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乡村作者老张/纪洪平
·鲨鱼湾狂流/于永铎
·疗伤/王保忠
·红山果/孙且
·裱画徐/马犇
·雨/于德北
·泼墨牡丹/郑德库
·金戒指/少一(土家族)
 
海燕诗会
 
·与蝴蝶相视一笑/孙阳
·唐毅的诗/唐毅
·水田宗子的诗(组诗)
·耐烦与况味/李犁
·美国女诗人选译/高海涛/译
·蝴蝶飞远的夏天/孙大梅
·谷禾的诗/谷禾
·自然的方格纸(组诗)/川美
 
都市美文
 
·自我生命的真诚检视与思辨/李掖平
·萧红的真相/侯德云
·武则天的创意/马玉飞
·三姐九歌/高海涛
·融会中西诗意的文化学者/马琳
·敬重文字/李秀英
·徽州记/刘驰
·毕晓普和她的“太阳狮”/高海涛
 
小城里的故事很精彩/徐铎
  海燕  2015-09-21 16:26 转播到腾讯微博
□徐铎 

    费了些时日,读完了郭城驿写的《软肋账单》这部长篇小说。洋洋洒洒几十万言,总要说点读后的感想⋯⋯写小说最难的就是写身边的故事,写发生在跟前的那些人人耳熟能详的事情。这部小说写得很现实,故事就发生在一个县级市,这个小城市有一条绕城而过的沙金河。因为河里有搞建筑用的沙子,于是,就有了一个关注这条河流名叫甄禹这个人物。他是一个在报社工作的文化人,他关注这条河,也关注河床的沙子,还有与沙子有关的那些人。故事由此展开了⋯⋯我读懂了作者,他为何将主人公名字叫甄禹,此人真的愚蠢,或者说迂腐。小说的起笔开篇,就写到甄禹遭到暗算的场景,棍棒痛打之下,甄禹骨折了,甚至丧失了性功能。作者要告诉人们什么呢⋯⋯当下,为了利益,道德似乎已经微不足道了,甚至可以置法律于不顾。私下里报复,买通黑社会的人,背地里下黑手之类的事件并不稀奇。可他们下手之狠毒,读起来胆战心惊。小说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小小县城就是一个大社会,就是一个人生的舞台,各色人等,都要在这舞台上面表演一番。有的人表演得精彩,有的人表演得笨拙。作者笔下的甄禹属于正义的化身,用我们传统写作的方式,他应该是一个正面人物。他的所思所想,他的言行举止,无不向读者展现着一个文化人应该具备的品质和素养。站在甄禹对立面的,却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从市委书记金全余,到办公室主任辛十立,组织部长沙不扬等诸多官员,甚至在甄禹的身前身后,也有社长压着他,也有觊觎他主编位置的奚虎。还有黑社会的那伙人,也在时时威胁着他。总而言之,甄禹如果是一个老于世故,精于世故的人,他也能左右逢源,也会平步青云。可惜,作者要塑造的正是他心目中的那个人物,或许正是作者本人崇敬或向往的那个偶像,一个在我们现实生活当中人们希望出现的那个人物形象。美国作家霍桑曾经说过,过去的是历史,未来才是希望。每一个作小说的人恐怕都怀有一个意愿,要为这个世界奉献的,是光明的,是美好的,而不会是龌龊不堪的场景。作为叙事的主体,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有良知的报人,他完全可以与污浊同流,与无耻合污,但他却没有这样做,他也不入流。一部好的小说就像是在歌唱(英国小说家毛姆语)。作家歌唱出来的,正是他的心灵颤音。因为创作,近来读书不多。读过阎连科的《炸裂志》,倒让我耳目一新,因为这部书里面读不到什么正面人物,写作形式的新颖,让人阅读时也脱离了老旧模式。

