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在麦田上走走/万胜
·鱼儿也歌唱(创作谈)/万胜
·有困难,找警察/曲文学
·突围/万胜
·水中蝎/李雨铮
·水雁/张艳荣
·汇款单/薛雪
·拜师/修志国
 
海燕诗会
 
·内心的河流(组诗)/红雪
·与父书/沈明灯
·游子吟/沈秋伟
·养脚的鞋子/刘福申
·时间把时间剪了一个豁口/隋英军
·猫的冬天来临/李峻岭
·举着收音机在顶楼上跳舞(组诗)/黎阳
·回家(组诗)/逯春生
 
都市美文
 
·银杏之恋绘金色/吴士廷
·一座城的深度/陆建立
·野蒿(外一篇)/刘中华
·唐人街风情/刘荒田
·石缘(外一篇)/张玉秋
·石宝山记/马力
·皇姨沟(外一篇)/王成宾
·单身教工宿舍/姜文龙
 
沅有芷兮(外一篇)/申瑞瑾
  海燕  2016-11-21 13:41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申瑞瑾 

    一

    现如今的外地人,倘若说起芷江,第一个印象恐怕就是“和平城”。是的,“中国芷江•国际和平文化节”每两年在湖南芷江举办一次,已然让芷江成为享誉中外的国际和平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飞虎队”纪念馆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自大江南北奔向芷江的七里桥。

    其实,除了有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芷江还有不少迷人的自然风光。比如明山,比如三道坑,比如蟒塘溪,比如中国侗文化城。因为距离市区极近,这些景点也成了市民周末休闲的好去处。

    但我总在心里拿湖南通道与芷江做比较。或许是因为他们同属侗乡?芷江像温温柔柔但中规中矩的良家女子,不妖娆,不惊艳,却熨帖大方。她自然没法像通道那样,一入境内便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将你的心瞬间抓牢。通道紧挨着广西,那里的山水自然有了桂林的味道;而芷江身处云贵高原的余脉,登上峰起峦回、委蛇层迭的明山,便能将整个芷江县城尽收眼底。

    进三道坑是必须经过明山的,那无尽的绿曾伴随着明艳的蓝天白云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三道坑绝非字面意义上的“三道坑”,而是隔一段路就出现一道瀑布。关于三道坑的描述已经太多,我懵懂走过两次,没留下太深的印象,只记得溪里有许多稀奇古怪的石头,只记得水流林静,还偶有深谷幽兰,犹如又一处世外桃源。

    可幽兰寻常,飞瀑寻常,涧水寻常,不寻常的是那条阴阳河。

    那年盛夏,怀化市文联杨主席委托我陪同株洲籍著名词作家夏劲风先生及夫人以及他的搭档、曲作家江晖先生去芷江采风,芷江县时任文联主席张远建先生全程陪同,专程去了三道坑。

    刚进风景区,起初感觉有些陌生了,仔细一看,又还是当年熟悉的模样;头一次去,栈道尚未修好,周围景致犹如不修边幅的山野村姑。那一次去,栈道袅袅娜娜,映入眼帘的已俨然是娟秀玲珑的淑女;头一次去,一门心思寻那三道坑,压根没注意拐弯处一小桥流水人家就是一道坑,从三道坑里的深山里流下来的溪水跟自明山的五郎溪一路欢歌下来的溪水在一道坑下方的浅滩上汇合成一潭水,再沿着我们刚进来的栈道蜿蜒流去,据说最后流入了舞水。张主席站在浅滩上招手呼唤:“亦蓝,你下来!”我不解地望着他,那有什么好看的?他说:“你来了就知道了!”我只得迟疑地走到溪边。他说:“把手放进这边试试!”我疑惑地把手放进三道坑过来的水中,感觉冰凉。他笑了:“你再摸摸那边溪里的水!”我又把手伸进明山下来的溪中,温热的。他得意地冲我笑了:“这是阴阳河,三道坑下来的叫阴河,明山下来的叫阳河。”原来溪水也有阴阳之分,也会谈情说爱吗?我想,以后来探寻三道坑的人们,都会到阴阳河边趟趟水吧!素有趟过男人河的女人,趟过阴阳河的男人与女人,又会有着怎样不一样的感觉呢?

    而夏老师夫妇似乎把注意力全放在阴河的石头上去了,他们每摸到一个形状别致的石头就扬起来给我们几个看看,尽管我们根本看不到。张主席好说歹说劝江晖老师到了一道坑下,也去感受了一番阴阳河的阴阳水。不知他回株洲后会不会谱出一支优美的关于阴阳河的歌?

