着很单薄,也很暴露。V领的小衫,能大幅度看到两个半球和沟沟,只是皮肤像有皴没洗净。他又想起老家的三嫂,失望感再次攀升。不过一想到自己已近不惑之年,且没有帅气的外表,凭什么要求那么高,又很快就恢复了热情。

    他和蔼地问,琪琪,我们去哪里?

    鲁琪说,先吃饭行吗?

    好,去临河街那边的日本料理吧!

    鲁琪伸手拽了一下他的胳膊,仿佛熟了很久似的,说,哥,就在这里随便吃点什么吧!

    那怎么好?他说,这里也没什么像样地方啊!

    鲁琪说,往前走几步吧,好像有家小店,吃两碗面条就行了。

    可是⋯⋯

    别可是了,跟我走吧。对了,哥,那车是你的吗?挺不错的啊!饭后你就带着我去兜风吧!要是信得过我,让我试试你的车!

    好啊好啊!

    吴世雄对鲁琪的好感悄然回升。再仔细端详她时,竟然越看越顺眼了。她活泼好动,浑身上下热情洋溢,他的脚步也变得轻快了。网络上有一个长寿的老人,有人采访他长寿秘诀,他回答道:要想活到九十九,年轻女人你得有!看来确有道理。

    大约几分钟后,鲁琪在一家快餐店门前止步,不过大门紧闭,锁已经生了锈。哎呀,啥时关门了呢?

    他说,走,去吃日本料理吧。

    鲁琪看了看隔壁的一家小店,说,别,就去这家随便吃点什么吧!

    吴世雄抬头看了看,门脸窄小,似乎是西餐店。鲁琪搀住了他的胳膊,说,哥,就在这吃吧!一股温热从胳膊迅速传遍全身,他边走边想,这女孩是真懂事啊。

    小店居然有三层楼,一楼闲置,堆着破烂杂物。吴世雄问,会不会也停业了。鲁琪紧紧挽着他的胳膊,说,哥,不会。二楼是空旷的大厅,堆着杂物。还没等看清楚,鲁琪已经把他带到了三楼,推开门,里面没有窗户,灯光昏暗。一个个封闭的包厢,显得过道十分逼仄。吧台里有两个人,秃头赤膊,身上有纹身。一个正在用一把亮闪闪的刀切西瓜,另一个迎出来,也不招呼,引他们往里走。

    这是什么服务场所,怎么没有热情劲儿呢?这样下去,估计很快也得锁门!鲁琪似乎看透他的心思,拉起了他的手。鲁琪的手很小,温软滑腻,一瞬间似一股微电流刺激着心底的某根神经,让吴世雄张开五指,和鲁琪的五指契合在一起。恍惚间回到了当年恋爱的时候,而这正是他久违了的。

    路过一个包厢时,门半开着,一对男女紧挨着坐在一起,男的比自己年龄大些,女的像个高中生。点了一桌子菜。男的问,小美女今年多大了,平时都做什么。女的娇羞地回答,我20岁,没工作。

    看样子刚认识不久。男的见状,起身关紧了门。他们一定暗藏着什么不光彩的交易,吴世雄暗暗为自己和鲁琪的关系而欣慰,直了直腰杆。

    进了一个包厢,里面有条长沙发,一张方桌。他坐下,把皮包顺手放到沙发上面,才想起憋了很久的尿,对鲁琪说,你点菜吧,点你喜欢的。他想,这样的饭店还能消费多少呢,有200元钱足够了。离开屋子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把皮包带上,但也只是一闪念。

    这泡尿憋得好久,尿得舒畅,但吴世雄省略了惯常的动作——没有把家伙抖一抖,就匆忙回到包厢。菜已经上来了。所谓菜,是四样点心,一盘果盘,一瓶通化红酒。这也太简单了吧!

    那个秃头赤膊的人看着吴世雄问,哪位买单?

    鲁琪笑盈盈地说,哥,我请你吧!

    吴世雄笑笑,哪有这样的道理?价格出乎意外,这么点儿东西竟然超出10倍。不过不能显得小气,他大大方方付了钱。

    鲁琪举起杯,说,哥,来,为了我们的缘分干一杯!

