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荇菜/佟惠军
·唏嘘/章以武
·两颗黑痣/王勇
·鸡零狗碎的人生/张哲
·怪病/王宪森
·灯塔的西边/蜀虎
·弹弓/雪妮
·在麦田上走走/万胜
 
海燕诗会
 
·在辽西平原经过一些芦苇/张丛波
·我的乳名是村庄陈旧的补丁/牧睿
·水比岸走的慢/万斌
·蜀籁/梁平
·生活中的点滴诗思/胡勇
·黑夜里/房红
·风还在吹/宁明
·东北亚/马飙
 
都市美文
 
·做个快乐村妇(外一篇)/郭淑萍
·在我不断进步的背后(创作谈)/赵欣
·夜问(外一篇)/唐洁
·像那大江的流水/李隼
·相邻而居(外一篇)/石桂霞
·坨子,坨子/孙培用
·青山与雨,古庙与僧(外一篇)/刘源
·那时冬雪/罗维
 
不朽的段子/魏东宁
  海燕  2016-11-22 09:48 转播到腾讯微博
魏东宁 

    A、离过婚的刘乐章一到情人节就闹心。

    今天就是情人节。

    情人节在国外,原本光明正大的节日。可传到中国就染上了一种阴暗的气息,使这个洋节还没来得及消除远渡重洋的疲惫,就茫然地背上了暧昧的嫌疑。就连无辜的玫瑰花和巧克力,也被冤枉地牵连到淫秽的行列。中国人在放弃自己传统节日的同时,也在盲目地接受和错误地篡改外国的节日。

    刘乐章从一家名叫“云开日出”的网吧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形单影只地接受了玫瑰花送不出去的尴尬结果。为了能在情人节这天给自己找一个应景的女朋友,刘乐章早在一周前,就在网上发出了征友的帖子。帖子发出后,愿意和他共度良宵的女士还真不少,有的应征者还大胆地发来了她们搔首弄姿的照片。刘乐章看着网上那么多可供挑选的美女,一时为自己不能同时和她们约会而感到遗憾。可到了情人节这天,原本答应和他共度良辰美景的美女们,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和他在QQ上见面。这样的结果,让他绞尽脑汁设计的约会方案,也像风一样不知去向了。

    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距离,是多么地难以逾越。

    他毫无目的地走在流光溢彩的街道上,街道两侧光怪陆离的霓虹灯,随着他缓慢的行进,把复杂的色彩简单地涂抹在他的脸上,使他脸上的茫然像童话一样扑朔迷离。百无聊赖满街闲逛的刘乐章,最后被他无意经过的一堵墙上的广告吸引住了。

    这堵红砖砌成的墙上广告林立,使它像穿上了盔甲一样臃肿。那则广告在求职、换房、寻人、寻狗、征婚、治疗性病、专治阳萎早泄、买卖二手手机、重金悬赏逃逸犯的簇拥下显得出类拔萃。广告纸虽然被时光煎熬得破旧不堪,边角处也被风雨蹂躏得惨不忍睹,但它独特的内容使这些表面现象,丝毫没有损害它在同类中趾高气扬的地位。

    只见上边写道:

    广大的男性朋友们,在改革大潮的冲击下,在物欲横流、纸醉金迷、呼来唤去的现实社会里,你是否一直在为改变自己的命运而拼命地努力,拼命地打拼?筋疲力尽以后,你却发现,无论你怎样付出,怎么努力,你永远都无法攀登到为所欲为的顶峰。

    事业上的不如意,已经让你身心疲惫,可回到家里,还要遭受妻子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唠叨、责怪。在这些本应该可以逃避的外力作用下,你的英姿和豪气在一天天地消磨殆尽。所以,你感到很累、很无奈、很郁闷。

    为了使你早日摆脱这种尴尬的境地,本公司特为成功的男士们隆重地推出“一日租妻”活动。目前,本公司已从全国各地高薪招聘了一批年轻、貌美、贤淑、典雅、风情万种的美女,她们将以物超所值的优质服务,让加入本活动的男人们,真正地体味到家庭的温馨、妻子的温情、夫妻的温存和“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深刻含义。