    二

    每次站在舞水河东岸,背对着大气磅礴的万和鼓楼群,远眺不远处的龙津风雨桥,总感到在世界第一风雨桥脚下,舞水一次比一次妩媚;西岸的防洪堤风光带修葺一新,分外养眼,天后宫依然有尊严地立在那里,默默地望着河对面的我们,虽然“我们”常常可能变换着主客的角色⋯⋯

    现代与历史交融,汉族与侗族的交融,令芷江县城犹如一颗不张扬的翡翠镶嵌在武陵山系南麓。

    万和鼓楼群背对着舞水河,由中心芦笙楼、琵琶楼、地筒楼与两个对歌楼等五个鼓楼组成,正前方为一个偌大的休闲广场。它犹如翡翠里的“蓝花冰”,通透水灵,将藏不住的民族气息散发得淋漓尽致,让每一个到过芷江的外地人都念念不忘。她与龙津风雨桥遥遥相对,搭配起来,真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墨山水。若说万和鼓楼群是心胸宽广的男儿,龙津风雨桥必如大气幽婉的女子,不用只言片语,只消舞水日夜合着节拍,他们便能默契地为天下人谱写着侗乡的“同一首歌”吧!

    其实怀化辖区内的每一座县城,均依山傍水、清丽绝伦,虽面貌各异,却各有值得重墨书写的历史。就如芷江,远在旧石器时代,舞水两岸便有原始人类活动;公元前202年西汉高祖五年置无阳县,便为芷江建县之始,经历两三千年的撤并,发展成今日的芷江侗族自治县。芷江离怀化市区很近,近得就像一座卫星小城。也正因此,它没法保留通道那般原汁原味的侗族文化元素。将县城一分为二的舞水河,自贵州经新晃、芷江流至怀化市区,以致芷江到怀化这条320国道沿途尽是旖旎风光。舞水河的“舞”字其实是有三点水的,只是打不出这个字,我便习惯用“舞”字替代,而不愿像某些纸媒硬要将三点水跟“舞”字凑成一个字,不远不近,看起来总有些别扭。

    当年屈原脍炙人口的名句“沅有芷兮澧有兰”里的“芷”是长在沅水边的一种香草,舞水是沅水的支流,顾名思义,芷江的“芷”便源自于此吧!

    我常常站在一江水跟前,远眺彼岸的花、彼岸的草、彼岸的人,什么时候,我也可以站在320国道的舞水边,追寻屈原笔下的那种叫“芷”的香草呢?

    三

    当然,蟒塘溪也是游芷江的必去之地。蟒塘溪电站,位于芷江城北四公里的舞水河上。自蓄水发电以来,自然形成了一个嵌在明山之中的高峡人工湖。

    第一次去蟒塘溪,是一个奇冷的冬日。应现已过世的本土著名诗人湖南蝈蝈之邀,陪他几位来自长沙的诗友游芷江。尽管天寒地冻,我们还是在当地文化局同行的带领下上了一只窄长的游船,突突的马达声至今不时回响在耳畔。淘气的孩子们总是跑到船头去吹风,而我们躲在狭窄的船上闲聊,竟然忘记了传说中的桃花岛模样。

    桃花岛已数载桃红,湖南蝈蝈的音容依稀记在心底——那时的蟒塘溪,那时同游的人,那个清冷刺骨的冬日,便跟那日的天色一样,黯淡在各自的记忆深处了。

    再去蟒塘溪,已是夏日的傍晚,陪同的是夏老师一行,彼时刚从三道坑经过明山返城,张主席说:“来了一定得去看看蟒塘溪。”依然未碰到桃花岛明媚的时候,也没找到当年的痕迹。没有留下来吃鱼,我也不愿留下来吃鱼,我真怕不小心又走到当年那艘游船,会看见湖南蝈蝈那张阳光灿烂的娃娃脸⋯⋯

    不愿再回想那个阴冷的冬日,不愿再牵扯出绵长的回忆,还是侃侃芷江的亮色吧!