    一部好小说,就是讲出来的精彩故事。一部长篇巨著,能让读者平心静气有耐性地阅读下去,确实彰显的是作者的写作功力。有人说《软肋账单》是官场小说,我以为,不能简单地将此划为官场小说,如果实在要界定,我觉得它更像一部世俗风情小说。小说中信息含量很大,除了官场,还有以章老四为首的黑社会,他们已经不再简单地打打杀杀,而是靠着各种关系,甚至靠着金钱,渗透到我们的社会的务个角落,经济建设的各个领域,甚至蔓延到了官场。小说揭示了一个挺让人警醒的话题,我们的县级市发展经济不是靠着追随时代的经济潮流,不是与世界经济大潮接轨,而是依靠出卖自然资源,甚至破坏自然资源。小说中提示的,也是生活中屡见不鲜的现实。我们不少县区发展经济,不是依靠改革,不是调动人的积极性,而是采用杀鸡取蛋的方式,不顾及子孙后代,以求得表面上的辉煌和繁荣。当有人发出正义的声音时,他自然会遭到打压,甚至扼杀。以前,我们总是说文学作品源于生活,要高于生活。可现实告诉我们,生活要远远高于作品的表述。五花八门的生活远比文学精彩。城驿先生的这部作品有代表性,所涉及的人和事,简直与现实生活中的事情如出一辙。作者没有回避,而是大胆直面,一层一层揭去金碧辉煌的外衣,而将那些光影遮蔽下的阴暗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在这方面,城驿先生有胆也有识,把握的分寸也恰到好处。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确实到了一个非常关键时刻。不思进取的领导干部,既要维持GDP的增长,以换取虚荣,也要谋取自己的利益。有人形容中国的官场,那是精英角逐的舞台,当下,也只有各路精英,才进入到高层。我读过不少的官场小说,说实话,本人经历过官场,官场并非像小说里描述的那样,到处肮脏龌龊,尔虞我诈的权术,然后就是贪污腐化。现实果真如此吗?非也,那样的官场只是没有经历官场的人主观臆想。官员们都是人群中的精英,他们之间的争斗纠缠,绝对不会让凡夫俗子看得出来。读小说不是看热闹,而是要读出味道来,这样的小说,必定是好小说。

    《软肋账单》作者的笔触也写到了人性。主人公的妻子本来是个好女人,作者在她身上所耗费的笔墨不少,可谓用心良苦。当然古幽兰也不可能不卷入到这场风波之中。当她面临着丈夫功能的丧失,面临着各类诱惑时,古幽兰终于趟进了这湾浑浊的污水沟里。作者曾经试图将古幽兰理想化,也许这是作者的一个写作企图,让这样一个人物在这样的关头蜕变,依据令人信服。阅读时,读者时常会让作者设置的圈套绕进他的情节其中,好在《软肋账单》作者的写作态度十分诚实,他如实写来,娓娓而谈,我确信自己并不痛恨古幽兰,甚至能够体谅这个女人。我们不要指望一个女人去对抗现实中出现的巨大压力。女人永远是弱者,究其蜕变的根源,作者尚未揭示透彻。但是,笔锋触及之处,已经昭然若揭了。文学的力量微不足道,尽管能读出作者对于女性柔弱的同情,但是,古幽兰情感的堕落无疑是人性的堕落,也可以说是道德层面的堕落。国人的弱点就是趋炎附势,通过这样一个女人,窥测我们的国民性,或许带给读者的,是阅读的快感,也许是痛感。

    记得评论家孟繁华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一部作品,只要将女人写好了,作品也就成功了。这话很有道理,红楼梦千古不朽,因为曹雪芹写成了太多的女性形象。在这一方面,城驿兄似乎没有放开手脚,所以也就没有尽情地展开潇洒的描写笔墨。

    文学穷其极尽,乃心灵的自由。作者在写作《软肋账单》的时候,开动了脑筋,用竭了生活素材资源。作者的写作才能毋庸置疑,如同行云流水的文笔,语言朴实无华,细节真实可信。人物之间的关系设置,十分清晰。我喜欢这类写作方式,更贴近生活,更加大众化。作者本人的生活积累也相当深厚,从一些细节描写上,能读得出来,比方说,接待省厅来的狄副厅长,那些过程,那些繁文缛节的程序,各色人等的媚态表现,中国式官场的种种丑行,无不揭示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还有生活场景与生活细节的描写,让人如同身临其境。写小说什么都可以虚构,而只有细节你可能虚构不出来。小说中最能打动人的,不是情节,而是细节。只要把细节写好了,这部小说也就基本成功了。我读《软肋账单》,很多细节让我记忆犹新。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有吃喝的场景,所报的菜名竟然也与官场上的规则产生了关联,甚是有趣。有些饭菜,自己也曾经尝试过。因为感同身受,这类细节的描写甚至胜于人物关系的描写。写小说要有闲笔,闲来之笔也足以见得作者的写作功力和文学修养。托尔斯泰写作《安娜·卡列尼娜》时,他就花了不少笔墨描写两家贵族制作苹果酱的场景,制作果酱是贵族的仆人,他们两家为制作果酱要不要加水的事情发生了争执。不要加水的嘲笑要加水的,算什么贵族。闲笔有闲无用吗?我想,闲笔更能增添小说的情趣和味道。当然,闲来之笔要恰到好处,写多了,便有拖沓之嫌。孙惠芬写《歇马山庄》的成功,除了创作方式的更新,书中许多细节的描绘,简直让读者能够嗅到农村的乡土气息。