    本公司郑重承诺:通过本活动,一定会使你解除疲劳,以健康向上的心态,健步如飞地奔跑在成功的新长征路上。

    刘乐章非常认真地将卷边的纸角弄平,他想知道活动组织者的联系电话。可是不知哪个多事者,把广告纸撕去了一角,电话号码随着它的残缺走进了天方夜谭。刘乐章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在他戏剧味道很浓的一声叹息中,卷边的纸角韧劲十足地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就在这时,有人从背后拍了他一下,刘乐章回头一看,见身后站着一个年轻人,他和蔼可亲地问:“先生对此项活动可感兴趣?”刘乐章点点头。年轻人自豪地说:“先生如果真的很感兴趣,不妨到我的办公室参观一下,我是这项活动的总策划吴呈。”

    在吴呈的办公室里刘乐章看见了许多美女的照片,她们多姿多彩的容颜,变幻万千的姿态使毫无生机的墙壁变得百媚千娇,骚动无比。让刘乐章惊讶的眼神变得俗不可耐,他的目光猥亵地游凫在她们含情脉脉的笑靥中不能自拔。

    这时,吴呈用遥控器打开了对面的电视机,顷刻间,一个个婀娜多姿,神态各异的形象,清晰地展现在屏幕之上。吴呈憨厚地说:“和网络的虚拟世界不同,我们这次活动打出的就是真人秀的品牌。目的是用事实告诉那些对网络征友失去信心的人们,现实还有真情在。”他的话像春风一样,妥贴地熨平了刘乐章刚才备受打击的心灵。他的眼睛放肆地投射到电视上,那些漂亮的脸蛋,让他的心非常温暖。吴呈不失时机地说:“您可以挑选令您满意的‘妻子’了。”

    “怎么消费法?”

    “完全看您的心情。”

    “你的话我有点听不懂。”

    “是这样的,在您与您的‘妻子’共处的一天时间里,如果您感到不满意,可以拒付一切费用,如果您感到满意,付费多少,完全随心情。”

    “真的?”

    “这就是本公司举办本次活动的宗旨。”

    “3号。”

    吴呈将图像调回来,由于速度过快,那些美人的脸显得很滑稽。当图像锁定后,刘乐章的眼睛因3号的单纯而幼稚起来。他说:“就是她。”

    吴呈将一张内容繁琐的表格放在刘乐章的面前说:“请您将简历和一些基本情况认真地填写好,我们会为您安排好一切的。希望我们的活动能让您感觉到其实男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动物。”

    B、对于刘乐章来说,找到幸福街2号楼2单元2号房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他走在笔直宽敞的幸福大街上,就像真的走在无边的幸福中。多情而健康的太阳把他的身影装饰得和树影一样参差不齐,他前行的速度一直很讲究,似乎是在丈量即将开始的甜蜜。

    2号房间的房门被涂成了性感十足的粉红色,即使没有门牌号,也很容易区别于楼道里的其他房间。

    刘乐章稳定了一下激动了一路的心情,按动了门铃。门铃的音乐是肯尼•金的成名曲《回家》,伴着它优美的旋律,房门缓缓而开,粉红色的房门里露出3 号那张靓丽可人的笑脸。眼前的3号,比电视里的还要楚楚动人。她像韩国女人似的,接过刘乐章手里的皮包,恰到好处地将一双崭新的皮拖鞋放在他的脚下,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快把鞋换上,好帮我做饭。”

    刘乐章走进厨房的时候,3号已经在摘菜了。她沐浴在健康的阳光里,那么俗气的动作,她也能做得那么优美。刘乐章从来没有想到,厨房里也能产生如此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他以前为什么没有体会到呢?

    他顺从地蹲在她的身旁,不太情愿地给黄瓜打皮。他说:“我在家里是从来不干家务活的。”3号浅浅地一笑,说:“其实,做不做家务并不能代表一个人在家庭中的地位,全凭心情而已。因为,家庭是两个人共有的,所以,家务活也应该属于两个人。”

    “你是不是对每一个到过这里的人都这么说?”