    艾头坪的桃花,如今是跟白蜡一样大名鼎鼎。说起到怀化周边看桃花,人家准会说,去艾头坪!数千亩桃园,让这座山头那垅田里,在春天,无处不是桃红。更羡煞城里人的是桃林周边的别墅,一座比一座建得漂亮大气。看来,芷江人不仅仅能搞活经济,过上富足小康的田园生活,更是打扮家园的高手,不然,何以引得这么多“好花”之徒争先恐后去艾头坪赏花呢!赏桃花的同时还可以赏梨花杏花,更有成片的油菜花交相辉映,处处一派姹紫嫣红的春景。当然,赏花须得在晴好的天气去,若没得湛蓝与洁白的映衬,再美的花也会黯然失色的。

    连续几年去艾头坪赏桃花,头一次在一忘记名字的山坡上,桃花梨花正争相斗艳,斜坡上,漫山桃林,地上铺着绿茸茸的毯子,头顶蓝天与白云,阳光渗进花树、草地,让我跟诗人柴棚欢喜得雀跃不已;次年,朋友约了去踏春,到的也不知是艾头坪的哪个村落,路边的三两株桃树下有一地落红,剩下稀疏的花朵涨红了脸地留恋着长满新叶的枝头,不肯离去。好在油菜花和紫云英正可劲地显摆着自己的丰美,我摘下一株蒲公英,一吹,眼见着就散了,那个阴沉的下午留在镜头里的颜色都是黯淡;想必是柴棚还牵挂那年的桃花,春还那么早,就会同芷江、新晃几十个文友,浩浩荡荡开往艾头坪。在新的一处桃林里嬉戏玩耍的美女们从来不忘跟开得正好的桃花媲美、拍照,男人们便三三两两坐在田埂上闲聊,谁叫是陪女同志过节呢!

    一周以后,慧卉姐下乡特意绕道艾头坪,说漫山的桃花都差不多谢了。唉,花期短暂得令人心碎的不仅仅是桃花吧!

    四

    说起芷江,值得介绍的太多太多,我怕一扯远就收不拢了,还是略略素描几笔吧!

    芷江有颇负盛名的漂流,我曾跟着大队人马在茅丛河睡过一次帐篷,体验过一次自由漂,还特意为此写过一篇《随波逐流的妄想》。现如今多了那种刺激惊险的漂流,在河里自由自在漂流更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芷江更有“无敌小鸟”,前几年一女孩参加湖南台一选秀节目的海选,她介绍自己来自湖南芷江,那小鸟的造型和一开口便“黄腔”的歌声把评委和观众都逗得前俯后仰。为此,网上立马流传出一个芷江帅哥用芷江话“痛骂”那个“无敌小鸟”的视频。不知谁搜了来围观传阅,硬是给大家增添无穷的乐趣,令人不得不佩服芷江人的幽默与自嘲精神。

    芷江女人给人的感觉很温顺,他们叫热水瓶叫ai(同“挨”)水瓶,声音嗲嗲的、柔柔的,一个ai字,不知酥倒了多少男儿。不像溆浦女子,看来温文尔雅,只要用乡音一开腔,美丽便大打折扣。所以生为溆浦人的我,是很羞惭在外乡人面前像别的许多同乡那样,不管不顾地大着嗓门说一口生猛的溆浦话的。

    芷江还有最著名的特产:芷江鸭。有一年,去芷江一个亲妈饭店专门炒了一只鸭子带回家吃,余香犹在。后来好些次再去,我问起那家亲妈饭店,当地人笑:你才知道啊,芷江人的亲妈就是岳母娘,所以叫“亲妈”的饭店太多了,不知你要寻的究竟是哪一家?

    自此,总感觉没再吃过正宗的芷江鸭,当地人说:不是炒法不到位,而是鸭子变了。我大惊,鸭子怎么变?他们无奈地说,原来三个月出笼一只成鸭,现在只要一个月了。⋯⋯

    当年芷江的军用机场早已改造成民用机场,凡是想自怀化坐飞机去外地的,必得来芷江。芷江已经用航线连接起来了大江南北,和平鸽常常在七里桥的抗日受降纪念馆里闲庭漫步,苍松翠柏永远笔挺在受降堂与纪念馆之间的宽敞大道两旁,陈纳德的雕像傲然挺立在飞虎队纪念馆内,号称“内陆最大的妈祖庙”的天后宫里竟然有保存完好的精美浮雕,龙津风雨桥跟凤凰虹桥一样既能过行人又能赏河景还是商贸区,万和鼓楼群早已成了芷江城侗族标志性建筑和居民休闲场所,阳光、松林、溪流、草滩早已把象狮坡打造成闻名遐迩的中国侗文化城。越来越多的外地名流、游人慕名来到芷江,来参观这座历史名城⋯⋯而芷江,始终那般温婉地迎来送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相信每一个去过的人都会慢慢爱上她,并逐步了解这座小城光荣、非凡的历史,同时静享那一处连着一处的侗乡美景。

    殉情谷

    前前后后去过南岳十多次,每次路过一个叫会仙桥的岔路口,都不曾留意小路进去丛林里头还有什么曼妙处,因为几乎每次上山只有一个目的地——祝融峰。不用我解释,都知道去祝融峰做什么。

