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馅饼/李长福
·谁在街上喊我的名字/干志芳
·卤水点豆腐/周锦文
·柳韵杨风/范垂功
·空洞/白小川
·一只混上飞机的麻雀/周远河
·一个人和一条鱼/王多圣
·杨柳河边/王建平
 
海燕诗会
 
·致朝霞/孙绍辉
·一生/宋协龙
·无人知晓/程贺
·天边有朵带电的云/王鸣久
·情感爆破与直觉穿透——解读胡茗茗与金铃子的诗歌/李犁
·牛背上的父亲/严志明
·旧体诗一束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金铃子
 
都市美文
 
·战斗起飞/宁明
·影壁墙/孙艺鸣
·那一晚,我没有叩响您的门扉(外一篇)/周杰
·编书随记二则/李磊
·百姓的守护神——泰山石敢当/马玉飞
·走近泰山碧霞元君/李祥磊
·自己的体温/高维生
·雪茶(外一篇)/扈哲
 
浮游于尘埃之外的蓝色精灵——关于松石玉蝉/王晓峰
  海燕  2016-05-10 13:50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王晓峰 

    反反复复地凝视着这个蓝色的(有些泛白的)小精灵,还常常把它放在心窝里、手心里摩挲着(现在才知道,这摩挲是个不可挽回的错误),心里总是暖暖的:它的阴线之美,色泽之美,造型之美,以及斑斑点点的结晶(像水晶一样)的熠熠闪光,这小精灵怎么就那么神奇地来到我的生活里?

    这是一枚小小的玉蝉,绿松石的。

    包浆极厚。但绝不是时尚的人为包浆。它的包浆像镀了一层薄薄的亮膜,透过光线,便更能感觉出这包浆之厚,之美。

    还有那些似乎杂乱的黑色水银沁。

    还有那些因为玉质变化析出了铝离子之后,形成的大小不一点点滴滴的水晶体,就那样神奇地镶嵌在玉蝉之体,亮晶晶的。

    都是沧桑月岁留下的痕迹。似乎从很遥远的岁月里来,带着它的难以辨识、难以揣摸的历史风尘,其中可能有欢笑,可能有泪水⋯⋯想象中几千年前有那么一个冰清玉洁的女人,白皙的胸前佩戴着这枚绿色,高贵而美丽。

    这枚造型简洁、生动从而大气无比的玉蝉,线条的干净构图的大气,十足的后现代的意味。

    头部有一个对穿孔;头身之间的两侧,亦有两组对穿孔。看起来,这玉蝉佩戴在身,不仅要在上端固定,还要在两侧连接固定。只能是配饰,是组佩的一件。

    头部与身体,用的是打洼刀工,浅浅地做以区别。眼睛,是浅浅而明显的阴线,呈“V”型;身体上也用了浅浅的交汇而成的阴线,成为蝉翼(老词不是有“薄如蝉翼”吗);背部下方,还有短短的隐隐的两条平行阴线,象征着蝉的腹背的结节。

    书上说,商代玉蝉常用于日常佩戴,形制古朴,雕工粗放,所用玉料不限于和田,且多用简单的阴线象征着蝉的身体各个部位。

    书上还说,蝉在中国文化里地位很高,被视为纯洁、清高、通灵的象征。同时,蝉的生命蜕变而重生,又是人的精神生存的暗喻:即使肉身不在,也能蝉变而新生。

    这是多么高贵的礼器呵,是人的身份(这身份,和职位无关,和财富无关)的表征。

    和这样的玉蝉生活在一起,该是多么幸运和多么的幸福。

    小释:

    1.绿松石又称松石、土耳其玉,多为绿、蓝色。绿松石里的铝离子(Cu2+)决定了其蓝色基调。绿松石怕热,怕液体(如人的体液,酒精等)。接触后随着铝离子等以及内部结构水的析出,便出现褪色,变色,由蔚蓝色变灰绿色甚至灰白色。

    2.中国古人认为蝉性高洁,“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世之外”(《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又记

    2015年5月13日上午,大连艺术品中心举行了大型鉴宝活动。鉴宝专家王注贰对这枚玉蝉的意见是:这是天河石玉蝉,东汉时期的文物。玉蝉是古人故去时嘴里含着的东西,希望死者早日再生。玉蝉的孔洞,当为后人所为。

    王注贰,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上世纪九十年代拜沪上著名文物鉴赏家蔡国声先生为师。鉴赏先从瓷器、玉器入手,后涉及杂项各门类。现为央视《寻宝》栏目杂项鉴定专家、复旦大学博物馆客座研究员、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委员等。他为啥叫“贰”呢,人家的名字多为“一”呀。不是笔名吧。

    天河石,又称“亚马逊石”。天河石是微斜长石的亮绿到亮蓝绿的变种,蓝色和蓝绿色,半透明至微透明,与翡翠相似。天河石有明显的特征,它具有格子色斑的绿色和白色,且闪光。这是由于它独特唯一的双晶结构引起的。这是与翡翠的根本区别。可用做戒面或雕刻品。颜色为纯正的蓝色、翠绿色,质地明亮,透明度好,解理少的为优质品。翠绿色的天河石可作为翡翠的代用品。主要产地有:四川、内蒙古、云南、江苏、巴西、美国、加拿大。这个,我没见过。

    我是在几年前的一个周末,在中山公园的地摊上,见到这枚绿松石玉蝉的。面前一个锦州口音的人。很破烂的又很脏的地摊。就看好了两枚“坠儿”一样的东东,似乎都在泥土里长出来的。要价每枚100元。我说两个100。就成交了。回家后又洗又涮,还用开水煮了一遍。绿的通透,青者不透。但其上的孔吸引了我。有孔意味着可以佩戴,于是反复比量与想象,看这两枚如何布局更合理,更好看。过些日子,绿的有了摩擦,尾部露出了通透,绿荧荧的,就是绿松石了!另一个青的,就不敢断是玉是石了,反正也不是现在的人做出来的。

    那些日子,一直在想年代的问题。感觉应该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没想到东汉。只想到佩饰。也没怎么去想“唅”器。查资料,在《中国文物鉴赏词典》里,有红山文化玉蝉,藏在巴林右旗。这书前些年我在发小刘长岱家发现的,就要,这厮不给,反正我已装进包里了。长岱少小时学画画。我学文学。曾想过汉代,但仅仅是想想,没去深刻或说是深入去想。

    还有,孔洞问题。王注贰没说是何时何人加的。留作悬念以后去开想。就这孔洞,才让我有了部分误判,思维里一直把其作为配饰了。其实因为我的道行太浅,而不是有人说我低调和谦虚,自知甚少,抑或无知,就不要乱说了吧。

    得感谢王文。她是画家,科班出身,还是大连艺术收藏家协会的秘书长。她的努力,才让专家王注贰给我这松石玉蝉有了基本定位,也让开了眼界。最近她出了画集《画影——王文中国画作品集》,我很喜欢。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