    说到此处,不妨也多赘几句。我们在进行创作时,不妨借鉴一下同时代的同类题材。能读到别人的长处,也能发现自己的弱点,才是作者的聪明,作品也不会迷失。

    小说是叙事艺术,人物的对话,也是在推进叙事。如果城驿先生在人物对话上再精炼一些,地方特色再浓郁一些,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评价一部作品,即使是上乘之作,也不可能没有疏漏,不可能完美无缺。读《软肋账单》有些让人遗憾之处,就是人物精神层面的世界挖掘得不够,人物的深层感情也尚未写透。情节的进度依靠对话推进,在阅读上,会让人产生倦怠之感。在以后的写作当中,应当尽力避免。前不久,在与文友谈论创作时,文友提出,能不能将叙事语言再多些地方特色,你们大连语言绝对有地方特色,但在你们的作品当中,却读不出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却也一直没能得到一个好的叙事语言。《软肋账单》也存在这个问题,作者不可能原原本本地将地方话当成语言特色,所以,需要作者花费些心思,得出一个精妙的叙事语言。

    能读得出来,《软肋账单》的写作是带有自我情绪的发泄。作者还是通达当下写作的模式,他给读者留下了一个悲剧的结尾,同时,他也给人们抹去了那层迷雾,让光明透露出来。官场上不仅有一顿饭消费了三万元的沙不扬,也有文亮这样正直的公安局长。甄禹悲剧结局是必然的,他以一己之力对抗一股巨大的势力,岂能不被污泥浊水所淹没。美国作家霍桑说,过去的是历史,未来的是希望。作家的写作是多样的,但有一点,不能给人们带来深思回味的作品,应该不是作家所要达到的写作目的。一部小说写得精彩不精彩,关键就要看写作者讲故事的本事。同样一个故事,会讲述的人就能让听众心旌摇曳,进入到你设置的情境之中,你就成功了。长篇小说洋洋洒洒几十万言,光凭借技巧是不可能完成的。写作者要有使命感,说得再简单一点,你写小说想要告诉人们什么?简单的个人情绪的宣泻,作品的价值将随着情绪而流失缺失。作家应该像哲人培根说的那样,对知识的追求,对爱情的渴望,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支撑着我的一生。写作也是如此,如果不以这三大支柱支撑起作品的精神内核,这样的作品也是短命的。

    衷心祝愿城驿先生,通过作品,能读到你的思想功力与写作水平。一个称得起作家的人,首先应该能写长篇小说,这是衡量一个写作者写作能力的标志。一位大家曾经说过,能成为大作家的人,一定是没有尊严的人。一直饥饿的莫言没有尊严,路遥也一直奔走在干渴的路上,南美的马尔克斯,他是在极度扭曲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人生其实并没有意义,因为写作,作家的人生才有了意义。写作也未必都能成为大作家,但是,写作却是人生的一种状态,因为不写作,就不会有希望。我知道,城驿先生继续写下去,不断开拓自己的写作领域和天地。只要记住一点,文学不是职业,而是命运。当写作与生命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更有意义。屠格涅夫在介绍自己的创作经验的时候说,唯独才气磅礴的人,才具有这种抓住生活,把握生活的能力。而才气并不是人力所能获得的,可是单单有才气还不够,必须经常要接触你要描写的环境,在你自己的感觉方面,需要诚实,严肃不拘的诚实。需要自由,最后还需要文化,需要知识⋯⋯《软肋账单》,是城驿先生一生心血的凝结,也是城驿先生人生的写照。我相信,如果在现实生活当中,城驿先生遇到了那些肮脏而龌龊的人,或者能同流,但一定不会合污。在这条道路上,有师友,也有小人,你会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其精彩程度,一点也不亚于你的小说。文学事业,无比神圣,文学领域,无比广阔,值得我们为她去探求一生,甚至付出生命为代价。为城驿兄自豪,年过花甲,能创作出这样厚实的长篇小说,与你一道分享创作的快感与幸福。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