    “因人而异啦,你不习惯,是吗?”

    刘乐章将刮好的黄瓜用清水冲洗了一遍,说:“咱们还是说点别的吧。”

    “你指什么?”

    “比如介绍一下你们这个行当⋯⋯”

    3号善解人意地在刘乐章的身边蹲了下来。这种简单的改变,让他产生了平等的优越感,尽管这种平等很飘渺。3号放下手中的菜说:“那就给你讲一个段子吧。它可以让你更直观地了解我们这个行当。”

    一听说有段子听,刘乐章像充电一样兴奋起来,他说:“如果你给我讲乐了,今天我给你做两样拿手菜。”3 号并没有因为他海市蜃楼般的承诺而改变她的初衷,她按照自己原来思路继续她语言的旅行:“我有一个出道比较早的师姐,几经奋斗,终于成为了深谙此道的高手。请她做‘妻子’的男人,要排出几公里的长队。有一位大款不相信她有如此强大的魅力,也加入了等候的长队中。终于,他等到了这一天。他对送他的司机说:明天这个时间你来接我。第二天,他的司机早早就来到了楼下。大款在我师姐的陪伴下,从楼上下来,大款对司机说:去叫一辆出租车来。司机拍拍崭新的宝马汽车不解地问:老板,咱不是有车吗?大款生气地说:这辆车从今天起,归这位姐了,咱们打车回去。在回去的路上,司机问大款:她值吗?大款自豪地说:从今天起,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她跟他上床了吧?”

    “浅薄!”

    “那她使用了什么魔法?”

    “她曾说过这样一句名言:其实男人更需要关怀。”

    回想起吴呈说过的“男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动物”的理论,刘乐章深情地看了3号一眼,说:“今天的中午饭,我全包了。”3号站起身来说:“咱们还是一起做顿饭吃吧,这样才有值得回味的价值。吃完了饭,你陪我逛逛街。”

    “我最讨厌和女人一起逛街了,她们总是光看不买。”

    “今天,咱们只买,不参观。怎么样?”

    “你想买什么?”

    “我想送你件生日礼物,明天是你36岁的生日。”

    “你是怎么知道的?”刘乐章的脸上缀满了甜蜜的惊讶。

    “你不是填写过一张表格吗?那上边告诉了我一切。”3号轻松地回答道。

    生活原来竟是如此的简单!

    C、刘乐章穿着3号给他精心选购的暗灰色的茄克衫,顿时觉得整个城市都因为他的容光焕发,而变得趾高气扬起来。在3号温柔体贴目光的关照下,刘乐章神气十足地走出了百货商店的大门。在门口的大理石台阶上,他特意抖动了一下衣服的双襟,让贴伏在衣服上的阳光,不甘寂寞地欢呼雀跃起来。刘乐章清楚地记得,他还是第一次为一件新衣服而感动不已。他感激地说:“找个地方坐坐吧!”3号兴致勃勃地回应道:“今天你是船长,仅次于上帝的人。”

    他们在“伊丽沙白”西餐厅的一个僻静处坐了下来。他们的对面就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喧嚣和静谧的对比,在此时此刻产生了绝妙的赏心悦目的视觉效果。

    人逢喜事精神爽。刘乐章的情绪从见到那则可爱的广告开始,就一直处于饱满的亢奋状态中,现在更是达到了亢奋的顶点。具体表现是点完菜后他竟主动给侍者一笔可观的小费。望着侍者沾沾自喜的背影,刘乐章意犹未尽地问3号:“你还想点点什么?”

    “如果,生日可以提前过,我真想给你点一首生日快乐歌。”

    “那就当今天是我的生日好了。”

    3号郑重其事地捂住了他的嘴,说:“不许胡说,多不吉利,会减寿的。”

    “那咱们就再续一天。”

    3号恹恹地说:“可惜,公司规定,活动只能持续一天。”

    “也就是说我们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也可以这么理解。”

    “如果我想再续约呢?”

