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照相机/文清丽
·“史猴子”的罗曼史(小说)/吴政
·名厨和他的儿子/李治邦
·警察找你干什么/王金石
·陈永林短篇小说二题/陈永林
·爱/远翔
·致我短暂的今生/阿伊莎
·一个梦分六瓣儿/孙彦良
 
海燕诗会
 
·中国元素/周以纯
·在结束恩怨之前/花语
·元宵词/黄河浪
·玉堂春/邓朝晖
·消融的还有时间/穆蕾蕾
·我有很多野花/苏雨景
·土地的疼痛/李太勉
·时间倥偬/王金杰
 
都市美文
 
·真“亲”真“清”真君子(外二篇)/周永斌
·云烟(外二篇)/宁新路
·田园牧歌(六则)/盛祥兰
·生长出柔软的力量(散文)/唐大伟
·女儿三章(散文)/刘盛超
·李宅(外一篇)/史冰梅
·老舅(散文)/刘仲丹
·记忆深处(散文)/杨成菊
 
唐宗宋祖,击鞠走马春风里/国胜连
  海燕  2016-07-06 14:15 转播到腾讯微博
国胜连 

    春风初起,杨柳待发物候,正是诗情勃发的好日子。“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网上一句勾兑了白水的唐人豪语,如一杯春酒引来无数网友诗情泛滥,“尽倾江海里,赠饮天下人”“却见春枝里,斜倚桃花君”,续作佳句迭出,似乎一下唤起了国人诗性,心中油然生出诗豪刘梦得“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感慨。3月中,期盼已久的流浪歌手许巍新歌发布了,唱的是高晓松作品:“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你赤手空拳来到这世界,为找到这一片海不顾一切。”年轻的声线唱出了对春天的渴望,不知为何我还听出了一丝人生如秋的苍凉。边写边画的媒体才女一帆微信上励志说:即使是最普通最沉重最灰暗的生活,也需要一些轻盈的音符。她不忘自嘲且嘻哈调侃:苟且的泥淖里打滚,把诗和远方当作慰藉。这两天一向沉稳的好友浮生老猴聊发春兴,自称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农村人,其实在经营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在编辑出版一本城市文化杂志,欣赏他在微信上发出的诗句:“季节的信笺,写满桃花的春天。”老猴一意要“把春种在半亩心田”,坦然在微信上发出春天邀约:“联系老猴。”我赞赏老猴这种真诚与直爽。

    春天来了,天地喧闹,品过“一壶酒”的诗情,听过“诗和远方”的歌声,意会“种春”的春兴过后,最让我陶醉尽兴是春上陆续收到的宋代捶丸、画像砖等与唐宋马球有关的物件,我觉得这是一种殊胜的千年缘分。春和景明之中,小小马球牵动着我梦回大唐,追风两宋,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两朝花。

    马球古称击鞠,也叫打球或击球。始于汉代,东汉太和年间,曹操之子曹植经历董卓之乱后,再入破败零落的洛阳时心生感慨作五言诗《名都篇》,“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诗忆早年京洛少年斗鸡走马、射猎游戏、饮宴无度的生活,“连翩击踘壤,巧捷惟万端。白日西南驰,光景不可攀。云散还城邑,清晨复来还。”写活了汉代少年骑马击鞠,流连马球游戏的情形。

