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老张的书摊儿/老酒
·剪刀石头布/贺小晴
·不朽的段子/魏东宁
·荇菜/佟惠军
·唏嘘/章以武
·两颗黑痣/王勇
·鸡零狗碎的人生/张哲
·怪病/王宪森
 
海燕诗会
 
·在辽西平原经过一些芦苇/张丛波
·我的乳名是村庄陈旧的补丁/牧睿
·水比岸走的慢/万斌
·蜀籁/梁平
·生活中的点滴诗思/胡勇
·黑夜里/房红
·风还在吹/宁明
·东北亚/马飙
 
都市美文
 
·做个快乐村妇(外一篇)/郭淑萍
·在我不断进步的背后(创作谈)/赵欣
·夜问(外一篇)/唐洁
·像那大江的流水/李隼
·相邻而居(外一篇)/石桂霞
·坨子,坨子/孙培用
·青山与雨,古庙与僧(外一篇)/刘源
·那时冬雪/罗维
 
谜事/金狐
  海燕  2016-11-22 09:50 转播到腾讯微博
金狐 

    财务科伍科长打算带着总账会计李峰、销售员成关一道出差东北,去哈尔滨一家公司讨要一笔陈年旧账。

    临行前,现金会计苏红也非要缠着一起去。

    伍科长说,三个男的带一个女的不方便。苏红说,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和你们刚好凑成一桌牌。李锋也帮腔说,科长就带她一起去吧,现金会计平时忙得分不开身,难得月初轻松几天。

    科长听后默许。

    于是,四个人坐上了火车,喝茶、打牌,说说笑笑,两天就到达了目的地。

    冰雪世界,童话般的场景,这一切对南方人来讲,吸引力都是很大的。四个人在冰雪大世界疯玩了一天,把要账的事情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晚饭时,伍科长把苏红支走去买烟后,说,住宿问题让我有些犯难了,开三个房间太浪费,开两个房间正好,可这苏红到底跟谁一间才好呢?

    成关说,科长,我们是跟您沾光出来的,苏红当然是跟您一个房间了。

    李峰挤挤眼睛表示赞同。

    伍科长把脸一沉,别瞎说!我是领导,这个玩笑开不得。

    科长想到白天滑雪的情形,就说,你们两个随便哪个跟她住一个房间,我保证严守秘密。成关、李峰俩人嬉笑,互相打趣推让起来。

    争执间,苏红买烟回来了,见几个人说得热闹,便问,你们讲什么呢?李峰暧昧地一笑说,科长说了,出差在外一切以节约为原则,只开两间房,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只有自己掏腰包另外开房,一个标间都是两三百呢。

    成关也帮腔说,就凑合着住吧,另外开房你回家的补助费全搭上不说,还得搭上半个月的工资。

    没想到,苏红听后扑哧一笑,很大方地说,就照你们说的办,开两间房,这几天你们三个轮流跟我住一个房间怎样?

    仨人一时都愣怔在了那里。

    你们抽签吧。苏红麻利地掏出一张纸,哗哗撕出三张,分别写上一、二、三,揉成小纸团。科长抽到了一,李峰抽到了二,成关抽到了三。

    于是,李峰和成关领了钥匙,早早地溜进了自己的房间,哪儿都没去,俩人翻来覆去地却怎么也睡不着。

    哎,你说,科长和苏红能做那事吗?李峰问。

    天知道!成关说。

    搞不好他俩早就有那层关系了,李峰说,这趟出差吧,本来就我们三个,可苏红非要来,看来这次出来咱俩成了遮人耳目的挡箭牌了。

    我倒不这么认为,他们如果真有关系,科长也用不着逗我们,他完全可以冠冕堂皇地开三个房间,表面上他俩一人一个房间,夜里再合起来,我们哪能知道?成关说。

    这男女关系最难捉摸了,也许他俩本来啥事也没有,今晚倒真有事了。李峰说。

    两人絮絮叨叨了一夜,叹息世风日下。

    第二天早餐时,成关、李峰俩人哈欠连天,科长精神饱满看不出有什么反常来,苏红也是谈笑自如,倒是他俩显得心神不安。

    到了晚上,按照前一天抽签顺序,是总账会计李峰和苏红同睡一间了。

    伍科长和成关两人早早熄灯休息。

    成关一直在黑暗里烙烧饼。他的脑子里反复出现的是苏红和李峰缠绵的场景。

    成关半夜里爬起来上厕所,却意外地发现伍科长立在窗户那里很用力地吸烟,烟头一明一灭。

    第三天早上,早餐时大家都埋头喝粥,喝得“吸溜吸溜”的。

    苏红一个人咯咯笑个不停。

    白天照例出去。成关心事重重,他不知道晚上该怎样面对苏红。苏红若是真跟科长有关系,那自己是万万不能碰的,有传言说科长就要提拔当副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红已经跟朵花儿似的摇曳在他的心里啦。

    ⋯⋯

    出差东北回单位之后,科长把李峰和成关喊来说:你们帮我证明一下,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住宿发票,那天晚上,我是另开了房间的。成关、李峰俩人面面相觑,也都各自从衣兜里掏出住宿发票要求科长给报销。

    科长哈哈大笑说:原来大家都另开了房间的。

    科长把三张发票别在一起,说:苏红这丫头厉害。

    后来,三个男人突然发现,从东北回来后,苏红不大理睬他们了。

    私下里,苏红曾跟人说过:那次东北之行,其实他们大可不必另开房间,和我一个房间,我也不会和他们乱来,反倒能让我对他们另眼相看。

    接下来的事情更具戏剧性。两个月以后的一天,科长的老婆下班早归时,在家把科长和苏红捉个正着。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是可信的,因为科长已被停止工作,成关被任命代理科长。

    闲时,李峰问成关: 你说科长和苏红他俩是早就有了那层关系,还是在东北出差时有了那层关系?或许从东北回来后有了那层关系?

    成关想了半天,才说,你问我,我问谁?这事只有天知道!

    创作感言:

    生活中有许多谜一样的事情,让人费解。这也正常,因为社会生活的本身,提供我们的就是结构复杂的页面,让每个人生活在谜事中,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才够劲儿。小说亦应如此,只有文字,没有谜在其中,便是不够劲儿的小说。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向读者释放着一种谜一样的吸引力,在博您莞尔一笑之时,更能咀嚼出点别样的意味来。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