    “那就只能祈祷缘分了。”

    “留个电话或者别的什么联系方式,以后好联系。”

    “那些毫无生命的数字又能代表什么呢?如果真的有缘,我们会再见面的。”

    这时,刘乐章要的黑啤酒来了,杯口热情洋溢的沫子,将他刚才的亢奋侵蚀得体无完肤。3号的目光经历了刘乐章的情绪从高潮到低谷的整个过程,她的表情立刻变得无限温柔起来,她主动给自己倒了一小杯啤酒,说:“我提议,为了缘分干一杯。”说完,她端起酒杯在刘乐章的杯子上轻轻一撞,两个杯子发生的第一次亲密的接触,就被她导演得非常惬意。

    3号喝干了杯中的酒,做了一个幼儿般天真的鬼脸,等待刘乐章的反应。他惊讶地说:“没想到你这么能喝酒。”3号羞赧地笑笑说:“哪呀!我喝多了也吐,骑车也上树,见到漂亮小伙儿也迈不动步。”刘乐章乐了,他充满表现欲地将杯里余下的酒全部喝干。他说:“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乐观?这么开心?”3号有点撒娇地反问道:“为什么不呢?”刘乐章自卑地说:“我要是像你一样,该有多好。”

    “你很不开心,是吗?”

    “是的,我给自己找过很多开心的途径,可总是找不到开心的理由。”

    “说说看。”

    “以前在家里,我一说起这事,我前妻就烦得不得了。”

    “现在我是你老婆,我愿意倾听你的述说。”

    刘乐章的眼睛被一种幸福感光顾了,它的光临使3号漂亮的笑脸变得朦胧起来。他没有等到下一杯啤酒的到来就向3号敞开了心扉。刘乐章说:“按照父母的设计,我循规蹈矩地度过了平淡的童年。升入重点初中后,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还荣幸地考入了重点班。可不知为什么,到了高中以后,我的学习成绩开始一蹶不振。”

    “你早恋了?”

    “如果真有那种浪漫的经历倒也值了。可惜,我的少年时光和童年一样平淡无奇。临近高考的时候,我的一个好朋友劝我考体育大学,他说以我目前的学习成绩和运动实力一定会考上的,而且根本就用不着像现在这样拼命地苦读。他的劝说,让苦苦挣扎于无边无际学海中的我怦然心动了。但我的决定还是遭到了父母坚决的反对,结果那年我高考落榜了。我的落榜让整个家庭都陷入了困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欢笑远离了我的家庭。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拿着入学通知书,兴致勃勃地登上了开往异地的火车,父母才不得不重新选择了对我的设计。有一天晚上,他们终于同意我报考体育大学了。”

    3号听得聚精会神,她的眼睛温情地抚摸着刘乐章的回忆,天真地眨个不停。“我猜,你一定考上了。”“是的,我考上了。”刘乐章的脸上没有因为金榜题名而兴奋,反而却被一种苦涩所笼罩。他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国家体委直属的重点体育大学。可我的父母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高兴,他们更没能像其他家长那样,送我到异地的学校去。” 3号柔声地说:“也许是他们太忙了,对于父母,你不必过分计较细节。”刘乐章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中的空杯,长吁一口气说:“你开始厌烦了,是吗?”3号浅浅地一笑,说:“你还在计较细节?”

    刘乐章又要了杯啤酒,3号没有阻拦,他继续说:“我大学毕业后,本想到体校做个教练,可那年体校没有编制,我的希望再一次落空了。父母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他们四处托人,好不容易才把我安排进了一家机关,做了一名小公务员。我苦修四年的专业,就这样白白地浪费了。”“中国又失去了一个像马俊仁一样,可以威震世界的教头,是吗?”3 号接过侍者送过来啤酒说。

    “你在挖苦我?”

