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醉花/柴亚娟
·一念之间/赵卡
·双面女人/离原
·人造林/刘洪林
·秋鳀/徐铎
·秘书小吴/李广生
·麦子的故事/李朝阳
·腊月/曹鼎毅
 
海燕诗会
 
·赚取春天/朱仁凤
·张华桥诗词/张华桥
·在说出祖国之前/翟营文
·隐身者脱身而去/南书堂
·眩晕/张永波
·谢幕/微雨含烟
·向下的姿势/赵晓梦
·岁月,我叫过了你的名字/梦也
 
都市美文
 
·一只不愿出窝的飞虫(外一篇)/成兆文
·写给白桦的赞歌/胡世英
·身体的搬运工(外一篇)/拾柴
·日光小镇/王菲
·两个人以及我的乡村时代/杨献平
·腊八爷/荀姝颖
·翼下盛开的故乡/张子影
·一杯咖啡的时光(外二篇)/贾颖
 
回家/王宁远
  海燕  2016-05-11 14:48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宁远 

    每到春节,爸爸妈妈谈话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总是:回家过年。我总也搞不懂:明明是离家过年,他们干吗总说是“回家过年”?难道我们现在居住的不是家吗?

    在他们的心目中,老家才是真正的家。而他们说的老家就是爷爷奶奶还在那里生活的地方。爸爸说,他小时候上山打柴、下河摸鱼、田里耕种、草地放牛什么都干过,他的童年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乐趣。不错,前些年爸爸也带我去小河里抓过鱼,上山采蘑菇;也去河面、水库溜过冰。老家天很蓝,空气很清新,奶奶家的房屋周围满是苹果树,是我喜欢的乡村田园。

    姥姥家在城里。妈妈说她上初中时家搬到了城里。那里也是我出生并曾经生活过九年的地方。因为在同一个城市为了方便照看我,我和爸爸妈妈曾经有很长时间住在姥姥家。小时的家居住的小区楼间距比较大,有草坪花坛、有树,也有鱼池(虽然不是经常有鱼)。那里是我童年的乐园,一条虫子、一只蚂蚁都曾陪我度过很多时光。在那里,我还学会了骑自行车,有一次我自己玩自行车摔破了腿,妈妈还和爸爸大吵了一架,怪爸爸没带好我。那里不是市中心,空气也好,住户中机关干部和教师居多,人员成分也不复杂,安静又安全,至今想起我还有些不舍。

    时间过得真快,我来现在的城市已经八年多了,城市名称都变换两次了。从前叫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后来叫金州新区,现在又叫金普新区——中国第十个国家级新区。我家在海边,小区前面是体育公园。去海边玩、到公园锻炼都很方便,我很喜欢这里。更为重要的是,我好像已经完全融入了这里;同学、小伙伴、图书馆、电影院、游乐场、大海、公园⋯⋯

    然而,姥姥家住的地方,空气质量不好,近几年我每次去总是鼻子过敏,不停地打喷嚏;奶奶家前方不远处有家养鸡场,每到夏天苍蝇特别多,还有小时河里的小鱼也不见了,据说是过度使用农药的结果。所以,爸爸妈妈热衷的“回家过年”,我并不“感冒”。

    我现在进入高三了,下个学期在哪里上学还是未知数。可能,往后我也会像爸爸妈妈一样在春节前叨叨“回家过年”。可是,我回的是哪个家呢?爸爸常说他是农村人,妈妈呢?算是半拉城里人?而我则应当算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吧?

    我把我的疑问说给爸爸。爸爸跟我说:“所谓的家,可不是指居住的房子,而是“根”,是生养自己的父母、亲戚、故友,还有那一方热土,是我们生命的来源、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我们不能忘记,更不能遗弃。尽管,它还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是我们永远都不能嫌弃它。忘记了它,我们就会变成浮萍,没有了原乡。

    爸爸说这些的时候,表情很严肃。也许是我从未见到的严肃。对于我们这一代来说,对家的概念并不清楚,甚至在内心深处总想摆脱“家”的束缚,信马由缰地寻找所谓自由,也一度对父母敬畏家谱的行为不以为然。但情愿不情愿跟随父母回去的次数多了,就会在耳濡目染中得到一些感悟。

    我想我的未来也会有我的家,也许会走向更遥远的异乡,但我会记住父亲的教诲。当看到“春运”期间辛辛苦苦往家里赶的人们,当看到爷爷奶奶那种温暖的眼神的时候,当很多人过年时不知道该去往哪里的时候,我想我会记得回家。

 

    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一中学 王宁远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