    两个人干了一杯,吴世雄突然想起自己驾车不能喝酒,就说,琪琪,你自己喝吧!

    鲁琪说,哥,我花钱给你找代驾呗!

    如此温馨的气氛,吴世雄也想喝点酒,但他想到了儿子,儿子还在医院呢。

    谢谢你,我待会儿还有事情要去处理,找代驾不方便的。

    鲁琪望着他,脸色红润而鲜艳。她说了句好热,就脱掉了外衣,薄薄的小衫难掩浑身的肉感,特别是那挺出的胸部随着她的动作颤巍巍的。吴世雄的心动了又动,下体也有了反应。他感觉奇怪,怎么这么没有定力呢?想想自己有多久没有碰女人了,都是用手解决。不过解决之后总是意犹未尽。但愿能在很短的时间里鱼水交欢。半个月时间够不够?

    鲁琪的声音嗲起来,说,哥,就少喝一点嘛!

    他和她碰了一下杯,抿了一口,说,下次我好好陪你,一醉方休。

    鲁琪说,哥,看样子你挺有素质的,是做什么的呢?

    取得绝对信任的机会来了,吴世雄暗自庆幸,恰好工作证就在皮包里,平时他是不带的。他想一边出示盖着钢印的证件,一边自报家门。这时,那个秃头赤膊的人走到门口,往屋里看了一眼,鲁琪马上站起来往外走,回头柔声说了句,哥,我去趟洗手间。

    几分钟之后,鲁琪回来。她不吃东西,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吴世雄,眼神越来越狐媚了。吴世雄的面颊热了起来,但还是竭力装出绅士风度。他夹了一块点心递过去,她接了放到盘子里,没吃,站起来把门关上,坐了过来,靠在吴世雄身上。浑身的血流加快,他不敢相信,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他扫了一眼沙发,暗想在上面做爱也是不错的。

    这样想着,裤裆里跳动了几下,他正要伸手去搂抱这具温软的肉体,手机响了。真是不合时宜!他瞥了一眼,如果不是前妻,他是不会接听的,他知道一定是儿子的事情。不过他有点烦,儿子不就是感冒而已嘛。

    电话里是儿子的声音,他带着哭腔说,爸爸,我在医院呢,大夫要打针,可是我怕!他正要说话,前妻的声音传过来,尖锐得刺耳。你赶快过来吧,你儿子不肯打针!

    眼前现出儿子抗拒治疗,前妻一脸焦灼的情景,内心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打了一下,吴世雄从不断缠绕的情欲包围中挣扎起来,他说道,告诉儿子,我马上过去!

    他打算一会儿再回来,继续这不断升温、突飞猛进的爱情。正要和鲁琪解释,告诉她稍等,鲁琪已经站起来打开房门,高声喊道,再来两瓶酒,要伯尼努瓦勒!

    他疑惑地问,还来酒干什么?

    鲁琪说,你不是不能喝带酒精的嘛,伯尼努瓦勒不含酒精的。

    可是,琪琪,我必须马上走,你听到了,我儿子发烧了。

    哥,小孩发烧是常事,没什么大不了。

    不行,医生说必须打针!

    哥,不是已经在医院了嘛,急什么啊,喝一会儿再去吧。她抬头对着门外提高了声调,再来两瓶伯尼努瓦勒!

    那个秃头赤膊的人拿着两瓶又高又大的红酒应声而至。头脑中突然间惊了那么一下,如同一道闪电让潜伏黑夜中的东西露出真相,吴世雄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连连摆手,语气坚定地说,不要不要!但是那个秃头赤膊的人不走,扫了他一眼,看着鲁琪。

    鲁琪嗲声说,哥,你走了,我还得继续喝酒啊!

    吴世雄指指桌上的一瓶大肚子红酒,问道,不够你喝吗?

    可是,哥,我还想尝尝那个⋯⋯那个是国际品牌!

