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荇菜/佟惠军
·唏嘘/章以武
·两颗黑痣/王勇
·鸡零狗碎的人生/张哲
·怪病/王宪森
·灯塔的西边/蜀虎
·弹弓/雪妮
·在麦田上走走/万胜
 
海燕诗会
 
·执灯者/凡人
·在还原中抵抗时代的失衡/颜梅玖
·杨明山古体诗选(新韵)/杨明山
·我的大红(长诗节选)/刘福君
·我不属蛇/张飞超
·微山湖献词/甲戈
·情不自禁的歌声/郭富山
·母亲错怪了一只鸡/王宏军
 
都市美文
 
·像那大江的流水/李隼
·相邻而居(外一篇)/石桂霞
·坨子,坨子/孙培用
·青山与雨,古庙与僧(外一篇)/刘源
·那时冬雪/罗维
·没多大事/沙克
·隆冬时节走大连/丁尚明
·龙柏与洋槐下的太阳沟/秦岭
 
夜问(外一篇)/唐洁
  海燕  2016-11-22 09:33 转播到腾讯微博
唐洁 

    很久没有提笔述说自己了,因为害怕那些字里行间表述出来的丝丝惆怅。但是,游走在人生的低谷,真的无人可诉,无人能懂。原本,在温室里、蜜罐里浸泡着长大的小花儿,而今,摇曳在风雨中,奔日子⋯⋯过日子⋯⋯混日子⋯⋯

    不知道人生的种种变故究竟会在哪个点上等着我,这于我又有什么实质的意义。似乎看不到生活的光亮了,一心一意想着奔着的方向,却是个深渊。命运,究竟要如何戏弄于我,游离于世有何颜面,无人时分暗自垂泪,无奈又有何用?

    美得不可方物,有品位,有格调,有内涵,做一个睿智豁达的女子;不空洞,不浮躁,不逐流,做一个丰盈的女子;即使生命不能完美,生活不能完好,亦在优雅中优雅的变老。

    可否?

    曾经有过多少不能成眠的夜,朗月伴着稀星,红酒浸着长发,依着窗外的风景。那大大小小的街道,在静寂的夜里点燃的灯,如理智强迫束缚着的情感,只把苦苦的思念化作挑灯把卷的习惯。想念你的时候,泪水打湿衣衫。

    关于爱情,多少悲剧假你之名。我们今生最好的经历,就三次。

    一次,一见钟情;二次,刻骨铭心;三次,牵手一生。

    或许我们都纯净地翘盼,牵手一生是爱情最后的归宿,可以让我们不再孤独。

    可男人,等不了,却轻许等一辈子。女人,等不起,却苦苦等了一辈子⋯⋯

    而我则习惯于伫立在窗口,等你经过我的世界时有一刻停留。你驻足在那里,牵一丝清风,拈一缕细雨,或在骄阳似火的日子里,把笑镌刻成永恒的光芒。我会怎么样呢?我又能怎么样呢?我始终怕一转身就会错过,看见的只是你渐行渐远的身影,从此再也寻不到你。

    我久久未见的人儿啊,你习惯于低着头,默默赶路。这是你来到我的世界的姿态,更是你印在我心里的伤感。

    久了,习惯了这忧伤,也爱上了这忧伤。

    因为想你,我把眼泪积成秋水。秋水落花相自去,残阳褪尽烛红来。这年年月月的期盼,这日日夜夜的厮守,却终还是久久未能见,最终我已经习惯了流逝更多的辛酸,习惯了这些习惯,却不习惯终不能见你。习惯了这些习惯,却不习惯生活中没有你。

    有了你之后,我已无力再把心空出来,去接纳清风细雨和朝阳落日。如今我也算是经历了爱情的人,虽然恋着的只是你孤单而远去的身影,浓重而消散着的味道,若你懂,最好。

    人生有许许多多的难题,而爱情这道题却不是简单的单选题,更像是一道没有题解的公式。是我们在寻找爱情,还是爱情在寻找我们?如果是我们在寻找爱情,为何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叫人始料未及惊慌失措?如果是爱情在寻找我们,又为何求之不得,聚少离多?

    当我们过多的纠结于某种形式的时候,爱情却在我们生活中的某个节点上,启始于我们偶然遇到,终结于遇到偶然。

    轮回

    春,就这样悄然而至。春风吻上了向阳的花草,吻醒了沉睡的小河,爱便由此而生。花草因复苏爱上了春风,小河因觉醒爱上了春风。若不是用爱情的力量,怎会融化这世界的冷漠。在日出日落云卷云舒的变化中,你与我们天涯咫尺的相撞,有花草对阳光的眷恋,也有我对早春的慨叹,对人生命运不公的责难。

    苦心经营却不战即败地收场,这份沉痛被我深深地握在掌心里,最终变成一块坚不可摧的盾牌。我无意回击,因为我没有能挫败盾牌的锐利。你有一万种手段来标榜自己,而我用无声的力量,以我伟岸的臂膀来接纳世间万物,并谱写成春天的新乐。我对春天说,此心无悔,此情不变。

    绝非半夏,整个盛夏里头我才是未开的那朵。

    都说惆怅几许?其实,夏花夏夜夏月的夏日里,有谁把持了这花儿的香虫儿的飞舞。鸟语未必花自香,又有谁在感叹了这季景里的繁盛和悲凉。

    老掉牙的故事从很久很久以前讲起,每一次却都如新鲜的汁液,在盛夏不眠的夜里流淌,谁的鼾声能撼动我的世界?谁的故事能让我流泪?

    谁,又能不沉浸在这季节的炽热里,独是这片片飘摇而终会落的花朵;独是这举杯邀的明月夜;独是这宁静的夏天最让人思绪千万翩翩。

    秋风寂寥的时候,梦萦飘渺远逝,那些陈年旧事又泛起。情像四季,没有尽头,只有往复不停奔走,连回顾的勇气都没有,怎么能写全一个完整的章节?夜对星发呆时眼角泪痕始终印在那里,怕要流成了亮晶晶的银河,若再不提笔,秋风和清月都将被长夜拭去,那份忧伤也只会是银河中的一叶扁舟,摇来曳去,却不留痕迹。

    漫天思绪如水湄之花,女人如花,亦会浸入秋风恣意放纵的淡淡浅浅的轻声细语中,清清随逝。女人的清香,抑或花的娇媚,飘逝不远,洗涤不去。你抑或不曾读懂,未曾看破。因为这正如我零乱的心绪没有层次的堆积。

    一帘飘雪,一幕纯情。冬,悄然走进你我。那些深刻或陌生的往事,如盛开在秋天的花儿,贮满秋诗的味道。如今且看那绽放在雪舞漫天的梅和着淡雅清风揉碎秋天的叶子。心的悸动变成痴痴怨怨相望你的模样,那一缕回眸的缱绻,似春的动心、夏的起念、秋的思绪、冬的眷恋。心音起了涟漪,素手挑起的笔尖在冬季里雕刻出朦胧的羞涩,是我送秋迎雪全部的情愫。

    一炉火,一整夜⋯⋯

    心中无数要说的话,被这炉火煨熟了,煲透了,入口即化,深入骨髓。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