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在麦田上走走/万胜
·鱼儿也歌唱(创作谈)/万胜
·有困难,找警察/曲文学
·突围/万胜
·水中蝎/李雨铮
·水雁/张艳荣
·汇款单/薛雪
·拜师/修志国
 
海燕诗会
 
·情不自禁的歌声/郭富山
·母亲错怪了一只鸡/王宏军
·落叶飞鸟/刘向东
·旧体诗一束/邹新
·拂去岁月的尘埃/杨海蒂
·段文武的诗/段文武
·内心的河流(组诗)/红雪
·与父书/沈明灯
 
都市美文
 
·郑有义散文七章/郑有义
·沅有芷兮(外一篇)/申瑞瑾
·银杏之恋绘金色/吴士廷
·一座城的深度/陆建立
·野蒿(外一篇)/刘中华
·唐人街风情/刘荒田
·石缘(外一篇)/张玉秋
·石宝山记/马力
 
微山湖献词/甲戈
  海燕  2016-11-21 13:47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甲戈 

    一株水稻

    阳光正好照进我的眼睛无需打听路的方向

    沿一个人的脚印进入围着村庄说话的水稻

    泥土里的温暖不为人知地进入一粒粮食

    河流扩散细细的根须 天空下心事一片光明

    迎面涌来的气息让我呼吸到了日子的分量

    端详一株水稻 一滴水珠摇曳黄澄澄的旷野

    风从微山湖上吹来吹动缓慢的日子大地的色泽

    稻穗低着头顺着风的去处理了理额上的发丝

    娘从稻田里直起身来这是我与家靠得最近的时间

    渔火

    爹八十多了一早一晚都要上趟湖堤

    一片星星点点的绿苗苗在爹眼里跳动

    爹不说话我却听见水草摇晃的声音

    一朵一朵薄薄的翅膀越过我的头顶

    一条一条细细的根扎入我的胸口血液

    一粒一粒鱼子孵化了游动黄金的波纹

    刮风下雨爹都不觉得天气有什么不好

    沉入湖底的河道在一首诗里长出嫩芽

    爹站在那儿一点一点清晰了模糊的水面

    娘入土八年了旷野高空吹响夜的每个角落

    南岸

    微山湖南岸没一点掩饰 地平线清澈见底

    田埂 小路 河床 野花香味 泥土气息

    咀嚼 反刍 流入胸口 也流向远方

    走出村的人 阳光 云朵 风 停在草帽上

    目光里 一滴水发芽了 摇曳亲近 高远

    大堤上树根隆起 以自己的方式守护安宁

    小巷竖起耳朵靠向一侧 咚咚的脚步跑来

    娘的呼喊声挂上树梢 夜 深了又深

    一种力量醒了 一手握紧我 一手又将我推开

    灯 一直照向这边模糊的面孔 清晰了

    鱼群游动门前的小河 我也曾这样无拘无束

    水气氤氲升起 一眨眼盈满了一帧画像

    从这里望去 屋檐 树木 河边的岩石流动了

    娘的身影一圈一圈荡漾 日子的花晶莹绽放

    波纹轻了又轻 一定有个地方收留了它们

    微山湖南岸和以前一样 太阳落了 月亮升起

    一句方言在一粒灌浆的粮食里 一天天增加分量

    散发乳香的稻穗低着头 我听见娘的呼吸 心跳

    一口口咽下又香又甜的大米 谁收获了好名声

    有座小城叫鱼台 有个村叫高庄 有捧土是娘的坟

    蒲草

    一粒水珠在毛孔里喘了口气 冒了个泡

    湖面上 太阳开出一片不同颜色的花

    河滩水洼里一条条根 蠕动着赶来

    蒲草编织的日子 柔软了一层又一层光阴

    此时 紧贴着身子的那一层是你的呼吸

    脚趾扎进湖底一前一后的影子站在船头

    一把镰刀收割蒲草一把镰刀沉入湖心

    触摸一朵朵伤口不留神被风划破了手指

    微山湖的眼神绿了黄了黄了绿了

    夜 或长或短村庄吃得香睡得好

    让我想一个女人和娘一样的女人

    戏台

    戏台上戏台下青草蔓延了村庄的夜晚

    光景摇晃着屋檐一场场一出出唱起来

    拉开幕布的瞬间一盏灯照亮青枝绿叶的面孔

    记得戏台上的俊人来家里吃过娘做的饭

    她们说话的声音真好听现在一抬头还能听见

    锣鼓夹子敲响了村南头拐角处一个人走来

    步子快的娘正年轻蹒跚而来的娘上了岁数

    我迎上前去说话却怎么也赶不上娘的脚步

    水藻

    水藻是新媳妇和水藻说句话

    我都羞得抬不起头来

    那年我刚记事水藻脸红扑扑地散发着香味

    水藻流水里打了几个漩转了几个身

    日子在岸上从指缝里一滴一滴落下来

    摸一把头头发潮了揉一下眼眼睛湿了

    水藻还是水藻手指一下一下梳理着叶片

    天空云朵阳光从额头上凉丝丝地滑过

    一汪清水里打捞起那句浸泡已久的话

    对不住啊多好的日子真不该向你提起

    小莲

    鱼儿跃出水面小莲眼里一粒鱼卵孵化了

    风从湖心一丝一丝吹来梳洗着小莲的头发

    一滴凉水绿了湖底我能嗅见小莲身上的气息

    码头渔船睡得正香小莲一抬头飞起来

    小莲的发辫 绳子一样缠紧了河堤上的寂静

    雾浓了村子向北张望的眼睛揉了又揉

    十七岁的少女十七岁的小莲 在微山湖里开满花朵

    鱼群悠闲地游来游去呼吸一圈一圈上岸了

    我看见 水鸟羽毛上的小莲沉入春天的小莲

    雁

    躺在河堤的斜坡上身体和草叶一起扇动

    雁从我脚尖胸口瞳仁发梢滑过

    羽毛上的温度一点点沁入我周身的毛孔

    两只蚂蚁一前一后顺着手指胳膊爬上来

    一只蚂蚱瞪圆了眼两腿一蹬跳上我的衣襟

    风在水面上走走停停没人听见我的呼吸

    雁也一样头也不回地游过河流游向南岸⋯⋯

    帆

    水鸟在芦苇深处鸣叫

    云朵 有的飞得很高有的贴着水面

    远处的山沉默了整个夏天微山湖上一定少了什么

    风 吹起波纹 一路上岸的眼神 醒了

    一粒白白净净的种子在河上悄悄发芽

    和过去一样躺在湖堤上却怎么也铺不平身子

    咸鱼干

    铺一层鱼撒一层盐

    一根绳子串起正午的阳光

    一缸湖水浸透舌尖上的日子

    打了卷的鱼鳞落了一地

    一股熟悉的风吹进鼻孔

    一张饼卷紧微山湖的骨肉

    逆流而上的鱼群正好经过家门

    网晾在岸上风起起落落

    天黑了一只只鱼眼在头顶游来游去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