    马球风行于唐代。“凡击球,立球门于球场,设赏格。”《资治通鉴•唐纪六十九》记载马球游戏规则: “各立马于球场之两偏以俟命。神策军吏读赏格讫,都教练使放球于场中,诸将皆駷马趋之,以先得球而击过球门者为胜。先胜者得第一筹,其余诸将再入场击球,其胜者得第二筹焉。”初唐时长安城的西域人就喜欢打马球,常在升仙楼胡人街里打球,唐太宗曾前往观看,据唐人封演的《封氏闻见录》载:太宗思量“帝王举动岂宜容易”,便焚此球以自戒。唐太宗以后诸帝以及亲王勋戚多喜爱马球。唐玄宗李隆基是唐代诸帝中公认的马球高手。李隆基少时喜爱斗鸡、舞马,酷爱打马球,当时长安就流传过“三郎少时衣不整,迷恋马球忘回宫”的民谣。早在藩邸为临淄王时,他已是打马球的高手。景云年间(710—711),吐蕃遣使迎金城公主,唐中宗李显于梨园亭子请吐蕃赞咄观看打马球。吐蕃赞咄说:“我的部下有马球高手,请与汉人赛一下。”中宗御令宫廷内侍上场比赛,结果吐蕃全部获胜。中宗再次御令临淄王李隆基与虢王李邕、驸马杨慎交、武则天侄孙武延秀等四人组成一个马球队,迎战吐蕃十人。李隆基上场神勇异常,“东西驱突,风回电激,所向无前”,吐蕃虽十人“功不获施”。中宗大喜,赏赐绢缎百段。学士武平一献诗夸赞李隆基的马上功夫:“骖驔回上苑,蹀躞绕通沟。影就红尘没,光随赭汗流。”玄宗登基后在大明宫东内苑新建鞠场和观球赛的“亭子殿”作为马球馆,在华清宫观风殿外也筑有球场。唐代贞观年间,大臣魏征奉诏创作“打毬乐”舞曲,后来此舞曲又被唐玄宗李隆基改为“羯鼓曲”,可见当时打马球比赛还要演奏乐曲壮阵助威。打马球成为宫中一项日常游乐活动,“开元天宝中,上数御楼观打球为事,能者左萦右拂,盘旋宛转,殊有可观”。“德阳宫北苑东头,云作高台月作楼。金锤玉蓥千金地,宝杖雕文七宝球。”开元年间起居郎蔡孚有诗《打球篇》描述玄宗率领的宫廷球队打马球的盛况。玄宗以后,宪宗、穆宗、敬宗、文宗、宣宗、僖宗等数代天子皆承续开元天宝遗风,而唐末帝僖宗“好鞠球、斗鸡,尤善击球”,走马击鞠之戏几乎与唐王朝相始终。“元和中兴”的宪宗喜爱马球,甚至连后宫太监、宫女都组织参加马球赛。中唐诗人王建有一首《宫词》描写宫内打马球的情形:“对御难争第一筹,殿前不打背身球。内人唱好龟兹急,天子鞘回过玉楼。”后来马球逐渐分化发展出被称作“小打”的驴鞠和适合女子徒步进行的步打球。

    唐代马球“鞠以韦为之,实以柔物”,多为“编毛结团”,外面裹上几层薄薄的皮革,球体外部涂成朱红色,所以又称为“彩球”“画球”“七宝球”,直到宋代,马球仍是朱红色的。而唐以后多用又轻又结实的木头做成球形,外面裹上薄薄的皮革,大小如拳。“奔星乱下花场里,初月飞来画杖头”,蔡孚《打球篇》诗中的“初月”即为形容马球的球杖。球杖木质长数尺,杖头曲似初月,宫廷和上层贵族用的球杖面雕纹饰彩绘,因为球杖饰有文彩,击球速度快,所以被形容为“电光相逐”“如电如雷”或“风回电激”;阎宽《温汤御球赋》形容为“珠球忽掷,月仗争击”,“百发百中,如电如雷”。打马球中最讲究的要数赛马。宫廷或上层贵族骑乘的赛马装饰十分华丽。阎宽《温汤御球赋》:“宛驹冀骏,体佶心间。银鞍月上,华勒星还”;蔡孚《打球篇》:“红鬛锦鬃风騄骥,黄络青丝电紫骝”;张祜《观宋州田大夫打球》:“白马顿红缨,梢球紫袖轻”等都是形容赛马华丽的装饰。打马球的赛马不仅漂亮,还要剽悍,经得起冲撞,奔驰迅疾,左右盘旋。当时最好的是赤色马,唐人谓之“紫骝”,能征惯战,李白《紫骝马》云:“紫骝行且嘶,双翻碧玉蹄。”赛马上场时要将尾巴和鬃毛进行特殊整理。阎宽《温汤御球赋》:“细尾促结,高鬐难攀”;张祜《观宋州田大夫打球》所说“手胶粘去,分鬃线道絣”就是这种情形。1971年高宗李治第六子章怀太子墓被发掘,墓道西壁发现了精彩绘画《打马球图》,残存画面上飞奔着20匹“细尾扎结”的高头骏马,身着白色、褐色窄袖袍的大唐骑士们脚登黑靴,头戴幞头,左手执缰,右手执偃月形鞠杖,仿佛正在进行一场精彩激烈的马球赛,这是中国古代壁画中的精品,也是唐代打马球最为珍贵的物证。

