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辽宁省一级期刊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hywxyk 收藏本页
 
 
投稿邮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短篇小说 | 都市美文 | 海燕诗会 | 新批评 | 大连写作
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一个又一个优秀的诗人离开了我们,我想起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诗人之死》中的诗句:稀有的天才火炬般熄灭,壮丽的花冠也已经凋残。
 
中短篇小说
 
·程多宝/祝你平安
·张晓林/书法菩提
·崔晓柏/白马
·任永恒/最近的徐岩
·李东文/我心飞翔
·徐岩/咖啡馆
·袁炳发/卑微者的普世价值
·苏笑嫣/午夜飞行
 
海燕诗会
 
·张况/无知烈焰烧焦了一页思想病历
·韩辉升/清凉与清亮(组诗)
·刘传进/刘传进的诗(组诗)
·李犁/良知:写诗是对灵魂的建设和救赎
·霜扣儿/最后的田园
·风荷/蜀道难
·苏建斌/星辰之美
·花纹如乐/惊叹号
 
都市美文
 
·张晓风/在原野的原野上
·马玉飞/泰山:保护与发展完美并轨
·鲍尔吉·原野/树木的脚步声
·季士君/石鼓寺:惟闻钟磬音
·李依莼/十日
·曲春秋/回家(外一篇)
·林丹/感谢《海燕》
·王晓峰/长白街六号
 
诗人与农场
  海燕  2013-12-23 14:36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李皓 

  近期,我在读到一位丹东诗人创作的《一个农场场长的诗歌笔记》之后,突然间对农场产生了兴趣,遂决定去看看。

  从大连驱车三个小时到达丹东大孤山经济区,来迎接的诗人引导我们来到大洋河的入海口,面前的一片冲积平原,有一个很土气的名字:黄土坎。他说,这就是我的地盘。

  确切地说,黄土坎全称黄土坎国营农场,这里的居民都是农场的正式职工。他也不例外。当年考大学落榜之后,他就在农场做了一名普通工人。说是工人,却做着农民和渔民的活儿:种植水稻,养殖或者捕捞。当许许多多的年轻人都出去闯世界,爱好文学、喜欢写诗的他却一步也没有离开黄土坎。3年前,他升任农场场长。开始“说了算”的他甩开膀子干了起来:他把滩涂重新丈量,一下子比原来多丈量出三千亩;他带领职工把滩涂改造成虾圈和海参圈,对内对外承包。他在盐碱滩上、稻田之间修起了柏油马路,他在偏僻渔村安装上太阳能路灯。他还上了农场多年积欠的一亿多元债务,他给每一个农场职工买了保险,每人每年分红数万元……黄土坎成了大孤山经济区、东港市最富裕的乡镇。

  我无意罗列那些业绩,为一个科级干部歌功颂德。我只是惊异于一个有着跳跃性思维的诗人,怎么会如此扎扎实实、创造性地抓经济工作,为父老乡亲造福,实现了大家共同富裕的梦想。显然,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笔名叫“静哥哥”的作者是值得我们尊敬的。

  他的真实名字叫王洪静,像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听着他细腻地如数家珍,看着他柔和的目光望向家园,我深深地被感染着。我甚至一度想起自己童年的梦想:当个大队或者公社的干部,带领父老乡亲一起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

  事实上,我没有他那么幸运,能够在家乡的土地上施展自己的拳脚。反过来说,即使有这样的机会,我也缺乏像他那样管理乡村的经验或者足够的经济头脑,我有的或许只是一腔热血。

  他不是著名诗人,他只是千千万万个诗歌写作者当中的一个。他的诗歌或许还没有足够的深邃和优美,但他将最美的诗篇写在脚下这片辽阔的大地上,这多么令人艳羡,也多么值得我们每一个写作的人深思!

  书斋里的爱恨情仇,网络上的玄幻鬼魅,在一个脚踏实地的诗人面前显得多么苍白。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睛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一手劳作,一手写作,把文学深深地植根于现实生活的土壤,不投机取巧,不走歪门邪道,这样打造出来的精神食粮一定是环保的,一定是绿色的,一定是接地气的,一定是深受读者喜爱的。

  唯此,我们每一个认真写作的人,都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心灵农场。2013.11

 

上一篇:文学院
下一篇:换季以及诗人之死

 

大连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by www.d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9028896