    “我只是按照你刚才的思路瞎猜的,如果你不高兴,我从现在开始就不说话了。行吗?”3号声音中多了些怯怯的成分。

    “对不起。”刘乐章不好意思地说,“我早就说过,谁都不会愿意听这些没有边际的唠叨的。当然,你也不会例外。”

    3号没说话,她拿起酒杯,将满满一杯酒,统统喝了下去。她的脸顷刻间就红了,红得就像燃烧的火。刘乐章被3号的激情强烈地感动了,他在一种悲壮的气氛中,喝干了杯里所有的酒。

    两个空酒杯和两张大红脸的组合更像是一幅广告画。

    刘乐章看着3 号的脸,忽然大彻大悟地说:“我真傻,其实,能有个人愿意坐下来陪你喝酒,听你说些屁嗑,这本身不就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吗?”3 号妩媚地笑了,她说:“你能有这种难得的平民意识,不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吗?为了你的成熟,咱们再来一杯,怎么样?”刘乐章看着3 号猩红的眼睛,心疼地问:“你还行吗?”

    “我能坚持到你故事的大结局。”

    刘乐章不好意思地一笑,说:“那我不讲了。”

    “你想提前结束我们的倾谈?”

    “我怕⋯⋯怕你听腻烦了。”

    “只要是你说的,我就永远也不会感到腻烦的。”

    没被邀请的泪水又一次水雾般迷蒙了刘乐章的眼睛。今天,他在3 号的关注下显得脆弱无比。难道男人真是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动物?他整理了一下紊乱的思绪,说:“上班后,我每天早早就来到办公室,打水、拖地、擦桌子。等同屋的人来了,他们的桌子上,早就放好了一杯升腾着热气的茶水。开会的时候,我像军人一样,坐得板板的,连一次‘二郎腿’都没敢翘过。可是,他们还是因为我是体育大学毕业而不肯接纳我。”

    “有一天,我无意中经过一个办公室,听到里边有人不屑地说:‘一个体育棒子,能有什么出息?’紧接着,另一个声音附和着说:‘可不是咋的,整个一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儿。’我在他们开心的冲击波中狼狈地跑开了。”

    “还有一次,机关评选副科级调研员,要求每个人必须述职,我正按要求填写着述职报告,一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哥们看我认真的样子,很世故地笑笑说:‘我劝你还是别写了,机关数你年龄小,年老的怕你顶替他,年纪和你相仿的怕你超过他。所以没人会投你票的。你何必做分母呢?’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将写了一半的报告连同我的梦想撕得粉碎,扔进了几天都没人倒的纸篓里。”

    “最有意思的是去年,市委在全市选派35岁以下的大学毕业生到基层挂职锻炼,全机关只有我一个人符合条件。可下派的并不是我,而是一个45岁的中层干部。不知为什么,这些年来,命运一直在捉弄我,玩弄我,它把我折腾得筋疲力尽,却让我一事无成。”

    3号用胳臂支着头,非常专注地看着刘乐章,一直到他的故事走进尾声。“我再给你说个段子吧。”3号一往情深地说,“有一位残疾人来到天堂,他抱怨上帝没有给他一个健全的四肢。上帝就给这位残疾人介绍了一个朋友,这个人刚死去不久,刚升入天堂。他对残疾人说:‘珍惜吧!至少你还活着’;一个官场失意的人来到天堂,他抱怨上帝没有给他高官厚禄。上帝就将那位残疾人介绍给他,残疾人对他说:‘珍惜吧!至少你还健康’;一个年轻人来到天堂,他抱怨上帝没有让人们重视他,上帝就把那位官场失意的人介绍给他,那人对年轻人说:‘珍惜吧!至少你还年轻。’”刘乐章失意地摇摇头,说:“可惜我现在已经不年轻了。”3号动容地说:“那就更不用拿别人的成就和自己的成就相比,也不用拿自己的钱和别人相比了。困为,那些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所以,我劝你,还是好好地活着吧,只要活着,你就会发现,只有健康,才是人一生中最伟大的成就。”刘乐章激动地将3号拥进怀里,四周柔和的灯光,不甘寂寞地充填了他们身体间没有来得及接触的空隙,使他们亲密地溶为了一体。他在3 号的额头上轻吻一下,柔声地说:“你应该是我妈!”3号慈祥地说:“如果你愿意叫,我也不反对。”

    他们走出西餐厅的时候,多情的月亮已经出落得非常丰满非常迷人了。它撩人的光芒把四周的氛围营造得似醉非醉,特别性感。有这种气氛的挑唆,刘乐章的心里不由自主地涌起了一股久违的雄性骚动。这股亲切的骚动的来临,让他兴奋无比。所以,还没等回到粉房子,他就向3号提出了渴望的要求。3号并没有因为他提出这样大胆的问题而惊惶失措,也没有因为这个问题的无理而怒气冲天,她平淡地说:“我也很想,可惜,公司还没有开办这项业务,也许以后会有的。”

    “你现在的角色不是我的妻子吗?”