    2003年,当时我正关注新生代陶艺家的绘画作品,一天闲逛工艺品市场,我在一位谙熟的仿古瓷器店发现了一只高约50厘米,采用复合雕花工艺装饰的彩绘人物长筒瓶,青润的瓷釉上工笔重彩通景细画,八位宛若天人的大唐宫女身着华袍,策马挥杖,生龙活虎,驰骋赛场,活色生香,一片惊艳。细问美女店家得知,这只《马球图》彩绘瓷筒是景德镇年轻的陶艺家王国华春天最新的作品。如今这只美艳的《马球图》置放在莲韵堂玄关已有十多年光景,插满红艳艳的银柳,热烈奔放,时刻准备点亮每位关注者的目光。

    宋代马球依然盛行,《宋史•礼志》记载;“打球,本军中戏。太宗令有司详定其仪。”据史载宋太祖、宋太宗、宋仁宗、宋神宗、宋徽宗、宋孝宗、宋光宗、宋宁宗等数朝天子都十分重视、喜爱击鞠走马。宋徽宗擅长马球,而且特别喜欢观赏马球,曾赋诗云:“金鞍宝辔簇骅骝,乐奏相从共击球。花帽两边成锦阵,谢恩长喜上头筹。”宋徽宗还组织成立了技艺高超的宫廷女子马球队,而且每到佳节都组织女子马球比赛给百姓们观赏。周辉《清波杂志》记载:政和五年四月,宋徽宗宴辅臣于宣和殿。“出宫人列于殿下,鸣鼓击柝,跃马飞射,剪柳枝,射绣球,击丸(打马球),据鞍开神臂弓,妙绝无伦。卫士皆有愧色。”宋徽宗赞诗曰:“控马攀鞍事打球,花袍束带竞风流。盈盈巧学男儿拜,唯喜长赢第一筹。”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载了在开封金明池宝津楼前宋徽宗的宫廷女子马球队给百姓上演打马球情景,“珠翠装饰,玉带红靴,各跨小马”,“人人乘骑精熟,驰骤如神,雅态轻盈,妖姿绰约,人间但见其图画矣。”我就想看一看宋代女子马球,到底是何般模样。

    丙申上元节刚到,微拍堂人气复活,山西藏友聚藏阁肖兄上拍一件宋代浅浮雕砖雕:打马球,他说:“内容少见做拓片玩不错。”这是一件27厘米见方的宋代墓道画像砖,砖面减地浅雕一位身着华袍,足登小靴,骑着小马的女子,左手执缰,右手执偃月形鞠杖,仿佛驰骋在春风拂面杨柳依依的马球场上。砖上的“白马顿红缨,梢球紫袖轻”“银蹬金鞍耀日辉”“细尾扎结”等细节处处与古诗描述契合,这确实是一件罕见珍贵的宋代女子马球图砖雕。在元宵节鞭炮声中,我很顺利地拍下了这件心仪之物,内心感到十分幸福与满足。然而好运连绵,很快我又从河南藏友手上拍下了一对宋代陶制彩绘马球,北宋遗址出土,球面上有击打过的痕迹。行家说,这就是由唐代马球、步打球演变而来的“捶丸”,或许它与宋徽宗有关。

    前两天,我挑出一枚深褐色,击打痕迹极重,充满岁月沧桑感的“捶丸”,送给一位好友正念小学的孩子。我想说:凡事没那么容易,孩子不要贪玩,好好学习。

 

上一篇:心意/闫国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