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唏嘘/章以武
·两颗黑痣/王勇
·鸡零狗碎的人生/张哲
·怪病/王宪森
·灯塔的西边/蜀虎
·弹弓/雪妮
·在麦田上走走/万胜
·鱼儿也歌唱(创作谈)/万胜
 
海燕诗会
 
·执灯者/凡人
·在还原中抵抗时代的失衡/颜梅玖
·杨明山古体诗选(新韵)/杨明山
·我的大红(长诗节选)/刘福君
·我不属蛇/张飞超
·微山湖献词/甲戈
·情不自禁的歌声/郭富山
·母亲错怪了一只鸡/王宏军
 
都市美文
 
·郑有义散文七章/郑有义
·沅有芷兮(外一篇)/申瑞瑾
·银杏之恋绘金色/吴士廷
·一座城的深度/陆建立
·野蒿(外一篇)/刘中华
·唐人街风情/刘荒田
·石缘(外一篇)/张玉秋
·石宝山记/马力
 
荇菜/佟惠军
  海燕  2016-11-21 13:57 转播到腾讯微博
佟惠军 

    海航集团第一分厂是个上万人的大厂。

    厂长老张和书记老姜一起搭班子的三个年头里,厂子起色不少。老张的热情简单和老姜的细致沉稳正好是绝配,他俩互相间也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可是男人嘛,骨子里还都不太服气,既互相担待又互相压制。

    后天就是乙未年的除夕。一大早老姜就来到老张的办公室,和他商量把厂里的骨干找来聚聚,说说心里话,也为了明年更好地工作。

    一壶大红袍喝完,这晚餐的事儿就定了下来。

    傍晚五点半,公关部的女经理赵第一个来到福临门酒店的包房。只见空荡荡的包房一个人没有,正思量着这两领导都请了哪路神仙,怎么一个都没到呢,厂长老张就走了进来。大概因为过年,老张把平时飘洒的长发剪成平头,还别说,感觉像换了个人,清爽年轻了不少。

    老张看着赵,眼神里流露出热情,手臂轻搭赵的肩头,轻声地说:“你今天真漂亮。”

    赵忸怩了一下,躲开了老张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臂:“张厂长总是这样会说话,说的人家心花怒放呢。”两个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着,老姜挂着他特有的、有点沧桑味道的微笑走了进来。

    看包房里只有老张和赵,老姜神色古怪地盯着两个人,戏言道:“没打扰二位吧。”

    赵白了老姜一眼,笑着说:“您来的可真是时候。”

    人陆陆续续到齐,宴席正式开始。老姜是东道主,少不了新年致辞明年展望。老张接着又阐述了聚会的意义和友情的重要。大约七点左右,女会计胡走了进来。精心修饰过的妆容,一件嫩粉的毛衫,与四十二岁的年纪相衬,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老姜在女会计胡进门那刻皱起了眉。

    酒至半酣之际,老张端起酒杯,大声言道:“这杯我和赵喝一杯,自从赵从总部调来咱们公关部,很多订单和售后的纠纷都迎刃而解。我可是打心眼儿里喜欢咱们的赵。”

    赵站起身,微笑着对大家说:“我这点成绩还不是厂长您和姜书记的支持?还不是今天在座各部门经理的配合?借着厂长这杯酒我敬大家。”说罢一饮而尽。

    女会计胡看着姜书记望着小赵若有所思的眼神,心里一遍遍恨恨地骂着赵是“骚蹄子”。

    赵从集团调来第一分厂没多久,就声名鹊起,各种绯闻弥漫在第一分厂的上空。有人说她和集团董事有一腿,有人说她和厂长老张有一腿,还有人说她和书记老姜有一腿,总之,这个离了婚的女人不简单,要不怎么会突然就来到第一分厂,坐上了很多女人觊觎的公关部经理的宝座。

    女会计胡更是对赵恨之入骨,自从这个女人来以后,老姜对她就疏远了,看她的眼神明显和赵的眼神不同,她不明白,这个比她大五岁的女人,凭什么一下子就成了两大领导的宠儿?

    老姜看赵把这杯酒喝完,马上端起酒杯,不顾女会计胡看他恨恨的眼神,说:“赵啊,这杯酒你得和我老姜喝,你的文字功底可是帮了我不少忙,不比咱们厂办的秘书差,甚至有过之无不及,这杯我老姜必须敬你⋯⋯”

    还没等老姜把话说完,女会计胡突然站了起来:“这杯酒我替赵姐姐喝,你们这些大男人欺负赵姐姐,干嘛都跟她喝酒,想要把她灌醉吗?”

    赵看了一眼站起来的女会计胡,意味深长地笑了:“还是胡妹妹好,知道疼姐姐。”

    销售部的文经理看赵坐下,夹了一口菜放在她的盘子里,对她说:“快吃点荇菜,这荇菜才是和你最配的。”

    大家不解,都让文经理解释其义,文经理笑曰:“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十点左右的时候外面飘起了雪花儿,害怕雪下得太大,老姜提议结束了饭局。走出酒店,赵一如既往地自己招手喊来出租车,不顾老姜老张的挽留,匆匆而去。

    过了年上班,关于赵的传闻丝毫未减,有人说看见老张和赵一起下过班;有人说看见老姜和赵在饭店喝酒;更有人说,经常看见赵和他两人一起去酒店。

    赵仍似从未听过传言般,依然故我,每天都带着微笑面对所有人。

    时间一晃就进了六月,老张和老姜带文经理去南方出差,为了节约出差费用,他们开了一个三人间的房。晚上,宴请客户吃饭,文经理为替二位领导担酒,左一杯右一杯与多位客户周旋,终于寡不敌众,醉倒在酒桌上。

    是老张和老姜左右搀扶,费很大力气才把文经理弄回宾馆的床上。

    老张和老姜帮把文经理的外衣外裤脱下,又把脱落地上的手机捡起来,放到文经理的床头桌上。

    躺在床上的文经理,四仰八叉酣然而睡。

    老张和老姜正气喘吁吁时,文经理的手机传来微信提示音,他俩不约而同把眼神向手机屏投去,见微信是赵发来的。

    出于好奇,老张和老姜打开了这条微信。

    赵的微信:宝贝,今晚怎么没声?那俩老丑男睡了吗?

    看完微信后,老张和老姜都大眼瞪小眼。这时,老姜突然想起了春节前那次酒桌上,文经理讲的荇菜。

    老姜立马用自己的手机百度荇菜。

    百度解释荇菜:荇茎白,而叶紫赤色,正圆,径寸余,浮在水上,根在水底。

    创作感言:

    对于写作的目的,我尚未深入思考,只是希望自己在构筑文字的过程中,能够寻找一份真实,在写作的过程中能够对自己的思想做一次梳理,能够写出一段和我有相同感受的人愿意看下去的文字。

    小说的灵感往往是因为一件小事触动形成。这篇小说就起源于年根儿的一顿晚餐,我把其中的人物和情节在文字上做了一些艺术加工,希望读者能伴随着阅读想到身边某些人的故事,足矣。

 

上一篇:唏嘘/章以武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