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馅饼/李长福
·谁在街上喊我的名字/干志芳
·卤水点豆腐/周锦文
·柳韵杨风/范垂功
·空洞/白小川
·一只混上飞机的麻雀/周远河
·一个人和一条鱼/王多圣
·杨柳河边/王建平
 
海燕诗会
 
·致朝霞/孙绍辉
·一生/宋协龙
·无人知晓/程贺
·天边有朵带电的云/王鸣久
·情感爆破与直觉穿透——解读胡茗茗与金铃子的诗歌/李犁
·牛背上的父亲/严志明
·旧体诗一束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金铃子
 
都市美文
 
·战斗起飞/宁明
·影壁墙/孙艺鸣
·那一晚,我没有叩响您的门扉(外一篇)/周杰
·编书随记二则/李磊
·百姓的守护神——泰山石敢当/马玉飞
·走近泰山碧霞元君/李祥磊
·自己的体温/高维生
·雪茶(外一篇)/扈哲
 
南坪过客(外一篇)/赵慧锋
  海燕  2016-05-10 13:27 转播到腾讯微博
赵慧锋 

    早晨从中午开始。坐在南坪正街肯德基店里,品尝浓郁香醇的咖啡,收到家乡朋友发来的短信,询问游子的归期。1900公里(大连到重庆的空中飞行距离)之外,因为惦念,因为牵挂,体味到一种无言的幸福。而我又何尝不是因为爱因为牵绊来到这个城市呢?

    在南坪,我是一个匆匆的过客。一如台湾诗人郑愁予的诗,“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我达达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这些天来,我是一场不期而至的春雨,随意飘荡随意游走随意打探着南坪高低起伏的大街小巷,最后,湮没在无声无息的人流中,等待属于我的爱情。心里怀着对未知世界的神秘憧憬,一边行走人生,一边丰富记忆,渴望给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一笔异乡奇遇的惊艳。

    在南坪正街如潮水般涌动的人流中,我只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动身去重庆之前,买一件名为“异乡人”的T恤。我喜欢这个品牌,它在某种程度上代表我此次出行的心境。南坪有我久违的爱情。住在爱人临时的寓所里,使我有更多的机会体验普通南坪人的生活。这是一栋9层旧式老楼,我们住7层。每次拐进楼道口,空气里飘浮着辣子油的味道,仿佛弄堂就是一口大大的火锅,多年生活积累的味道如百年老汤,而弄堂酸甜苦咸的空气不断蒸腾凝聚,就是火锅上漂浮的一层红红的灯笼辣椒了。堂口窄长的门板历经风雨的侵蚀旧漆已经剥落了。赶上雨雾天气,楼道里阴暗潮湿,楼梯凹凸不平,人影擦肩而过,听得见怦怦的心跳。年轻的一代搬到新开发的高楼大厦去了,留在这里居住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房东夫妻俩都是教师,唯一的女儿留学美国。他们待人很和善,人上了年纪喜欢像父母一样唠叨,这使我们感觉些许亲情和温暖。屋子面积50多平米,留有老式陈旧的衣橱和梳妆台,一个月的租金800元。爱人告诉我,从现在开始,他所在的公司将要用三年时间在这里建设22栋30层以上的超高层建筑。

    这里距离南坪正街繁华的商业中心大约200米。

    坪,在地质学上称为台地,即边坡呈陡崖或阶梯状,顶面起伏和缓的高地。从地貌上说,过去的南坪只有一两个平方公里,大致范围局限于现在的南坪正街和南坪车站一带而已。

    如果说,南坪车站位于顶面起伏和缓的高地,那么,南坪正街的地势就相对起伏变化较大一些。从坡顶沿街俯视,屈臣氏、以纯、乡村基、人人家超市、江南商都生活馆、元旦购物中心、肯德基⋯⋯百业商铺依次排开。如今的南坪是重庆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街面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各种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更有大型巨幅电视墙矗立在人流中,传递纷繁芜杂的信息,彰显强势媒体的威力。人群中少有打扮入时的妙龄女郎,即便是衣着普通的年轻女子,因着白皙的皮肤,娇好的面容,匀称的身材,阅后使人眼前一亮——重庆多美女,果然名不虚传。偶尔也有年长色衰的妇人背着竹篓,里面坐着五六岁的小孩子,摆弄玩具怡然自得其乐陶陶。两个瘦弱的年轻男子挑担抬着装满绿色新鲜蔬菜的竹篓从街上快步走过。有一次,在乡下,我甚至看见一个农妇把液化气罐装在竹篓里背着从镇上走过。她神情自若,无半点喘嘘的迹象。

    手拿扁担和绳子的棒棒(挑夫)衣着褴褛,精神萎靡,手或缩进袖子或揣在口袋里,三五个聚在一起边等生意边看光景。体态丰腴的妇人牵着白色长毛狗悠闲地踱步,吉他歌手为救患病的校友街头义演,穿情侣衫的恋人依偎着喃喃自语,敞篷治安巡逻车像小孩子的玩具缓慢移动,为生活奔波的年轻人手提公文包步履匆匆⋯⋯

