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致我短暂的今生/阿伊莎
·一个梦分六瓣儿/孙彦良
·修远记/红岸
·牵手/曲子清
·姐姐/黄红卫
·虎头海雕/郑德库
·黑羽鸽/张继武
·醉花/柴亚娟
 
海燕诗会
 
·雨从一片树叶跳到另一片树叶/安琪
·一封写给秋天的信/玉颜冰心
·心底的潮汐/刘涵之
·小火焰/弦子
·我的孤独认出你的孤独/王妃
·散文诗五章/张少恩
·清凉辞/蝈蝈
·七绝十二首/刘心莲
 
都市美文
 
·转身之美——序江时位《求阙集》/刘兆林
·乙未四章/王巨才
·我的父亲节•母亲节/厉彦林
·述往拾遗/刘镇
·朋友二题/程远
·就想给你写封信(外二篇)/李学英
·冬夜,亲情是心里的蜡烛/刘驰
·叼鱼郎/江时位
 
无常的春天/张仪乔
  海燕  2016-05-11 15:28 转播到腾讯微博
张仪乔 

    西南交通大学张仪乔

    

    春天来了。

    这里的人们喜欢春天像喜欢玉石一样。他们每天都可以呼吸叶子的清香,聆听花开的声音。在悠远的意境中,他们会感受到大山深处有生命的孕育和成长的静语,仿佛圣洁的天使入梦,轻盈,柔软。他们不让花开的声音惊散春光的明媚,以此装点自己生命的豪迈。

    面对春天,王木堂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整天阴沉着脸,好像别人欠他多少钱似的。其实王木堂不高兴有不高兴的理由。前年,他承包了村里一个小玉矿,小玉矿四周空气清新,土质肥沃,鸟语花香,如同天然公园一般。王木堂每每来到这里都有一种陶醉感与幸福感。他想这个小玉矿一旦正式开工,肯定能挣大钱,那时候他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王木堂了。正当王木堂积极筹备小玉矿开工事情时,妻子媚媚说:“木堂啊,这几天我总感到身体不舒服,你领我去医院看看吧。”

    王木堂说:“没看我这些日子正忙呢。”

    媚媚无语地望了丈夫一眼,转身走了。

    媚媚自己去了医院,诊断结果:糖尿病。

    媚媚没有告诉王木堂自己得了糖尿病。

    王木堂还在张罗着小玉矿开工的事情。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

    几个月后,媚媚的糖尿病恶化成为尿毒症,需要定期做透析,媚媚不得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王木堂。

    王木堂顿时惊呆了,好像天上的太阳一下子坠到了西山里。

    王木堂停止了他的忙碌,一次次领着媚媚去医院做透析,不到两个月花掉了家里所有的钱。

    一天上午,王木堂正要领着媚媚去医院时,从大门口外走来两个人。

    为首的那个男人走近王木堂,自我介绍说:“我叫欧阳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王木堂吧?”

    王木堂说:“是啊,我是王木堂。”

    欧阳河指着身边的小伙子说:“这是我的司机,小马。”

    王木堂说:“二位找我有事啊?”

    欧阳河说:“我听一个朋友说,王老板有一个小玉矿,我就喜欢玉,一年到头总来玉都买玉,不知王老板的小玉矿有没有卖的意思?”

    王木堂一听这话,心里突然颤了一下,是啊把小玉矿卖了,倒能弄些钱给媚媚治病呀。

    于是,王木堂说:“其实真不想卖呀,如果你想买,能给个好价钱,我们倒可以商量商量。”

    欧阳河说:“那我们商量商量吧。”

    王木堂抬抬手说:“走,请到屋里坐。”

    欧阳河和司机跟着王木堂进了屋里,落坐炕沿后,谈了不到半小时,两人很快地达成了口头协议。

    大山太大,村庄太小,消息不胫而走。

    村长刘铁树得知这件事后,脸色迅速晴转多云,他知道这几年,村民经常做木材生意,做玉器生意,日子过得都很滋润,唯独他这个村长还像以前那样屌蛋净光,不见一点起色。现在大家都在研究生财之道,刘铁树也在研究生财之道。如果生财了,自己可以进城买车买楼了。