    “即使是你的妻子,你也应该学会尊重她。要知道,尊重一个女人,就等于尊重了生命本身。”

    “我要是强迫你呢?”

    3号粲然地一笑,说:“我相信你不会的。”

    刘乐章笑了,说:“女人如水,你如酒。”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好女人。”

    D、第二天上午起来,刘乐章觉得头沉似铁,浑身乏力。昨晚摄入的过量酒精,仍在孜孜不倦地折磨着他的身体和精神。他勉强坐起来,这才发现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缺少3号的房间因冷清和暗淡而显得毫无生机,粉红的色彩也因此失去了它温馨的职能。刘乐章向里屋和厨房连喊了几声,都没得到3号的回应。她从他的现实和梦境中,消失得如此淋漓尽致,让刘乐章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刘乐章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他们的契约已经结束了。

    3号的不辞而别,践踏了刘乐章所有的思想。他急忙来到屋外,这时,他看见了厨房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份丰盛的早餐。一碗长寿面袅袅地升腾着时隐时现的热气,显得那么亲切自如,就像3号那张多情的脸。两个色泽鲜艳的煎蛋鲜嫩欲滴,它们争相散发着迷人的诱惑。

    原来,3号是刚刚离开的。

    看到那碗长寿面,刘乐章才想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今天正好36周岁了。

    刘乐章又四下仔细地看了看,他想找到3号留给他的字条,哪怕只有只言片语,他也会满足的。可他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刘乐章索性打开收音机,吃早餐时听收音机,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他听着乏味的新闻,吃着可口的生日早餐,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涌动。

    新闻节目过后,是电台近期强档推出的听众点播节目。欢快的开始曲,让刘乐章混沌的心情豁然开朗。女主持人用摄人心魄的声音开始了她今天的煸情:“不知道一位叫刘乐章的朋友现在是否坐在收音机旁收听我们的节目,今天是你36岁的生日,在这里,我代表节目组的全体编播人员祝你生日快乐!万事如意!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你的一位好朋友,特别为你点播一首赵传的成名歌曲《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她希望你在今后的日子里,能正视自己的长处,一切顺其自然,做一个永远健康快乐的人。”

    3号无处不在!他被她的影响力重重地击中了。一种男人的尊严,使他顷刻间拥有了顶天立地的豪气。熟悉的音乐声中,刘乐章停止了咀嚼的动作,有一半食物还定格在他的嘴里。在如此强大的震撼力的包围下,任何多余的动作,都已经毫无意义了。刘乐章闭上眼睛,认真领会3号带给他的境界。这时,他才发现,原本非常熟悉的老歌,赵传却在今天诠释出另一番感受,另一番感慨。

    赵传嘶吼般的声音,水雾一样不可抗拒地弥漫过来:每一个晚上\ 在梦的旷野\ 我是骄傲的巨人\每一个早晨\ 在浴室镜子前\ 却发现自己生活在剃刀边缘\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在呼来唤去的生涯中\计算着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

    赵传倾情的演唱,让刘乐章无法继续收听下去。一串昨天就应该流淌出来的泪水终于潸然而下。它们沿着刘乐章36年积攒起来的岁月之渠,泥泞了他记忆中曾经走过的所有的道路。他急忙闭了收音机,让赵传骄傲的嘶吼变成了永恒。

    他“打的”来到吴呈的办公室。

    吴呈端坐在老板台后面,十分投入地吸着一支劣质的香烟,呛人的烟雾恣意地侵略着整个房间。刘乐章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说:“我来结账。”吴呈探过身来问:“刘先生,你想怎么结?”“我想过了。”刘乐章说,“任何酬谢都是对3号的亵渎,所以,我想把我自己奉献给贵公司。”

    “很有创意。能谈谈你的价值吗?”