    而那一次是去游南岳。

    还在祝融峰,同行的当地朋友提前告知,会仙桥是一座殉情谷,问我想不想去看看。我蓦然想起云杉坪。那年去丽江,导游介绍,云杉坪的原始森林过去,一处被木栅栏围住的开阔草坪,便是传说中纳西人的殉情谷。据说首对在那里殉情的男女是开美和于勒排。他俩向往自由的恋爱生活,却被一夫多妻的封建婚姻所阻挠,绝望之下双双上云杉坪殉情。后来每逢六月火把节,落居龙山附近村寨的青年男女,编制象征他俩的纸人,纷纷赶去云杉坪祭奠。他俩没带个好头,以后凡有为情想不开的男女便择此地来殉情。云杉坪因此而闻名中外。

    我真是没想到,不经意间错过多次的会仙桥也是这样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便忙道:好啊!去看看。便欣然跟着他们踏进那条柳杉夹道的小路。

    一路上,听他们介绍,说位于祝融峰的青玉坛乃乌青云所创,为第二十四福地,群仙聚会之所,过一小小石桥抵达,得名会仙桥。但不晓得后来为何成了殉情谷,每年都会有几对男女在那殉情呢。听得我毛骨悚然,好似那些相依相伴的野鬼们都潜伏在小径两旁的草丛里。我夹在他们中间战战兢兢地走,强打着精神岔开话题,现在有蛇出没了吗?平生最怕夏秋两季进山,不仅会皮肤过敏还担心遇到蛇。他们哄我,有是有,你遇不到的。沿路遇见一种无褶皱大朵红心黄蕊的白花,煞是好看,说那是“木芙蓉”。我便好奇了,印象里的木芙蓉明明是岳麓书院和鹤城太平溪边那种呀,形似牡丹,清姿雅质。不远处有一“不语岩”,岩下有一大石洞,洞壁上书“不语挂锡”,周围有石凳可供人歇息。我笑称,到这,就闻得到仙气了,到了会仙桥,难不成还遇得到一对殉情而成的仙?

    远远就望到了一块可容纳十来个人的平坦大岩石,坛基上好大一块岩石,宛若天外飞来。岩下有大小二石,中间果然有只容得一人勉强过的石桥。我们蹑手蹑脚地过桥到了护栏边,往下望,近处是峡谷,远处是田野村落。云烟仿若在脚下,群峰若隐若现。

    云南云杉坪的殉情谷由来已久,周边是茫茫雪山,魂魄落入彼处尚可与天地积雪融合。而南岳是佛教圣地,何以也引来多情男女择此地纵身一跃?现如今没有封建礼教,男女不再授受不亲,即便你私下里有情人小蜜也大都不会再引来流言蜚语或者杀身之祸,殉情一说实在令人费解,难不成渴望在此与众仙同乐?抑或喜欢漫山的香火味木鱼声?

    我和女友倚在护栏边,冷血地分析着,那些殉情的人往下跳崖该往哪着手?这跳下去尸身不全,也根本没有轮回,更成不了仙,划不来。

    说到殉情,还有个笑。早些年家乡小城有一对机关男女同事搞婚外恋,不知何故,俩人相约去郊外一水潭殉情。结果女的命赴黄泉,男的临阵脱逃,灰溜溜地独自回城,一桩风流情事自此大白于天下。世人认为女子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指望着与情人不能同生便同死,真是傻到家了。

    我倒并不以为那个贪生怕死的男人如何不堪,他情迷心窍之后尚能贪恋尘世,说明一个问题,好死不如赖活着。他的过错在于没能及时迷途知返。若早早舍不得死,又何苦搭上情人一条鲜活的生命?

    心态确实决定了许多东西,从前看山是山,现在看山还是山。只是此山非彼山。彻悟人生中一些无奈后,便选择好好地微笑地入世。苦短的人生,经不起太多的大起大落大波大澜。想想那些根本不想上天堂的人,总被一些飞来之石、动车追尾、飞机失事、地震泥石流之类天灾人祸逼着魂飞魄散,与亲人阴阳两隔,一些被上苍还善待着的人们又何苦因所谓的人间情爱而恍惚间选择一条不归路呢?

    会仙桥的殉情谷并不能让人升上天堂,它只是一处清寂的山谷,有山花野草岩石作伴,也有飞鸟云雾缭绕。想必它并不希望任何的俗世浑浊之物去作陪,玷污它的清幽与宁静。我们这等俗人,何不好好活着,闲淡地活着,何苦自作多情一厢情愿,义无反顾地奔赴那些所谓的殉情谷呢?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