    欧阳河为了尽快把王木堂的小玉矿买到手,隔三差五地就来找王木堂,想尽快把协议签了。

    然而,欧阳河来了三次,都未能签成协议。原因何在?只有王木堂心里最清楚。

    有一次,正当王木堂和欧阳河准备签协议手续时,刘铁树来了,他铁青着脸色:“看起来,你俩谈得挺愉快呀,但我可告诉你们,你俩都要慎重啊?”

    欧阳河问:“为什么?”

    刘铁树说:“这还用问嘛,这个小玉矿虽然承包给了王木堂,可它还是村里的。这个事儿,王木堂比谁都清楚,你还是问问他吧?”

    欧阳河一时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就两眼发直地望着王木堂说:“你这家伙没说实话呀,不行就算了,我不买还不行嘛!”

    王木堂一听立即蒙圈了:“刘铁树你什么意思?直接说出来我听听,这小玉矿既然是我承包的,我就有自主权,卖也好,不卖也好,都是我说了算。”

    刘铁树慢慢回过身来,望了王木堂一眼,又望了欧阳河一眼,然后慢条斯理地说:“不用再说了,村里的小玉矿承包给本村村民行,就是不能卖给外地人!”

    欧阳河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抬起屁股就要走人。

    王木堂急了,连忙站起身来拦住他:“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王木堂真得气蒙圈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欧阳河当即打道回府。

    为了办成此事,弄点钱给妻子治病,王木堂只好当夜来到刘铁树家里,又是陪不是,又是说小话,想让村长能高抬贵手,玉成此事。

    刘铁树见王木堂找上门了,就知道自己的财路来了。他十分同情地看了王木堂一眼说:“木堂大哥,你家嫂子有病的事儿,我也知道,村里人也知道。卖小玉矿是好事儿,可你也得跟我商量商量呀,我也希望你能弄点钱,赶快把嫂子的病治好,一家人还要过日子嘛!可你哪?”

    王木堂说:“可我怎么了?”

    刘铁树说:“你太不懂事儿?”

    王木堂说:“我怎么不懂事儿?”

    刘铁树说:“你自己知道。”

    王木堂气愤地吼道:“我知道,我知道个屁!”

    两人不欢而散。

    王木堂回到家里气得一夜未眠。

    第二天,王木堂揉着网着血丝的眼睛,来到小玉矿边的林子里,他躺在草丛中,望着天空发呆⋯⋯他想到了躺在炕上的妻子又该去医院透析了,可手里没有一分钱,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老爷们,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死在无钱医治的等待中。于是,他再一次想到卖小玉矿的事儿。王木堂又找到了刘铁树,把兜里借来的5000元钱,拍到了刘铁树家的炕沿上。

    王木堂说:“这是我一点小意思,你先拿着吧。”

    刘铁树眼里瞬间闪出一丝胜利者的笑意,满足地轻轻地点了点头,把钱揣进了兜里。然后,望着王木堂说:“算我财黑了。”

    王木堂连连说:“不黑不黑不黑,有些贪官比你更黑呢,你这算什么呀!”

    刘铁树生气了:“你说什么,你会不会说话呀?”

    王木堂说:“我说错了,对不起,对不起!”随后,连连后退着离开了刘铁树家。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王木堂带着少有的诚意,一连三次主动找到欧阳河说明情况。

    欧阳河终于相信了王木堂。

    不久,王木堂和欧阳河在一家宾馆里,签下了转卖小玉矿的合同。

    第二天,王木堂终于拿到了卖小玉矿的钱,当他乐颠颠地回到家里时,发现媚媚躺在炕上一动不动了,眼角儿有两滴眼泪闪着柔柔亮光⋯⋯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