    “我毫无价值,但我的智慧无价。”

    “我想知道细节。”

    “为什么不为女士们提供这样的服务?要知道,她们同样需要。”

    吴呈诡秘地一笑,他用舌尖轻轻一带,将叼在嘴唇上的香烟吞进口腔,认真地嚼了几下。刘乐章分明听见了烟头的火焰和肉质接触时,产生的那种快感的声音。他含糊地说:“让我看看你的计划书。”

    刘乐章将他拟好的计划书递了过去,说:“这只是初稿。”

    吴呈大度地一笑,说:“我只看内容。”

    刘乐章在他计划书的前言这样写道:“各位女士朋友:在各种化妆品越来越高级,越来越繁多的今天,你是否感到无论你怎么涂抹,都无法掩饰你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在各种感情游戏越来越奇妙,越来越温柔的今天,你是否觉得无论你怎么珍惜,都无法把握它捉摸不定的方向?在各种男人的献媚越来越执着,越来越殷勤的今天,你是否发现无论你怎么分辨,都无法逃避他甜蜜陷阱背后的阴谋?这些烦心事在已经没有多少欢乐的当代,摊在你们纤弱的身上,多么令人痛心疾首。

    “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所以,本公司特向成功的女士们隆重推出‘出租可心先生活动’。凡加入本活动的女士们,都将享受到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关怀和体贴照顾,让你们在活动中,真正体味到做女人的骄傲和自豪。参加完为期一天的活动后,你一定会大声地说:让莎士比亚那句:‘女人的名字是弱者’的名言见鬼去吧!”

    吴呈看完整个计划书后,用很磁性的声音说:“这事儿归你了。”刘乐章用手指做出OK的姿势,信心十足地说:“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应该说,天下的女士。”

    刘乐章讪笑道:“我不会让天下的女士们失望的。”

    E、刘乐章满怀激情地撕着一墙花花绿绿的广告纸,它们在他的四周无序地飘落,不一会儿的工夫,他的脚下就落英缤纷般花哨无比了。清理完墙壁上的异己后,他将自己拟好的广告,工工整整地贴在上边,白底红字的广告在刘乐章精心安排下成了墙上的独裁者。

    一连几天,刘乐章的热线电话都没有响过一次,热线也就变成了冷线。连续的寂寞,让他对自己的创意和智慧产生了怀疑。他给吴呈打过电话,告诉他这里的情况。吴呈城府很深地对他说:“哥儿们,记住,成功的出现往往就在于坚持那么一小会儿之后。相信我,没错的。”刘乐章放下电话,不怀好意地一笑,心里说:“格言谁不会说。”

    就在刘乐章的信心消耗殆尽的时候,他的手机亲切地鸣叫起来。他打开手机,发现是一条信息,只见淡绿色的屏幕上显示几行令他兴奋不已的汉字:“我对贵公司的活动很感兴趣,我早就想找个人好好倾诉一下这些年来堆积的苦恼了。见个面,好吗?如果您觉得可以,我在人民公园门口等你。为了方便辨认,我右手拿一本新出版的《知音》杂志。我等您到下午两点钟。”

    刘乐章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挂钟,现在的时间已经是1点35分了,可它还在因循守旧地行走着,显得那么呆板。刘乐章来不及多想,他匆匆穿上3 号给他新买的夹克衫跑出屋外。

    从他家走到人民公园也用不了10分钟,所以,刘乐章有充分的时间赴这个约会。为了制造“身价”,刘乐章甚至还故意放慢了前行的脚步,就像他家墙上那支因循守旧的老式挂钟。

    刘乐章走到人民公园门口,车站钟鼓楼的大钟正好敲响了下午2点的序曲。悠扬钟声把他此时此刻的好心情震撼得丰富多彩。就在他庆幸自己的到来恰到好处的时候,他看见了正在东张西望的3号。她的右手拿着一本《知音》杂志,正向四周夸张地招摇着⋯⋯

 

上一篇:荇菜/佟惠军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