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运气一直不怎样/李东文
·徐鸭子/张宝祥
·吴三钱/马犇
·头朝下,手向上/詹政伟
·山风/张樯
·鸡血石/张策
·小王子葡萄牙足球之旅(儿童小说)/姚宏越
·替身/张福麟
 
海燕诗会
 
·做一块石头多好/孙俊良
·走失的地图/浪子
·在低处/赵德龙
·一年之计/任国良
·许多事情还没有完成/林莽
·行走的秋天/蔡兰茹
·五律•云水同谣/尹成敏
·我使劲端着乡愁那只大碗/安澜
 
都市美文
 
·一蓑烟雨话江南/姜涵
·树,小园和湖/刘广远
·书香,女人的标签/李杰
·山水间三题/周菊坤
·散文两篇/蓝衣一
·晾晒在五月的山坡上/董桂萍
·较场尾的夜/顾启淋
·幻梦/邓卓尔
 
炉香乍爇壶上月色/国胜连
  海燕  2016-07-29 13:57 转播到腾讯微博
国胜连 

    五月,“胡武功事件”给全民上了一堂生动的文物保护课。陕西摄影家胡武功从上世纪80年代起开始关注拍摄唐陵石人石马,对这些千年古物一直怀有深厚的情感,看到石人石马近年“渐变”,历史感和文物感日渐消失,以为文物部门人为清洗美白,进行了“破坏性保护”。2016年5月5日,中国网图片中心发贴《胡武功怒了唐陵石人石马被“洗澡”》,各网站纷纷转发,一时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不明就里的网友怒指文物部门“破坏文物”。5月6日,咸阳市旅游文物局发表声明,否认对唐建陵和唐崇陵墓石进行过人为清洗,称“石刻变白”是户外露天存放石刻的一种自然保存状态,与这些年不断加重的“空气污染”“自然风化”有关。随后胡武功通过《法制晚报》做了道歉,各大媒体相继报道了事件的来龙去脉。“胡武功事件”如一石激起千重涟漪,文物古迹保护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身在十六朝古都的职业文物专家“长安布衣”蔡兄处在事件漩涡之中,表现得职业而有理性,这位雅昌青铜版主、古陶版大咖发贴说,雄伟的唐陵石刻历经千年风雨侵蚀,石刻表层繁衍生长的苔藓、地衣、霉菌等微生物群造成的有害病灶是一种有害物质,对石刻构成严重危害,使文物面目全非,锈迹斑斑。科学严谨的清理石刻表层的病害工作,是在国内外专家充分论证下,报国家文物局批准才进行的。那为何拍摄唐陵石刻长达三四十年的摄影家还会走眼呢?蔡兄一语道破天机:摄影家追求视觉历史沧桑感,古玩收藏者以表层风化包浆作为鉴定真伪的重要依据,而文物保护专家是为了文物更好地保护下去,传承给后代子孙。

    包浆究竟为何物?包浆,古玩行业专业术语,指文物表面由于长时间氧化形成的氧化层。包浆其实就是光泽,专指古器物经过长年累月之后,在表面上形成的一层自然的光泽。不止瓷器,木器、玉器、铜器、牙雕、文玩以及书画碑拓等纸绢制品都有包浆。显然,唐陵千年石人石马上的那层风化后的锈迹并不是包浆,文物保护部门将文物的锈迹进行清洗,对石刻裂隙进行加固处理,对石刻表层进行化学加固等方法处理,恢复石刻文物本来的面目,这是一种科学的文物保护措施。而对青铜器等金属器物而言,皮壳更成为鉴定器物年代的重要外部依据。现代识别青铜器时,将其外部特征叫做皮壳,比如有不同的锈种:绿锈、水坑锈、电解锈、工艺锈、化肥锈、黑锈、仿古锈等等,而青铜等金属器外表的加工工艺,如错金、错银、镀金、镀银也是皮壳的一种。就此意义而言,玩古就是品味包浆,体会皮壳。

    今年春上,长年一起逛摊的好友焦兄从网上寻到一只精亮而颇有年份与分量的甪端香熏,铜铸炉身,甪端独角站立,头部为盖,前端环扣联结器身,鼓目张口,须发飞扬,头、尾、四足及身腹上作火焰纹,生动威武,雕造精工。这件甪端香熏,古朴敦厚,色泽典雅,实乃书房的陈设佳器。眼光独到的焦兄得意地说,这件宝贝是不经意从一位老画家的画案上发现的,真靠好人缘。甪端是一种传说中的神兽,其形怪异,犀角、狮身、龙背、熊爪、鱼鳞、牛尾。据说能够日行一万八千里。在官方,象征光明正大、秉公执法;在民间,象征吉祥如意、风调雨顺。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日本,甪端铜熏都有着期盼国泰民安、生活富裕、人世昌隆、人寿年丰的美好寓意。最后焦兄不经意地说,这件铜熏配有木盒包装,从形制和皮壳看,应是一件近代仿造中国的日本铜器。

    由于历史原因,东北地区存有相当数量的近世日本器物,其中不乏日本明治时期、大正时期的艺术精品,大量昭和早中期及中国伪满洲国的日常生活器物也在旧物市场上随处可见,特别是近二十年城市改造,旧房拆迁,遗存的东洋旧物重新泛起,一些古玩爱好者怀着文化情愫,对这些迥异于中国风格的旧物投以近乎挑剔的审慎目光,在鉴别与收藏中探寻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与东亚文化的多样性。

