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馅饼/李长福
·谁在街上喊我的名字/干志芳
·卤水点豆腐/周锦文
·柳韵杨风/范垂功
·空洞/白小川
·一只混上飞机的麻雀/周远河
·一个人和一条鱼/王多圣
·杨柳河边/王建平
 
海燕诗会
 
·致朝霞/孙绍辉
·一生/宋协龙
·无人知晓/程贺
·天边有朵带电的云/王鸣久
·情感爆破与直觉穿透——解读胡茗茗与金铃子的诗歌/李犁
·牛背上的父亲/严志明
·旧体诗一束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金铃子
 
都市美文
 
·战斗起飞/宁明
·影壁墙/孙艺鸣
·那一晚,我没有叩响您的门扉(外一篇)/周杰
·编书随记二则/李磊
·百姓的守护神——泰山石敢当/马玉飞
·走近泰山碧霞元君/李祥磊
·自己的体温/高维生
·雪茶(外一篇)/扈哲
 
食鱼与戒烟之间/老汤
  海燕  2016-05-10 10:26 转播到腾讯微博
老汤 

    食鱼帖

    活吃草鱼,草菅鱼命的一种方式

    洁白盘子里,鱼张着嘴

    好像什么也没有说

    其实它说了好多我们

    没有听见而已

    它说,下辈子别当鱼啊

    它说我有罪啊

    让人生出残忍心

    其实那些散落在众人胃里

    更细小的鱼都听见了

    雨夜读萧红帖

    这雨不够大

    地上的积水不够深

    淹没不了石砌的天空

    雷霆哑默

    像童年的黑狗

    千里万里之外,花还开着香着

    留下半部红楼

    谁能续写?谁配续写?

    这雨不够大

    人间的积水还不够深

    淹没不了高远莫测的天空

    不能举着滴水的火把

    乘着方舟,把你解救出

    那妖魔和神灵共同看管的孤岛

    这有多么的不甘——不甘!

    海蜇帖

    悬浮在透明的玻璃瓶里

    你是世界上最美最小的灯盏

    你提前十几个小时

    就能预知风暴的本领

    成为无用之物

    我该怎样才能告诉你

    该不该告诉你

    这死水决定了你的命运

    我该怎样做

    才能是那更有力的风暴

    唤醒在酱缸里的一切做梦者

    河蟹帖

    河蟹们在笼子里咔嚓咔嚓

    互相踩踏挤压

    一只大块头,特别活跃

    它挥舞两只蟹螯,冲在最上面

    企图第一个找到出口

    买蟹人问:肥不肥?

    卖蟹人答:顶盖肥!

    一伸手,捉住大块头

    另一只手咔吧一下

    就揭开蟹盖

    “看,全是膏!”

    被揭开盖子的河蟹被丢在地上

    半死不活

    成了卖蟹人的广告

    夏日落雨帖

    落雨之后,漫步的披着光羽的云团

    在空中组合成

    一只巨大的

    瞬间的我眼里的白鹭

    心中闲愁万种,荡然无存

    看屋檐滴水

    或者读雨天的书

    此时是一个丧志者最美的时光

    世间有粗人、浊人、中间人、上人

    都不做,偏要做诗人

    写无用的诗

    在年老的时候,一行一行全忘掉

    山中漫游帖

    风以脚踢着去年的枯叶

    以手抚着

    我凌乱花白的发

    以嘴告诉我,丢失的自己

    都没有走远

    就在岩石与树木之间

    在真相的风暴面前

    肉体如千疮百孔

    的一段泥墙,不堪一击

    任何想抓住不放的

    都将随风而逝。我们期待未来

    不过是屈服于未来的强悍

    在山中,我的脚踢着枯叶

    我的手抚摸风的乱发

    我的嘴告诉自己,告诉岩石和树木

    我找回了自己

    闻老侯戒烟帖

    年少时过春节,爷爷喜欢点一支烟给我

    燃放鞭炮

    我没有因而学会吸烟

    也不知那烟味,是年味的一部分

    忽闻有三十多年烟龄的挚友老侯

    拍案戒烟了

    幸好他没有戒酒,也没有戒书

    尚可以同醉,畅论诗文

    酒局散后,夜风拖着长发不紧不慢

    伴我踽踽独行

    是的,人过中年就应该

    学会用减法生活

    而有那么一瞬,我竟然莫名地渴望

    有一截点燃的烟,夹在手指间

    狠狠吸几口:

    闪着三十年前温暖橘红的光亮

 

上一篇:火车来了/从棣
下一篇:转身/包晗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