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馅饼/李长福
·谁在街上喊我的名字/干志芳
·卤水点豆腐/周锦文
·柳韵杨风/范垂功
·空洞/白小川
·一只混上飞机的麻雀/周远河
·一个人和一条鱼/王多圣
·杨柳河边/王建平
 
海燕诗会
 
·致朝霞/孙绍辉
·一生/宋协龙
·无人知晓/程贺
·天边有朵带电的云/王鸣久
·情感爆破与直觉穿透——解读胡茗茗与金铃子的诗歌/李犁
·牛背上的父亲/严志明
·旧体诗一束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金铃子
 
都市美文
 
·战斗起飞/宁明
·影壁墙/孙艺鸣
·那一晚,我没有叩响您的门扉(外一篇)/周杰
·编书随记二则/李磊
·百姓的守护神——泰山石敢当/马玉飞
·走近泰山碧霞元君/李祥磊
·自己的体温/高维生
·雪茶(外一篇)/扈哲
 
你一定会想哭的(外一篇)/姜安娜
  海燕  2016-05-10 13:28 转播到腾讯微博
姜安娜 

    自8月15日入学,儿子参加军训已经10多天了。可能是重点高中的缘故,竟比普通高中早了一个星期。

    在去军训的前几天 ,我和他在林边的小路上散步,正是黄昏,对面的天空布满晚霞。夕阳玛瑙一样,红得耀眼。路边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散发出浓郁的香气。柏油路面因为白天吸了太多的阳光,热乎乎的暖意从脚底漫上来。空气中有一种慵懒而闲适的味道。儿子忽然问我:

    “妈,你想我想哭了怎么办?”

    “我怎么会想哭?”

    “我去上学,你就成为空巢老人了,你半夜病了怎么办?”

    “我老吗?怎么就老人了?怎么会病?你去上学,就没人气我了,就不会病了!”

    儿子看我一眼:“ 妈,你一定会想哭!”我停下脚步:“儿子,是你会想哭吧?”

    儿子继续走,嘟囔着:“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吗?”

    我笑!

    然后就开始忙碌,准备东西。那个学校倒是很好,有一半的日常用品不用准备。但还是会觉得少了这个,缺了那个。东西准备得差不多,就没有什么可忙碌的了。儿子的情绪变得有些焦躁,那天早上起来,嘴角竟起了泡。我问:

    “你上火了?儿子?”

    “有点儿。”他说,“我现在后悔考到那个学校,离家那么远,要在皮口就好了!”

    “你有点出息行吗?还男子汉呢!”

    “你想我想哭了怎么办?你一定会想哭。”

    我看着他,坐下来,说:“儿子,不会的,你是妈妈的儿子,但你早晚都要成为和妈妈一样的独立的人,开始自己的人生!你好好地成长是我希望看到的。你上高中是你学会独立生活的开始,而且,这个开始是那么好。你只要在那个学校好好地努力,妈妈根本就不用担心。心里就会很高兴,那样就不会生病!还有,妈妈很想对你说声谢谢,你看别人家的小孩会叛逆,会惹妈妈生气,可是你没有,还那么优秀。我会想你,但是不会哭,会高兴。人家问我,你儿子考在哪里?我说海湾高中,多自豪啊!”

    他开始嘿嘿地笑!

    可是,在开学的头一天晚上,我半夜醒来,看着熟睡的儿子,忽然泪流满面。我开始后悔,后悔对他的严厉,后悔对他的责罚,后悔为什么不满足他的所有的要求。拉着儿子的手,那手已经大过我的手了,我清楚地记得那手小时候的样子,胖胖的,软软的,放在我的肚子上,摸呀摸的。可是,从明天开始,这双手就要独立去开拓人生之路了!想起龙应台的《目送》,她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必追!

    不必追!自然不会追!可是,儿子说:“妈,你一定会想哭的!

    少女情怀

    好多年前吧,年轻得很,正是豆蔻年华。杜牧曾有诗云:“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明明白白地指出了“豆蔻”,就是十三四岁的年纪。但我那时已然过了十三四岁,所以,以我当时的年纪自称“豆蔻”的确有装嫩的嫌疑。但不管怎么说,的确年轻,少女情怀确实还是有的。

    “豆蔻梢头二月初”,彼时,正是春天 ,万物复苏的季节。池边的柳,坝上的花,田边的草,甚至远来的风,都有了一丝暖意,全都萌哒哒地动。正值豆蔻的少女心岂能不动 ?

    记得那个时候金庸古龙盛行,我最迷的是古龙。他笔下的人物诸如陆小凤、楚留香、西门吹雪、花满楼……如数家珍啊,崇拜得不得了!而恰好武打电视剧也盛行,特别是港台的,迷死了一大群人,可以准确地说:死的一半都是少女。后来又出来一个叫温瑞安的人,也写武打小说。他的书我看得不多,但是他写的《四大名捕》被改编成了电视剧,我追得很厉害。里面有个大师兄叫无情, 一张肃穆的脸,细细的眼睛,寒光四射,且本领无边。酷得就要爆掉了!

    那个时候,我每星期都要去市里的教师进修学校学习,坐客车去。因为上下学的时间固定,所以我坐车的时间也固定,所以也就固定地坐了一辆时间恰好的车。整整四年,风雨无阻。也就是说我坐了那辆车整整四年。那辆车的司机,恰好长得和电视剧里的无情一个模样:一张肃穆的脸,一双细细的眼睛。因为我总在后面坐,所以看不到眼睛里是否寒光四射。也很少听到他说话,或者我坐车的时候没有机会听到他说话。但是我清楚地记得,他每超过一辆车的时候,总是特豪气的用手在方向盘上拍一下,那动作简直帅爆了!

    心动吧?有点!就是觉得在身边有一个电视里的人下来了,活了,还能特别帅的开车,多神奇啊!就这样,一直坐,一直坐……直到有一天,车停在一个车站,乘务员叫司机下来帮她搬东西,酷酷的“无情”回过头来,嘴张得好大,好半天问了一句:“搬……搬……搬什么?”我那颗鲜嫩的豆蔻心啊,瞬间就像这一串串的省略号,叮叮当当的全是小洞!这还没完,然后,司机下了车,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无情”站起来,且行走。噢!老天,那么肃穆的一张脸,怎么就配了这么一个五短的身材?!

    那时应该是坐车的第二个年头。少女的追星梦就这样无情地被现实里的“无情”击得粉碎,碎得粉末一样,扬起来,被风刮得无影无踪,不留痕迹。

    无情?!

    或者,人,才是真正的无情吧!说翻脸就翻脸了。我记得再上车就已经没有了欢喜与崇拜的感觉。是以貌取人吗?应该不是。那么是因为梦想和现实的分离吗?这中间的沟壑太陡太深?就像在生活里,一些人或物我们很喜欢,因为喜欢,就用暖暖的心去温着,去取悦着,去宠爱着,去感激着,去拥抱着。因为喜欢着而喜欢,因为喜欢着而欢喜。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后来,偶然发现了一点瑕疵,这一丁点的瑕疵像苹果上的腐烂点,被渐渐地放大,放大,最后无限大,大得超过了我们的喜欢,情感的天平就倾斜了。“喜欢”瀑布一样的一泻千里。最终,红玫瑰变成了墙上的一点蚊子血,而白玫瑰也落魄成了衣服上的一颗米饭粒。

    那么,年轻会不会也有一点关系呢?肯定是有的。以我现在的年纪,就算真的“无情”站在面前,又会怎样呢?大概会说:哦,幸会。原来,你就是无情!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