    焦兄的甪端铜熏勾起了身边藏友搜寻老铜熏的渴望,四月初,几位藏友周末闲逛古玩城,经过新张不久,专门经营文玩、珠玉、杂项的“多宝堂”时,我从玻璃窗外看到一只站起的精巧小铜猪,好像在俏皮地向我打着招呼,女店主热情地将我们迎进店里,一上手才知道,竟是一只泥金的日本铜制香熏,有年份,至少百八十年,器身上的泥金多已褪色,但铜器底色依然莹润;有分量,手头很重,精铜铸造,造型可爱,小猪挺立,背部弓起,中间有可活动熏盖,头部高昂,略显夸张的长猪鼻上有两个出气孔,炉内焚香时,袅袅的篆烟恰可从中散出。焦兄望着精巧的铜熏,满怀欢喜地说:这叫旺气。这句讨喜的话瞬间打动了我,于是我三顾茅庐几番往来,最后面慈心善的店主陈女士终将心爱的铜熏转让于我。可惜包装铜熏的原装木盒已逸失,它的前生已不可详考。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萨苏曾解释过:在日本,家猪、野猪是两回事。“猪”在日本专指野猪,在日语读音里有“乡村的狮子”的含义,成为勇猛、刚强的象征。野猪在日本被尊为亥神、山神、田神或农神。传说野猪背上的毛放进钱包里可以财运不断;野猪生育能力强,有平安生产的象征意义;猪头很结实,可保佑人们的交通安全。而日本的家猪是19世纪末从西方引进的,被称为日本家猪优良品种的“日本黑豚”,更是1978年才培育成功。日本野猪与引进的家猪从形象到血统都相距甚远,日本人只称家猪为“豚”。就此,我通过白云书院翼庐海鹏兄向旅日书法家刘作胜博士请教,认真谦和的刘先生微信解释说,野猪是日本人喜欢的一种动物,棕色毛发,体形不大,多群居,偶尔在居所附近出没,日本人觉得野猪身上有一种呼啸山林,弘毅精壮的禅味。

    手上这只铜熏精工铸造,简洁大气,野猪形象活泼可爱,微眯的双眸,稚嫩的獠牙,灵巧的前蹄,纤美的尾巴,成为整个作品的神来之笔,完美体现了日本近代铜器制作的水平。如果说焦兄收藏的甪端铜熏造形尚取法中国,那么这只野猪铜熏则是日本民俗文化的天然产物,它不仅是一件可扬名香道场的实用器,也是一件在中国流传而不多见的日本艺术品,可惜没有铸造者名号,只能留下无名的遗憾。

    轻云轩主人侯宝昌先生是一位奇人,平时乐善好施,清明节遭遇车祸,虽然座驾翻倒损毁,但他却全身而出,于是放下一切,整天待在店堂内,虔心供佛,静心抄写《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五月一天,我看好了“轻云轩”的一只老锡壶,老侯憨然一笑说:“拿去吧,给个供佛香火钱就行。”

    这是一只近代日本铸造的岁寒三友锡壶,娇巧伶俐,楚楚动人,还有些许的惹人怜惜。典型日式饮壶造型:长引壶流、高耸壶身、Y字提梁、西式壶盖,都在提示着日和血统,环绕壶身薄雕着苍松飞鹤、寒梅傲雪、倭竹龟寿等吉祥图案,壶底铭刻着“工美堂”的名号。整壶品相完整,皮壳老熟,是一件大开门的老锡器,历经近百年历史能保存如此完好,也是机缘造化。锡是“绿色环保金属”,性凉,散热效果极佳,用锡制酒具斟酒,夏天清凉爽口,冬天温酒导热较快,令人适意。因此用锡制作酒壶,不论在中国,还是在日本,在晚清民国时期都曾盛行一时。

    皮壳是鉴别锡器新旧的重要依据。老辈人说,一件老锡器,如果长期处于干燥环境中,外表除了光泽不如新锡器光亮以外,一般变化不会太大。但历经数十年的老锡器,表面会生成极薄的氧化膜,会因为锡料中其它金属含量的不同而呈现黄褐、紫灰、紫黑、银灰、黑褐等色泽,并与金属锡的质感、光泽混合形成特有的皮壳。手上这只日本老壶器身上已经呈现明显的黄褐色皮壳,老壶的味道十分纯正。

    春去夏来,旅顺郊野的樱花早开过了,高尔基路道上飘出阵阵槐香,几案前的野猪铜熏依然泛着金光宝气,似乎香余还温,三友锡壶却有些落寞凄然,淡淡笼着清冷的旧时月色,岁月无言,万物生发。我想起孙海鹏著《翼庐慵谭》记叙的罗继祖先生一则逸事:“尝为日本某首相书联,语云:‘门前雪中先生柳,此地空余黄鹤楼。’见者愕然,皆曰此非联语。而知鲠厂者皆曰,此老是联,别有用意,最宜。”依稀记得唐代王维《老将行》诗云:“路旁时卖故侯瓜,门前学种先生柳。”清乾隆进士唐仲冕《题九江陶渊明祠》有句:“门前学种先生柳,岭上长留处士坟。”罗老作联意趣深长,着实值得回味。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