    当一个人躲在城市橱窗的后面看风景的时候,也许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这个城市的风景了。多年以后,有谁记得,一位来自古莲子故乡的姑娘曾经打南坪走过,那寄存在异乡的爱情如莲花的开落⋯⋯她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南坪只是人生的一个驿站,没有什么过客可以永远停留在一个地方。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背起行囊,远方,或者更远的地方等待我们降临,如一场不期而至的春雨。

    情迷桃花岛

    从南坪出发,沿通往四面山风景区的成渝高速公路前行120多公里抵达江津市。旅行车折进一支3公里岔路,继续向山下盘旋行进十几公里就是洪海湖了。换乘一叶小舟,在洪海湖的柔波里荡漾,我甘心作一支船桨。

    洪海湖十分平静,几乎看不清水的流向。她像一条翡翠的玉带蜿蜒逶迤于深山峡谷、莽莽森林之中;她似一位纯朴温柔的姑娘,大方地迎接外来游客,自然地袒露最原始的胸怀,毫不吝啬和扭捏。

    四面山的洪海景区是有名的避暑胜地,夏季最高气温不超过28摄氏度,与重庆市区内的40摄氏度高温形成鲜明对比。重庆冬季山区的天气大都阴雨多雾,这里也不例外。洪海湖湖面上似雨非雾郁结着水样的春愁。这春愁被碧波温润的湖水染过,被鲜翠欲滴的露水染过,被羊齿叶刺桫椤和一些不知名的草叶染过。现在,她不仅仅浮在水面上,她甚至顺着吱吱呀呀的船桨声滑落到清澈见底的湖心深处,即使散了也不留痕迹,没有人看见过。

    在湖边水生植物遮蔽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你或许会看到一对鸳鸯悄悄地游弋嬉戏。树叶在平缓的水面上仰泳,那些不知名的鸟儿也很识趣的集体沉默了,天地间瞬时安静下来,甚至看不到云彩的背影。

    四面山大洪海景区中心有一处桃花岛,因种植了大量的桃树而得名。每年三月,漫野的桃花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在这里垂钓、赏桃花该是一件多么富有情趣的事情啊!

    初闻“桃花岛”这个名字是从金庸先生的武侠名著《射雕英雄传》中得来的。大师笔下描绘的诡异神奇的人间仙境——桃花岛,是黄药师练功的仙境之家。岛上机关遍布,看似桃花盛开落英缤纷的美景暗藏迷魂阵法,不懂要领的人会被困死在桃花岛上。小说的女主人公黄蓉就是在那里出生的,她独具魅力的个性和气质似乎也因沾染了桃花的仙气而略显古怪精灵、刁钻狡猾。

    我们的小舟正在向桃花岛逼近。此桃花岛虽然非彼桃花岛,但凭这赋予诗情画意的岛名,我们便决定在岛上借宿一夜。

    撑船的女子抛下绳缆,将我们乘坐的小船靠上桃花桩。我们迫不及待地跳上岸极目搜索桃花的芳踪。可惜来的不是时候,错过桃之夭夭的盛花期,错过落英缤纷的残缺美,空留满树枯枝怀想曾经的芳华烂漫。

    浓郁潮湿的空气中飘散着薄薄的寒意,我们无心赏风景,躲进桃花客栈借酒御寒。热情好客的主人端出山野菜、野蘑菇、辣豆花、山鸡肉等一些特色野味招待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看风景的客人。酒足饭饱之后,女主人邀请我们到屋外的厅子间卡拉OK。夜幕宛如一席轻盈的薄纱笼罩着桃花岛。洪海湖上一片静谧,小舟、船桨和鸳鸯都进入了梦乡,在那黝黑幽深的湖面上仿佛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这里没有北方冬夜刺骨的寒风和纷飞的瑞雪,空气清新、温度适宜,使人感觉格外舒服。星星隐没在黑幕里,听不到犬吠和虫鸣。微微的灯火照亮了屋舍内外。站在空旷的院子里我仿佛听见隔壁邻人的私语。游伴们直抒胸臆的歌声从干净平坦的水泥地面上飞扬起来,扫荡旅途的沉闷和寂寞。旅游旺季惧怕拥挤和喧嚣,而今冬季独辟蹊径却又耐不住孤独和凄冷。生活在自相矛盾中的人们啊,什么时候才能领略幸福的真正含义呢?微风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桃花岛。

    带着对桃花的无限眷恋和痴迷安然入睡。梦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

    桃花岛的早晨醒来很晚。七点钟天色微微放亮,大约比北方冬季的时间退后一小时光景。没有下雨,空气中有淡淡的薄雾荡漾,这已经是重庆山区冬季里难得的好天气了。我和爱人踩着泥泞的湿土和枯萎的落叶上山。小径两旁的森林越来越茂密了,看不见洪海湖的影子。脚下踩踏着厚厚的一层落叶,我们听见彼此的心跳声。忽然,啾啾的鸟鸣从高高的树梢掠过,我们望眼追逐鸟儿的踪迹。是画眉,还是鹧鸪?鸟儿从天空飞过,在这偌大的林中不见了踪影。

    下山时,天色大亮。桃花岛像晨起沐浴的少女眉清目秀、轮廓清晰。洪海湖依旧晶莹清澈,光亮如镜。在湖水的碧波里荡漾,我当然是一支船桨。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作别桃花岛,不带走一片思恋。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