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灯塔的西边/蜀虎
·弹弓/雪妮
·在麦田上走走/万胜
·鱼儿也歌唱(创作谈)/万胜
·有困难,找警察/曲文学
·突围/万胜
·水中蝎/李雨铮
·水雁/张艳荣
 
海燕诗会
 
·执灯者/凡人
·在还原中抵抗时代的失衡/颜梅玖
·杨明山古体诗选(新韵)/杨明山
·我的大红(长诗节选)/刘福君
·我不属蛇/张飞超
·微山湖献词/甲戈
·情不自禁的歌声/郭富山
·母亲错怪了一只鸡/王宏军
 
都市美文
 
·郑有义散文七章/郑有义
·沅有芷兮(外一篇)/申瑞瑾
·银杏之恋绘金色/吴士廷
·一座城的深度/陆建立
·野蒿(外一篇)/刘中华
·唐人街风情/刘荒田
·石缘(外一篇)/张玉秋
·石宝山记/马力
 
怪病/王宪森
  海燕  2016-11-21 13:54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宪森 

    中午,我喝多了酒,头一直疼,于是就出来透透气。

    遇上风,酒劲瞬间涌上喉咙,我再也忍不住,快步跑到一个垃圾桶前吐了起来。这一吐真是天昏地暗,两眼昏花,我扶着垃圾桶,久久不敢动弹。过了一会,想要离开,却发现在垃圾桶里有个东西扑通扑通直跳。这分明是我刚刚吐过的,怎么会有跳跃着的东西呢?

    于是,我弯腰捡起来一看,竟然是一颗心,一颗黑乎乎,有点冰冷,却尚在跳动的心!

    惊恐万分的我两手捧着它,飞一般跑回到自己办公室,把脏兮兮的心放进脸盆,用清水轻轻地冲洗。然而无论怎么冲洗,它依然还是黑的。无奈之下,我去厕所,拿来一瓶84消毒液,一股脑倒进去,然后倒进许多温水,用清洁球使劲地擦洗。果然,黑色的心逐渐露出本来面目,红艳艳的,分外好看,而且也有了热气。这时,脸盆里的水,飘着一层猪油,散发着一股恶臭。我赶紧换了些热水,又冲洗了很多遍,然后捧在手心里仔细端详,竟然是我的心!人没有心怎么行!于是我把心一口吞下。刚一下肚,就感觉有股热血在体内涌动。

    就在这时,响起敲门声。我赶紧收拾一下,喊声:“进”。秘书小李满脸兴奋进来对我说:”局长,救灾款终于下来了”。

    “太好了,灾民早就等得望眼欲穿了,赶紧把这些款子第一时间分发给各基层单位,不要让一个灾民饿肚子!”听我说完,小李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终于没说出口,只是表情怪异退了出去。他的表情怎么会这样?我跟着他,就听他自言自语:“局长怎么了?这么多款子,都给灾民吗?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真可惜!”

    头晕晕的,依然还是有些疼,终于到了下班时间,司机小王已经把车开到门口,于是我坐上车,对小王说:“回家。”小王对我一笑:“局长,今天去哪个家?”

    “哪个家?当然是回我自己家!”小王一脸诧异地发动汽车,不一会就到了我家。刚一开门,儿子就跑出来,我抱起他,狠狠亲了他一下,没想到儿子却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问:“爸爸你怎么了?”

    “臭小子,我是你爸,亲你一下咋了?”这时老婆走了过来,表情惊讶地问:“今天不用开会吗?这么早就回来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有些不高兴:“我下了班就回家,有什么不正常的?”

    洗了澡,刚要躺下,手机响起:“亲爱的,你今天怎么没来?”

    “你是谁?打错电话了吧!”

    电话那端:“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我病了?今天大家到底怎么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头更疼了,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一进办公室,秘书小李就走了进来,低声问我:“局长,昨天救灾款已经下来了,你看怎么办?”我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不是让你赶紧分发下去吗?”他愣了一下,过了好久,又拿出许多单子:“这是几个副局长的差旅费,您给签个字。”

    我看着那一大摞单子,对他说:“放下吧,我看看”。

    秘书小李十分惊诧,匆匆退了出去。

    我看了一下那些单子,招待费、调研费、慰问费⋯⋯于是我拿起电话叫小李过来对他说:“去,问问这些局长大人们,一个小小的县民政局,哪来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招待费?”小李听完,一脸惊恐,低声地说:“局长,以前不都是这样吗?”

    我大怒:“什么?都这样?这群败类,成何体统,我要向上级揭发他们,让他们坐一辈子大牢,这帮蛀虫!”

    小李一阵哆嗦,慌慌张张跑了出去。不多时,很多声音在外边响起:“局长是不是病了?”

    “是病了,而且得的是怪病!”

    他们竟然这样大胆,公开说我得的是怪病!我想要出去呵斥他们,却被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按住,不一会,120急救车赶来,我被打上麻药,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似乎有了意识,隐隐约约听到很多人在哭泣。“没想到他病得这么严重,医生,你一定要救他!”这是妻的声音。

    “哎,局长是好人,可能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医生,你要救救他啊。”这是一些副局长。

    此时,我感觉一把刀划开我的胸膛,把我的心拿出来,放在药水里浸泡着。药水的恶臭让我无法忍受,于是我昏了过去。

    醒来之后,我凝视着胸前的伤口,就是从这里,他们把我的心拿出来,经过特殊药水浸泡之后,又放进我的胸膛。

    现在,我的心终于又和他们的心一样了。

    大家都兴高采烈,甚至载歌载舞。

    创作感言:

    现在都讲生态环境,职场、官场也要讲环境。一个人的成功或者堕落,虽然其个人因素是最主要的,然而与其所处的环境密不可分。反腐要治标,更要治本,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才是最根本的举措。

    这篇小说,用荒诞的手法,凸显环境对人的影响。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