    鲁琪站起来要去接酒,他迅速站起身,拿起皮包,快步走了出去。身后鲁琪喊着,哎哎。吴世雄的心咚咚跳起来,擂鼓一般,似在催促他加快速度离开。他担心鲁琪或是那两个秃头赤膊的人会追上来,他仿佛听到了匆忙的脚步声和粗野的咒骂声。

    下楼,二楼,一楼,出了餐厅,一阵疾行,闪闪躲躲,穿过车流不息的马路,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车。但很快,汗就下来了,因为一辆车堵住了出路。回头,他看到了一片红色向这边奔来,他慌张启动车子,手忙脚乱地,前后左右一阵挪移,终于钻了出去。驶上马路,他脚下加劲儿,沿着一个方向行驶了十多分钟才靠边停下。四处张望,确定没有危险才抚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气。

    操他妈的骗局,一整套的精心的骗局!

    吴世雄咒骂着。他觉得应该报警,可是还拿不准,这到底是不是违法,最担心的是被人笑话,传到单位,还有脸吗?他猛然想起儿子,急忙启动车子,一边给前妻打电话,响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接通。他的大脑飞速旋转。如果没有前妻和儿子的电话,接着会发生什么,他不敢设想。那酒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儿,会不会被下了药,好在他只是喝了一点儿。车里面正好有两瓶水,他咕噜咕噜喝了干净。对了,皮包!他吓了一跳。慌忙停下车检查,还好,钱和银行卡都在,没发现丢失什么。毕竟,鲁琪和那家店还不敢触碰盗窃的罪名。

    手机响了,他急着接听,差点脱手。

    前妻的语气是那种高度紧张之后的轻松,她说,儿子打完针了,我们往家回呢。

    儿子接过电话里说,爸爸,你别着急,我没事儿了。爸爸,我本来不是很怕打针吗,可是妈妈说,爸爸不在,你要做一个男子汉,所以我就没哭!医生夸我男子汉呢!

    儿子的话没说完,吴世雄的眼角就湿润了。他恨不得立即见到儿子,见到妻子。眼前再次闪过一家三口的那些幸福生活。

    进了一家商场,他给儿子买了一架遥控飞机,那是儿子梦寐以求的。他本打算在儿子生日那天买的,不过那还得三个月之后。他还给妻子选了一条裙子,夏天快到了,妻子喜欢穿裙子。

    走出商场,吴世雄正要去取车,猛然看见一个女人就挡在车前面,红色风衣,长头发,微胖,背对着他,正在通电话,声音就像烧土豆的味道。

    你在什么位置?哦,你到了,可是我没看见你呀!

    他的心猛地一凛,浑身的毛发竖了起来。他急忙转身企图躲避一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女人回转身,正是鲁琪,可是又不是,那是一张陌生的脸。吴世雄长出了一口气。女人机警地看他几眼,钻进驶来的一辆车子,迅速离去。干什么要惧怕一个骗子?吴世雄骂自己窝囊废。

    手机响了,是单位领导,他的心一紧。你回来没有?

    他吞吞吐吐地说,没有,明天就回。

    领导说,你接替朱笔思的工作了。

    他呢?吴世雄很惊诧。

    他?他被开除了。

    就因为那件事吗?现在对公务员的要求真是越来越严格了。吴世雄时不时用手抹抹额头的汗,木木地驾着车。走了很久才发现走错了方向。

    快到前妻家里的时候,儿子打来电话,说爸爸,刚才电视里说有女骗子。

    怎么回事,他问儿子。

    儿子说,女骗子专骗男人,讹诈钱财,现在被警察抓起来了。

    他不明白儿子为什么和他说这个。

    儿子接着说,爸爸你知道吗,上午的时候,妈妈说她突然心慌得不行,不知为什么,就想给你打电话,让你赶快过来。

    是因为你病了,妈妈紧张!

    可是,可是我病了好几次了,每次我要给你打电话,妈妈都说,爸爸刚刚转为公务员,一定很忙,别打扰了。

    儿子顿了一下,接着说,到了医院,妈妈心急火燎的,对我说,赶快让你爸爸过来吧!我说,妈妈,我的病没事儿,打针我也不怕。可是妈妈说,她有不好的感觉,必须马上见到爸爸。她怕你不来,就让我和你说话!

    吴世雄停了车,双手捂脸,嚎啕大哭。电话没有挂断,里面传来儿子紧张地声音,爸爸,你怎么了!妈妈,爸爸怎么哭啦?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